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470 一道菜的考驗

“友誼?有什么樣的友誼能比利益更重要?”
  夜色迷離,倫敦國際大都市的風范在高樓大廈間璀璨的燈光中展露。國家劇院奢華的包廂內,丹尼爾-沃倫不屑的和布魯斯-富林明說道。
  明天6月3日,世界級的拍賣行佳士得將會在倫敦舉辦一場珠寶拍賣會。
  布魯斯-富林明收到邀請,從美國佛羅里達邁阿密趕來。他晚上招待其欣賞歌劇。期間說起和華拒絕摩根大通的提議的事情。
  布魯斯-富林明和丹尼爾-沃倫的助理、保鏢都在包廂外等候。天籟般的歌聲正從大劇院的舞臺上傳進來,正在上演經典的歌劇——《茶‘花’‘女’》。
  布魯斯-富林明臉上浮起一抹不自然的微笑,說道:“丹尼爾,你判斷安迪會疏遠陸?”
  他前些時候從‘女’兒口中得知:安迪-摩根給陸景打電話希望陸景不要介入亞太財團內部的事務,但他只是勉強同意這一次保持中立。這讓安迪-摩根很不悅。
  丹尼爾-沃倫看了布魯斯-富林明一眼,笑道:“差不多吧。”布魯斯-富林明在裝糊涂。
  安迪-摩根給人介紹說陸景是他的朋友,是因為陸景說服了布魯斯的‘女’兒杰西卡-富林明和她的丈夫喬納森-伍德離婚。這為他娶杰西卡掃清了障礙。
  作為回報,安迪-摩根給予陸景友誼,并且介紹和華銀行進入美國開展業務。這說是友誼,但是其實是不是這要看安迪-摩根心里怎么想。
  而印象分是不斷的加減的。竹下修一昨晚還苦笑著和自己打電話:安迪-摩根調停他和陸景之間的矛盾沒有成功。此刻,安迪-摩根心里對陸景是什么看法可想而知。
  布魯斯-富林明笑了笑,轉向舞臺,欣賞著歌劇。
  沃倫財團內部的股份比例顯示,丹尼爾-沃倫所持有的股份下降。他由第二順位繼承人。降到了第九位。
  而位于香港的富林明投資公司清算破產令他充滿了挫敗感。
  這兩件事的始作俑者就是陸景。
  安迪-摩根的疏遠,會讓陸景在美國毫無根基。這令他的心情很愉快。丹尼爾-沃倫大概也是如此,否則。誰有心情來欣賞悲劇結局的歌劇。
  丹尼爾沃倫笑了笑,聆聽著皇家歌劇團的天籟之聲。
  …
  …
  陸景接到陳旭江的電話時正在從黃海飛往倫敦的飛機上。陸景新近購買的一架‘私’人飛機:龐巴迪公司的環球快車xrs。售價4500萬美元。能容納8-19名乘客。
  寬敞。‘私’秘、豪華舒適的機艙空間包括主乘客區域、衛生間、配餐間、‘私’密小包房等獨立的空間。陽光落在主乘客區的茶幾上,在淡雅白‘色’桌布上映出淡淡的圖案。
  坐在陸景對面的是風白‘露’和高婉薇。風白‘露’依舊嫵媚的摧枯拉巧,讓人無法忽視她的魅力。黃白相間的小格子連衣裙,‘精’致的無袖設計,清爽‘性’感。
  高婉薇略顯嬌小,微卷的秀發披肩,一襲白裙氣質清靈若水,‘精’致美顏巧笑倩兮。給人知‘性’嬌俏的感覺。
  從黃海飛往倫敦需要13個小時。漫長的旅途中有兩位風情各異的美‘女’陪著說話令陸景感覺不到無聊。不時的笑著。
  6月3日,世界級的拍賣行佳士得將會在倫敦舉辦一場珠寶拍賣會。陸景昨天下午和風白‘露’在一起麗景度假村1號別墅喝下午茶的時候聽她說起。
  法國奢侈珠寶品牌梵克雅寶決定在這次拍賣會拍賣一枚珍藏50年的奢華鉆戒。戒指上的粉‘色’鉆石晶瑩剔透,重量為23克拉。其預售價達到了令人震撼的2500萬美元。折合人民幣約為2.1億。
  陸景想要拍下這枚稀世的鉆石戒指。風白‘露’畢業于英國劍橋大學,在倫敦頗有些渠道。很快就以和華的名義拿到了佳士得的拍賣會邀請函。
  她最近在黃海和高婉薇相處的不錯,時常一起吃飯、休閑。從黃海機場出發時將高婉薇拉上了他的‘私’人飛機。
  “白‘露’,薇薇,你們先聊著。我接個電話。”陸景拿著手機,笑著做個手勢,去‘私’密小包房接陳旭江的電話。
  風白‘露’笑著點頭,聲音清脆嫵媚的道:“二哥。你忙吧。”注視著陸景的‘挺’拔背影離去。
  高婉薇坐在椅子上微笑著抿著茶。
  長達13個小時的旅途,就算只是泛泛而聊,足以讓她和陸景的關系上一個臺階。她對她的‘交’際能力有信心。選擇和風白‘露’‘交’往果然是對的。
  …
  …
  “陳叔叔。在美國還順利吧?”飛機的‘私’密小包房里,陸景接了陳旭江的電話。陳旭江去美國成立和華銀行紐約公司已經過去近2個月。
  陳旭江笑著嘆道:“還行吧。和華銀行在紐約的處境沒有我們想象中的好啊。摩根大通還是提出了景華通信上市的事宜。可能還是有些想法。”
  陸景微笑道:“安迪-摩根在亞太財團的事情上和我有些分歧,看來摩根大通嗅到了風聲。”
  陳旭江問道:“碧湖集團的事情怎么樣了?”
