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1461 轉折和茫然

嚴景銘走后,1號包廂內,殘局依舊,嚴景銘摔在桌子上的杯子還歪倒著。美酒慢慢的浸透在精美的白底水仙花款式桌布上。
  秦成文獨自一人吃著涼菜,慢慢的品著白酒。
  醉人的清香慢慢的入喉,入口如清泉般,到肚子里卻如烈火般蒸騰起來,酒意十足。白云酒業釀造出的美酒:白云泉。
  美酒令人回味不窮,就像最近一連串的任命。
  他在獨自品味。
  嚴景銘離開一個小時后,穿著白色中裙的曉兒出現在包廂門口,手里提著食盒,款款的走到秦成文身邊,“成文,空腹喝酒不好。我給你準備了小菜。先吃點墊肚子。”
  正在回味著這場大戲落幕的秦成文輕輕的握住了曉兒的手,笑著道:“曉兒,這是個意想不到的結局啊。”
  曉兒坐在秦成文身邊的沙發上,拿出菜肴,添酒夾菜,問道:“成文,你怎么會提前告訴嚴景銘這些消息?”
  “嚴景銘手里的才智俱樂部很不錯。”秦成文意味深長的笑著說道。
  曉兒笑了笑。算計與利益的計算是男人的世界,她不懂。她的世界里只有秦成文。
  看她溫柔的模樣,秦成文摸了摸她的臉蛋,“曉兒,陸景4月底生了一個兒子。我們也生一個孩子吧。”
  “啊…”曉兒難以置信的看著秦成文,捂著嘴。
  京城里的這些大少養外室的不少,但有私生子的卻不多。因為私生子意味著無盡的麻煩。小三上位的利器。
  然而,對女人的下半生來說。有孩子和沒孩子的情況完全不同。曉兒眼睛泛著淚花,“成文。你說真的?”
  “那當然。陸景都有這個擔當,我為什么不能有?”秦成文雙手抱著曉兒柔軟的身段說道。看著這個默默跟隨他多年的女人。他相信家宅不寧這種事不會發生。
  曉兒雙手掩面。喜極而泣。
  秦成文連忙安慰著佳人。抱著說了很久的話。曉兒突然想起一件事:成文什么時候以陸景為標桿的?他不是一向對陸景不冷不熱保持距離的嗎?
  …
  …
  夜空月朗星稀,一輪明月高懸,似銀盤灑下清冷的光輝。陸景逗了一會兒子,與何夢瑤一起牽著手步行從南園別墅回到新豐公寓。4月26日,秋蘭姐和他的第一個孩子出生。名字還沒取。在陸景的堅持下,兒子會姓陸。
  剛打開門,正好碰到徐詠碧洗過澡穿著駝色的真絲睡衣從二樓下來,扶著樓梯上的白玉欄桿笑著道:“陸景,秋蘭姐。還是不讓你留下來啊?”
  陸景苦笑著道:“是啊。碧兒,紫琪呢?”
