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475 送鉆戒

“三伯,我現在的任務是不是結束了?”
  看著坐在窗下沙發處的侄女,年輕的臉上帶著釋然后的忐忑。顯然,六大世家的人知道陸景的權勢、能量之后,不會有和他正面對抗的想法。
  高俊耀嘆了口氣,“是的,薇薇。你的任務結束了。”
  高家上下都很擔心陸景的報復。陸景表現出來的性格就是睚眥必報。惹著他了,肯定要挨一“棍子”。可是,誰都想不得陸景竟然給了一個答案。
  陸景現在所關注的對手根本就高出他一個層面。比如:亞太財團的竹下修一等。
  這種無視的失落感真是讓他難受。
  但心里不得不佩服陸景的氣度。國人的規矩就是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陸景無視高家,不僅表現出輕蔑,更重要的是他心底的格局。
  一個始終盯著下面的人能走多遠?
  不知不覺間和華已經超越了六大世家的層次。陸景在4月份被推選為頂級企業家俱樂部的1號會員就是一個很明顯的信號。
  他被六大世家上一輩的老人許為雄才大略,可和陸景比起來,真的不算什么。
  1500億美元的資產積累,陸景才用了多久的時間?而六大世家都是百年的商業世界,硬是沒有這份能力。
  難道是六大世家這么些年的人才沒有一個比得上陸景?不是。或許真的是如同唐論語所說的。是因為狹隘的心胸、格局,固步自封的沾沾自喜才導致財富始終無法積累到一定的高度。
  高俊耀腦子里的念頭一閃而過。沉吟了下,說道:“薇薇。你進入海益集團工作吧。黃海這里的攤子,你繼續兼顧著。”
  高婉薇點點頭。
  她其實有些擔心任務結束后,三伯會把支持她的資金撤走。那她可就“一貧如洗”。現在看來,這個擔憂倒是有些多余的。完成任務總歸還是有獎勵的。
  高婉薇離開書房后,高俊耀琢磨著很久,撥了一個電話出去,等電話接通后,道:“竹下會長,你的提議我考慮過了。我暫時不考慮和天驕基金合作。”
  高俊耀已經決定不再與陸景為敵。所謂雄才大略。就是能屈能伸。如果有可能,他會尋求和陸景的合作。就像唐風集團與天辰娛樂的合作。
  然后,希望陸景不要給他“一擊致命”的機會。那個時候,他不會手下留情。
  …
  長陽射擊俱樂部重新裝修之后,主樓變成了一棟22樓高的現代化大廈。里面的設施在莫少鋒大手筆的投入下煥然一新。
  周二晚上,頂樓的小酒吧里沒有幾個人,晶瑩的燭臺星星點點的散落在各張桌臺上,氛圍極美。
  陸景幾人坐在水晶圓桌邊乳白色的沙發上。微笑著喝著酒,陸景道:“少鋒。你這里搞得不錯。有點意思。”
  坐在桌臺邊的莫少鋒眉開眼笑,賣力的推薦道:“姐夫,都是秋姐的功勞。”
  莫少鋒身邊穿著紫色長裙美艷俏麗的劉怡秋就頗有些無奈。莫少鋒的腦子里就缺根弦:她是陸景介紹來長陽射擊俱樂部的,陸景能不知道她的底細嗎?哪里需要他推薦?
  只是。面對這個被他迷得神魂顛倒,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東西都給她的大男孩,她不好說什么。對陸景笑了笑。
  唐詩經手持著酒杯。贊許的道:“是搞得不錯。我在黃海算是地頭熟悉啊。這里開業后我招待過幾次朋友,他們都贊不絕口。”
  唐詩經在黃海能量巨大。屬于名媛級別的人物。長陽射擊俱樂部被她夸幾句,對口碑的傳播有著莫大的好處。莫少鋒有些激動的道:“唐小姐。謝謝!”
  坐在陸景右手邊的墨靜雯頗有些無語。莫總的這個弟弟比她差遠了。
  長陽射擊俱樂部有陸景撐著,又何必在乎唐詩經的評價?完全搞不清主次。莫少鋒真是不愧“草包”這個評價。
  陸景笑笑,道:“少鋒,叫詩經姐吧。”
  莫少鋒能力是差點,人倒沒什么壞心思。長陽射擊俱樂部里日常是黃海市市長徐凱定的外甥方破虜照看場面。莫少鋒這聲“詩經姐”叫出去,自然是在黃海說話底氣更足。
  莫少鋒一聽就明白,唐詩經是陸景的女人,這種事他倒是不介意,他姐不是陸景的元配,依言喊道:“詩經姐…”
  唐詩經笑了笑,點點頭,算是認可莫少鋒這個稱呼。
  這時,一名穿著紅色馬甲的服務生過來在劉怡秋耳邊小聲說了幾句。“景少,你們聊吧,我去外面轉轉…”劉怡秋起身告辭。眼睛羨慕的從唐詩經右手無名指上掃過。
  一顆很漂亮的鉆戒。想必是陸景送給她的定情禮物。
  那天和陸景、齊靜瑤在金臣酒店里吃過飯之后,她的心思就徹底的定下來。
  …
  陸景、唐詩經、墨靜雯、莫少鋒隨意的閑聊著,聽著莫少鋒說黃海的趣聞。有些時候,陸景很喜歡聽聽這樣的趣事。他現在的生活離普通人有點遠。
  莫少鋒前些天碰到有個寶馬在市區里高速超車,追上去把那孫子的車砸了。“那鳥人就是欠收拾,開輛寶馬x7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在市區里面飆車,行為太惡劣。”
  陸景聽得莞爾一笑。
  墨靜雯忍俊不禁,掩嘴嬌笑道:“莫少,人家飆車你都能追上。你這車速也不慢啊!”
