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464 重組天辰娛樂

“我想要在黃海成立一家電子競技俱樂部。可是這個行業里的規則我什么都不懂,希望你能幫我介紹下cgl游戲集團的ceo馮泰。”
  高婉薇這段時間在黃海呆了一個多月,對黃海蓬勃發展的電子競技有所了解。
  這是陸景一力主推的一個新興產業。雖然沒有韓國發展的那么好,但是由于國內的人口遠超過韓國,游戲人口也超過韓國。無疑,國內新興的電子競技行業充滿了活力。
  但是,她并不是為了進入電子競技行業賺錢。
  她現階段的目的是花錢。
  高家需要她“公關”陸景。
  而博取一個男人的好感絕對不是找一個時間在他面前把衣服脫光,然后分開雙腿。得來的太容易的東西,男人一般不會珍惜。
  而需要切入他的生活中,尋找共同的話題,才能培養出感情。她的“公關”最終目的是要影響陸景對高家的看法。這并不是要求她和陸景發生關系才能完成。
  成為類似紅顏知己的朋友就可以了。
  她正在努力的從陸景所贊賞慈善、所推動的電子經濟產業尋找和陸景共同的話題。
  高婉薇的要求很簡單。陸景就笑,“馮泰今天不在這里,不過cgl游戲集團的副總王燦在這里,你和他交流下就可以了。我帶你過去吧。”
  王燦正在和謝晉文兩人聊天。四個當紅的女星陪著旁邊說笑。各自穿著漂亮的晚禮服,妍麗無端,各具風情。
  陸景看到高婉薇靈秀的眼睛里有些不屑。心里覺得好笑:謝晉文就喜歡這個調調。
  “陸少。”四位女子都見過陸景,紛紛嘴甜的打著招呼。陸少是誰她們不知道,只知道娛樂圈的大佬謝少是他的小弟。這個身份就足夠了。
  陸景笑著點點頭,介紹了高婉薇給王燦、謝晉文認識。說了來意。王燦笑道:“這容易辦。讓薇薇接手崔七月留下來的長域俱樂部就可以了。”
  說著,對高婉薇道:“長域俱樂部原來是黃海電子競技俱樂部中的行首。不過后來崔七月減少投資,地位直線下降。已經成為國內的二線俱樂部。
  現在半死不活。要不是黃海現在電子競技發展的好,估計就得破產。你要有興趣可以找崔七月談談。有長域的基礎。上手應該就很容易。”
  王燦說話的時候,謝晉文打量著高婉薇。1米6左右的身材,配著窈窕的曲線,很有小女生嬌俏的感覺。深藍色的打底褲緊緊的貼著她的小豐臀,盡情的勾勒著她美麗的身段。渾圓如圓柱般比例極佳的長腿讓人眼饞。
  僅僅從容貌上看,高婉薇比不上他身邊的女星。但是,就像陸景私下里給他說的:女人的韻味并不是只在容貌上,經歷、學歷、談吐、衣著品味都是關鍵因素。高婉薇明顯受過良好的教育。身上知性的氣質很濃。
  這道清淡的小菜明顯比身邊四道大菜要更值得品味。當然,他可不會起歪念頭。習慣性的評價下而已。
  高婉薇知道曾經叱咤風云的崔七月被陸景、唐詩經送到了監獄中,琢磨了下,“我試試吧。不知道能不能說服七哥。王少,不行的話,我還來找你咯。”
  王燦微微有些詫異,道:“好啊。”
  …
  …
  黃海,久負盛名的江南別墅區中,1號別墅在晚上七八點時燈火通明。
  闊氣的書房布置了三排書架,放了滿滿的新書。內容五花八門。慕容澤放下手機。重重的嘆了口氣。
  剛給相熟的一個朋友打了電話,又給推了。碧湖集團的各項資產都在被凍結中。他甚至被限制了離境。想起嚴景銘給支的爛招,他現在都牙疼。
  要不是嚴景銘也倒霉了。他幾乎懷疑嚴景銘專門出餿主意坑他。
  想了想,慕容澤撥了老板竹下修一的電話。
  竹下修一此時正在迪拜談一個合同。金碧輝煌的酒店中,竹下修一平靜的聽著慕容澤的述說完,看著窗外的奢華之都,很快就理清了思路,儒雅的溫聲道:“慕容,不要擔心。這件事情很快就會過去。”
  “會長…”
  “就這樣吧。”竹下修一不由分說的道。對慕容澤他還是了解的:敢打敢拼,心狠手辣,但是才識不足。連充當溝通的橋梁都無法勝任。他不想透露他的計劃。
  “…”
  竹下修一掛了電話。靜靜的看著迪拜仿佛圖案般整齊的高樓大廈。
  挑戰終于還是來了。唐、裴兩家不甘心屈服。
  這件事中最關鍵的人物是和華的話事人陸景。唐、裴兩家,他有辦法對付。這些年來。唐家、裴家與亞太財團的成員企業有不少合作的地方。他有另外的籌碼來交換。
  想了想,竹下修一撥了一個號碼出去。他希望陸景改變態度。
  …
  …
  入夜之后海面一片死寂。只有嗚嗚的夜風呼號。蒼穹上有著黑沉沉的顏色,令人感嘆天地之威。
  一艘豪華游艇在海面上悠閑的飄蕩著,燈火輝煌。宛若海上的移動燈塔。游艇的觀景廳里,唐詩經依偎在陸景懷里看著窗外的風景,輕聲問道:“景,還生我的氣嗎?”