  坐月子的女人不能洗澡、碰涼水。秋蘭不想她邋遢的樣子留在他心中,每晚都不讓他留下來住在一起。好在,有她媽媽的照顧她。
  徐詠碧與何夢瑤打了個招呼,嬌笑著道:“在你的書房里和許雪打電話。”紫琪作為和華銀行大廈的主要設計者,與和華銀行的行長許雪私交很好。
  許雪有段時間沒有何他聯系了。陸景腦子里浮起她嬌美明艷的容顏。笑了笑,溫柔的抱了抱出水芙蓉般的徐詠碧,明麗嬌美的可人兒。上樓叫了清麗動人的紫琪出來一起喝點飲品,四人在二樓觀景客廳里就著新月湖的月色說著閑話。
  第一個孩子的降臨陸景的興奮可想而知。只不過。這就像中了500萬的彩票大獎一樣,無法告訴別人。只有身邊的紅顏,少數朋友,以及邵秋蘭那邊的親戚知道。
  他和邵秋蘭領過結婚證。并且她父母同意。
  四人剛圍著小孩子姓名的話題聊了沒兩句,就接到唐論語從黃海打來的電話,一如既往的沉靜語氣:“陸景。打壓碧湖集團的契機來了…”
  碧湖集團在剛剛結束的魯東風云中站錯了隊。
  4月底到5月中,陸景一直呆在江州陪著邵秋蘭。陪著紅顏們。中間在5月1日去黃海參加了雍池和唐素衣的婚禮。魯東、黃海的風云他一直關注著。唐論語的話,他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唐叔叔,我周一去黃海。”
  不得不說,陸景的反應一流,唐論語笑道:“行啊。唐風集團的主營文化產業已經剝離完成,我們可以談一談這部分資產并入到天辰娛樂里面的事情了。”
  陸景笑著應承下來,說了幾句閑話,掛了電話。輕輕的搖了搖頭。
  其實分割唐風集團的文化產業并不需要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如果不是形式所迫,唐論語未必會將唐風集團的文化業務并入天辰娛樂。
  而做出這樣的決定。還有多個方面的因素促成。
  第一個原因是之前合作的基礎,唐論語對他人品的認可,也包括感情投資。第二個原因是,合并后的天辰娛樂是由雍池來管理的。第三個原因是他和唐詩經的感情。
  當然,不管怎么說,這次合并意味著唐風集團與和華在娛樂行業內的一次融合。意義重大。
  陸景并沒有吞并唐風集團的想法,唐論語也沒有把唐風集團并入和華的意圖。但若干年后,或許是百年以后,以和華和唐風集團的力量對比情況來看,唐風集團有極大的可能成為和華的外圍企業。
  “陸景,你不去賓州的紫云山吳晚觀?”徐詠碧輕聲問道,打斷了陸景的思緒。
  “我先去一趟黃海,等回江州后我們倆一起去。”陸景溫和的笑說道。提起賓州很容易就想起和詠碧在那里一起經歷生死的夜晚。想起賓州的人和事。
  世界很大,可大部分人一輩子生活、居住的地方其實就在一個城市里。
  一張張熟悉的容顏在陸景腦海里飄過。
  …
  …
  清晨醒來。朝霞從微風輕撫的窗簾縫隙透進來。嘰嘰喳喳的鳥聲猶為清澈悅耳。又是一個晴朗的好天氣。
  陸景側頭看著睡在她身邊的何夢瑤,輕輕的將她潮紅臉蛋上的發絲拿掉。何夢瑤緩緩的睜開明艷的眼眸。嘴角輕輕的勾出一抹淺笑。“夢瑤被我弄醒了?”
  “不是…”何夢瑤清聲說道,柔順的讓陸景把她抱在懷里。依偎在他懷里,“陸景。你心情很好?”
  這不同于秋蘭姐剩下孩子時陸景的興奮、喜悅、狂喜。他最近的心情有些放松。
  陸景笑著點頭,夢瑤總能覺察到他內心底的情緒,魯東事了,他當然放松下來。
  與心愛的女人在清晨五點多的時候相擁著絮絮私語感覺很好。不知不覺又睡了一個回籠覺。起來時,住在樓下的宋雨綺、唐雨瑤、墨靜雯已經起床。宋雨綺去南陽街胡氏湯包店買了幾份湯包,送了上來。廚房里,蘇蘭電器出產的定時電飯煲中依舊煲好了粥。
  一起吃過飯后,陸景在書房里略坐了一會,就等來唐悅的電話。他們幾個已經等在江大南門。宋雨綺她們各忙各的事情。陸景找唐雨瑤拿了星光咖啡的鑰匙,獨自去和唐悅他們見面。
  江大的南門和新豐公寓是正對著的。陸景才刷卡出了新豐公寓的門禁,就看到上午陰涼的梧桐樹下站著的唐悅、唐彤、郁曉嵐、郁揚。唐彤看看手表,調侃的問道:“陸景,這個點不算早吧?”
