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466 再停留幾天

雍池對于天辰娛樂的發展規劃主要有3點。
  第一,將天辰娛樂的總部由杭城遷移到黃海。這有利于天辰娛樂未來的發展。同時,他希望天辰娛樂能在黃海建一棟屬于自己的總部大廈。以便于匹配日后娛樂帝國旗艦企業的身份。
  初步目標是定在新匯區。目前,黃海市在這里正在大搞開發。天辰娛樂很有希望拿到一塊土地。
  第二,天辰娛樂需要整合旗下的各個公司,更好的調配資源。天辰娛樂早期謝晉文、李慕清、郎子真各管一塊,導致天辰娛樂在發展的過程中,旗下的各家公司都有很大的自主全力。資源極為分散。他要集中資源使用。
  再加上這次與唐風集團剝離的公司合并。整合旗下各公司的資源迫在眉睫。
  第三,調整天辰娛樂的人事架構。天辰娛樂內部壁壘重重。管理混亂。天辰娛樂在合并之后,總資產估值120億美元。但是,每年的利潤還比不上星光傳媒。
  天辰娛樂就像是一〖℉,m.個步履蹣跚的巨人。他現在要做的是精簡機構,減少人力成本、過程成本。快速的抓住機會對文化市場的需求做出反應。提高利潤率。
  他要讓天辰娛樂這個巨人跑起來。
  那時,以天辰娛樂為旗艦企業組建娛樂帝國就不再是夢想。
  當然,人事調整十分敏感,更別說剛才陸景隱隱向他透露李慕清是他的女人。這一塊工作太敏感,他需要事先取得陸景的同意。
  一個點一個點的慢慢談著。對雍池的觀點陸景基本都予以支持。他并沒有親自上陣主持天辰娛樂的想法。就算雍池有些想法不和他的心意,但只要能改善天辰娛樂的情況。他還是給pass的意見。
  談了約一個小時,陸景道:“雍總。天辰娛樂合并小公司我有兩家朋友的公司可以推薦:一家位于江州的游戲公司:銀河股份有限供公司;一家位于京城的裝修設計公司,簡雅裝飾。
  呃…。我先要問問他們的意思,回頭再給你一個答復。另外,我推薦天辰娛樂并購亞視。瑞豐正在收購亞視的股份,到時候轉讓給天辰娛樂。”
  他還沒有問過余志成和周銀燕的意向。不過能并入天辰娛樂對他們的公司而言是一次很好的發展機遇。
  “好的。陸先生。”雍池有點哭笑不得。哪有還沒有征求朋友意見就先和他說的道理?電視臺倒是天辰娛樂所需要的。給力文學網想了想,試探的問道:“天辰娛樂的人事問題…”
  還剩下最后一個主要的問題沒有談了。
  陸景笑了笑,意味深長的看了雍池一眼,“我支持你改組天辰娛樂人事架構的想法。但也不要把天辰娛樂上下都洗成清一色。”
  人事問題的貓膩陸景哪會不清楚。雍池這種商業精英至少要差他兩個檔次。
  雍池頓時大感棘手,可看到陸景那雙溫潤的眼睛,似乎能看穿他的算盤。只能是無可奈何的不再說下去。
  …
  …
  鑒于洶涌的娛樂風暴,天辰娛樂在27日周五上午召開了新聞發布會,對外公布了天辰娛樂和唐風集團的文化產業合并的事宜,并澄清了某些媒體的過度解讀。
  但在《京城時報》的娛樂版上依舊有聲音質疑:“需要注意的是唐風集團將旗下的文化資產以40億美元的價格出售給天辰娛樂,而天辰娛樂的股東名單中卻看不到唐風集團的名字,這不能不讓人心生疑竇。
  明顯,這里面可能涉及了大量的內幕交易。我們有理由相信這并不是一次簡單的資產并購。而是有更為深層次的原因。”
  謝海逸放下手里的《京城時報》,丟在茶幾上,“方姐。這么樣的空口白話有什么用?”他是覺得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說著,走到客廳正中,躊躇滿志的四處打量著這棟別墅。白色的貼面,壁畫是西方油畫風格。如水蓮花一般的水晶吊燈,據說意大利進口,價值80萬。
  沒錯。這就是城南別墅區8號別墅。嚴景銘800萬低價轉讓給他。現在他是這棟豪華別墅的主人。
  方淺語笑嘻嘻的喝著咖啡道:“更深層次的原因是唐風集團在玩資本游戲,將其大股東天驕基金從他們的文化產業里面剔除出去。TF基金是唐家的家族基金。”
  她穿著露肩的土黃色包臀裙。曲線玲瓏有致。露出來肌膚白膩,秀色撩人。只是眼角有些最頂級的護膚品都難掩疲態。一看便知是縱欲過度。
  謝海逸一陣錯愕,“啊…,方姐,這是怎么回事?”
