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458 突然車禍

京城西山因為地形和監管的緣故,在夜間12點過后一向是飆車族聚集的地方。市民對飆車族深惡痛絕。但飆車、賭賽,這涉及到一個巨大的利益產業鏈。屢禁不止。
  4.10西山車禍被媒體披露后,在極短時間內急劇發酵。一個個吸引讀者眼球的標題出現在各大網站、論壇上。
  “飆車屢禁不止為何?揭秘西山飆車族的生活。”
  “紅色保時捷跑車車主否認飆車,稱借給朋友使用。”
  “車禍現場出現一只高跟鞋。探密肇事者為何人?”
  “車主疑為美女,據消息人士稱:飆車或為情變。豪門恩怨情仇大揭秘。”
  緊接著,主流媒體對此進行了報道。各地報紙紛紛轉載。媒體上口誅筆伐的文章鋪天蓋地,聲討肇事者。
  “三問車主緣何飆車對生命的尊重和反思。”
  “屢禁不止背后的產業鏈:飆車當禁不當禁?”
  “車禍受傷者吳某半身不遂,欲索賠300萬元。”
  同時,對飆車的行為進行探討、反思。這些文章中隱隱出現“袁某”的文字。并有知情人士透露:袁某在京城市很有辦法,這件事肯定是不了了之。
  這樣的報道、評論@,w≦ww.讓媒體上的批評聲更加憤怒。輿論矛頭隱隱有轉向袁某之勢。山雨欲來風滿樓。
  京城最著名的銷金窟,漢宮廷奢華的包廂中,嚴景銘微笑著與四十多歲的男子喝著酒。三碟小菜。白酒、紅酒、洋酒混著喝,意態悠閑。四名穿著薄紗的貌美女子在一旁服侍著。插科打諢。宮裝的服飾中,各自大小不一的白乳隱隱露出。
  說幾個帶葷的黃色笑話。幾名女子吃吃嬌笑,花枝亂顫。很有些女兒國,樂不思蜀的韻味。
  見邱總喝的差不多,手掌用力的揉著身邊女人半透明裙子包裹的渾圓的小屁股。包廂公主則是扭著身體,媚眼如絲。嚴景銘指著眼前的四個女人,笑著道:“邱總,你看上哪個,今晚可以帶走。”
  漢宮廷只是餐飲、休閑的場所,不提供特色服務。但是。客人要是和服務員自己談好,換個地方約會去,公司也沒法管不是?
  嚴景銘話音剛落,四個包廂公主各自嬌笑,頗為意動的看著邱總。嚴少許諾:陪這個老男人一晚可以拿5萬。漢宮廷最厲害的公主都拿不到這個價。
  邱總容貌普通,卻顯得十分干練,收回手,一語雙關的恭維道:“嚴少,好手段。”
  京城最近的輿論風波是眼前這位一手操縱的。
  嚴景銘微微一笑。岔開話題,“邱總,來,喝酒。喝酒。”
  這種事,他不會承認的。他不過是讓人和郁曉嵐撞傷的吳某的家屬說:想要更多的賠償,就把事情鬧大。京城的土著。鬧事還是有幾分底氣。
  “好,嚴少。我先干為敬!”邱總拿起酒瓶豪氣的吹了一瓶xo。心里想道:相比于黃海時的意氣風發,嚴景銘現在成熟了很多。劉老板的任務多半可以完成。
  …
  周四的晚上。陸景、衛婉儀到袁市長家里吃了頓飯。袁峻送陸景夫婦出來。
  “袁峻,賠償的事情談妥沒有?”陸景挽著衛婉儀的素手,緩步行走在馬路上,問道。
  袁峻有點沮喪,說道:“景少,談的差不多了,還有點手尾。賠償320萬左右估計能談妥。”
  一開始,他也想為郁曉嵐快速的把事情壓下去。只是沒想到吳某家屬談好的事情又變卦。他在京城的根基很淺薄。這件事捅出來他在叔叔心中丟了不少分。更是好幾天都沒有在陸景、王燦面前冒頭。
  陸景沉吟了會,道:“袁峻,我的意見是賠償1000萬。你認為可以談妥嗎?”
  袁峻愣了下,下意識的道:“景少,這…太多了。”
  陸景沒說話,走到停在路邊的白色保時捷邊。衛婉儀溫婉的笑一笑,先坐進車中。陸景遞了一支煙給袁峻,自己也點了一支煙,輕輕的吸了幾口。
  夜色中,陸景的神情淡然。袁峻忽而有點明白了:如果他覺得多,媒體上的聲音會怎么認為呢?恍然的哦一聲,眉頭舒展開。
  見袁峻明白過來,陸景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現在就去辦。支票,你找宋雨綺要。她會準備好。”
  看著消失在暮色中的白色保時捷,袁峻一時間五味陳雜。這件事背后的暗流他略有耳聞。有人不希望他叔叔還在這個位置上。
  這些大事,他夠不著。西山車禍被捅出來后,他的處境很尷尬,郁曉嵐終究是和陸景沾親帶故。還是能在圈子里混。他的處境就比較微妙了。
  好在,陸景還是將解決問題的事情交給他去做,這是在幫他補救。事情辦成,至少不會給予外界無能的印象。只是,和陸景、王燦關系的裂痕,恐怕難以彌補。
  …
  陸景和衛婉儀回到家中,略微休息了一會,到娛樂室里下著跳棋。
  棋桌邊,衛婉儀單手托著香腮,隨手下著棋,輕聲說道:“陸景,還是出事了啊。我剛剛上網,看到的全是罵飆車的新聞。”她提醒過陸景郁曉嵐飆車的事情。
  陸景搖搖頭,說道:“也不全是壞事。出了這么大的事情,郁曉嵐只怕再也不敢飆車了。這回她的簍子捅大咯。”這件事后續的畫風明顯不對。
  “你啊,苦中作樂。還是趕緊想想怎么處理吧?你哥和你聊過這件事?”
