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467 不足為懼

“叮咚,開往波隆方向的列車即將到站…”
  隨著地鐵即將進站的提示聲,閩永心里嘆了口氣,收起手里的報紙賽到包里準備擠地鐵前往公司上班。
  閩永三十二歲,唐風集團下屬企業唯風影視的員工,從事娛樂營銷工作,是唯風影視的骨干員工。業績提成加每年收入有二三十萬。
  最近唐風集團下屬的文化產業與天辰娛樂合并。他所在的唯風公司的資產全部并入天辰娛樂的各個部門。他也被劃入天辰娛樂的營銷事業部。
  雖然目前大家的辦公地點還沒有變,還是在和泰里唐風大廈,但是天辰娛樂的主管已經就位。主管工作風格,企業文化、取向,業績考核標準的變化,管理的多頭、混亂讓他有不少同事都在考慮離職。
  “天辰娛樂,大象難以起舞。”
  “大而不精,資源配置嚴重重復。”
  擁擠的地鐵內,一條條的報紙上的觀點在他腦海里深深的烙印。他對此深表憂慮。
  如果情況在幾個月內不生變化,他也會考慮離職的事情。這樣的天辰娛樂是無法競爭得過星光傳媒的。甚至,還不如原來唯風影視的時候。
  …
  和泰里是黃海61o,≠的中心商業區。下午時分,藍灣咖啡廳里悠揚舒緩的音樂如同空山的清泉緩緩流淌著。
  雍池和好友應聰一起品著咖啡。忙里偷閑半日,隨意的聊著。
  他和應聰都是畢業于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商學院。回國后他進入了唐風集團工作。而應聰進入了國企。現在應聰是天逸投資的負責人。
  “雍池,最近唱衰天辰娛樂的聲音很多啊。”喝著咖啡。應聰笑著說道。
  天辰娛樂并購唐風集團文化產業在媒體上沸沸揚揚,最近突然批評聲轉多。
  雍池雙手捧著咖啡杯。淡然的道:“難題是很多。”
  天辰娛樂的各種問題很多。最近傳媒、電影業界的批評聲很多。各種唱衰。公司基礎的骨干員工人心浮動。
  面對各種嗤笑、困難,他并不懼怕。6景并沒有給他完整的人事權才是讓他最難受的。
  應聰就笑。“少來啊。我就不信你沒有和6景溝通過。這是星光傳媒的把戲吧?不然以天辰娛樂這架勢,什么好導演、演員不全給你們一網打盡。”
  雍池笑道:“哪有那么夸張?就和寫詩一樣,帶著鐐銬跳舞罷了。”
  他現在要做的是讓天辰娛樂這頭大象跳起舞來。
  天辰娛樂在內部的事務整理后,當前的要目標是成功的運作一個項目:包括不限于電影、電視劇、造星。用以提升他的威信。行話叫做開門紅。
  他有信心做好。
  應聰笑了起來,天辰娛樂目前的困境,他心里有數。調侃道:“可惜唐詩經不吃你文藝青年這一套啊。”
  雍池擺擺手,“別說我。你什么時候和祁蓉結婚?”
  “年底吧!”應聰低頭攪拌著咖啡。
  應聰的這個表情讓雍池有點不解,笑著道:“怎么,你小子不愿意?”祁蓉他見過。雖然沒有唐素衣漂亮,但也不是丑女。
  應聰失笑道:“那怎么會?”祁蓉是嚴景銘的表姐。他娶了祁蓉在天逸投資的地位就會十分穩固。
  但是,最近嚴景銘被打擊的心灰意懶的離開京城。他現在站到嚴家這條船上是否明智呢?當然,他沒有別的選擇。
  “雍池,齊靜瑤這個女人你還有印象吧?她好像近期準備回國。”應聰換了一個話題。
  雍池驚訝的道:“靠,她膽子不小啊。她不是犯了一堆事情還沒有了結嗎?”
  應聰笑笑,道:“她被雙開就是結束。”
  話題轉移開。應聰心里卻是知道:這是嚴家在魯東、黃海影響力消退的最具體的體現。只是,這些沒有必要給雍池說。
  …
  黃海金臣酒店位于黃海戲劇學院外的一家寫字樓中,其貌不揚。里面的裝飾卻是奢華精美。硬件設施不下于5星級酒店。
  坐專用電梯到7樓,在服務員清脆的“歡迎光臨”聲中,6景帶著保鏢十三到72o號套房前按響了門鈴。
  天辰娛樂并購的事情完成后,天辰娛樂如何展將是雍池要做的事情。他只把握大方向就可以。碧湖集團正在被唐、裴、崔、高、黎五家瓜分。湯開復也在其中。這件事他并不參與。只是在等待亞太財團竹下修一的反應。
  這幾天在黃海的日子很悠閑。讀讀書,思考問題、打打電話,和紅顏、朋友們喝喝茶。然后。他還有一些小事情需要處理。
  門鈴響后,開門的是劉怡秋。穿著一襲藍色寬松的條紋長裙。時尚的名媛風,美俏艷麗。“景少。你來了。”語氣欣然。看架勢是想要抱6景一下表達喜悅之情又不敢。
  6景微笑著點點頭。進了房間。許久不見的齊靜瑤穿著深藍色的無袖長裙明雅的站在客廳正中,看到6景,白皙嬌美的臉龐上禁不住滴下兩行眼珠。
  劉怡秋看得目瞪口呆。不知道的還以為齊靜瑤和6景是生死戀人呢!她可是清清楚楚,6景和齊靜瑤清清白白。她們倆今晚請6景吃飯表達感謝。可沒必要這么夸張吧?
