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454 不要賴我

“尊敬的各位來賓,女士們,先生們,很高興邀請到大家來參加今晚的酒會。在此,我需要向大家宣布我們頂級企業家俱樂部的一個決定:我們很榮幸的邀請和華的陸景先生擔任我們俱樂部的1號會員……”
  隨著唐論語的介紹,宴會廳中全場一百多人的目光聚焦在陸景身上。
  凌雪月頗有些遺憾。如果不是唐詩經和陸景的關系,如果不是她的資歷過淺,現在在宴會廳中央宣布這個決定的應該是她。而不是頭發微白的唐論語。
  在全場的目光看過來時,站在宴會廳稍微靠左側,瀑布造型的宮燈下的陸景就已然成為全場的中心。
  頂級企業家俱樂部一共擁有十名鉆石會員,分別擔任俱樂部的輪值主席。而陸景的1號會員比鉆石會員的等級更高一級,與俱樂部的主席權限等同。相當于是聯席ceo。
  到場賓客都知道這個消息,并且都知道和華的陸景是誰。和華12月底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的動作,私下里有流傳。但是,認識陸景的人卻不多。
  此時,宴會廳中微微有些騷動。不少人驚嘆于陸景的年輕。
  在陸景身邊的占正方咧嘴笑起來。想當年陸景要靠他提供的資金啟動生意,誰又曾想到他會取得這樣的成就。
  今天到場的一百多人,基本囊括了國內商業圈子中的頂級人物。這份榮耀,不僅是陸景個人的榮耀,更是和華的榮耀,同時也是陸家的榮耀。
  僅僅是只有商業上的成就,在今天這個場合可玩不轉。
  他與有榮焉。
  陸景并沒有發表演講的意思,平靜的舉高酒杯。略微停頓一下,自然的輕抿了一口酒。仿佛是在邀請眾人共飲,又仿佛是獨自怡然飲酒致意。
  遠處。崔九霄身后的崔瀚微微舉杯,附和著陸景的動作。旁邊在高俊耀身后的一名穿著無袖碎花裙的漂亮女孩心中不屑:馬屁精。念頭剛起。卻是發現宴會廳里有不少人都在和崔瀚做同一個動作:舉杯飲酒,附和陸景的動作。
  女孩當即微微一愣。她不能將這么多人的動作都歸結于拍馬屁。顯然,有一種無形的力量:環繞在那個青年舉手投足之間。
  崔九霄和高俊耀對視了一眼,都各自輕嘆一口氣。處在重大的歷史進程事件中,往往會覺得平淡無奇。但日后回過頭來再看,就會發現其中的玄妙。
  和華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上調用至少500億美元的大動作,不少人都知道。
  崔九霄和高俊耀相信,在場有不少人已經感受到了:一個王者已經出現。
  等唐論語介紹完。宴會廳里又響起婉婉、悠揚的音樂聲。
  “走吧,我們去和陸景打個招呼。”
  …
  …
  依序過來打招呼的賓客讓陸景應酬的有些頭疼。韓鴻信在頂級企業家俱樂部里面頗認識一些人,主動給陸景當“司儀”,介紹著過來的嘉賓。
  慕容澤磨磨蹭蹭的過來,圓臉上帶著謅媚的笑容。韓鴻信瞥了慕容澤一眼。他上次玩個仙人跳把這老小子整的很狼狽。
  慕容澤主動的雙手和陸景握手,“陸先生,上次多有冒犯,請你見諒。經過竹下會長的批評,我已經深刻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占正方沒忍住,一口酒差點笑出來。
  慕容澤訕訕而笑。很有些尷尬。
  陸景笑一笑。“慕容先生,不打不相識啊。我和竹下先生聊得還不錯。”
  慕容澤頓時兩眼放光,和陸景閑聊了幾句。方才心滿意足的離去。
  在陸景身后的雍馳、唐素衣都有些擔憂。陸景對亞太財團似乎很有善意。這不是什么好兆頭。雍馳看了看跟著唐論語一起在酒會中交際的唐詩經:她難道不擔心?
