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476 欺負(上)

“哦?”唐詩經冷艷的笑了笑,看向站起來極為高挑的女孩,“傾城,私了的話,我怕你們接不下來。”
  劉怡秋是陸景手下使用的人,不管是什么原因給齊賓鴻當眾拽著往衣服里灌酒淋得渾身都是,這份侮辱不能善了。莫少鋒給人卡著脖子定在墻上不能說話也不能善了。
  莫少鋒現在算是黃海有頭有臉的公子哥。在黃海的地頭上做生意,給人這樣對待還找不會場子的話,這生意就沒必要做下去了。以后誰都敢來踩一腳。
  陸景和墨靜雯一起站在唐詩經背后。這時打量著站起來的高挑女孩。身高估計超過180cm。有著一張異常精致耐看的臉。高高瘦瘦。休閑的夏裝打扮,時尚的輕熟女人風格。
  叫傾城的女子微笑道:“詩經姐,你不劃下道兒來怎么知道我們接不住呢?齊少,你說呢?”
  她喊唐詩經為詩經姐,可是話里的意思并沒有多么的畏懼唐六小姐,反而有些分庭抗禮的意思。和之前站起來的4位衙內的表現大不一樣。
  齊賓鴻扶著眼鏡,聳聳肩,“我當然愿意私了,就看詩經姐的意思。”
  對齊賓鴻、黎傾城看似服軟實際強硬的話,唐詩經并沒有發怒,淡淡的道:“劉怡秋是長陽射擊俱樂部的總經理。賓鴻灌了她一身的酒。要允許別人還回來。至于,動手打莫少鋒的這位。自己把兩只手打斷就可以了。”
  語氣輕描淡寫,內容森然。
  一眾人看向唐詩經的目光就變了。熟知唐詩經行事風格的幾位衙內還好說。都知道唐六小姐的厲害。不僅僅是嘴皮子厲害。長袖善舞,手腕也極其的凌厲。
  堵在門口的幾名保安臉色無不大變。打莫少的那個壯漢一看就是吃功夫飯的。要是給打斷雙手就算接回來,一身功夫肯定要大打折扣。早知道莫少有這么硬的靠山,哥幾個剛才就應該動手保護莫少了。幾名保安心里無不后悔。
  墨靜雯聽得吐吐舌頭,實在看不出來唐詩經一個嬌滴滴的大美女,開出的條件這么凌厲,殺伐果斷。她還以為最多是讓齊賓鴻道歉、以后不再來長陽射擊俱樂部呢。
  要是齊賓鴻讓劉怡秋倒了一身酒,估計以后也沒臉來長陽射擊俱樂部了。實在是高明。
  嫻雅如明珠的墨靜雯突然嬌俏的吐舌頭讓聞著她身上動人幽香的陸景看的失神的一笑,禁不住在她耳邊呵口氣。小聲道:“靜雯…,嚇著了啊?”
  墨靜雯出身名門。但是終究是和唐詩經這樣傳承了幾百年的世家子弟思維有些差異。
  墨靜雯怡然的飛了陸景一眼。陸景和唐詩經今天在1號別墅里呆了一天。她心里難受著呢。可是陸景對她親近一些,她就原諒他了。他那些荒唐的感情生活,她又不是不知道?
  嬌嗔歸嬌嗔,墨靜雯依舊是略微踮起腳尖,親昵的在陸景耳邊回了一句,“有一點。”呵氣如蘭。精致明艷的美人模樣明艷不可方物。陸景縱然是今天和唐詩經柔情蜜意,一時間仍微微有些醉意。
  唐詩經的條件讓齊賓鴻、黎傾城幾人微微沉下臉。齊賓鴻嘿的冷笑一聲,沉默著不說話。他怎么可能讓一個地位低下的女人往他身上倒酒?
  黎傾城淡然的笑了笑。優雅的挽了挽鬢角的秀發:“詩經姐,你的條件太高了。報警的話,我和齊少確實都素手無策。在黃海誰能和詩經姐你扳手腕呢?不過,詩經姐。你不會一輩子都不去并州和南海吧?南海的海景很好啊。”
  “傾城,這話你說錯了。在黃海能和我搬手腕的人多著呢!比如說陸景…”唐詩經悠悠的笑著轉身指了指陸景。
  墨靜雯就看到陸景哭笑不得的點頭,算是配合唐詩經的話。
  包廂里知道唐詩經和陸景關系的人頓時心里暗罵一句無恥。這能拿來做反駁黎傾城的話的理由嗎?陸景現在怎么可能對他的如花美眷出手?
  齊賓鴻眼睛微微瞇動一下。他知道今晚的事情麻煩不在唐詩經身上,而是在陸景身上。單獨一個唐詩經他怕什么?陸景是和他父親一個層次的人物。
  正琢磨著怎么和陸景說話時。耳邊傳來黎傾城的話,“詩經姐。黃海誰不知道你和陸先生的關系?你何必蒙我。”別人不敢說唐詩經和陸景的關系,不代表她不敢說?
