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452 神仙眷侶

電話里傳來嘟嘟的掛斷聲。在整潔寬敞衛生間里和陸景通話的許雪嬌美迷人的臉蛋上浮起一抹無奈的笑容。
  其實,情況沒有她說的那么樂觀。昨晚陸景離開后,好友葉靜雨就失聲痛哭。哭到傷心處時說:雪姐,我明天就‘交’辭職信,離得遠遠的,成全你和陸景。
  只是,這些情況她沒有必要給陸景說。她會勸靜雨回心轉意。
  許雪輕輕的嘆口氣,出了衛生間。
  客廳里散發著濃濃的酒味,還有蛋糕的甜香味,氣味不是很好聞。許雪到臥室里看了一眼,宿醉的葉靜雨還在熟睡,便到客廳里來收拾昨晚的殘局。
  金黃‘色’木質的長方形茶幾上‘亂’七八糟的放著酒瓶等物。蛋糕盒上的生日蛋糕上的“陸景”兩個字被吃掉了。紙巾、遙控器、果盤。裝著小塊冰的瓷盤上全是融化的水。盒裝的杜蕾斯避孕套在一旁,上面一行標注是加厚型。
  許雪俏臉微紅,走過去收拾。右腳給茶幾邊地上的酒瓶給絆了一下。是一支紅酒瓶。這是她昨晚和陸景玩的時候用的。靜雨昨晚難受得抱著酒瓶全喝光,當時就醉醺醺的要接著喝酒。她只得去酒柜里拿酒。靜雨一邊哭一邊喝。
  收拾了大半個小時,許雪洗漱整理之后,開車出去買了早餐回來已經是上午九點多。陸景應該已經和宋雨綺、葉妍一起登上了飛往京城的飛機。
  “雪姐…”看到許雪推開臥室的‘門’進來,呆呆坐在‘床’頭的葉靜雨喊道。醉了一場,心里的郁結好了很多。父母那兒是老樣子,她難過完了就不難過了。
  雪姐和陸景的事情,她想生氣,可是沒有理由發脾氣。陸景不是她的。雪姐也不算是搶了她的感情。
  可是。陸景那家伙,想著她就難過。她送了27顆心型巧克力給他,他卻趁著她不在家的時候來和雪姐偷-情。她再也不想見到他。她要離職。又不是離了和華就沒工作。
  “靜雨。吃早飯吧。吃完我們說會話。”許雪溫和的笑著說道。她心里還是略有些愧疚。
  在明亮的餐廳里吃過早飯。葉靜雨撇嘴道:“雪姐,你不要說了。我一會從你這兒搬出去。我的辭職信,你代我轉‘交’給陸景。”
  “靜雨,不要沖動。”許雪嘴角泛起一絲苦笑,勸說道,“我昨晚還和陸景笑著說,不會因為他嫌你礙眼就讓你搬出去。靜雨,你覺得我有沒有可能嫁給陸景?”
  上午的眼光落在許雪明‘艷’的臉蛋上,表情誠懇。
  葉靜雨哼了一聲。“當然不可能。他不可能離婚。不說他和他妻子衛婉儀的感情很好,他還是政治婚姻,根本就不是兩個人的事情。就算他離婚,候選者也很多。雪姐,你想要嫁給他很難。”
  最有可能嫁給陸景的肯定不是雪姐。
  許雪手放在橡木餐桌上,握住葉靜雨的手,“靜雨,那你真的因為昨晚的事情打算讓我以后一個人住在這間空‘蕩’‘蕩’的公寓里?”
  “雪姐…”葉靜雨有些遲疑了。她和雪姐的友誼很牢固的。葉靜雨撅起嘴,徑直說出心里的感受,“雪姐。可我心里就是難受。”
  這句半生氣半撒嬌的話讓許雪禁不住笑起來,說道:“那你打電話把陸景罵一頓?要不要我幫你撥號?”
  “哼,我哪里敢罵他?他昨天下午又無聲無息的把我給騙了。”葉靜雨不滿意的皺著鼻子說道。
  昨天下午陸景還問她是不是晚上回和父母在一起。她反問了一句,陸景很平靜的說只是順口問一句。現在才知道這家伙是確定她不會來的話。
  許雪走過來扶著葉靜雨的肩膀,笑著道:“那要不要我幫你追他?”