  感情這么充沛?這演技實在是一流,說哭就哭。她自愧不如。
  6景最近心情不錯,笑著擺擺手,說道:“齊靜瑤,干嘛啊?見我就哭?吃飯吧,劉怡秋,通知酒店上菜。”
  劉怡秋忙應了一聲,轉身去通知酒店可以將飯菜送上來。
  齊靜瑤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從手袋里拿出紙巾抹著眼淚,“我有點激動了。我今天去看我爸媽了。6景。謝謝。”
  她今天上午入境。這一年來在異國他鄉她無時不刻不想著能夠回國。在國外不管奮斗的成績如何終究是要有人分享。一年之后,這個愿望終于能實現。
  這是6景的恩賜。
  6景笑著搖搖頭。收了這個順水人情。做了個手勢,示意齊靜瑤落座。
  齊靜瑤能光明正大的回國是因為嚴家、蘇家在魯東、黃海的影響力消退。齊靜瑤在黃海市委宣傳部任職時是出了名的“毒辣”。他可不會為齊靜瑤去打招呼。
  舉賢不避親。齊靜瑤可和賢沾不上。他只是判斷時機成熟。告訴她最近可以回國了而已。
  72o號套房是劉怡秋長期在金臣酒店里的包房。水晶吊燈在夜晚中點綴著溫馨浪漫的客廳。風格華麗的窗戶開著,微風吹拂著緊閉厚重的紫色窗帷。
  精美的菜肴一一送來,足有八道菜。三個人吃不完,細嚼慢咽,隨意的說著話。
  聊完齊靜瑤在美國的生活。話題轉移到劉怡秋的現狀上,她現在擔任長陽射擊俱樂部的總經理。重新整修過后的長陽射擊俱樂部4月份低調開業,現在是黃海有數的高檔場所。
  劉怡秋對生活的現狀很滿意,舉起酒杯敬了6景,豪爽的一口喝掉二兩白酒。臉頰隨即變的粉紅,借著酒意,有些動感情的說道:“景少,邱總被抓的那天晚上我大哭了一場,總算能睡個安穩覺。謝謝。”
  從徐城來到黃海后她一直提心吊膽的生活,中間還被邱總抓起來威脅了一次。要不是6景讓方破虜看顧她,她沒準那天就橫尸在某個公寓中。
  6景咂了口酒,笑道:“你們倆不要都謝我。搞得我像救世主一樣。問題是我肯定沒你們想的那么高尚。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我還希望多活幾年。”
  說笑一句,6景很給劉怡秋的面子將杯中的酒一口干了。劉怡秋是不是真心實意。他自然看得出來。沉吟了會,說道:“劉怡秋,好好的幫莫少峰經營長陽射擊俱樂部。珍惜現在的生活。過幾天安穩、富貴的日子。”
  八年前,他在江州將黃利飛打壓的離開江州。劉怡秋作為黃利飛的"qingren"被他利誘派往京城充當棋子輾轉到了黃海、徐城。到今天算是可以對她說:任務結束,你解脫了。
  劉怡秋明白6景的意思,身上的力氣仿佛瞬間被抽空。靠在椅子上,雙手捂著臉。淚水禁不住滑了下來,嗚咽道:“景少。我會的。”
  看著哭泣的劉怡秋,齊靜瑤心里五味雜陳。她剛才的哭有激動的因素,也有做作博6景同情分的成分。而劉怡秋的哭,情真意切。
  6景這個人很復雜。
  她作為劉怡秋的好友對劉怡秋的經歷大致知道一些。她自認和劉怡秋都不是什么好女人。不管人生的結局是什么都不值得同情。因為,路是她們自己選的。
  但是,劉怡秋能有這樣一個美好的結局,在黃海安享她安穩、富貴的名媛生活著實讓人羨慕。這和6景溫潤如玉的氣度有關,他對“自己人”確實相當不錯。
  她心里都興起為6景死心塌地做事的想法。作為6景在美國政壇布局的一枚棋子,她會努力的。
  所謂人格魅力,大抵如此吧。
  6景笑了笑,吃了口菜,叮囑道:“劉怡秋,以莫少峰的性格、能力,肯定被你迷得神魂顛倒。不過,嫁給莫少峰你就不用想了。我和心藍都不會同意。
  當然,你以后要和人結婚生子,或者是和莫少峰生孩子,我都支持你。看你自己的選擇。”
  6景說的這個話題并不讓劉怡秋覺得尷尬。她可是很“豪放”的。其實,她也不認為她過得了莫心藍那一關。抹著眼淚笑道:“景少,我給你生個孩子吧。”
  這話是開玩笑的語氣,半真半假。
  6景禁不住一笑,“那還是算了。”
  他對劉怡秋沒什么興趣。今天私下里來見面,本就是告訴她任務結束。以后都不會私下里和她見面了。
  齊靜瑤抿了抿紅潤的嘴唇,看著6景的臉龐,應景的問道:“6景,我呢?”
  她是個愛攀高枝的性格,和嚴景銘決裂之后,她希望能夠成為6景的女人。她知道6景的喜歡冰清玉潔的女人。這一年來守身如玉,清心寡欲的獨自生活著。
  6景擺擺手,“不說這個話題。”
  齊靜瑤早知道是這么結果,也不氣餒,笑盈盈的道:“6景,我這次回國把松島希帶回來了,你要不要見見她?”
  松島希?6景早忘記這個日本藝妓長什么樣了,說道:“我就不見了。你注意一點這個人。”松島希和亞太財團藕斷絲連。琢磨了下說道:“最近天辰娛樂準備進入日本市場,你把她派到東京去吧。”
  6景說的注意一點,齊靜瑤知道是什么意思,笑著點點頭。竹下修一送個6景的藝妓就這樣決定了未來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