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456 月夜協議

唐詩經嗯了一聲,“陸景,你準備派誰來談判呢?”
  縱然是有雍池去主持天辰娛樂的事務,但她其實還不看好陸景的娛樂帝國計劃。
  陸景溫柔的撫摸著唐詩經柔軟的細腰,她保養的非常好,沒有一絲贅肉,沒有少女肌膚的張力、彈性,但白膩如玉,綿軟滑順,“我親自去怎么樣?”
  唐詩經禁不住輕笑,似乎名門貴女端莊的面具后那份骨子里的成熟嫵媚要沁透出來,輕聲道:“陸景,你想我了啊?”
  問的很直接。
  就像陸景在珀斯得時候,她直接的向陸景說出她的相思:陸景,我想你了。這是唐御姐認真對待感情的風范。
  “你說呢?”
  陸景終究是無法抵御唐詩經的魅力,深深的吻著唐詩經,手掌順著柔軟的細腰緩緩下滑,雙手愛撫著她旗袍包裹的豐滿翹臀。又圓又翹。
  唐詩經知道她應該矜持一點,可是陸景的熱吻讓她沉醉,主動的回吻著陸景。直到陸景頂著她的小腹,她才清醒了些。嫵媚水靈的臉蛋染上輕紅。
  “詩經,再吻下去,我就回不去了。”
  唐詩經伸手撫摸著陸景略顯消瘦的臉龐,玉容露出帶著十足的嫵媚女人風情,溫軟的依偎在陸景的懷里,“景,你知道我想說什么。還是不說了。”
  早些時候,書信盛行的年代,單字稱呼姓名是愛人間才有的親密。聽著唐詩經溫柔如水不復冷艷姿態的喊著自己的名字,陸景心里很是觸動。
  在這個身姿曼妙、心許他的絕色美女耳邊說著滾燙的情話,直到讓她回嗔作喜,情緒重新變得輕快,美麗的雙眸熠熠生輝。再怎么聰明、美麗、自立的女人,陷入情網后。對愛郎的情話都難有抵抗力,會情不自禁的為他神采飛揚。
  離別時,陸景在唐詩經耳邊耳語了幾句。
  唐詩經嬌嗔了陸景一眼。順著陸景的意思,雪白圓潤的修長雙腿并攏。斜倚在沙發上。水靈嫵媚的臉蛋上帶著動情后的輕紅,眼睛水盈盈的看著陸景。
  灰白色的旗袍裹著的曲線性感難言。胸前的峰巒、渾圓的*,無一透著成熟女人的豐盈。這么倚著,s曲線畢露。那份魅惑無與倫比。動人心魄的美麗令人有立刻征服她的想法。
  陸景用手機記錄下這美麗的一幕。只為他一人綻放若煙花絢爛的美麗。
  月華如水,佳人如月。
  …
  …
  周六上午,京城醫科大學的大禮堂中鮮花吐蕊。參加儀式的師生們掌聲熱烈。
  積遠基金與京城醫科大學簽訂共同救治殘疾兒童的合作協議。協議規定:積遠基金出資救助治療的殘疾兒童在京城醫科大學的附屬醫院中治療,可以享受醫療保險之外10的優惠。
  在積遠基金的理事葉妍和京城醫科大學的校長簽字互換協議之后,臺下云集的媒體閃光燈一片。
  積遠基金作為國內首屈一指的慈善基金。關注于教育、科研、醫療等多個領域。每年用于慈善的資金逐步增加,至2004年,根據有關媒體統計,全年的支出達到約1.5億美元。
  而積遠基金名聲雖然響,但從來不接受公眾捐款。財務情況也不對公眾披露。這越發的引起媒體的興趣,對這家注冊在楚北省云春市的慈善基金頗為關注。
  “這些年積遠基金做了不少事情。真不知道積遠基金的人怎么想的啊。做慈善居然不求名,只是以一個機構的名義運作。”
  “積遠基金和京城醫科大的合作是不是意味著積遠基金將會將注意力從教育領域轉移到醫療領域呢?2004年積遠基金再教育上的投入總計有8000萬美元,幫助了約5000人次。”
  “怨不得它們有這么大的影響力啊。99年成立,到今年是6年。這幾萬人都在念他的好,影響力不大都不行。”
  “嘿嘿。在云春那里,積遠教育基金的口碑不知道多好。你們去云春旅游之后就知道。”
  “剛才郭美女說:積遠基金要把注意力從教育轉移到醫療,其實不然。積遠基金每年將會捐贈1000萬美元。用于京城醫科大學的重點學科建設。”
  臺下議論的各路記者說說笑笑之際,坐在第三排,穿著休閑春裝如同學生模樣的陸景將他們的對話全部都收入耳中,禁不住微微一笑,將正在和唐詩經熱聊的窗口關閉。
  積遠基金的資產并不多。每年的盈利分紅在5000萬左右。剩下的資金都是他和身邊的人捐贈的。
  當財富成為數字之后,一個人需要做什么呢?是孜孜不倦的繼續財富增值,還是盡情的享受財富帶來的奢華生活?美女、豪車、美酒、駿馬、飛機、游艇、豪宅、莊園等等。
  都不是。
  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很明確告訴我們,在物質得到滿足之后,人類所追求的是安全、情感與歸屬、尊重、自我實現得需求。