  如果黎傾城知道高俊遠在香港上流社會聚會時挑破陸景和莫心藍關系的后果絕對不敢這么想:高家昔日的二號人物高俊遠現在還在監獄里啃糙米飯。
  唐詩經笑道:“傾城,我不是蒙你。我是欺負你。狐假虎威的欺負你。許你們欺負莫少鋒、劉怡秋,就不許我欺負你們?”
  唐詩經的語氣一如阿q對“和尚摸得,我摸不得”那般。只是內容著實不客氣。
  而她說這番話還帶著笑容更是令人忌憚不已。這份風采已經和老狐貍的表現無異。聯想到她為了幫虞文昌復仇居然能隱忍幾年,甚至和兇手崔七月關系密切。這更讓人寒意凜然。此刻的唐詩經就像是暗黑女神。氣場籠罩在包廂中。
  黎傾城給唐詩經說的一口氣差點上不來,維持著六大世家子弟間的表面客氣頓時消散。氣的俏臉帶煞,說道:“唐詩經,你欺人太甚…”她和唐詩經是六大世家中的競爭對手。
  一直以來,提起六大世家下一輩的翹楚人物,女子必然首推唐詩經。唐詩經的容貌、氣質、談吐、智商、情商都是一流。并且交游廣闊。可謂“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
  她則是被六大世家下一輩的子弟中公認為為最有希望取代唐詩經地位的人。因為再美麗的容顏也有老去的一天。唐詩經已經35歲。而她才20歲。
  新老交替是必然的歷史規律。她希望成為六大世家的宴會中那個舉世矚目的焦點。她才是真正的公主!
  明爭暗斗兩年多。互有勝負。只是她今晚竟然被唐詩經用絕對實力壓得喘不過氣來。4月在金頂俱樂部那場慶祝陸景成為頂級企業家俱樂部1號會員的酒宴,她也在場。陸景這兩個字的份量。她和齊賓鴻都深知。
  高家可是連高婉薇都派去“公關”他,以求改變印象。這幾乎相當于是古代中原王朝送公主求和。
  齊賓鴻陰沉著臉,從包廂的圓桌上拿起煙盒、火機,啪的點了一支煙,吸了一口,慢慢的道:“陸先生,這是你的意見?”
  陸景笑了笑,“詩經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這句話擊潰了齊賓鴻等人的僥幸心理。現在回想起來在長陽射擊俱樂部里打莫少鋒實在有點不妥。在黃海稍微消息靈通的人都知道莫少鋒的姐夫是誰。
  但是,小輩打架。鬧得陸景面前又怎么樣?他難道有精力管這種小事?他們這些人深知世家子弟欺上瞞下的竅門。今晚的悲劇在于陸景恰好在長陽射擊俱樂部。
  唐詩經點點頭,“看來談不攏啊,還是報警吧。”說著,看向墨靜雯。墨靜雯會意的拿出手機撥號。滴滴的聯通聲音在安靜的包廂中異常清晰,氣憤極為壓抑。
  齊賓鴻進了局子,要被怎么收拾可想而知。這時,一直站在旁邊的包廂邊的壯漢大吼一聲:“都特么給勞資滾開,齊少,我們先走。”說著。帶頭往外擠。
  不說齊少進局子會怎么樣?他進局子只怕手肯定要被打斷。他不想接受這樣的結局。齊賓鴻一方的八人如夢初醒。干不過可以跑啊。坐著這兒挨打算什么?
  等出了這個包廂,自然會可以找長輩找陸景說情。無非是挨一頓罵而已。以陸景的身份難道會追著他們不放不成?退一步講,有長輩陪著道歉,陸景的條件未必就這么暴力。
  陸景一行人都站在包廂門口。看著壓迫過來的壯漢。唐詩經不禁退后幾步。陸景輕輕的挽著她的腰。這時,“咔”的一聲響,趙姿飛速的上前一步。大喝道:“都退后。退后。”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就像是看迅雷點了暫停一樣。
  不是陸景的保鏢聲音多么的大,也不是陸景的權威多么牛逼。而是因為趙姿毫不猶豫的拿出了手槍。黑洞洞的槍口指著沖在最前面的壯漢的額頭。
  鴉雀無聲的安靜。
  陸景淡然的掃了齊賓鴻、黎傾城一眼,微笑道:“玩小孩子過家家啊。打不過還可以跑?”
  正在報警的墨靜雯已經在開始講情況。她柔軟的纖腰也給陸景摟住。只是現在無人在意。趙姿警告了幾句,收槍后退。回去換衣服的莫少峰和劉怡秋帶著長陽射擊俱樂部的保安趕到。把門口看熱鬧的幾個保安頭目都扣下才進來。
  “少鋒,已經報警了。接下來你處理。”陸景拍了拍一臉振奮的莫少鋒的肩膀,和唐詩經、墨靜雯回到,這么早回去睡覺有點不妥。
  坐到乳白色的沙發上,陸景笑著問:“詩經,你和那個黎傾城有過節啊?”
  唐詩經溫婉的點頭,給陸景添著紅酒,“是啊,明爭暗斗好多次了。六大世家的子弟相互都有交往,我略有些名氣,黎傾城想取代我的位置。”
  “好復雜。”墨靜雯感嘆道,“陸景,莫少鋒壓不壓得住啊,你和唐小姐都不準備打電話嗎?”(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