  “我早起來了。你們吃過早飯了吧?”陸景笑著問道,邀請幾人和他一起進入江大中。郁揚、唐彤陪著郁曉嵐在江州游玩。而唐悅是這幾天找陸景匯報工作,逗留在江州。
  此時上午九點。正值周末,校園里人很多。5月15日,江州已經開啟夏季模式。順著林蔭大道。五人一起走著。許久不見的郁曉嵐已經從飆車的陰影中恢復過來。穿著白色的小香風裙子,運動鞋,清麗雪嫩。美麗的丹鳳眼顧盼之間有著輕熟女人的風采。看看陸景欲言又止。
  “曉嵐,怎么。你想回京城了?在香港不適應?”陸景笑著問道。
  郁曉嵐點頭道:“是啊,陸景,我現在可以回去嗎?”京城里發生的事情她聽白露說過。袁市長現在很強勢。她飆車致人受傷的事情已經成為過去式。
  郁揚微微皺眉。教訓道:“曉嵐,你在香港做的好好的。回京城干什么?f6音樂網站后天在納斯達克上市,接下來和華的工作重心就是sit的上市。你不要老實顧著貪玩。”
  郁曉嵐從小就對自己的哥哥不買賬。翻翻白眼,“哥,你以為我像你一樣啊。女孩子要事業干什么?”
  郁揚頓時氣結。
  唐悅笑著打圓場,“郁揚,算了。曉嵐想要回京城也不是不可以。嚴景銘現在是喪家之犬,連才智俱樂部都賣給了秦成文換取平安。他現在低調的很。以前基本上兩天去一次嘉南俱樂部,現在兩周都不見得去一次。”
  郁曉嵐對英俊的秦成文印象很好,詫異的道:“這不是巧取豪奪嗎?”
  隨即,又醒悟到用詞錯誤。對挑撥輿論,逼著她離開京城的嚴景銘實在沒必要同情。
  唐彤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這是京城紈绔子弟圈子的規矩。很正常。小孩在鬧市持黃金,怎么可能保全?嚴景銘這是聰明的做法。不過想著他從京城大少一步步淪落到這個地步,實在讓人感嘆。起因卻是陸景離間他和齊靜瑤。
  到了星光咖啡——這座號稱江大里最有談戀愛氛圍的咖啡廳還關著門。陸景拿鑰匙開了門,一行人隨意的坐下來說話。窗外林蔭寂靜。光陰流逝。
  陸景接著郁曉嵐剛才的話題,“曉嵐,你要是想回京城,可以回了。”這點自信他還是有的。嚴景銘翻不起浪來。“不過,張阿姨未必會同意。所以,我建議你還是再裝一段時間的乖乖女。”
  這話說的幾人都笑起來。
  郁曉嵐羞赫的笑著,陸景說話可比她哥風趣多了,答應道:“行吧,陸景,我聽你的。哦,我聽白露說,你生了個兒子。恭喜你啊。她還說想當孩子干媽呢。要不也算我一個?”
  風白露在江州呆了大約有一周就去香港找她玩。她看過風白露拍攝的陸景的兒子的照片。像邵秋蘭多一些。長大了估計是個很英俊的男生。可別想他爸這樣成為美女們的大魔王。
  提起兒子,陸景笑的很柔和,說道:“算了,白露那兒我都拒絕了。小孩子不能太寵他。我還準備給他起個小名叫二狗。”
  “你還迷信以前那套不好養活的理論啊。”郁曉嵐咯咯嬌笑,“也是,干媽的人選太多,小家伙長大了扳著指頭叫不過來。我就不湊熱鬧了。”
  面對郁曉嵐的打趣,陸景笑著搖頭。(未完待續。。)
  ╂上小`說`巴`士www.booksrc.net搜索書名看本書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