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459 暗潮涌動

“有備無患。”陸景語氣很輕松,手扶著欄桿,看著人工河對岸遼闊的田野,花開滿園,姹紫嫣紅。
  郁揚對陸景的判斷十分信任,吸著煙,嘆口氣道:“曉嵐還是有些任性。陸景,那個袁峻、風天澤,我都看不上,都不是踏踏實實過日子的人。”
  陸景笑著拍拍郁揚的肩膀,“這個要讓郁曉嵐自己選。我們倆說了不算。好了,只要郁曉嵐記得這個教訓,以后不再飆車就好了。下面的事情和她沒有關系。”
  見陸景這么說,郁揚放下心來。
  吐著煙圈,陸景問道:“昆成汽車和海益汽車的競爭情況怎么樣?上周四晚上高俊耀向我認輸了。”
  陸景的話讓郁揚有些著急,說道:“陸景,現在昆成汽車正處在優勢。我們基本上將海益汽車趕出了西南汽車市場,下面就是全面壓縮他們的生存空間。這個時候千萬不能猶豫,不能縱虎歸山,讓他們緩過這口氣來。”
  昆成汽車因為破解、消化了現代汽車的核心技術,在轎車市場表現十分優異。而海益汽車自身的積累不厚,與戴姆勒奔馳的合作還沒有磨合好。這相當于是打了一個時間差。斷然不能在這個時候松開勒住的繩索。
  郁揚來京城這幾天,和他的朋友們£,..聚過幾次。上周四晚發生在金頂俱樂部的事情他略有耳聞。貌似高家的主事人高俊耀介紹了高家的一個晚輩和陸景認識。
  他昨晚還在白雁蘇飛里面遠遠的見過這個女孩。高婉薇,小名薇薇。身材略顯嬌小。屬于第二眼美女的范疇。談吐高雅。氣質嬌俏、知性。如果陸景吃慣絕色美女的大餐,準備換換清淡的小菜。那么。高婉薇對他而言只怕很有吸引力。
  陸景嗯了一聲,微微一笑。說道:“高俊耀回頭要說我沒有容人的氣度了。”
  高俊耀低頭是視情況而定的。假設和華現在倒下,高俊耀絕對會沖過來踹和華兩腳。他的決定不過是審時度勢后的產物。這和崔九霄準備重用崔瀚是一個道理。自己自然不會得意洋洋、掉以輕心。
  郁揚見陸景思路清晰,為他剛才的焦急感到赫然,笑著道:“話不是這么說。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
  陸景哈哈笑起來,拍拍郁揚的肩膀,“高俊耀要聽你這么說,肯定會考慮介紹一對美女雙胞胎給我認識。”
  陸景的自我調侃讓郁揚笑起來,想起原來在襄水市里極為有名的陳氏雙胞胎姐妹。何路遙當年很賣力的推薦給陸景。只是最終沒有走到一起。現在據說陳若曉姐妹每年寒假會回賓州度假。
  陸景接著道:“昆成汽車不需要對海益汽車留有余地。如果他們做不好低端的家用轎車市場,那就我們來做。國產轎車要擺脫低檔轎車的印象。還是要靠我們自己。昆成汽車要有這樣的使命感。”
  國內汽車市場,海外廠商橫行,昆成汽車還沒有景華手機在手機行業中的影響力。海益汽車與戴姆勒奔馳有合作。市場上總會有一席之地。
  氣度只適用于勝利者。變成宋襄公就不好完了。那是典型的裝逼裝成了傻逼。
  陸景并不會被這一條給框住。
  郁揚笑著點頭。心里咀嚼著“使命感“這三個字…
  …
  …
  下午時分,參加完司里的關于景華手機再次授權一批手機專利技術的討論會議,劉小山夾著筆記本,緩步往科技部發展計劃司高技術研究發展處的辦公室里走去。
  心里琢磨著陸景這么做的深意。對這位和他走了不同發展道路的死對頭,他非常的重視。金頂俱樂部陸景成為1號會員的那晚,他也在場。
  陸二少,這三個字在京城里代表的并不僅僅是紈绔圈子里的威名。
  一路琢磨著。時間過的飛快。下班后,劉小山開著私家車前往嘉南俱樂部。他和秦成文約了晚上一起吃飯。
  三樓奢華的1號包廂中,高高的吊頂上三盞排成直線的紫色吊燈散發柔和的光芒,有著說不盡的風流富貴氣息。
  秦成文英俊如玉的臉上帶著微笑。招呼進來的劉小山落座。偌大的包廂中空無一人。帶著淡淡的煙味。很顯然,在劉小山來之前,秦成文這位京城大少正在思考著什么。
  很快。服務員送了精美的菜肴進來。秦成文吃了幾口菜,和劉小山喝了杯酒。嘆口氣道:“小山,陸景厲害啊。做事情滴水不漏。郁曉嵐今天上午的飛機去了香港。”
  言語間。頗有些遺憾。
  最近西山車禍的事情在媒體鬧出軒然大波。劉小山早有所耳聞。目前輿論風波的平息并不代表著這件事結束。今天上午京城新聞還報道了市局打擊西山飆車族的新聞。
  劉小山轉動著二錢的酒杯,神情頗有些玩味:“秦哥,剩下的事情和郁曉嵐無關吧?”
