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463 我們離婚吧

海天一色,從深藍游艇俱樂部主樓的包廂陽臺上看去波光粼粼。海鷗不時的掠過。近海中出發或者歸來的游艇如小點般密集,令人心生向往。
  休息片刻后,眾人繼續談判。到下午五點多,大體的框架基本談完。坐在棕色沙發上的唐論語微笑著問道:“陸景,要不要在下周一召開媒體發布會?”
  白色貼面的奢華包廂中所有人的目光落在陸景身上。
  陸景笑著擺擺手,拿起茶杯喝水,“不用了,我們明天就簽字吧,反正天辰娛樂所有的股東都在國內,有足夠的時間讓他們來黃海。”
  唐論語笑著道:“那就在簽字儀式后舉辦一個酒會吧。葉小姐這里應該可以承擔。”
  位于黃海市東面浦寧區臨海處的深藍游艇俱樂部是黃海最頂級的交際場所之一。提供綜合性較強的娛樂休閑設施,包括豪華酒店、會議包租、高爾夫球場、健身、溫泉等服務。舉辦酒會不在話下。
  陸景微微點頭。
  坐在茶幾邊的雍池主動的說道:“我來安排吧。”
  他是天辰娛樂的董事長,只要天辰娛樂重組完成,他有信心帶著這家資產超過100億美元的企業去開創一個新時代。比如陸景所說的娛樂帝國。
  談判完成之后,唐詩經并沒有留下來和陸景呆在一起。這幾天的談判過程中她一直都在維護唐家的利益。她和陸景都需要時間來緩和一下彼此的關系。
  送走唐論語一行,陸景幾人穿過璀璨、深藍的通道去深藍俱樂部的豪華酒店中用餐。墨靜雯稍稍落后幾步,踮起腳尖在陸景耳邊問道:“陸景。唐小姐和你鬧翻了嗎?”
  墨靜雯穿著舒適的平地涼鞋,惦記腳尖的樣子嫻雅中帶著俏皮。陸景不禁伸手扶著墨靜雯的粉色短袖襯衣下的蠻腰。道:“沒有啊。靜雯,怎么這么問?”
  “這三天的談判當中。她的立場一直站在唐風集團那一面。你不生氣嗎?”
  墨靜雯漂亮的杏核眼嗔了陸景一眼,并沒有拒絕陸景親昵的動作。陸景的第一個孩子出生的當晚,回新豐公寓后,陸景興奮的在大家臉上一人吻了一口。她也在其中。
  給陸景吻完之后,她鬧了一個大紅臉,可終究是沒有離開他身邊的想法。反倒像是挑明了什么。
  雨綺姐在江州休息。這幾天她單獨的陪著陸景來黃海,住在麗景度假村的1號別墅中,相處的時間多了一些。偶爾會有不經意的親昵動作:撫摸頭發,手指的輕碰。讓她心里蕩漾起情感的悸動。
  “原來是這個問題。”陸景笑了笑。和墨靜雯一起并肩走著,“我和詩經之間都是清楚:在她心中,家族利益高于我們的感情。世家子弟基本都是依附家族存在的,這是他們的責任。”
  墨靜雯看著陸景,有些難以理解。愛一個人不應該是全身心的奉獻嗎?怎么能愛的這么理智?
  陸景笑了起來。除開世家子弟的身份,22歲的靜雯確實很難理解經歷風雨已經34歲的詩經的想法。
  詩經首先是唐家六小姐,其次才是他的女人。如果把感情和利益糾纏在一起,并且主次不分,他和詩經都會受傷。以詩經的高智商、情商。自然不會犯這樣的錯誤。
  …
  “六姐,沒問題吧?”
  映月臺3號別墅,唐論語的住宅中。見唐詩經微微沉思著,已經為人婦的唐素衣輕聲問道。她沒有資格參與談判。但她的丈夫是雍池。她姐這三天一直在幫唐家爭取利益。
  坐在長排沙發上的唐詩經回過神,輕輕的笑了笑,“沒事。我在想一個問題。”
  唐論語滄桑英俊的臉龐上浮起一抹和熙的笑意。喝著茶問女兒,“詩經。你在想什么?”