  莫少鋒嘿嘿的干笑兩聲。
  正說笑著,一名穿著經理制服的男子快步過來。急匆匆,“快。莫少,快,快去救劉總。她給齊少堵在包廂里了。好像吵起來了。”
  “瑪德,這王八羔子。”莫少鋒火冒三丈的跳起來,“姐夫,我去看看。”不待陸景答話,急忙忙的跟著男經理離開酒吧。
  劉怡秋的情感經歷他知道,很亂。但劉怡秋現在是他的禁臠,哪里容得別的男人染指?
  陸景對這樣爭風吃醋的事情不怎么上心。拿起酒瓶給墨靜雯添了酒,注意到唐詩經微微蹙眉,道:“怎么,詩經,你認識?”
  唐詩經點點頭,聲音清潤的道:“我估計是六大世家齊家的子弟。一般人不敢在破虜的地頭上惹事。”黃海800萬人中能和她相提并論的年輕一代也就只有那么兩三位出類拔萃的人物。很不巧,莫少鋒嘴里的齊少就是其中的一位。
  “那我們去看看。少鋒估計壓不住場子。”到底是認識一場,陸景不會看著劉怡秋給人強上。
  陸景和唐詩經、墨靜雯到21樓2108號帝級包廂中時,里面正傳來一陣女人的尖叫。有趙姿開路。門口的保安攔不住陸景三人。陸景剛進包廂,正好看到一名戴著金邊眼鏡的青年一手拽著劉怡秋,一手拿著一瓶白蘭地從劉怡秋的紫色長裙領口倒進去。嘩嘩的酒液將劉怡秋淋得透心涼。
  “你不是很喜歡潑人酒嗎?我讓你嘗嘗被潑酒的滋味。怎么樣,一瓶xo軒尼詩足夠抵得上讓你陪一晚的價格了。”青年冷然的說道。偏偏口氣很從容。鎮定。有一股說不出的陰柔。
  包廂中,莫少鋒正給一個壯漢按在墻壁上卡著脖子,就像是小雞仔被人提起來了一樣。怒目圓睜。發不出任何聲音。
  圓桌邊坐著的五六名男女笑哈哈的看著青年表演。門口擠著七八名保安,每一個敢進來動手救人。
  圓桌上坐著的都是黃海的衙內們。剛剛都報了名頭。要是打傷一個自己肯定吃不兜走。現在縮卵。最壞的結果也只是事后被開除而已。這筆賬,保安們都會算。
  “齊賓鴻。你太過份了。”唐詩經從陸景身邊略走前半步,當先進了包廂中,嬌喝道。
  “詩經姐。”
  “詩經姐。”
  六個坐著的衙內們站起來了四個,紛紛向唐詩經打著招呼。縱然是不同的圈子。但是沒有人愿意無緣無故的得罪唐六小姐。
  “詩經姐,不是我過份。你問問她對我做了什么?”齊賓鴻放開了劉怡秋,又悄悄的做個手勢讓人放了莫少鋒。伸手指了指西服上的酒漬。
  顯然是被劉怡秋潑的。
  陸景稍微打量著齊賓鴻的相貌。西裝革履,身材挺拔,臉皮白凈,五官勻稱,微高的鼻梁上戴著一副金邊眼鏡。有著很從容的氣質。眼神偶爾微微瞇動一下,陰柔詭秘。
  “姐夫,姓齊的每次來長陽這里就騷-擾秋姐。”莫少鋒剛被松開,立即向陸景哭訴。
  劉怡秋狼狽的站在場中,委屈的哭著道:“景少,他摸我屁-股,我才忍不住…”
  她又不是天生水性楊花的女人。她現在有錢有地位,莫少鋒對她很好。加上陸景給她說的安穩富裕的生活。她正準備開始新生活,哪里肯給人占便宜。
  陸景點點頭,做個手勢,“我知道了,你先去換一下衣服。少鋒,陪劉怡秋一起去。”
  包廂中的目光頓時集中到陸景身上。齊賓鴻臉色微微一變,他消息靈通,知道莫少鋒喊姐夫的人是誰?心里暗罵倒霉。怎么今晚碰到這位了。
  陸景沒理會他人,對唐詩經道:“詩經,你處理吧。”
  “好。”唐詩經對陸景微微一笑,她知道陸景的心思,轉向齊賓鴻等人時,笑容轉淡,道:“報警吧。”
  她在場面上壓不住齊賓鴻。講道理、談判什么的都是鬼話。直接來硬的。
  齊賓鴻眼神陰沉的閃過。在黃海,要是報警的話,唐詩經的能量足以把他玩殘。但是,要他對唐詩經服軟,那也萬萬不可能。就不信唐詩經這輩子都不去并州。
  這時,一直坐著的一名漂亮女孩起身,修長挺拔的身姿很引人注目,實在太高了。她說道:“詩經姐,我們鬧著玩的呢。私了吧!”(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
  ps:汗,祝大家五一節快樂。昨天沒祝。今天補上。
  嗯,雙倍月票期間,厚顏求一下月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