  下午的酒會之后陸景約了她坐他的游艇出海游玩。傍晚時分,兩人避開眾人乘坐游艇出海。這時剛剛吃過晚飯。
  看著唐詩經冷艷的玉容上露出的歉然之色。陸景禁不住莞爾,“詩經,你覺得我應該生氣啊?”唐家的利益在詩經中是第一位。但是他不會怪她。
  唐詩經仰著頭看陸景,微微笑道:“我擔心你生氣。”拉直的長發讓她顯得年輕了幾歲。隨著她抬頭的動作落在肩頭,烏黑如綢緞。金色的v領長裙勾勒著她曲線曼妙的嬌軀。裸露出來的肌膚有著人心膩潤的白。
  陸景笑著搖頭,這句話蘊含的情意他懂。溫柔的撫摸著唐詩經的背,將她溫軟的嬌軀摟的緊了些。
  這種相擁的感覺很溫暖。唐詩經放下所有的面具、計算,在心愛的男人懷中依偎中,豐滿的胸部擠在兩人的身體之間,好像共同長在兩人的身上一樣。
  “碧湖集團估計是完了。你要回江州嗎?說不定過兩天你就要和我爸他們一起去一趟東京。”
  唐詩經希望陸景能在黃海呆幾天。她一直想要和陸景有一個完整的第一夜晚。但幾次都不遂意。
  半個月前,陸景來參加妹妹唐素衣的婚禮時本來很合適。可不曾想陸景在婚禮上喝的有點高。搖搖晃晃的被湯開復拉去k歌。她還沒有勇氣在眾目睽睽之下把陸景搶回到她的公寓里去。
  現在她改變主意不想等了。一次次的錯過,興許就是幾個月后了。可是她這幾天月事來了。偏偏陸景又要回江州。
  “嗯,合并的事情已經完成了,我回江州呆幾天,等去東京的時候再來黃海吧。我回去陪陪兒子。”
  “哦--,景,給我看看你兒子的照片。”唐詩經饒有興致的提議道。
  “行啊。”陸景轉身去拿丟在茶幾上的手機。他和秋蘭的兒子的照片在他手機中。
  觀景客廳三面都是落地窗,可以從各個角度來欣賞游艇外的風光。正中是一個環形的黃色沙發。木質的深紅色橢圓形茶幾再沙發前。
  陸景和唐詩經靠在沙發上看著小孩子的照片。小孩子的容貌還沒長開,不過可以很清晰的看得出來很像他母親邵秋蘭。以秋蘭的絕色容貌,這小子長大之后肯定比他英俊。
  “景,他叫什么名字?”唐詩經問道。
  “叫陸言之。他姥爺給他取了幾個名字。我前天和秋蘭一起選了一個。”陸景靠在沙發上,放松的笑著道:“娶個名字把我給折騰死。詩經,我們倆的孩子得提前想好名字。”
  唐詩經美麗的雙眸倒映著陸景的臉龐,手挽著秀發,俯身溫柔的奉上一吻。成熟女人的嫵媚的如陳年美酒一般飄散開來。這個話題讓她心醉,情難自己。
  “好啊。就是不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
  陸景雙手抱著唐詩經豐潤的俏臀,隔著裙子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她**的膩滑。讓這個聰明、冷艷、豐腴的成熟美女趴到自己懷里來。她豐盈的身子壓得他很舒服。
  看著唐詩經一臉的憧憬,陸景禁不住笑起來,“詩經,你再這樣,我今晚會忍不住想吃你啊。”
  “我這幾天不方便。”唐詩經好笑的白了陸景一眼。陸景最喜歡調戲她。
  說笑著,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是安迪-摩根的電話。照例寒暄了幾句,安迪-摩根開門見山的說道:“陸,竹下會長讓我幫忙調停你們之間的矛盾。
  竹下會長和唐、裴的矛盾終究是亞太財團內部事務,我希望你可以保持中立。恩,這是一個朋友的請求。”
  陸景禁不住微微皺眉。
  安迪-摩根的這個請求讓陸景很為難。中立的話,唐論語、裴高峰肯定無法脫離亞太財團。但是,他以后進軍美國市場,還需要仰仗安迪-摩根。
  趴在陸景懷里的唐詩經完整的聽到安迪-摩根的話,立即思索著對策。
  這對陸景而言是一個兩難的選擇。(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