  “爸,你有沒有考慮過日后唐家是否會并到和華中去?”唐詩經問道。
  這句話讓雍池和唐素衣都有些吃驚。細想之下。確實有這種可能。和華的體量畢竟要比唐風集團大的多。
  唐論語高深莫測的笑了笑,說道:“詩經,百年世家何其罕見。況且,如果融合有利于唐家的發展又有何不可?抱殘守缺的依靠家族人才經營遲早會被淘汰。
  美國的福特家族就是例子。全世界能做到梅隆財團那樣的畢竟是少數。我們六大世家之所以沒有被討論,根本原因是因為我們沒有做大、做強。”
  唐詩經、雍池、唐素衣都驚訝的看著父親。
  最后一句結論實在有些駭人聽聞。六大世家只所以能夠傳承百年,在唐論語眼中的緣故是因為規模太小。
  唐論語笑了笑。他有志于讓唐家獨占鰲頭,對家族經營的利弊自然看得一清二楚。其實最典型的例子是什么呢?中國歷史上的封建王朝。
  家族經營,終究是逃不脫覆滅。因為沒有那個朝代是沒有昏庸的后代的。
  他能給后輩創造的條件是做事業的啟動資金、衣食無憂的生活。而每個人的成功則需要每個人自己的努力。
  這時,管家張叔走過來,“唐先生,六小姐、八小姐、姑爺,可以吃晚飯了。”
  …
  5月21日中午,天辰娛樂和唐風集團正式在深藍游艇俱樂部簽訂合約。唐風集團將文化產業全部打包賣給了天辰娛樂,售價40億美元。
  一系列的財務變化讓王燦看得頭皮發麻。前來參加簽字儀式的閔興懷、李新寒俱是有些腦袋腫脹。好在他們帶的財經高參看得清楚是怎么回事:
  唐風集團在法律上分割了文化產業,并且與天辰娛樂再沒有任何合作的關系。
  但唐風集團為什么要這么做?經濟高參就無能為力了。
  合約簽訂后,一行人紛紛前往深藍俱樂部的豪華酒店中參加冷餐酒會。
  邀請來的嘉賓已經等在副樓的酒店中。
  李新寒快走兩步。跟上正在和王燦、李慕清聊天的陸景,打過招呼后。笑著道:“陸景,這戲法變得的精彩啊。一瞬間天辰娛樂就壯大了。”
  他在天辰娛樂中持有0.5%的股份,可算下來有6千萬美元的價值。這比他辛苦撈錢強多了。
  陸景笑道:“天辰娛樂還會有更好的時刻。李少,你可別把股票先賣了。”
  “哈哈,那當然不會。”說笑著,李新寒話鋒一轉,道:“陸景,嚴景銘和蘇琳要離婚了。據說,嚴景銘準備去商云市買了一座葡萄酒莊。”
  李慕清對嚴景銘的印象很不好,不屑的道:“哼。他還學隱士啊,現在可沒有終南捷徑。”
  幾人都笑起來。李慕清的性子還是那么的火辣。嚴景銘終歸是“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
  冷餐酒會在酒店的11樓宴會廳中舉行。風白露、崔瀚、裴高峰、裴吳越、崔橫波、高婉薇、唐素衣、方破虜、徐凱定、羽壽、楊玉立、鄧仲與、湯開復、林婉如等人都收到邀請。
  陸景和閔二哥等人聊了一會,就被裴吳越請著去見裴高峰。將近兩個月不見,裴高峰依舊是精神矍鑠,滿面春風的和陸景碰了碰,說道:“陸先生,4月初我們還在期盼著一個動手的契機,沒想到契機這么快就出現了。”
  慕容澤站錯隊,碧湖集團岌岌可危。
  陸景對唐、裴兩家對付碧湖集團的計劃并不了解。也不打算了解,開玩笑的道:“這說明我們運氣好啊。”
  裴高峰呵呵一笑,這事未必是運氣好,而應該是實力的體現。壓低聲音道:“陸先生,現在碧湖集團的資產基本都被凍結。慕容澤四處奔走無門。有沒有興趣和我們一起分一杯羹?”
  要不是看透魯東風云的玄機,他肯定不會邀請陸景分享碧湖集團的饕餮盛宴。
  裴吳越在一旁介紹道:“碧湖集團的產業主要是光伏、水電站等能源領域的業務。資產中不少是優質不動產。在煙東市擁有大量的土地儲備。”
  煙東市是魯東的第三大城市。經濟總量僅次于黃海、徐城。
  陸景一聽就明白。土地儲備可是比那些產業更好“拿來”,而且在房地產的大背景下坐等升值。想了想。推辭道:“我就不參加了。”
  他不適合介入到“分食”碧湖集團的行動中。
  陸景沒有說不參加的理由,裴高峰還是尊重他的意見。自信的說道:“陸先生最近在黃海嗎?或許要不了幾天,我們就得去一趟東京咯。”
  “可能過幾天會回江州。我最近沒什么要緊的事,到時候去東京逛逛。”說了一會話,陸景笑著告辭離開。
  江州沒有給小孩子做滿月的習俗。不過,剛有了第一個孩子,他總歸要多牽掛一些。
  至于碧湖集團多半是等著變成棋局上的籌碼。唐、裴兩家贖回自身股份的第一步走得很穩。現在就看竹下修一如何應對了。
  看著陸景離開時的背影,裴高峰禁不住笑了起來,他知道陸景拒絕瓜分碧湖集團的理由,輕嘆道:“真是謹慎啊,吳越,你以后要多和他來往。”
  他不是要試探陸景,而是有辦法幫陸景撈到好處,賣他一個人情。
  “我知道,四爺。”
  …
  今天的酒會衣著比較隨意。陸景隨意的和朋友、下屬、合作伙伴們閑聊著。
  和已經定居黃海的湯開復、林婉如笑聊了幾句,穿著淺軍綠色襯衣的高婉薇拿著酒杯走過來,打過招呼后,婉婉的笑道:“陸先生,我有件事情需要你幫忙啊。”
  高家從海外學成歸來的小公主,這段時間黃海的名流們都認識。
  湯開復擠眉弄眼的對妻子笑著,無聲的道:羊入虎口。
  林婉如沒好氣的白了丈夫一樣,多大的人了,還保持著所謂的“幽默感”。陸景生氣可就麻煩了。陸景成為1號會員的事情早傳到了黃海。
  陸景有些好奇的微笑道:“薇薇,什么事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