  陸景在感情上傾向于唐家、裴家他沒什么意見。因為,從銀行家的角度來說,和華要成為世界超一流的財團,不可能是一年年的利潤累積發展。這種原始的積累方式已經不適用。
  那么,怎么快速的在數十年內達成這個目標呢?
  兼并,兼并,再兼并。
  如果能肢解亞太財團對和華而言是一個很大的利好。目前和華與唐風集團合作的天辰娛樂就是極好的樣板范例。
  陸景笑道:“唐、裴、崔、高、黎五家正在瓜分碧湖集團的資產。湯開復也分了一杯羹。竹下修一已經打算和唐論語、裴高峰談談。但實際上,我看瓜分行動很難停止。”
  財帛動人心。碧湖集團的資產別查封后。簡直是大白菜價格批發甩賣。
  就算唐論語、裴高峰、湯開復現在愿意收手,崔九霄、高俊耀、黎逸明也不會收手。他們可不懼怕竹下修一的報復。
  陳旭江呵呵一笑。意料之中的事情,道:“陸景,sit在美國上市的事情恐怕要推后為好。你還在黃海吧?我過兩天回香港,我們召開視頻會議一起聊一聊。”
  陸景笑著道:“行啊。我去一趟倫敦。過兩天就回黃海。”琢磨著,又道:“陳叔叔,和華銀行最近要是在美國開展業務有些艱難的話,暫時先放一放。等我今年12月份去棕櫚灘和安迪-摩根談過之后再說。”
  陳旭江笑道:“我心里有數。”
  …
  …
  逛完夜市回水墨清苑,唐詩經拿鑰匙開‘門’,順手打開客廳明亮的燈。
  “噢--,詩經姐,我胡漢三又回來了…,咯咯…”崔橫‘波’嬌笑著將她的lv手袋丟在手法上,舒服的一屁-股坐到客廳的沙發上。四處打量著。尋找著陸景的痕跡。
  這幾天詩經姐天天和陸景膩在一起,她有心來找詩經姐說話都行。孤男寡‘女’住在一起能做什么想都想得到。
  “橫‘波’,你胡說什么啊?吳越不在黃海,你就來鬧我啊!”唐詩經在‘門’口換過鞋子,笑著說道。從冰箱里拿了罐飲料給崔橫‘波’。手挽著額前的秀發坐下。整個人仿佛被雨水澆灌過的薔薇,散發著‘迷’人的光彩。
  崔橫‘波’抱著沙發抱枕躺在沙發上,“詩經姐,不能見‘色’忘友啊。我以前經常來你這兒。”
  說笑著,崔橫‘波’問道:“詩經姐,你不擔心陸景偷吃啊。他可是和風白‘露’一起去倫敦。13個小時可以做很多事情哦。”
  風白‘露’正值妙齡,美麗的一塌糊涂,摧枯拉巧一般。沒有男人可以無視這樣的美‘女’。她對陸景‘挺’不放心的。
  唐詩經禁不住莞爾,“橫‘波’,你怎么腦子里老想這些事情啊?說好的節‘操’呢?”
  她這幾天和陸景如膠似漆,盡情的享受著兩情相悅的歡暢。陸景給她說要去一趟倫敦。她舍不得,可沒有陪陸景一起去。小別才能勝新婚。
  崔橫‘波’嬌笑著趴在唐詩經的肩膀上,神秘兮兮的道:“詩經姐,你不會是在他臨走把他…”一邊說一邊擠眉‘弄’眼。后面“榨干”兩個字沒有說出來。
  “去你的。”唐詩經沒好氣的瞪了崔橫‘波’一眼。這妮子現在什么話都往外冒,站起來道:“橫‘波’,我洗澡去了。”
  她知道崔橫‘波’要說什么。心底有點羞意。不自覺的想起和陸景一起歡愉的時光。陸景很厲害的,而且技巧很好,經常要她擺出各種羞人的姿勢。她根本不是陸景的對手。
  腦子里的念頭一轉,唐詩經回身笑著問道:“咦,橫‘波’,你怎么不提薇薇。”
  崔橫‘波’撇撇嘴,“她和我們不是一邊的。”
  唐詩經禁不住一笑,她的小跟班心里‘挺’明白的。
  …
  …
  “余樂,你什么時候回香港啊?我生日快到了。你不會是在美國玩的忘乎所以了吧?”
  聽著‘女’朋友寇小蠻的質疑,余樂干笑兩聲,保證道:“小蠻,我一定會在你的生日之前回香港。”
  安慰著‘女’友,余樂掛了電話,在和華紐約辦事處的辦公室里來回走動著,想了想,撥了一個電話出去。
  ebay的事情到了結束的時刻了。他已經在紐約呆了快3個月。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