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453 善后工作

“見過了。”陸景悠閑的品著咖啡,清明節過后他便不怎么忙了。唐詩經等人已經從黃海到京城。“小妍,今天晚上的酒會你當我的女伴怎么樣?”
  今天晚上金頂俱樂部舉辦酒會,歡迎他成為頂級企業家俱樂部的1號會員。
  葉妍亮晶晶的大眼睛秋波妙轉的看著陸景,道:“我可不想明天早上成為京城世家里的頭條。你家婉儀不得打上門來啊?”
  一旁盤著少婦發髻、火辣妍麗的李慕清掩嘴輕笑,水藍色的襯衣挺拔的"suxiong"微顫著,有著勾魂奪魄魅力。葉妍這話其實夸大了,以衛婉儀的性格,她不會這么做。
  陸景笑著搖頭。今晚這樣純粹的應酬酒會,他可舍不得讓婉儀去浪費時間。如果沒有必要,他也不想去。葉妍她則是今晚也接到了邀請。
  正聊著,cafe105的經理走過來,一名三十多歲的職業裝婦人,姿色略顯出眾,說道:“李總,這個月的財務報表我準備好了,您看…”
  李慕清想要偷懶,陸景笑著道:“清兒,去吧。我把cafe105重新買下來,你總得多投入一點精力啊。”
  李慕清嫵媚多姿的眼睛“電”了陸景一眼,“我可沒見你管1804酒吧和星光咖啡啊?”
  話是這么說,還是聽陸景的話起身去咖啡廳后面的辦公室里看報表——陸景將cafe105買下來重新送給她讓她心里很高興。
  這幾句話倒是讓經理下了一跳。心里暗道:這個男人是誰啊,居然叫李總“清兒”?
  午后的陽光斜斜的落在鋪著白色精美桌布的咖啡。悠揚的鋼琴聲響起。
  葉妍見陸景略微有些沉思。輕輕的一笑,注視著他。悠閑的時光靜靜的流淌。這樣的生活才叫如意。
  要是陸景能每天這樣陪著她。然后兩人的孩子在身邊嬉鬧、玩耍,這輩子就沒什么遺憾了。
  她這個夢想給好友們笑過很多次,可她本就是個小女人啊,只想守著心愛的男人過日子。什么國際風云、國家大事,她才懶得關注。
  葉妍嫵媚多姿的明眸里溫柔多情的看著陸景,禁不住打斷陸景的沉思,柔聲道:“陸景,積遠基金后天在京城醫科大學里有個救助殘疾兒童的項目啟動儀式。我和黃紫琪都要出席。你去嗎?”
  陸景回過神。點頭道:“嗯,我陪你們一起吧。不過,我可不在媒體前露面。”黃紫琪、葉妍都是積遠基金理事會的理事。看看時間,“小妍,等一會清兒忙完,我們去看琴姐。歌兒一會兒也會過來。”
  …
  …
  “陸景,沒見過你這樣的啊。去參加酒會還先在家里吃飯墊肚子。”溫馨的中式餐廳里,三碟清淡的小菜散發著香氣。衛婉儀妍姿俏麗的笑著陸景。
  她今天穿著黑灰色的印花上衣,搭配著黑色的緊身褲,勾勒出渾圓纖細的長腿,有著別樣的嫵媚女人風情。簡單大方的搭配盡顯活力。秀美動人。
  陸景撫著嬌妻嬌柔雪膩的臉蛋,手里拿著一碗粥。笑道:“那些冷餐拼盤吃得哪有什么味道。我還不如現在家里喝點粥養胃呢。”
  衛婉儀盈盈的淺笑,見陸景三兩口就快要喝完,道:“慢點啊。幸好我讓梅嬸先給攤成溫熱了。誒,陸景,最近郁揚的妹妹郁曉嵐在京城里搞得有點不像話呢。”
  “怎么了?”陸景很隨意的問道。婉儀是他的妻子。在京城里不知道多少人會刻意的討好她。婉儀的消息一點都不閉塞。
  “她在京城里飆車,前兩天還給交警給扣了車。”衛婉儀仰著頭拿紙巾仔細的給陸景擦著嘴角。
  陸景雙手抱著嬌妻的細腰。說道:“我今天晚上碰到她的話,告誡她幾句。”
  今晚的酒會,京城第一美女風白露肯定會受到邀請,以郁曉嵐愛熱鬧的性格,八成會讓風白露帶她參加。
  衛婉儀點點頭,她也不是饒舌的人。只是郁曉嵐的父親和陸家關系密切,要是受女兒的拖累,那就有些糟糕。出身于政治世家,她的政治敏感度很高。
  “婉儀…”看著秀美動人的嬌妻,陸景捧著她的臉蛋,低頭吻住了她優美粉潤的嘴唇,品嘗著她嘴唇上芬香甘甜的味道。衛婉儀唔了一聲,并不拒絕丈夫臨出門前的吻別。
  香津暗度,唇舌交纏。
  一時間,兩人竟都有些動情。情熱如火。陸景年后去美國,到4月初才回來。回來后又忙著陪父母,和朋友聚聚。他還要分時間陪他的女人。兩人相處的時間不少,但總覺得還不夠。
  衛婉儀有著健康清瘦感的瓜子臉上帶著輕紅,嬌媚無端,嬌嗔道:“不許笑我。”她動情了。
  陸景對嬌妻的身-體、反應何等了解。婉儀這會已經糯糯的濕潤開了。他何嘗不是堅硬如鐵?在她臉蛋上啄了一口,腆著臉笑道:“嗯,不笑你。”