  慈善的目的并不都是高尚的。因為億萬富翁捐出1000萬美元和月工資3000元的工薪階層在地震中捐出一個月工資的情操相比。未必高尚。
  當然,1000萬美元所能幫助的人比3000元更多。對社會價值觀的引導。作用也大得多。
  陸景并不覺得做慈善是噓頭、可以吹噓的資本。各取所需而已。
  贈人玫瑰、手有余香。
  幫助他人的快樂、成就感,并不比成功運作一個項目少。
  …
  …
  簽字儀式活動結束后。陸景并沒有和葉妍、黃紫琪匯合。葉妍還要參加接下來京城醫科大學的飯局。紫琪來京城后早和她的同學約好聚餐。他則是坐車前往匯海大酒店。
  昨天下午,陸景前往裴高峰在京郊商云市的酒莊盤亙一晚。現在,他需要和雍池詳細的談一談以天辰娛樂為旗艦企業組建娛樂帝國的事宜。這是他目前工作的重點。
  這件事首先需要解決的問題是唐風集團剝離的主營文化產業與天辰娛樂合并的問題。
  然后,香港那邊,莫心藍、陳創和還在負責收購亞視的股份。很有些百廢待興的架勢。陸景需要和雍池談一談。
  匯海大酒店巍峨高聳的大樓屹立在仲春燦爛的陽光中優雅而高貴。陸景訂的包廂是副樓12樓的3號包廂。走過草書檀木雕刻的裝飾墻。進入奢華之極的餐廳。
  包廂中,雍池早已經等候多時,起身笑著和陸景握手。
  要說心中對陸景。還是有芥蒂。可是唐詩經和陸景的關系已經親密無間,他也將與唐素衣結婚。這已經無可挽回。
  陸景并沒有一開始就進入主題。在酒菜上來前和雍池閑聊幾句,微笑著道:“雍總,你和唐素衣的婚禮,一定要記得給我發一張請柬。”
  “陸先生,我會的。”雍池略一沉吟,笑著說道。昨晚之后,陸景在國內商業圈子中的聲譽更上一層樓。如果陸景能出現在他的婚禮上會為他的婚禮增添臉面。
  說說笑笑,話題慢慢的轉移到天辰娛樂的業務上來。
  “詩經對我的構想并不認同。不過我認為國內的電影市場、電視劇市場將會大有作為。天辰娛樂只要不做得太差。發展成為和華在娛樂業務上的旗艦企業并不是難事。雍總覺得呢?”
  雍池苦笑。他還真沒法覺得。
  姑父已經和他談過了:目前魯東、黃海的局勢不平靜,要等到對碧湖集團下手得契機,再到贖回天驕基金手里的股份,恐怕還得有一兩年的時間。
  唐風集團有意分離主營的文化產業,合并進天辰娛樂中。沒必要再給天驕集團上繳利潤。讓他在唐風集團的職位和天辰娛樂的職位中做一個側重的選擇。
  很明顯,姑父是希望他以后工作的側重點在天辰娛樂。
  他目前在天辰娛樂擔任董事長的職位,工作的重心還是在唐風集團。
  而一旦唐風集團的主營業務和天辰娛樂合并,再加上米高梅、天辰娛樂原有的優質資源:橫溪影視城、天辰影視、天辰娛樂在香港的唱片業務、韓國分公司t-q公司這些資源。加上陸景此時定下的目標。天辰娛樂的工作對他頗有吸引力。
  想了想,雍池道:“陸先生,天辰娛樂現在是蹣跚學步的巨人。想要成為真正的巨人,還需要一定的時間。”
  陸景輕笑著點頭,拿起酒杯和雍池喝了一杯。
  飯后。雍池送陸景離開時,突然的發現他不知不覺中已經以陸景的下屬自居。看著駛向不遠處大唐雨景的白色保時捷,雍池搖搖頭:還是昨晚的印象太深刻了。
  但這何嘗不是說明陸景很高明?
  雍池琢磨著,拿出手機給唐論語撥號。
  …
  …
  明華居。
  慵懶的午后陽光落在古香古色的茶樓上。清茶裊裊,微微有些報紙翻動的聲音。在明湖居二樓品茶的人們很是悠閑。
  西北角,雕花的木屏風隔開的雅座中,崔九霄和高俊耀坐在一起慢慢的品著茶。
  “九霄,你怎么看?”高俊耀拿著茶碗抿了一口,沒頭沒腦的問道。
  崔九霄知道高俊耀問的是什么。笑著道:“老高,不管老唐他們能不能成功。至少對我們兩家而言是有好處。坐著看戲就成。”
  高俊耀笑著搖搖頭,“就怕需要等很久啊。黃海最近可不太平。我們在京城里可呆不了幾天。”
  崔九霄點點頭。現在只是結盟而已。要聯合行動估計還要很久。
  說著話。高俊耀感嘆道:“嗨,昆成汽車姓何的那丫頭是個狠人,經營風格步步為營,滴水不漏。海益汽車已經撐不住了。”
  崔九霄瞇著眼睛笑,意有所指的說道:“老高,過段時間情況應該會有所改善。”
  高俊耀哈哈一笑,不以為意。他和崔九霄半斤八兩。
  昨天晚上,他介紹高婉薇和陸景認識,其實已經釋放出和解的信號,認低服小。陸景未必會趕盡殺絕。要是陸景這點氣度都沒有,他這個王者未免有些名不副實。
  說說笑笑,到下午四點多,兩人在茶樓分開。高俊耀給高婉薇撥了個電話。高家現在需要高婉薇“公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