  秦成文笑著搖搖頭,“嚴景銘那邊只怕會很失望。”恰恰相反,如果嚴景銘還有勇氣主動攻擊陸景,這是最好的突破口。他反正是看熱鬧不嫌事大。
  劉小山不屑的笑了笑,傲然的說道:“我們和嚴景銘玩的不是一個層面的游戲。”
  別看嚴景銘身家不菲,但是在京城世家子弟的圈子中,他現在的份量并不重。有點能力的公子哥,誰手里沒點油水。
  “哈哈,這句話可以喝一杯。”秦成文大笑,和劉小山碰了酒杯,隨即輕聲問道:“小山,馮省長要去魯東?”
  他深處在圈子中,消息很是靈通。不管嚴景銘出于什么目的:或者是迂回的想要報復陸景,或者是給人當白手套。當郁曉嵐的車禍被媒體廣泛的報道后并牽扯出袁峻。實際上,這就意味著陸家的力量有可能介入魯東的漩渦中。
  而坐在他面前的劉小山。劉家,自然又是另外一種態度。魯東的局面憑添了許多變數。
  劉小山道:“是的。”這沒有必要瞞秦成文。
  秦成文沉吟著笑了笑。這局棋他是越來越看不透了。咀嚼著大廚精心炮制的雞肉。換了一個輕松的話題,道:“你和雨檬處的還好吧?”秦雨檬是他的堂妹。比劉小山小兩歲。
  劉小山和陸景是同年。二十七歲的副處,在科技部里并不算顯眼,在大環境里也不算顯眼。但實職副處卻就讓人無法忽視,甚至有些耀眼。秦雨檬和他結婚算是門當戶對。
  想起漂亮的秦雨檬,劉小山的國字臉露出輕柔的笑容,“上周和雨檬約了去商云市騎馬,她玩的很開心。”
  李菲菲年后從美國回國在燕大里面教美術。目前單身。按理說,這是他重新追求李菲菲的好機會。
  只是,他和李菲菲一起吃過幾次飯。卻發現再沒有昔日的少年情懷。而李菲菲的父親不會再讓她聯姻。他和李菲菲成為朋友大概是最好的選擇。
  秦成文哈哈一笑,“那我可就等著喝你們的喜酒了。”
  劉小山愉快的笑著道:“秦哥,謝謝你的支持。”喝著酒,看著玉面英挺的秦成文,心里卻暗自想道:這件事中,秦成文真的只是看熱鬧?
  …
  …
  4月20日,陸景和衛婉儀、王燦、夏思雨、趙清芷一起去商云市的天然農莊里玩了兩天返回京城。
  4月22日,景華手機再一次向國內手機廠商授權50項手機專利技術使得江州再一次成為電子行業內目光聚集的焦點。陸景坐飛機前往江州。
  有評論認為,這將使得景華、科訊兩家公司對山寨機市場的壟斷被打破。
  下午三點。黑色的豪華奔馳當先平穩的從江州機場駛出。上了高速,五輛車組成的車隊一路風馳電掣的駛向南陽街。
  “二哥,江州發展的好快啊!”進入市區后,風白露看著車窗外的高樓大廈。忍不住感嘆道。
  這周六有一場星級爭霸聯賽在江州舉行。由京城王者俱樂部和江州星空銀河俱樂部對抗。地點是江州大學南體育館。她和陸景、王燦同機飛到江州。
  開著車的徐詠碧心里暗啐了陸景一口:這家伙又把這個姓風的大美人給勾搭回來了。說好的疏遠呢?
  “是啊,我也有段時間沒回來了。”看著車窗外秀美熟悉的風景,陸景由衷的笑著說道。他回江州來其實并不是處理景華手機的事情。而是邵秋蘭的預產期到了。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王燦回頭道:“誒。陸景,黃紫琪沒有和你一起回江州?”
  他和黃紫琪有過幾面之緣。對她印象很深刻。陸景女人方面的事情并不需要避諱風白露。風白露的口風很嚴。
  陸景笑著:“她啊,在京城樂不思歸。”紫琪在京城讀了四年大學。前些時候去京城參加積遠基金和京城醫科大的簽字活動,在京城里會友。
  徐詠碧禁不住輕笑。她和紫琪關系好著呢。兩人現在還同住在湖邊公寓的宿舍里。
  這時,陸景的手機響了起來。是唐悅從香港打來的電話。郁曉嵐已經到SIt香港辦事處報道。住處安排在了天富華府中。
  說起郁曉嵐的事情,風白露輕輕的一嘆,有些歉然的道:“二哥,我沒有照顧好曉嵐…”陸景曾經拜托過她提點郁曉嵐。
  王燦為風白露開脫道:“白露,這不怪你。一個原因是袁峻那小子辦事不力。另外一個原因是嚴景銘、謝海逸等人在背后起了不好的作用。”
  他讓人調查過,傷者家屬重新鬧起來,是有人鼓動,并且預先兌現了100萬元。矛頭隱隱指向謝海逸。要不是陸景直接賠償1000萬元,估計這件事還有的鬧。
  對郁曉嵐飆車的行為,他的態度是無所謂。京城里走馬章臺的子弟多了去。飆車算是比較好的愛好了。
  陸景嗯了一聲,擺擺手,“白露,確實不怪你。這件事啊是徐城的劉勇志想回京城。沖著袁市長去的。”
  無風不起浪。不僅王燦在查前因后果,他也在關注。這段時間,把事情的經過猜的七七八八。
  風白露美麗的眼睛眨了眨,“哦”了一聲。到這個層面,她就無能為力了。
  陸景笑笑,補充道:“劉勇志想要離開徐城的漩渦返回到京城。呵呵,可惜由不得他了。”
  風白露若有所悟的點點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