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469 結構和終于


  窗外輕靈的鳥啼聲將陸景喚醒。睜開眼睛,昨晚的一幕幕在腦海里浮起,神清氣爽。身邊,唐詩經在白色的枕頭上睡的正香。絕美的美人臉上帶著微微的潮紅。
  **的癲狂,想來她累壞了。陸景溫柔的在唐詩經水靈嫵媚的臉蛋上啄了一口,準備起**。唐詩經被陸景弄醒,眼睛朦朦朧朧的,依戀的拉住陸景的手臂,“景,再陪我睡一會。”
  “好啊。”陸景笑了笑,將唐詩經抱在懷里。
  黃海月底的氣溫很舒適。蓋著空調被就足夠。陸景和唐詩經都沒有穿睡衣。肌膚溫涼若溫香軟玉的大美人貼身抱在懷里十分舒服。
  唐詩經調整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在陸景懷里沉沉睡去。再醒來時已經是上午十一點。
  “景,累了吧?”唐詩經嘴角勾起一抹動人的微笑,將陸景的手從她脖子下拿走。在他心口溫柔甜蜜的輕吻一記。得償所愿的滿足感從心底浮起。
  陸景的皮膚很光滑,肌肉勻稱,抱著像大理石一樣。她很有些迷戀。
  “不累。”陸景的手胳膊有些僵硬、發麻。笑了笑,撫摸著唐詩經的烏黑柔順的秀發。唐詩經的吻溫柔又帶著成**人的魅惑,有仿佛陳年美酒一樣的韻味。不過,昨晚卻是露了餡。很多姿[m.qulu.m勢都得他親自“教授”。
  柔情蜜意的起**。唐詩經少不了給陸景占足便宜,實在抵不過陸景的騷-擾,款款的抱著陸景。香-乳貼著他的胸膛,求饒道:“景。我下面都腫了。”
  陸景被這句話撩得差點就想把這個御姐般的大美人壓在身下再次盡情的品嘗她的風情。
  唐詩經哪里想得到求饒反倒適得其反,嬌羞的穿上白色的睡衣。躲出了主臥室。
  起**后,洗漱完畢開車在距離水墨清苑的錦樓吃過早飯。唐詩經駕車帶陸景去見她母親。
  這是昨晚約好的事情。
  …
  …
  唐詩經的母親宋微萍住在黃海市體育館附近的高檔小區羅蘭花園中。
  唐詩經的紅色瑪莎拉蒂總裁緩緩的駛進花園般的小區內,停在了3棟樓前。
  拿卡刷過門禁,唐詩經挽著陸景的手,拎著白色的手袋一起步入電梯,“我經常來看我媽。有她這里的門卡。陸景,緊張嗎?”唐詩經偏頭笑吟吟的看著陸景。
  她穿著優雅的黃色中裙,風格時尚。黃色讓她看起來明艷動人,少了些平常的冷艷氣質。拉直的長發從肩頭泄下來。帶著女兒的嬌柔嫵媚。容光煥發。
  “有一點吧。”陸景笑著說道。見家長對他而言。就是一道考題。顯然,唐詩經父親唐論語那一關是早過了。要是詩經的母親反對兩人的事情,會有些麻煩。
  他畢竟還是不希望影響到唐詩經和她媽的關系。
  “叮咚。”唐詩經按了門鈴,扭頭對陸景鼓勵的笑一笑。
  陸景點點頭,深吸了一口氣。
  精致厚實的門打開,門口出來一個中等身材的老婦人,約莫近六十歲,頭發有些花白,依稀可見昔日的美貌。笑著道:“詩經,我算著時間你該來了。哦,這是你說的小陸吧?進來吧。”
  宋微萍打量了陸景一眼,對他普通的容貌不是很滿意。她女兒是人中之鳳。找的男人各方面都不能太差。
  陸景心里苦笑一聲,微笑著道:“謝謝伯母。”
  “媽…”唐詩經自然知道母親在想什么,拖長語調嬌嗔一聲。一手扶著母親。一手握著陸景的手,一起進了屋。
  “陸景。你先坐一會啊。”唐詩經將白色手袋丟在沙發上,抱著母親的肩膀進了廚房做思想工作。
  陸景打量著這間不大的三居室。雖然沒有富貴之氣。依然有著內斂的奢華。比如客廳正中的墻壁上那副明代徐渭的山水畫很低調。正品八成在宋微萍的收藏室中。價值預計不下千萬。
  宋微萍是唐論語的第二任妻子。和唐論語生有一子一女。唐詩經的哥哥唐雨伯中人之姿,快四十歲還庸庸碌碌,經常要唐詩經幫他收拾殘局。
  陸景到現在還沒有見過唐雨伯。
  不知道唐詩經怎么跟宋微萍說的陸景的事情。宋微萍從房間里出來后態度好了許多,笑著道:“小陸啊,詩經從小胃口就很挑,我留了一道菜的食材,你今天中午做一道菜吧。”
  陸景微征,怎么都沒想到考題會是做一道菜。這可真是難為他了。下面條,熬粥,他還會。炒菜他就不怎么通了。看到唐詩經在她媽后面使眼色,笑著答應下來,“好的,伯母。”
  陸景圍著圍裙進了廚房,四處看了看,熟悉了下環境。片刻后,唐詩經就跟著進來,輕笑道:“我讓你別答應,你怎么就答應下來啊?”
