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477 欺負(下)

陸景和唐詩經對視了一眼,都笑起來。陸景笑道:“靜雯,等一會那個什么齊少就會來道歉,兌現詩經的條件。”
  墨靜雯琢磨了一下,便明白過來。
  陸景和唐詩經都篤定事情鬧大之后,齊賓鴻等人的選擇只剩下會過來道歉,按照唐詩經的要求去做。
  唐詩經輕笑著對墨靜雯舉杯示意,“靜雯,叫我詩經姐吧!叫唐小姐太生分了。”
  她剛剛看到陸景挽著墨靜雯的腰。而墨靜雯沒有拒絕,只是借著打電話掩飾。對陸景身邊的這位女校書,她不能輕慢。回頭嫵媚的嗔了陸景一眼。
  陸景尷尬的揉揉眉心。剛才他只是下意識的保護動作,就像他摟住了詩經一樣。
  墨靜雯還茫然不知她和陸景微妙的關系給唐詩經看破,嫻雅的笑道:“好啊,詩經姐。”
  …
  …
  “莫少,帶我們去見陸先生吧!”長陽射擊俱樂部21樓鋪著紅地毯的走廊中,齊賓鴻一臉晦氣的放下手機,努嘴道。
  此時,經過協調,快要到長陽射擊俱樂部的警察已經退了回去。
  莫少鋒冷哼一聲,扭頭和換了一套襯衣長褲裝扮的劉怡秋說著話,“秋姐。你沒事吧?”傲氣十足。他懶得搭理齊賓鴻。尼瑪,現在知道怕了?
  黎傾城到底年輕。壓不住心力的火氣,丟一句,“你們去吧,我回去了。”踩著高跟鞋蹭蹭的往電梯口走去。
  走道壁畫下站立的六名黃海的衙內頓時都哭笑不得。他們不是這次事件的主角,道個歉,陸先生也不會記住他們。問題不大。倒是黎傾城要是不去道歉的話,只怕日后陸景發作起來,她過不了黎家那一關。
  “誒。傾城,別走啊。不然黎叔叔哪里你不好說。我今天TM才是冤大頭。”齊賓鴻把臭屁的莫少鋒丟到一邊,追著黎傾城往電梯口而去。
  他見事還是很清楚。剛才打電話回去給老頭子臭罵了一頓,命令他安頓好王大。言下之意就是要按照唐詩經的條件打斷王大的雙手。這件事定下來,他要給劉怡秋倒酒的羞辱反倒是小事。
  對低頭在她鬢角輕嗅的莫少鋒,劉怡秋有些無奈,莫少鋒的戀姐情節很嚴重。道:“少鋒,我沒事。”
  心里對陸景為她出頭很是感激。有今晚的事情打底,她有信心將長陽射擊俱樂部經營成為黃海第一戶外運動俱樂部。
  莫少鋒和劉怡秋等了一會,齊賓鴻將黎傾城勸說回來。莫少鋒譏諷了他們幾句,帶著八人上22樓走近小酒吧中。此時,陸景正和唐詩經、墨靜雯說著碧湖集團被瓜分的事情。
  六大世家中的齊家根基在并州。側重于煤炭、礦產。碧湖集團涉足的行業主要又是能源行業。齊家這次并沒有參與對碧湖集團資產的瓜分。
  倒是湯開復決心很大,準備順勢進入太陽能產業。國內的多晶硅的技術并不遜色于國外。
  看著走過來的齊賓鴻、黎傾城幾人,陸景微微笑了笑,等著齊賓鴻開口。
  對這類爭風吃醋的事情,他沒什么興趣知道過程。無非是齊賓鴻看上劉怡秋然后引發了今晚的一幕。倒是饒有興致的打量了黎傾城一會。
  這會方才看到黎傾城除了異常精致耐看精致美麗的容貌外。還有著一雙讓男人過目難忘地性感長腿。不瘦不肥,既有肉感也不缺骨感。她穿著黑色的九分褲。夏季之時十分貼身。很完美的勾勒出她美腿的魅力。
  180的身高。再加上精致的容貌,名模般的身材,這種美女很容易挑逗起男人的原始欲-望。
  黎傾城無疑是出彩的異性,不愧于她的“傾城”之名。
  唐詩經和黎傾城的沖突、較量,通俗一點說:就是新公主向舊公主發起的挑戰。不過在他的介入下,在他和詩經的孩子出身之前,黎傾城便沒有獲勝的可能。
  齊賓鴻白凈的臉上有些憤然的神色,道:“陸先生,我向你道歉來了。王大那里我會給你一個交代。請劉經理開始吧。”
  莫少鋒譏笑道:“哈,原來人可以這么賤,求人潑酒。齊少,秋姐在包廂里潑你酒的時候,你不是這個反應吧?”