  應酬了一會,陸景準備去換一杯酒借機離開時,崔九霄和高俊耀帶著晚輩過來打招呼。崔九霄穿著淺灰色西裝,眼神犀利而睿智,微笑著道:“陸景,好久不見了。”
  仿佛對崔七月被陸景、唐詩經聯手送進監獄的事情毫不介懷。
  陸景很客氣的和這位有著鷹王般氣質的男人握手,“崔先生,是有段時間了。”
  客氣的寒暄幾句。崔瀚也抓住機會和陸景打了個招呼。這時,高俊耀介紹著身邊嬌俏美麗的女孩。“陸先生,這是我的侄女高婉薇。今年剛剛從蘇黎世理工學院畢業到海益集團中工作。陸先生,還希望你多多指點薇薇。”
  高婉薇個子略顯嬌小。穿著白色的襯衣、皺紋的青色長裙,有著很清新的學院風,氣質知性。落落大方的和陸景握手,“陸少,你可以叫我薇薇。希望以后能和你成為朋友。”
  陸景微笑著點點頭,基于禮貌的客氣。
  崔九霄笑著道:“陸景,我已經決定讓崔瀚負責重新開業后的平鴻基金的事情,希望他能盡快打開局面。他如果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需要你多多提點。”
  雍馳驚訝的看了崔瀚一眼。心里不得不對崔九霄說個“服”字。
  平鴻基金在崔家內部一向是由崔家的繼承人來分管。而平鴻基金這段時間因為洗錢,在黃海聲名狼藉。牽連出了很多人。黃海最近巨大的風波就和平鴻基金有關。
  沒想到,崔九霄竟然會把處在漩渦中的平鴻基金交給崔瀚打理。崔瀚和陸景的私交不錯,這是瞞不住人的。
  陸景還是微笑著點頭,并沒有應承什么。心里,微微皺眉。說笑了一會,目送崔九霄、高俊耀兩人離開。和占哥兒說了一句,往宴會廳外走去。他要準備和唐論語、裴高峰說話。
  “二哥…”
  小芷?陸景腦子里正想著事情,下意識的想到。隨即就覺得不對。趙清芷她們四大花旦還在印尼雅加達做經濟分析。回頭一看,卻是有段時間沒見的風白露。
  “啊…,傅總也在?”風白露身邊可不就是傅婕。穿著淺藍色的晚禮服,光滑的玉背小露。介乎嫵媚與性感之間的成熟女人風情流瀉出來。明艷照人。
  “是啊。”傅婕笑著和陸景握手,“新加坡那里不怎么忙。我回來休息幾天。順便匯報和華減持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股份的事宜。”精美的耳墜微微搖晃著。
  陸景握著傅捷纖柔的小手握了握,笑道:“傅總。我也在休假,我們今天不談工作。”
  這話說的傅婕、風白露都是輕輕的笑起來。明艷動人。宜喜宜嗔的兩張美人笑臉。
  “二哥,恭喜你成為1號會員。”風白露秋水般的眸子看著陸景,清美的臉龐上浮現一縷笑意。她很清楚,陸景成為1號會員意味著什么。
  “謝謝。”陸景現在和風白露的關系已經修復。只是沒有之前那么親密。這也和陸景刻意和她保持距離有關。“白露,郁曉嵐今晚沒來?”他還記得出門前婉儀給他說的事情。
  “沒來啊。二哥,你找曉嵐有事情?”風白露聲音清脆嫵媚的說道,“我給她打電話?”
  傅婕暗笑:白露有點熱情過度了。
  陸景適才對著眾人舉杯獨飲的那一個動作,實在太有王者的氣質。只要知道今晚嘉賓的份量。就能明白陸景舉手投足間表現出的是何等的風采!
  對著一群掌握著財富的精英,社會金字塔的上層人物們自然、從容的舉杯邀飲,其中蘊含的自信、能量、權勢令人動容。
  要知道,一般人這么做,根本沒有人會理會。當時,現場中可有不少人都附和的舉起酒杯。
  這是一個男人的巔峰時刻:榮耀、權利、地位、自信。而以陸景的年紀,他類似的“巔峰時刻”肯定還會有很多。
  縱然是她這樣經歷過風雨的女人都有些心馳神動:想要和他親近的說幾句話。何況白露?白露現在表現的對陸景親近可以理解。
  陸景想了想,笑道:“算了,我回頭自己給她打。”他是準備“告誡“郁曉嵐幾句,沒有必要讓風白露打這個電話。免得她和郁曉嵐鬧得生分。
  和傅婕、風白露閑談了幾句。約了周日在大唐雨景喝杯下午茶,陸景心情不錯的告辭離開。在凌雪月、占哥兒的陪同下,前往私享的3號小會客廳。
  3號小會客廳以乳白色為主格調。富麗堂皇的西式簡約風格。暗紅色的窗帷拉上。
  唐論語、唐詩經、雍馳、裴高峰、裴吳越已經等在小會客廳中。
  “應酬多了一點。我來晚了。”陸景坐在沙發上,客氣的說了一句。唐論語笑道:“沒事。我們也只是剛進來休息。”凌雪月和占正方略坐了一會就離開。壁畫、茶幾、精美的落地圓形燈、花樽在燈下泛著淺淺的明亮光芒。
  輕輕的搖晃著醇厚的波爾多紅酒,唐詩經開始今晚商談的話題,“陸景,唐風集團、康橋集團準備脫離亞太財團,我們需要你的幫助。”
  陸景笑著點頭,這個問題他早和詩經討論過。現在只是當著唐論語和裴高峰的面表態,“唐叔叔,裴主席。我傾向于你們脫離亞太財團。
  和華與亞太財團在日本的合作歸合作,并不影響我這一觀點。唐、裴兩家的方案是什么樣的。需要我怎么配合?”
  唐論語和裴高峰對視一眼。這是很開誠布公的談話,因為唐詩經的存在。連試探的過程都省了,直入主題。
  唐論語斟酌著說道:“陸景,我們是打算贖回天驕基金手中持有的20%的股份。但是以竹下修一一貫的表態,他不會同意。我們只能逼迫他同意。”
  ...
  如果覺得重生之世家子弟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番茄小說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