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474 對高家的態度

黃海機場,上午九時許,隨著機場的廣播播報到達的航班班次聲不斷的響起,明亮氣派的接機大廳里人流穿梭。
  接機大廳的一角,站著等待的崔橫波看著唐詩經將手里的白色景華手機放到綠色手袋中,嘴角浮起一抹風情嫵媚的笑容,頓時明白:陸景的飛機到了。
  來來往往的旅客不時的往這里掃一眼,實在是這里的三個女人太漂亮。在機場這樣的場合遇到美女并不少見,難得是聚在一起。
  成熟性感的冷艷大美人,嬌俏的藍裙少婦,嫻靜明艷的職場女郎。各具風情。
  “走吧,陸景到了。”唐詩經微笑著招呼著跟班崔橫波、陸景的助理墨靜雯走到接機大廳對著的出口處。
  陸景托著行李箱和風白露、高婉薇一起走出來,一眼就看到了等在接機大廳里唐詩經等人,笑著走過來。
  看著克制情緒沒有上前擁抱的詩經姐,崔橫波笑吟吟的道:“詩經姐、陸景,要不要我和墨助理回避下?”
  崔橫波是裴吳越的妻子,自小跟在唐詩經、裴吳c越身后混。這種程度的玩笑話無傷大雅。
  唐詩經現在滿腔的思念,小別勝新婚的感受讓她此刻心中柔情涌動,美麗的眼眸注視著陸景。沒理會崔橫波的打趣。
  陸景笑了笑,“不用了。詩經、靜雯我們走吧。”
  隨行的保鏢。幾個棒小伙子依次打開車門。行李放到了后面的車中,陸景幾人坐到了前面的藍色加長賓利中。一起出了黃海機場。
  “景哥,我先回去了。我需要去給我三伯匯報。”賓利剛進黃海市區,高婉薇就告辭離開。她需要去向家族匯報陸景的態度。
  最近,唐、裴、崔、高、黎五家正在蠶食碧湖集團的資產,大快朵頤。高家的話事人高俊耀最近都在黃海坐鎮。
  陸景的私人飛機上可以使用衛星電話,她在飛機上就已經確認過三伯在江南別墅區11號別墅中。
  風白露也沒有打算跟著陸景去麗景度假村1號別墅,讓陸景將她送到了她在黃海的住處:雅灣公寓。在小區門口下了車。
  陸景喊住了倩影窈窕,嫵媚動人的風白露,道:“白露。這次去英國多虧了你忙前忙后,我明天晚上回江州,你明天下午有時間過來喝杯茶嗎?”
  “好啊,二哥。”風白露一口答應下來,笑著揮揮手,拖著精致的小皮箱進了雅灣公寓。
  雅灣公寓是黃海有名的高檔小區。郁郁蔥蔥樹林間,碧綠的湖水微波蕩漾。
  風白露有些郁悶的走在安靜的別墅區馬路邊紅磚路上。唐詩經癡纏的目光圍著陸景轉,一刻都不離開,似乎恨不得把他給吃到肚子里去。
  這讓她有些郁悶。想也知道陸景待會肯定要和這個冷艷性感的御姐盡情纏綿。
  可是。大白天呢。
  …
  回到麗景度假村1號別墅后,陸景洗過澡換了衣服出來,崔橫波和墨靜雯都借故離開了。只剩下唐詩經一人在二樓的客廳里優雅的翻著書。
  冷艷的玉容上帶著恬靜的笑容。剪裁得體的紅色套裙映襯著她水靈嫵媚的臉蛋。套裙下纖細的小腿宛若白玉,雪白勻稱。渾身上下散發著迷人的魅力。
  唐詩經手里拿著的是今年的暢銷書。心靈雞湯類的,只是,她根本就看不進去。
  這些天。她無論是和商界精英討論互聯網復蘇的話題,還是陪著紈绔的長輩們打高爾夫。抑或是與黃海市退居二線仍舊能量不小的老頭子們下棋、談書法都有些心不在焉、無精打采。
  原因是陸景突然從她的生活中消失:他去了倫敦。她和陸景這段時間如膠似漆,沒有一秒鐘的分離。一起吃飯。一起參加活動,一起休閑,一起睡覺。
  陡然間的小別讓她極為不適應。早知道相思這么難受,她就該和陸景一起去倫敦了。
  “景,你看什么啊…”陸景欣賞唐詩經的美麗時,唐詩經便已經放下書,看不出年紀的水靈臉蛋上勾勒出一抹很淺的笑容,有她一貫的冷艷氣質。也帶著醉人的女人韻味。仿佛一杯美酒在自然的散發著芬香。
  唐詩經從沙發上起身,走到陸景面前,抱著陸景的腰,在陸景的嘴唇上溫柔的吻著,隨即給陸景的熱吻吻的全身發軟。溫婉的笑著,依偎進他懷里。
  在床底間的表現,她很羞澀、生疏,需要陸景帶她去領略男女間最美妙的樂事。
  但是沒做那事的時候,她還是那位風華絕代的唐六小姐,會和所有成熟女人一樣,揮灑自如的表達她對心愛男人的思念、愛慕。
  “詩經,想我了啊…”陸景笑笑,想起她在他身下,隨著他的抽動婉轉嬌吟的嫵媚,動人。心里炙熱的情念涌起。“詩經,跟我來,我有一件禮物要送給你。”
  本來是打算晚上吃飯的時候再送給唐詩經,但是見到她宛若熱戀小女孩的表現,他也無法無端的等下去。
