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462 大事底定

位于京城南業區五環內的城南別墅區是京城有名的高檔別墅區。樓樓宇臺閣與湖光山色練成一體,沐浴在初夏上午的陽光中,安靜閑適。鳥啼山幽。
  門口的保安小仇打開門禁,看著緩緩駛過的藍色蘭博基尼跑車中坐著兩個花枝招展的美女,肚子里暗罵一句:這孫子好享受,一大早就帶女人來搞,也不怕陽-痿。
  蘭博基尼緩緩的停在8號別墅前。蔣鴻哲回頭對后排上興奮的四處打量的兩名貿大的校花:臉盤、條子都是一流,叮囑道:“我嚴哥心情不好,你們倆待會機靈點。”
  “知道了,蔣少。”兩名女孩乖巧的笑說道。
  額外的吩咐一句后蔣鴻哲才帶著兩個女孩進了別墅。問了別墅里的傭人,在二樓明亮奢華的小客廳中見到嚴景銘。
  嚴景銘正在看書,手邊的深色桌幾上放著一只高腳酒杯。里面盛著小半杯紅酒。茶幾上電腦開著網頁,落地玻璃窗下的蘇蘭牌液晶電視無聲的播著娛樂節目。
  “鴻哲,你來了?坐,陪我喝一杯。”嚴景銘招招手,懶散的說道。蔣鴻哲和他關系很好,來他家里并不需要提前打電話。
  嚴景銘的神情、語氣并沒有蔣鴻哲想象中的沮喪、頹廢。這讓蔣鴻哲心里松了口氣。最近的事情對嚴哥的打擊很大。“好的。嚴哥。”蔣鴻哲做個手勢,讓兩個女孩坐到嚴景銘身邊。
  嚴景銘擺擺手,道:“我和鴻哲聊聊天,你們倆先去洗個澡等一會再過來。”
  兩位貿大的女孩對視一眼。俏臉一下子變得粉紅。這話太直接了。上午在三面環窗的明亮客廳里群p對經驗不多的她們而言還是有點心理障礙。不過,仍舊是乖巧的離開小客廳。
  將兩個女孩打發走。見蔣鴻哲一臉驚訝的表情,嚴景銘平靜的微笑著道:“怎么。覺得我垮了?”
  蔣鴻哲釋然的笑道:“嚴哥,怎么會,我還擔心你撐不過來。現在看樣子沒事了。”
  嚴景銘放下手里的書,搖搖頭,輕嘆道:“鴻哲,你錯了。我確實撐不下了。邱總在黃海被抓了…”
  “嚴哥…”蔣鴻哲驚得坐直身-體,隨即誠懇的道:“嚴哥,你放心這件事不會影響到你。”
  嚴景銘笑了笑,接著道:“我把才智俱樂部賣給秦成文了。這件事就此為止。鴻哲。計謀在實力面前沒什么用。有些事情我算是看明白了。人生短短幾十年,自己活得舒坦最重要。”
  話是好話,可蔣鴻哲聽得總有點不對味:嚴哥豁達了,可也消沉了。
  嚴景銘笑笑,喝著紅酒。
  這時,丟在茶幾上的手機響了起來。嚴景銘起身接了電話,臉色浮起商務式的微笑,有著說不清的意味,“謝少。什么事?”電話那頭是謝海逸。
  謝海逸哈哈笑道:“嚴哥,你啥時候這么客氣了?”他最近意氣風發。笑哈哈的說了幾句,道:“嚴哥,碧湖集團的慕容董事長想和你見面吃頓飯啊。他幾次都沒有約到你。求到我這兒來了。你看是不是給他一個面子…”
  這話有點刺耳。嚴景銘微微皺眉。“小謝,慕容董事長我就不見了。見了也沒用。”慕容澤找他什么意思他清楚。可是站錯隊是要付出代價的。找他確實也沒用。
  “嚴哥,這怎么行?”謝海逸有些發急。但是嚴景銘不想多說。掛了電話。
  “瑪德,小謝這個王八犢子。他還得瑟起來…”嚴景銘剛掛電話,蔣鴻哲就壓不住火氣。用力的拍著沙發說道,“tm的,欠收拾!勞資找人削死他。”
  嚴景銘捏著手機,很平靜的說道:“鴻哲,我們在京城里混了這么些年,你見過像謝海逸這樣的人能混的好?不用理他。”
  蔣鴻哲一想也是,就小謝那個水平,在京城紈绔子弟的圈子里,遲早要給人玩殘,說道:“我就是一口氣不順。”
  嚴景銘笑了笑,“什么氣不氣的,事情不就這樣?鴻哲,待會叫那兩個女孩來我房間里。我準備過幾天把這間別墅賣了,去商云市買一座葡萄酒莊過幾年舒心日子。”
  蔣鴻哲微征。他是準備和嚴景銘一起玩的。可是,聽著嚴景銘蕭瑟的話,突然的有點想流淚。
  從此,嚴哥大概不會再圈子里出現了。套用一句文藝的話叫做:退出歷史舞臺。他感覺到了嚴景銘的無奈。人沒有事,但心已經是老人。
  深沉的悲哀從蔣鴻哲心底涌起,看著嚴景銘平靜的消失在房間門口。
  嚴景銘沒看到蔣鴻哲的表情,往臥室里走去。三十二歲的年紀正是男人建功立業、叱咤風云的大好時光,可是他卻一無所有。
  在臥室里,嚴景銘撥了妻子蘇琳的電話,電話里是長久的沉默,只有妻子微微的呼吸聲,并不急促,是冷淡。“蘇琳,我現在什么都沒有了。我準備在商云市買一座葡萄酒莊,那里的空氣質量非常好。我們可以生幾個孩子…”
  蘇琳正在她的咖啡店里忙碌著,耐心的聽嚴景銘說了二十多分鐘描述美好的生活,淡淡的道:“說完了嗎?”