  “想知道啊?小謝,過來…”方淺語笑盈盈的招手讓謝海逸過來,環著他的脖子笑吟吟的在他耳垂上輕啃了幾口。放下咖啡杯,手掌順著謝海逸的小腹往下摸。
  謝海逸頓時氣血翻涌。他算是知道為什么京城里方淺語艷名熾盛。太風-騷。縱然是知道方淺語是京城里集郵女,男人被這樣挑逗,哪里還會忍得了。
  方淺語接下來的話更是讓他熱血沸騰,“小謝,你嚴哥就在這間別墅里和我做過很多次。就在客廳這張沙發上,我翹著屁-股給他玩到了高-潮。小謝,你想不想試試?”
  “想。”謝海逸毫不猶豫的將咯咯嬌笑的方淺語推到在沙發上,用力的扯掉她的裙子,露出光滑絲襪包裹的性感白腿…
  方淺語是蕩女。可是之前以他的身份想玩也玩不到。但是,現在他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他玩的不是女人,而是身份提升后帶來的爽。
  屋內很快就響起浪語。方淺語斷斷續續的給謝海逸說著前幾天的一次聚會的情況。重點部分隱瞞。
  …
  …
  天辰娛樂并購唐風集團文化產業的消息剛一出來,星光傳媒的管理層就知道。
  天辰娛樂是星光傳媒唯一的競爭對手,天辰娛樂這么大的變動瞞不住人。令星光傳媒董事長方成濟迷惑的是唐風集團在法律上分割了文化產業是為了什么?
  邏輯上說。作為黃海排名第二的民營企業,唐風集團并不缺現金。而且。并購給天辰娛樂的文化產業大部分都是優質資產,實在令人感到蹊蹺。
  他不想星光傳媒被天辰娛樂趕出文化市場。最終被收購。
  謎底的揭開是25日晚上在京城飯店的一頓飯上。經過朋友的介紹,他和近來在京城里十分活躍一個叫吉永右典的日本商人見面吃了頓飯。
  京城飯店10樓典雅奢華的1018號包廂中,旋轉的餐桌上布置著十道精美的菜肴。冷熱拼盤俱有。這桌菜的價格是88888元,京城飯店的推薦套餐。
  方成濟微笑著和吉永右典喝了幾杯碧玉香。氣氛逐漸的融洽。女兒方淺語和星光傳媒的總經理邱中意在一旁作陪。話題逐漸的轉移到天辰娛樂的并購上。
  吉永右典三十多歲,身高180,說著一口標準的普通話,刺溜的喝著二兩玻璃杯中的碧綠色果酒,“方董,這件事其實很簡單。唐風集團想要清除天驕基金在其文化產業上的影響。”
  亞太財團對外并不是自稱亞太財團。而是其核心企業天驕基金。這就像三井財團這個名字是被人冠以的,在日本正式的法律文件上找不到三井財團這個主體。
  方成濟微微怔了下,笑呵呵的道:“吉永先生,我還是有些聽不太懂。”
  吉永右典不以為意,一般人肯定無法了解到亞太財團和唐家之間的恩恩怨怨,笑了笑,斟酌的道:“方董,天驕基金持有唐風集團20%的股份。在其董事會、財務部門都擁有代表。唐風集團每年的分紅需要分給天驕基金20%。但是,現在唐風集團不想再支付這筆錢了。所以…”
  方成濟、邱中意、方淺語這才恍然。
  …
  …
  夜色深深。京城的夜晚**點道路上很是繁華。送走吉永右典。方成濟、邱中意、方淺語坐進黑色的奧迪中前往方家的住宅。
  車內有些安靜。
  思索著,邱中意說出他的結論,“方董,天辰娛樂不足為懼。”
  方淺語略微有些詫異張張嘴。莫名其妙。
  天辰娛樂的體量比星光傳媒大,但是利潤沒有星光傳媒高。同樣的,唐風集團旗下的文化企業規模沒有星光傳媒大。但是利潤率很高。天辰娛樂兼并了這樣的優質資源,不是具備很大的威脅嗎?怎么會是不足為懼呢?
  方成濟點點頭。笑道:“陸景還是不了解這個行業的規則啊。以為兼并了米高梅,再與唐風集團合并。就可以成為巨無霸式的娛樂企業。很天真。”
  既然唐風集團和天辰娛樂的合并是基于規避的原因,而不是收購,或者是加深合作,那么他們內部的事務、利益糾紛絕對沒有那么容易理清。
  電影市場并不是企業越大越好,而是要保證有優秀的制片人、導演、演員、劇本。文化內容創造的環節是整個產業鏈的上游,是最關鍵的一環。資金來源反倒是其次的。
  他可以放下心了。
  三到五年之內,天辰娛樂沒有機會威脅到星光傳媒。
  …
  …
  “唐風集團在玩資本游戲,所以我們要找人發幾篇文章點一點。世界上聰明人不少。”
  客廳里,幫謝海逸點了事后煙,方淺語笑盈盈的對謝海逸說道。
  謝海逸郁悶的吐著煙圈。
  以前的大哥嚴景銘成為小弟,別墅到手,京城里艷名遠揚的方淺語可以肆意的玩。人生意氣風發。
  唐風集團、天驕基金,陡然間卻發現原來他還是不算什么。
  這讓他很郁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