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455 舉杯的風采

唐、裴兩家要脫離亞太財團,讓竹下修一痛快的把股份賣回來,肯定不可能。這就得像戰爭一樣,以打促和。
  這是早有共識的觀點。陸景聽到唐論語的話,微微頷首,示意他繼續。
  “當亞太財團的損失要大于那20%的股份價值時,竹下修一才會松口。”唐論語滄桑英俊的臉龐上帶著微笑,很肯定的說道。
  陸景一聽就明白了,笑著道:“唐叔叔是要拿碧湖集團開刀?”
  因為六大世家的離心力,面對日益增長的龐大的內地市場,亞太財團扶植了碧湖集團。
  顯然,這是最好的開刀目標。攻敵所必救。
  雍馳心里大叫一聲:我靠。要不是場合不對,他都想拍大-腿。敢情剛才慕容澤在陸景面前一番做作是白費了。陸景心知肚明是要拿慕容澤開刀。
  想到這兒,雍馳亦感覺到這個青年的可怕之處。要不是有詩經在,姑父他們僅僅只憑借著讓陸景成為1號會員的功勞,恐怕很難知道他真實的想法。
  唐論語贊許的點頭,“不錯。我和老裴已經準備多時,現在只是差一個契機。黃海、魯東目前風起云涌啊。呵呵,我們不好貿然發動。等和竹下修一的談判時,希望你能從中說和。”
  唐論語希望陸景作為中間人。其實,是以陸景和華話事人的身份一起對亞太財團施壓:不同意,以后就不僅僅是碧湖集團了。
  陸景笑著點點頭,“沒問題。”這是題中應有之意。
  裴高峰有些詫異,沒想到陸景處事這么爽快,滿意笑起來,邀請道:“陸先生。明天下午有時間嗎?我在京城的酒莊里有幾支不錯的紅酒,我們一起分享?”
  他現在很有興趣和陸景聊聊,結交。
  裴吳越和崔橫波對視了一眼。難掩心中的驚訝。要知道,六大世家中的家主中。裴家的裴高峰是出了名的崖岸高峻。六大世家的子弟中還沒有人能有這個殊榮。
  而看裴高峰此時邀請的架勢,分明是和陸景平等相處。
  裴吳越心里悠悠一嘆:他自小算得上天之驕子,人中龍鳳。從海外留學歸來后從事基金行業,苦心經營近十年,贏得國內基金之王的美譽。
  所管理的榮潤基金更是被譽為最有希望成為量子基金的基金。可是和陸景的成就比起來,實在是有些不夠看。
  幸好,他是陸景的朋友。
  …
  …
  “現在只是差一個契機就可以對碧湖集團動手。這個契機就是平鴻基金洗錢風波在黃海、魯東平息。陸景,你覺得還要等多久?”
  從酒會里出來。陸景送唐詩經回她位于京城五環處的別墅小鎮:丹楓云圖。
  清爽的晚風從車窗外飄進來。帶著京城夜間的繁華。晚上十點多,京城的主干道上車流不息。
  車里開著燈,落在唐詩經冷艷成熟的臉龐上。穿著旗袍的唐詩經美麗的無與倫比。比二十歲的女人多一份成熟嫵媚,比四十歲的女人一份精致耐看,正是一個女人風韻最足的時候。
  “詩經,這我怎么說的準。還是要等等。”陸景輕輕的按下了擋板,將駕駛室和車后座隔開。
  開著低調的黑色福特商務車是陸景的保鏢趙姿,眼角的余光看著緩緩落下的擋板,知道在這一個小時的車程中,陸景要和唐詩經說悄悄話。
  商務車車后排形成獨-立的談話空間。唐詩經水靈嫵媚的臉龐上浮起輕紅。
  陸景現在和她單獨在一起的時候,鮮有不動手動腳“欺負”她的。她知道她的美麗何等的驚人。
  她并不抗拒陸景的“欺負”。
  算起來,她和陸景在黃海機場當眾接吻之后。有近4個月沒有再見。前些天偶爾的相聚又怎么能消弭相思?
  只是,接下來,陸景并沒有如同唐詩經想的那樣:抱著她熱吻、愛撫。而是握住唐詩經的素手,仿佛能感受到她冷艷氣質由內而外的清亮,溫潤的說道:“詩經,你今晚真美麗!”
  唐詩經略有些驚訝,聽到陸景的夸獎輕輕的一笑,成熟的風情不可匹敵。起身越過車內的小圓茶幾,主動的坐到陸景的腿上。雙手環著他的脖子,香氣如蘭。“滿意了吧?”