  劉怡秋看向陸景。其實潑酒這個懲罰未必見得有多么嚴重。她見過的公子哥的整人手段有比這更難堪的。比如吐口痰在酒杯混著讓人喝。
  唐六小姐提出這個懲罰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以后誰要欺負她,就得想想今天的事情。
  陸景對劉怡秋點點頭。劉怡秋沒有絲毫的猶豫,拿起一瓶紅酒,兜頭兜臉的沖齊賓鴻澆去。齊賓鴻的白襯衣和西褲立即留下了大片的酒漬。仿佛被劃花的圖案一般。
  齊賓鴻咬著牙,陰沉著臉沒說話。
  黎傾城憤懣的看著陸景和唐詩經。她輸得很徹底,因為唐詩經太無恥。直接拿陸景來壓人。哼,老牛吃嫩草,虧你還有臉招搖。
  陸景留意到黎傾城的表情,淡淡的道:“黎傾城是吧?有些話不能當眾亂說的。高俊遠現在還在吃牢飯。”
  對高俊遠的事情黎傾城不甚了解,但也聽得出陸景話里的警告意味。不服氣的道:“陸先生,你今天是以大欺小。齊少都小你一歲。”
  當著陸景的面,她終究是不敢太放肆。以前和唐詩經明槍暗箭的話不能說。
  陸景淡然的道:“是啊。我就是以大欺小。你們欺負莫少鋒和劉怡秋的時候不也這樣?你們以前沒吃過這樣的虧,只是因為你們恰好在你們那個圈子里是食物鏈的頂端而已。”
  看到劉怡秋倒了一瓶紅酒到齊賓鴻的頭上、身上、褲子上。陸景接著道:“黎傾城道歉吧。以后不要讓我再聽到你說詩經的壞話。不然后果你清楚。”
  黎傾城恨的牙癢,但還是無奈的道歉。“詩經姐,對不起。”
  一行人依次道歉后離開。陸景安慰了莫少鋒、劉怡秋幾句,看看時間,和唐詩經、墨靜雯返回麗景度假村1號別墅。洗過澡,臥室里唐詩經擁著陸景道:“景,謝謝!以后少了黎家那丫頭的糾纏,我參加六大世家的聚會要輕松很多。”
  陸景就笑,“詩經。我們倆馬上要生孩子。那丫頭幾年都等不了啊?”以唐詩經的年紀,只要結婚生子,自然就不在會是六大世家聚會中的焦點人物。
  都生孩子了,她的那些愛慕者必須要退避三舍:此情可待成追憶。
  …
  …
  黑色的勞斯萊斯平穩的行駛在黃海市內的公路上。車流穿梭。
  陸景輕輕的噴著酒氣,回想著剛才和黃海市市長徐凱定吃飯的談話。徐市長已經去掉那個“代”字。
  席間的話題圍繞著黃海的發展。天辰娛樂最近的重組對黃海的第三產業在GDP中所占的比重有所提升。這是調整經濟結構。而正在蓬勃發展的黃海電子經濟產業對今年黃海的業績大有裨益。
  談一談經濟話題是題中應有之意。隨意又笑談了做完在長陽射擊俱樂部的事情。有人告狀告到了他哪里。只是,陸景并不擔憂。
  隨即,又談到了齊靜瑤的問題。齊靜瑤回國在黃海官場內一度是一個熱門話題。少不了有人罵幾句。陸景之所以秘密的和齊靜瑤見面。就是不想讓人知道他和齊靜瑤的聯系。
  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是一回事,給人發現又是另外一會是。齊靜瑤的事情便是如此。有了第一次,齊靜瑤日后回國便已經暢通無阻。
  正沉思著,陸景接到天辰娛樂董事長雍池的電話。聽唐詩經說最近雍池天天晚上加班到凌晨三四點。她妹妹唐素衣都有意見了。
  雍池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陸先生,天辰娛樂重組后的第一個項目我準備發行米高梅的經典電影。天辰娛樂會將米高梅的經典電影制作成錄像帶發行。同時。這些經典電影將會在我們的影院里面上映一個月。”
  陸景輕輕的揉著額頭,很有風度的聽雍池說完,微笑道:“雍總,具體的事務我就不過問了。天辰娛樂的第一仗由你把握。我等著聽好消息。”
  雍池笑了笑,和陸景說了幾句。問道:“陸先生,簡雅裝飾公司和銀河集團對并入天辰娛樂考慮的如何了?”
  “等我今天回江州再問問吧。”
  “行。”雍池掛了電話。微笑著看著辦公室內的陳設,心情大好。他自不會天真的以為只要事情做好,不用向陸景請示。經過試探,他發現陸景是真正的放權給他做事。
  他以前讀明史的時候,很是不明白,為什么大臣們動輒以辭職來要挾皇帝。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相當官的人不是一大把?
  現在他算是有點體會了。
  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有些事情必須要委托給下屬辦。皇帝也是人啊,不可能天天工作,需要業余時間。
  像陸景這樣,除了工作時間之外,他還需要大量的私人時間去玩樂。所以和華的很多事務都委托給他人。
  假設他辭職,陸景恐怕會挽留他。他對于天辰娛樂來說,是不可或缺的。
  雍池滿意的笑起來,開始布置天辰娛樂的第一仗。他要開門紅。(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中文網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qdrea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qdread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