  陸景又一愣,“不是吧,詩經,我以為你讓我先答應再說。”原來會錯意了。
  唐詩經笑道:“你可別指望我幫忙。我可以算的上是一流的美食家,但可不是廚師。”
  陸景有點欲哭無淚的感覺,擺擺手,“得,你先出去吧,我隨便炒熟就行了。”
  唐詩經眉眼如畫的笑著退出去。其實,她并不擔心陸景搞砸。她只給她媽說了一句:她爸對陸景的評價比虞文昌還高。母親雖然早就和父親離婚,但是藕斷絲連。這些年一直都有來往。而且極為佩服父親的看人眼光。
  宋微萍準備的食材是扣三絲。經典的黃海菜。陸景根本就不會。琢磨了下,將豬肉絲、雞脯肉絲、冬筍絲混在一起炒熟放了調料便出鍋。這時才發現唐詩經在廚房門口,笑吟吟的拿手機給他拍照。
  看著陸景圍著圍裙端出菜來,唐詩經心里有淡淡的溫馨感。生活其實便是財米油鹽醬醋茶。要是陸景能天天給她和兩人的孩子做菜該多好啊。那樣的生活想想都讓她覺得沉醉。
  只是。陸景的舞臺不在她的廚房中,陸景的時間也不只是給她一個。
  “伯母。這道菜我沒做好。請多包涵。”餐廳里,餐桌上已經擺了四五個菜。陸景送上菜說道。
  三人坐下來吃飯。宋微萍嘗了一筷子四不像的扣三絲。倒是滿意的點點頭,“熟了,調料放得也還不錯。小陸,不會做菜不要緊啊,關鍵是要肯對詩經好的心態。你今天表現不錯。”
  女兒給她說了陸景的情況,她心里已經同意了大半。倒沒想到陸景能把菜做熟。油鹽醬醋也分得清。難得是升為和華的執掌者態度很好,讓她看陸景頗為順眼了不少。
  陸景笑了笑,沒說話。
  吃著菜,說著閑話。陽光落在陽臺上。餐廳里的光線明亮。吃過飯略微坐了一會,鐘點工來上班收拾餐具。陸景和唐詩經一起離開。電梯從摟緩緩的下降。
  唐詩經依偎在陸景肩頭,笑著問道:“你怎么叫我爸叫唐叔叔,叫我媽伯母啊?”
  陸景道:“我爸的年紀比你爸大。我媽的年紀比你媽小。詩經,我今天算過關沒有?”
  老實說,他有點稀里糊涂的。他只是平靜的待人接物,貌似最后宋微萍對他印象很不錯。
  “你說呢?”唐詩經嬌俏的笑一笑,沒有正面回答。坐到車中時,在陸景耳邊小聲道:“景。我要和你要一個孩子。”
  答案不言自明。
  她媽對虞文昌的自殺有著深刻的反思。結論是:必須要門當戶對。陸景今天的表現很平常。但是他身上的氣度、從容、平和都表現得很到位。這正是他的優秀之處。
  一個浮躁、偏激的男人再怎么有才華、能力也無法讓她產生愛慕。陸景身上有著陽光般的氣質,讓她傾心。
  …
  …
  美國,紐約。
  一個商務酒會中,陳旭江慢慢的品著紅酒。思索著怎么回答面臨的難題。
  將近三個月的時間,在和華銀行設立紐約分行之后,摩根大通的主席。華爾街的傳奇人物,弗蘭克-皮特曼終于向他正式的提出倡議:考慮讓景華通信到紐交所上市。
  陳旭江思索了一會。決定實話實說,“皮特曼主席。景華通信暫時還沒有上市的想法。”
  一旁的副主席比爾-查爾斯臉色微變,極為不悅的看了陳旭江一眼。當初他引薦陳旭江、陸景等人和弗蘭克-皮特曼認識,就是考慮到景華通信上市給摩根大通帶來的利潤——摩根大通銀行具備承銷股票的職能。
  沒想到,陳旭江過河拆橋,現在一口否認。這讓他大感顏面無光。
  周邊的三名賓客都微微和陳旭江拉開距離。一位即將承受華爾街傳奇人物怒火的銀行家不值得結交。
  弗蘭克-皮特曼卻并沒有如同眾人所想象的那樣雷霆大怒,而是無可無不可的笑了笑,嘆道:“可惜了啊。如果接受華爾街的監督,我相信景華通信今年的營業收入能做到1億美元以上。”
  實際上,安迪-摩根早就和他打過招呼,他今天問陳旭江也是存了萬一的想法。
  沒想到陳旭江很精明的一口拒絕。
  比爾-查爾斯遲疑的看著弗蘭克-皮特曼,他可是很清楚這位bo的脾氣,難道事情有變化?
  方才略微有些矜持的三名衣冠楚楚的賓客立時臉上又浮起和善的微笑,對陳旭江微微點頭。
  陳旭江心里暗罵:媽了個蛋。都是些見風使舵的鳥。
  弗蘭克-皮特曼慢慢的喝著紅酒,道:“比爾,我回頭給你發一封郵件。”
  摩根先生自然不會和比爾-查爾斯說這件事。他也是異常好奇:那位叫陸的東方青年怎么贏的了摩根先生的友誼。(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