  陸景點點頭,看著秀美嫻雅的嬌妻,輕輕的一笑,“婉儀。沒事的。不會讓人得逞。”和妻子聊聊政治上的話題,讓他心情逐漸的變得輕松。相扶相持的感覺涌上心頭。
  這時。小五在門口冒頭。小姑娘穿著藍色的襯衣,修身的牛仔褲。很清爽的裝扮,“婉儀姐,陸少,晚上要準備宵夜嗎?”看著下棋的兩人心里覺得好笑:陸二少在京城里聲名顯赫,回到家里卻是幼稚的下跳棋。
  衛婉儀明眸看向陸景,征求他的意見。陸景正沉思著,微笑著擺擺手,“小五,不用了。”
  小五“哦”了一聲離開。蹦跳的甩著馬尾辮離開。
  看著小姑娘青春活力四射的樣子,陸景禁不住覺的好笑,說道:“婉儀,魯東那盤棋,把陸家卷進去并不是個好主意。”
  衛婉儀笑了笑,嬌嗔道:“下棋呢,你快要輸了。”她知道丈夫有了決斷。
  陸景一看棋盤,他大勢已去。婉儀很認真的把他給贏了。“婉儀,你這是趁人之危啊。我走神了。”
  衛婉儀嫻雅的笑起來,善睞的明眸靈秀無比,她好不容易贏陸景一回,“輸了就輸了啊。聽好了哦。我的要求是:幫我做三天的早餐。陸景,我想吃你煮的粥了。”
  看著嫻雅清秀的嬌妻,陸景心里涌起萬般柔情。
  …
  隨著各大媒體紛紛轉載西山車禍賠償1000萬元的消息。洶涌的媒體輿論有逐漸平息的勢頭。時代在線的網站評論上,有網友在新聞后面評論:求撞。一撞即富等等調侃。
  下午時分。陸景在大唐雨景的紫羅蘭莊園里陪關寧、黃紫琪、黃紫韻說話。看看時間,陸景坐車前往人工河下游的莊園望云塢。他約了郁揚、郁曉嵐、唐彤下午在望云塢見面。
  望云塢活水環繞。樓閣俱是江南建筑風味。廊腰縵回,各抱地勢,曲水流觴。很有小橋流水的意境。幾人從掛著字畫的客廳中穿過長長的水上走廊到望云塢的水榭中。
  水榭是一個約有小禮堂大小的水上樓閣。四面環水,一個個木質的窗戶開著。水榭深處珠簾垂落,幾名宮裝麗人演奏著古箏、簫、笛子、二胡等樂器。絲竹之聲婉轉悠揚。
  一行四人在水榭的木質案幾邊落座。有穿著制服的貌美服務員送來清茶和點心。
  唐彤早憋了半天,對陸景道:“真是啊。”
  郁揚對妻子很是無語。唐彤的性子有點虎。可在陸景面前這么評價大唐雨景很有些不妥。
  陸景倒是無所謂,笑著道:“所以要敞開大門,付費消費。這支樂隊一個小時的演奏費用是二十萬。還要看她們是否有時間。”拿起茶杯喝著茶。
  幾天不見的郁曉嵐穿著淺綠色的外套,眼睛有些紅紅的,精神不佳。這段時間她承受了很大的壓力。輿論的火力全部在她這里。一向疼愛她的母親更是把她罵得狗血淋頭。
  輕抿著香茶,打量著都市中的古風樓閣。難掩心中的震撼。
  她在京城這些年,富麗堂皇的地方去過不少。聚會、沙龍也參加過不少。匯海大酒店的水療中心讓她贊嘆不已。沒想到望云塢更勝一籌。
  微風送爽,幾人閑話幾句,陸景輕輕的捻著茶杯柄,頓了頓,說道:“曉嵐,你有沒有興趣去香港工作?”
  唐彤驚訝的看了陸景一眼,終究是沒有問出來。
  郁揚神色變了變。他好歹經歷過當年父親如履薄冰的光景。遲疑著沒有開口。
  郁曉嵐茫然的說道:“陸景,私t要在香港上市嗎?”最近私t公司有風聲說公司要上市。
  唐彤簡直要為她這個小姨子絕倒,敏感性太差了,都聽不出來陸景話里所蘊藏的嚴峻的形勢。無語的搖著頭,看著水榭外轉動的水車。觀賞用的。
  陸景笑笑,“不是。私t最終會在美國上市。曉嵐,你在交州大學讀了四年書,到香港應該不會不適應。”
  郁曉嵐想了想,想要拒絕。她在交州大學讀書不假,可她畢業后的朋友都在京城這里。況且她的前男友還在交州工作。她并不愿意去南方。
  陸景擺擺手,將郁曉嵐的話堵在嘴里,“曉嵐,你現在留在京城不合適。”
  郁曉嵐愕然的看著陸景,終究是沒有辦法像反駁她哥郁揚那樣反駁陸景的話。陸景身上沉穩的氣度讓她很難發公主脾氣。“好吧。”郁曉嵐有些委屈的低下頭。
  她終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
  水榭的樂器表演結束后,喝了一會茶,留下唐彤和郁曉嵐在水榭里觀賞風景、說話,陸景和郁揚在長長的走廊上抽著煙。“陸景,情況有這么嚴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