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473 陰謀技能

高婉薇笑了笑,“景哥,我不能白吃白住埃做一點小事,有益于身心健康。”
  陸景笑著擺擺手,說:“白露還沒回吧?等她回來,我們一起聊聊高家的事情。”
  三天前的拍賣會結束后,陸景如愿以償的以4200萬美元(約為3.47億元)拍到梵克雅寶的奢華鉆戒。
  昨天下午已經辦妥了戒指的相關手續,此刻那枚稀世珍品晶瑩剔透的粉‘色’鉆石戒正安靜的躺在他的書桌中。下午他乘坐專機返回黃海時會一同攜帶回國。
  這會兒,風白‘露’去拜訪她在倫敦的朋友去了。她畢業于劍橋大學。有很多朋友都在倫敦生活、工作。
  陸景很清楚高婉薇“曲意逢迎”他的緣由是什么。回國之前先把這個問題解決了。
  要等風白‘露’回來一起談,而不是單獨和高婉薇一起密談,實在是他很清楚自己的名聲。說得好聽點叫風流多情,說得不好聽點,就是好‘色’之徒。高婉薇心里未必沒有嘀咕。
  高婉薇微微有些驚訝,認真的看了陸景一眼,看得出陸景和傳聞中有些不一樣。隨即笑著道:“好的,景哥。”
  高婉薇懷著心事離開書房。濃濃的咖啡香氣在書房里飄散。陸景抿了兩口。手磨咖啡的味道,濃香馥郁。
  沒想到高婉薇還有這份手藝,幾乎和明雪的手磨咖啡水平差不多。正想著。陸景突然接到余樂的電話。
  “陸景,我回香港了。”電話里。余樂的心情很不錯。相信華爾街日報上的消息,陸景已經看到。第一次獨當一面。他完成的還不錯。他給自己打85分。
  陸景笑道:“嗯,辛苦了。在香港好好休息幾天。”
  余樂笑呵呵的道:“還行。陸景,我回頭休假結束后去哪里上班?”
  陸景人在倫敦,馬上回黃海。他向墨靜雯打聽過,陸景在黃海純屬陪唐詩經度假。而宋雨綺在江州休假。何夢明、明雪都在ek咨詢公司工作。
  一時間陸景的助理班子“四分五裂”,他還真不知道休假結束后該去哪里。擺在他面前的選擇有:香港、黃海、江州。
  陸景就笑,“你去江州吧。我最近也沒什么要緊的事情。秘書組的工作唐雨瑤在江州負責。”
  余樂道:“行。我在香港陪小蠻玩幾天就去江州。”
  不知不覺中,他的心態已經發生變化。最開始他到和華工作是為了追求丁靈。現在,他期望著能在和華巨大的平臺上作出新的成績來。
  有位商界前輩曾經告誡他:不要把個人的成功歸功于個人的努力。而要把成功歸功于公司的平臺。這樣才能走得更遠、更高。直到達到脫離公司平臺還能發揮才能的境界。
  …
  陽光落在別墅的‘精’致的‘私’家‘花’園中,有一點燥熱。樹蔭下的石凳上,陸景、風白‘露’、高婉薇相對而坐,享受著樹蔭的清涼。三人剛剛吃過午飯。
  陸景的這棟豪宅占地11畝。自帶網球場、‘花’園、2個室外游泳池、保齡球房、桌球室、3個小型室內泳池、50個座位的電影院、早餐室、宴會廳、酒窖,9間房間等等。
  倫敦6月初的氣溫并不是那么燥熱,在別墅的‘花’園樹蔭下享受午后安靜的時光是極佳的享受。
  風白‘露’抿著手里的清茶,嫵媚清冷的嘴角帶著一抹微笑。她邀請高婉薇跟著她和陸景一起來倫敦其實是知道高婉薇的想法:她是高家的公關人選。
  可是,她不想高婉薇繼續“公關”陸二哥了,所以給高婉薇游說創立一個好的條件。誰知道兩人會不會擦出火‘花’啊。二哥可是一個很風流的家伙。
  閑聊了幾句。陸景徑直道:“薇薇,高家想從我這兒得到什么承諾?”
  高婉薇早就想好答案,道:“景哥,我二伯希望你改變對高家的看法。高家愿意成為為和華的羽翼。”
  陸景笑了笑,不置可否。這話啊,誰愛信誰信。反正他是不信。
  高婉薇輕咬著嫣紅的嘴‘唇’。陸景的反應在她的意料之中。公關陸景本就是一個極其艱巨的任務。否則,高家何以會派她專‘門’來做陸景的“思想工作”呢?
  “景哥。那昆成汽車可不可以不要再打壓海益汽車?”高婉薇決定先說一個小一點的目標。
  陸景禁不住笑起來,喝著清香的茶水。問道:“薇薇,你在高家聽過很多我的壞話吧?”