  嚴景銘一臉的愕然加郁悶,他根本就無法打動蘇琳。接著,蘇琳說道:“嚴景銘,我們離婚吧!”
  嚴景銘的手機落在了房間地毯上,四分五裂。
  又是一記轟天雷。
  …
  繁忙的黃海機場接機大廳中,風白露正和王燦、羅華、沈芙一起等著陸景一行人的到來。
  羅華欽慕的看了幾眼正在玩手機的風白露。淺綠色的蕾絲繡花裙勾勒著她美麗清秀的身姿,清美絕倫。
  沈芙有點吃男朋友的醋,但是也不得不承認這位風小姐實在美麗的摧枯拉朽。而且。說話十分透徹,又不讓人反感。是個男人都很難抵擋她的魅力。
  她和羅華相識于去年昆成汽車的車展上。當時她和黃紫韻的包包被劃破。錢包、手機都被人偷走。是黃紫韻的姐夫安排他這位表哥幫忙找回來的。同為燕大的校友,一來二去就認識了。
  開始時。她并不是想做羅華的女朋友,這種紈绔公子哥對女人都是玩玩而已。她不可想金龜婿沒釣到,反而被泡。
  不過,羅華的一番話打消了她的疑慮:“沈芙,我承認我有過很多女人。但是,她們都不如你。我想娶你。你的第一次,我們一起保留到洞房的時候。”
  風白露輕捋著額前的秀發,儀態清冷而美麗,收起手機對王燦說道:“王少。嚴景銘城南別墅的那棟房子作價800萬甩賣。”
  好友郁曉嵐在京城飆車撞人的風波已經平息。曉嵐還得在香港裝幾年的乖乖女才能回京城。而王燦的跟班袁峻終究是被疏遠了。這次王燦來黃海就沒有帶他。
  王燦送給他大舅子夏慶平的結婚別墅就在城南別墅。對那里的別墅價格很清楚。調侃道:“大家買房子升值,小嚴怎么做虧本買賣啊?白露,接手的人是誰?”
  風白露禁不住輕笑,她知道陸景他們幾個私下里調侃嚴景銘的時候叫他小嚴,說道:“小謝。”
  幾人聽得都笑起來。小嚴、小謝倒是挺順口的。
  王燦道:“有貓膩啊!”
  說笑著,沈芙眼尖的看到陸景和一名明艷清雅,絢麗的如同玫瑰花般的女孩一起走出來。王燦笑著道:“走吧,陸景和墨靜雯出來了。”
  …
  唐風集團總資產約為180億美元,每年的營業額有近100億美元。主營業務分別為制藥、日化品、文化產業。唐風集團在魯東算得上龐然大物。
  與排在第一民營的碧湖集團略有差距。碧湖集團在2004年銷售額有136.87億美元。
  而對比下同期的財富世界500強的數據就能看得到差距。2004年財富500強最后一名加拿大多倫多道明銀行營業收入為億美元。利潤為74.56億美元,總資產億美元。
  當然,這么對比也能看得出和華的差距。和華旗下的明星企業:景華通信在2004年銷售額為288億美元,利潤為79億美元。這低于同行業的諾基亞、摩托羅拉、三星。
  和華仍有很多需要努力的地方。
  唐風集團剝離的文化產業。總資產價值約為40億美元。眾所周知,生物醫藥是利潤極大的一個行業。而日用品的市場更是同樣廣闊:寶潔、聯合利華大名鼎鼎。
  唐風集團的文化產業在總資產中只占有約為四分之一的份額可以理解。
  分離出來的資產主要包括:院線公司、兩份雜志、圖書出版社、三家電影、電視劇制作公司、音樂公司、廣告設計公司、一家字畫拍賣行、旅游地產公司。
  其余還有設計不同細分行業的精品小公司,都將整體并入天辰娛樂。
  對于不需要的產業。天辰娛樂將會以出售的方式賣給和華旗下的企業。只保留對構建娛樂帝國有用的企業。剩余的小公司將會按照原來的方式各自運行。只是管理者由唐風集團變成了天辰娛樂。
  天辰娛樂在收購米高梅之后,總資產膨脹到了80億美元。旗下優質資產很多。
  雙方關注的焦點問題在于唐風集團有很多資產是天辰娛樂所不需要的。同時。天辰娛樂最大的一塊資產米高梅收購價是55億美元,但年年虧損。并不能完全作數。
  陸景、王燦、謝晉文、李慕清和唐論語、雍池、唐詩經在深藍游艇俱樂部里談了三天,最終確認tf基金在天辰娛樂內的持股比例:39%。
  tf基金是唐家注冊在海外的家族基金。這次唐風集團的文化產業部剝離,本就是要擺脫亞太財團對唐風集團持股20%的困擾。自然不會再用唐風集團的名義。
  最終的持股比例是:tf基金持股37.5%,瑞豐持股35%,唐悅持股10%,謝晉文持股7.5%,李慕清持股5%,王燦持股2.5%,李新寒持股0.5%,閔興懷持股0.5%,管理層等其他小股東持股2.5%。
  唐家成為重組后的天辰娛樂最大的股東。但毫無疑問,天辰娛樂的控制權依舊在陸景手中。(未完待續。。)
  (啟蒙書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