  這話簡直是白說。等于是告訴衛婉儀他知道她現在的濕潤。衛婉儀嬌羞的掐了陸景幾下,“快去吧,待會遲到了可不要賴我哦。”
  別看婉儀氣質溫婉嫻靜,整天都是大家閨秀云淡風輕的模樣,私下里說話卻很活潑。
  “婉儀,不賴你賴誰啊?”陸景笑呵呵的在嬌妻的明眸嬌嗔中坐車離開。
  …
  …
  四十分鐘后,陸景抵達西月區成方路維景國際大廈。
  今晚金頂俱樂部51層的場地都用來舉辦盛大的酒會。走道、宴會廳裝點的奢華、煥然一新。陸景在迎賓人員的帶領下,前往酒會的中心。
  看著陸景進去的背影。客廳一角,書刊欄的地方。在落地窗前欣賞著京城夜晚風格的嚴景銘淡淡的一笑,眼睛里有深刻的仇恨。
  他如今身價十幾個億,也是金頂俱樂部的會員,只是不夠資格參加今晚的酒會。
  片刻后,穿著黑色西裝的劉小山從電梯口走過來,看到嚴景銘,頓時一笑,走過來。矜持的和嚴景銘握握手,“嚴少,怎么來了在外面站著?走,我們一起進去。”
  劉家是金頂俱樂部的股東之一,他自然有資格出現在這里。
  嚴景銘笑了笑,“多謝劉處的美意,我就不進去了。免得惹人恥笑。在這兒看看風景就好。”
  劉小山微怔,嚴景銘居然能夠坦然的面對失意的處境。怪不得,他在嚴家里失勢后,還能在京城里混得有點模樣。點了點頭,說笑了幾句去了酒會。
  嚴景銘遺憾的搖搖頭,這位陸景的宿敵。比秦成文差遠了。可惜,秦成文不肯和他一起對付陸景。
  …
  …
  3號小宴會廳里,凌雪月招待著唐論語、裴高峰一行。幾名晚輩在蔚藍色的落地窗前欣賞著京城的夜景。
  璀璨的燈火,巍峨大氣的古老城市。令人會不自覺的心生感嘆:京城風華如霜月,蒼茫誰可主沉浮?
  亭亭玉立。穿著露背白色晚禮服的唐素衣眼角余光看著身邊的姐姐。灰白色的旗袍,成熟冷艷。曲線性感難言。
  能把旗袍穿出神韻的女人少之又少。容貌與家世缺一不可。否則便索然無味。
  她姐唐詩經的這身旗袍恰如其分。與她絕美的容顏相得益彰,芳華絕代。
  唐素衣從唐詩經身上想起的是這時一屋子人等待的人,今晚酒會的主角:陸景。
  凌雪月的助理聞詩推門進來,向凌雪月匯報道:“凌總,陸少來了。正和占總說話。”凌雪月微笑著看向唐論語、裴高峰,“我們出去吧?”
  氣質沉靜如海的唐論語笑著道:“老裴,走吧。”從表情上看不出他任何的異樣。
  他從女兒唐詩經那里得知陸景的傾向,對今晚的談話略有把握,只是剛剛和碧湖集團的董事長慕容澤那里得知陸景和亞太財團在日本合作3G移動運營商。
  這讓他有些擔心。
  裴高峰微笑著點點頭。裴家、唐家想要擺脫亞太財團的掣肘,就看今晚和陸景談得如何了。
  …
  …
  頂級企業家俱樂部的酒會在51層的1號宴會廳中舉行。精美恢宏的宴會廳中,衣著華麗的賓客相互交談著。
  瀑布般造型的水晶吊燈下,陸景和葉妍打了個招呼,與占哥兒、韓圣杰、韓鴻信隨意的閑聊。這時,唐論語、裴高峰、凌雪月一行微笑著過來。
  眾人相互介紹、寒暄著。陸景對冷艷成熟的唐詩經微微一笑。唐詩經輕輕的淺笑,白膩如玉的尾指輕挽著耳邊烏黑的秀發,成熟的女人韻味溢了出來。
  一切盡在不言中。
  “唐叔叔。”陸景和唐論語打了招呼,又與雍馳、唐素衣點點頭。他們倆已經訂婚,今年五一完婚。
  韓圣杰羨慕看了唐論語一眼。陸景這聲“唐叔叔”就足以讓唐風集團在京城立足。可惜,韓家沒有唐詩經這樣風華絕代的女子。
  唐論語微微頷首,為陸景介紹裴高峰。陸景還是第一次見到裴高峰。裴家的話事人一名年近花甲的老者,穿著傳統的青色唐裝。
  “裴主席,你好。”陸景和裴高峰握手。裴高峰很客氣的和陸景握手。現在不是暢談的時候。陸景又和裴高峰身旁的裴吳越、崔橫波打了招呼。他們早就認識。
  寒暄完畢,凌雪月笑吟吟的建議道:“唐總,我看可以向會員們宣布陸景成為1號會員的事情了。”
  唐論語笑道:“那我腆著老臉去宴會廳中間宣布。陸景,要不要去給大家講兩句?”
  陸景笑著搖頭,“唐叔叔,不用了。我就是掛名而已。”他自然不會是當他真的是聯席CEO。
  眾人附和的笑這。唐論語點點頭,邁步走向宴會廳的中央。拿著話筒的工作人員立即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