  這句話說的高婉薇俏臉微紅。高家里罵陸景的人可不少。這會兒她否認不是,不否認也不是。禁不住低下頭。‘精’致的小臉上有些黯然的神‘色’。
  她的‘交’際手腕在陸景面前似乎沒有起到多大的作用。第一次,她對她能否順利的完成家族‘交’代的任務感到心里沒有底。
  風白‘露’幫高婉薇解圍,她和高婉薇相處的還不錯,好奇的道:“二哥,你怎么突然問這個問題?”
  陸景給風白‘露’釋疑:“因為薇薇缺乏對我的了解啊。薇薇,我并不會對高家趕盡殺絕。但是也不會心懷仁慈。”
  這句話讓風白‘露’和高婉薇都感到詫異,兩雙妙目不約而同的看著陸景。
  午后的微風送爽。種滿薔薇、月季等品種的‘花’園中飄來陣陣香氣。高婉薇輕輕的挽著額前被風吹拂的發絲,清秀的笑道:“景哥,我聽不太懂。”
  陸景坦率的道:“薇薇,高家對我而言構不成威脅。我沒有必要把你們往死里‘逼’。可做可不做的好事可以做,可做可不做的壞事不做。這一點你可以放心。
  當然。有機會敲打下高家,我也不會手軟。昆成汽車和海益汽車的競爭。有打壓的因數。但是在正常的商業競爭范圍內。昆成汽車只是把海益汽車當成一個競爭對手而已。
  這么說,你明白了嗎?”
  高婉薇錯愕的看著陸景。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好,心里五感雜陳。
  陸景的話總結起來是:整體上高家對他構不成威脅,他不會理會高家。具體到一個行業內,高家可以威脅到他旗下的企業,那就競爭吧。但也只是正常的競爭。
  其實,這還是當初陸景和二伯達成的協議。他并沒有更改的意圖。
  陸景的話通俗一點解釋:只要高家避開陸景旗下的產業,陸景根本就不會理會高家。
  你們以后看到我繞著走,就沒事。擰著來,就敲打你。
  這么說起來。家族的長輩們的擔憂完全是杞人憂天。陸景壓根沒有把高家放在眼里。
  要陸景改變對高家的看法,目的還是為了保存高家。因為高家被陸景打壓的依舊非常難受。資產縮水了近100億美元。但陸景的看法無可更改。
  只是,有這樣的表態。高家不用擔心被情況繼續惡化。
  她回國以來的第一個任務竟然就這樣完成了。
  高婉薇真不知道該怎么表達自己的心情。看向陸景時,眼睛里多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風白‘露’冰雪聰明,準確的把握到高家上上下下的心態,戲虐的說道:“南方有鳥,其名為鹓鶵,子知之乎?夫鹓鶵發于南海,而飛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練實不食,非醴泉不飲。于是鴟得腐鼠,鹓鶵過之,仰而視之曰:‘嚇’。”
  風白‘露’背誦的是莊子的名篇:惠子相梁。
  大意是說:有一種鳥叫鹓鶵。比較牛‘逼’,吃住很講究。有一天,一種叫鴟的鳥拾到一只腐爛的老鼠。恰好鹓鶵從旁邊路過,結果鴟擔心鹓鶵來搶食物。憤怒的叫道:嚇。以此來恐嚇鹓鶵。但是鹓鶵又怎么會看得上鴟的食物?
  高家是擔心陸景來破‘門’滅家,還派出了高婉薇來公關。實際上。陸景只是把他們當做路過的風景而已。
  莊子的名篇,陸景和高婉薇自然都讀過。兩人的反應各不相同。
  高婉薇羞赫的道:“白‘露’,我都被景哥說懵了,你還來取笑我?”嬌羞之下,螓首微垂,仿佛白‘玉’的俏臉上燃著紅霞,知‘性’的氣質中流‘露’出緋柔的嫵媚,頗有一番小‘女’兒的風情。
  陸景卻是給風白‘露’這番促狹的話說的笑起來,道:“白‘露’,我可沒有鹓鶵那么高潔。氣度這東西和實力相關。因為高家的實力無法威脅和華,我才不會去刻意的針對高家。不然我早就先下手為強。
  薇薇,高家已經為錯誤買單。我不會進一步追究。當然,我保留有自衛反擊權啊。你的任務算是完成了。”
  陸景這番話說得很坦誠。他不喜歡被人神化。放過高家這個看似大度的舉動背后有著其深刻的原因。
  他從來就不認為自己是一個高尚的人。
  “謝謝。”高婉薇起身鄭重的道謝。本來打算‘花’費三年的事件來完成這個任務,但沒想到這個任務本就是個偽命題。這讓她頗有些哭笑不得。
  說起來,沒有人是笨蛋。風白‘露’知道她的打算,陸景同樣也知道。那么,詩經姐她們呢?只怕也知道。
  高婉薇微微陷入沉思。
  這時,別墅的‘私’人管家,一名五十多歲的英國老者走進‘花’園,在兩米開外提醒道:“陸先生,你們需要出發去機場了。”(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