  陸景最喜歡干的事情就是調戲她、捉弄她。只是,她已經不再會像在江州大學的咖啡館里故意彎腰誘-惑他讓他硬起來出丑。而是真的會為他寬衣解帶。
  陸景笑著搖頭。詩經有些誤會他了。
  對著比許雪還勝半籌,美麗的無與倫比的詩經,他哪里有抵抗力?只是,他出門前才和婉儀溫存了,心里還裝著嬌妻的倩影。
  男人可以對不同的女人心動、動情。但是,終究還是要情感的。否則與禽-獸有什么區別?他現在還沉浸在和婉儀愛戀的情緒中無法自拔。
  唐詩經看得出陸景情緒有些異常,在他臉龐上輕吻了一小口,唇印淡淡的。微微依偎在陸景肩頭,欣賞的道:“陸景,你今天晚上舉杯的風采很迷人。很自信。氣度讓人傾倒。”
  美麗的雙眸看著陸景的側臉。專注中帶著愛慕。這是她此生選定的男人。
  陸景抱著唐詩經,一手摟著她旗袍勾勒出越發細瘦的腰肢,說道:“唐叔叔介紹我。我順手的一個動作而已。沒想那么多。”
  唐詩經眉眼如畫的輕笑,說道:“今晚晚宴上的女人可都是恨不得把你給吃到肚子里去。”
  陸景禁不住笑起來,唐御姐的風采讓他把心底的情緒暫時放下,輕撫著唐詩經俏麗靈秀的看不出年紀的臉蛋,笑道:“詩經,你呢?”
  唐詩經嘴角勾出醉人的女人味道微笑,還沒回答,陸景的手機忽而響起來了。是崔瀚的電話。“陸先生,我今天晚上才知道我九叔要我負責平鴻基金。嗨,我剛從酒會里出來。這件事是個什么章程我心里實在沒底…”
  聽到陸景那邊傳來汽車在馬路上的聲音。崔瀚松了口氣,他看到陸景和唐詩經一起離開。要是打擾兩人的“好事”,他可就坐蠟了。
  陸景知道崔瀚得意思,琢磨了下,道:“這件事你什么都不做就行。”
  崔瀚一愣,這是什么答案?再想問時,陸景已經掛了電話。頓時苦笑連連。這回答也太玄奧了一點吧?
  陸景放下電話,看到唐詩經美麗的眸子溫柔的注視著他,說道:“崔瀚問我怎么處理平鴻基金的事情。呵,其實‘無為而治’就行了。”
  平鴻基金的余波還沒有中止。現在崔瀚多做多錯。他需要做的事情是等時間來沖淡人們對平鴻基金洗錢的記憶。
  唐詩經對平鴻基金的事情很了解,這個雷,本就是她和陸景一起點著的,問道:“陸景,你對崔家、高家是什么想法?要打壓嗎?”
  “這個還是留給唐叔叔去做吧。”陸景笑著說道,唐家一直都有獨占六大世家鰲頭的想法,“今天晚上崔九叔和高俊耀來向我示好了。崔九叔明確的表示要把崔瀚定為崔家的繼承人。而高俊耀介紹給我認識的是高家的一個女孩。”
  “你啊…,聲名遠播。”唐詩經輕笑著說道。她自然知道高俊耀這是隱晦的示好。
  陸景訕笑。這可不是什么好名聲。
  唐詩經禁不住嬌笑。她知道陸景不是漁色之徒。可是架不住別人往他那兒送女人啊。竹下修一不就送了一個日本藝妓給他么?這件事齊靜瑤給她說過。
  京城的深夜并沒有堵車。從西月區的金頂俱樂部到京城五環處的丹楓云圖需要一個小時。陸景和唐詩經說著話,說著兩人分別后的事情。基本上一天要通一次電話,可還是想要更加深入的了解對方的生活。
  說著話,黑色的福特商務車平穩的駛進京郊五環的丹楓云圖。
  丹楓云圖是模仿歐洲的小鎮修建的一個別墅區。順著蜿蜒寧靜的馬路駛到9號別墅前。夜色中依稀可見9號別墅米白色的墻壁,三角屋頂、拱形的窗戶。
  進門開了燈。米白色格調的客廳里仿佛樹花的水晶燈照亮著布局緊湊的客廳。客廳正中,灰色的沙發圍著咖啡色的茶幾。落地臺燈,椅子,常青樹依次環繞著點綴著。
  “喝點酒,還是咖啡?”唐詩經將手袋放在沙發上,輕笑著問還站著打量別墅的陸景,帶著一點小女孩般雀躍。這是她此刻真實心情的寫照。
  “不用了,詩經,我一會要回去。”陸景歉意的笑了笑,如實的說道。
  他能感受到唐詩經心里的歡快、期待的情緒。深夜里,一個女人肯讓男人進屋,這其中的意味不言自明。
  他和唐詩經的感情已經到了“結果”的時刻。他也想留下來,與這個冷艷性感、風華絕代的大美人共度良宵。可是,他終究還是要回去的。
  唐詩經神色有些黯然,旋即調整過來,笑了笑,溫柔的擁著陸景,“景,她真幸福。”
  在虞文昌自殺之后她的幸福就在這個男人身上。能夠和鐘情的男人一起睡到自然醒,在新的一天第一眼就看到他,這是她眼中最大的幸福。衛婉儀無疑是最幸福的女人。
  陸景輕柔的抱著唐詩經,輕輕的吻著唐詩經的柔唇,很淺的吻,表達他的歉意。轉移話題道:“詩經,關于我準備以天辰娛樂為旗艦企業成立的想法,你和唐叔叔溝通過嗎?”
  :汗,上章的標題的“第”字打成了錯別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