  “好啊,什么禮物?”唐詩經給陸景拉著手往二樓的臥室里走去,傭人早把陸景的行李箱送到臥室。
  唐詩經猜得到陸景給她買了禮物,只是不知道什么禮物值得他專門跑一趟倫敦。
  從抽屜里拿出拍賣會上得來的鉆石戒指。粉色的鉆戒在上午的陽光中仿佛閃耀著奪目的光彩。
  鉆石戒指的經典廣告:鉆石恒久遠,一顆永流傳——隨著de-beers的宣傳早就深入人心。
  鉆石商早就通過廣告宣傳,將鉆石與愛情進行了邦定。沒有女人可以抵御它的魅力。除非她不相信愛情。
  唐詩經左手輕輕的掩住了嘴。美麗的雙眸發亮的看著陸景,眸光溫柔醉人。她沒有料到陸景會專門去倫敦買鉆戒。她和陸景沒可能結婚的。
  陸景溫和的笑了笑。將戒指戴在了唐詩經的右手無名指上。這是結婚戒指所帶的位置。“詩經,婚姻、婚禮我是沒法給你。戒指卻少不得。我去倫敦買來的。希望你喜歡。”
  聽著陸景的情話,再看著手指上的鉆石戒指,唐詩經情難自己,刻骨銘心的情意洶涌噴薄。她知道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這一刻。這時她才知道,原來還有人可以比虞文昌對她更好,更浪漫。
  唐詩經嫵媚水靈的臉蛋上浮起動情的緋紅,靠在陸景肩頭,呢喃的道:“景,要我。要我…”
  陸景怎么都不可能拒絕換個要求。將唐詩經打橫抱起,放在了鋪著淺灰色的床單的寬敞大床中…
  時光緩緩的流淌著。仰式、跪式、推車式,各種繁復的姿勢運用著。喘息聲、啪啪聲、嫵媚的呻吟聲、撞擊聲仿佛構成一曲激蕩、劇烈的春曲…
  …
  洗過澡后,唐詩經嬌柔無力的坐在陸景懷里。頭靠在陸景的肩膀。美眸微閉。露出來的一弦眸光迷離而醉人。臉頰潮紅。愈發的嬌媚明艷。
  此時,已經是午后兩點。
  “詩經,你剛才真動人...”陸景撫摸著唐詩經細膩光滑脊背,溫聲說道。
  他從不掩飾對唐詩經的喜愛。這個冷艷的大美人在他身下變得情熱如火更是讓他充滿了征服感。
  唐詩經雙手摩挲著陸景的短發,聲音清潤的道:“你喜歡就好啊。”語調極盡溫柔。
  再怎么美麗、自信的女人都會在愛情中迷失。她也不例外。只是,她并不感到恐懼。因為。她相信她選定的這個男人會給她帶來幸福。
  溫存了很久。陸景去廚房里熬了皮蛋粥。兩人一起喝完,對視著笑了一眼。
  唐詩經有些羞澀,今天做的事情實在太瘋狂,忙著轉移話題。道:“陸景,你和高婉薇談過了?”
  “嗯。”陸景將在倫敦和高婉薇的談話大致說了一遍。他對高婉薇沒有那種想法,他現在哪有功夫和小姑娘玩曖昧。
  “你也不怕把人家小姑娘打擊的失去生活目標啊?”
  陸景嘿然一笑。“沒那么夸張吧。我只是把事情說清楚。”
  唐詩經自豪的看著陸景。陸景已經超越了六大世家的層次。不理會高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
  江南別墅,11號別墅。高俊耀晨練會來。拾掇了之后,在書房里練字。十點鐘左右的樣子。傭人進來匯報道:“高先生,薇薇小姐來了。”
  高俊耀吩咐了一聲,片刻后,穿著休閑裝的高婉薇進來,說了幾句閑話后徑直道:“三伯,陸景在倫敦和我談過…”
  聽完高婉薇轉述陸景的想法,高俊耀神色微微有些錯愕,久久的沒有說話。
  書案上的一副金鉤銀劃的滿江紅還沒有寫完,剛好停留在“靖康此,猶未雪”這一句上。
  高婉薇安靜、乖巧的坐在茶幾邊的沙發上。她有點明白三伯的感受。被人無視的感覺大約很打擊他。
  高家的資產預估在300億美元左右,經過和陸景的一系列較量,已經縮減到了200億美元。因而,高家上上下下很有危急感。再這么下去,高家就要從六大世家中除名。
  但是,陸景給出了一個匪夷所思,出乎意料的答案。
  和華的資本據說已經達到了1500億美元的規模。陸景無視高家確實不算托大。
  “三伯...,沒事吧?”見高俊耀還在沉思,高婉薇試探的喊了一聲。她怕她三伯鉆牛角尖。
  “啊…”高俊耀從沉思中驚醒,隨即嘴角浮出一絲苦笑,“薇薇,我沒事。”
  心里五味雜陳。(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
  (啟蒙書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