  “雪姐,你明知道陸景喜歡‘胸’大的,還慫恿我吶?我哪有戲?”葉靜雨抬頭,郁悶的白了許雪一眼,心里隱隱有些意動,又有些沮喪。雪姐的酥‘胸’太傲人。不然,怎么這么容易把陸景給‘迷’的神魂顛倒。
  “靜雨。陸景看中的不是這些…”許雪笑‘吟’‘吟’的在葉靜雨耳邊說著悄悄話,“你要是在陸景面前一直乖乖的像貓咪。我看他肯定很喜歡你。哦,你還得告訴他。你還是處-‘女’。”
  ‘私’下里兩人說話很大膽。可葉靜雨聽到許雪這句話還是覺得臉上發燙,捂著臉,品味著許雪的話。她昨天下午和陸景說話時太隨意了,沒有顧得上“變身”貓咪。
  正琢磨出一點味道,見許雪一臉的似笑非笑的神情,似乎看穿她生氣的真正原因:是因為陸景對她不好,卻對許雪好。
  葉靜雨禁不住去撓許雪的咯吱窩,嚷道:“雪姐,我還生氣著呢。你還取笑我?”
  許雪哪里肯給葉靜雨撓,兩人一路追逐的笑鬧著。葉靜雨的心情好了很多。
  兩人氣喘吁吁的躺在‘床’-上說話。
  “靜雨,我回頭幫你問問。看陸景對你什么想法。他‘女’人多著呢,應該不會拒絕多你一個。”
  “去你的。雪姐,說的好像我沒人要似的。我媽昨晚還問我有多少追求者。我也就是想找個優秀的男生談一場戀愛而已。
  哼,昨晚你們在我心中可是形象全毀。怎么可以那樣子‘弄’,也不害臊。我再也不喜歡他了。”
  葉靜雨用力的撇撇嘴,表示自己的不滿。昨晚雪姐嘴角還有幾滴牛‘奶’…,天知道她和陸景前面怎么*的。
  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許雪也有點嬌羞。
  葉靜雨咯咯嬌笑。斗嘴,雪姐一向不是她的對手。伸手推了推許雪,壓低聲音道:“雪姐,陸景在美國的時候怎么判斷你是第一次啊…”
  許雪神情有點恍惚,想起她問陸景得到的回答:“你傻啊。我沒用避孕套,你都不知道問一聲,一看就是第一次。”當時羞得她使勁的捶了他幾下。
  見許雪呆滯,葉靜雨明秀的眸子滴溜溜的轉著,不知道打著什么主意。
  房間里很快響起竊竊‘私’語聲。
  …
  …
  香港觀塘,城錦大廈的大樓中。
  遠東新報的總編士天仿佛的琢磨著唐悅轉發來的郵件。上面是陸景的要求:希望遠東新報成為十萬銷量的大報,請遠東新報上報擴張方案。
  剛剛在總編辦公室開完了高層討論會,辦公室里煙霧繚繞。會后坐在總編辦公室沒有離開的副主編杜懿緩緩的‘抽’著煙。看著他的老伙計沉‘吟’著。
  他和士天是老搭檔。現在遠東新報的全班人馬就是以前南葉日報的人馬。連辦公地點都是一樣的。這是換了一塊牌子而已。
  “老杜,這事不好辦啊!”士天扯了扯自己的襯衣,拿起堆滿樣稿的辦公桌上的茶杯喝了口水,感嘆的說道。
  陸景的決心,誰都不會懷疑。那是何等層次的人物。方案上報之后肯定會有大量的資金撥下來。
  只是,他沒有把握把遠東新報做成十萬份的大報。現在香港十萬份銷量的大報也就明報、蘋果日報、東方日報三家。
  杜懿點頭,贊同道:“士總,問題很多啊。”
  誰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報紙大賣呢?但是,他和士天的天份都在做八卦小報上。并且遠東新報還肩負著和華商業情報部‘門’的職責。
  士天琢磨了一會,征求杜懿的意見,“老杜,爭奪讀者還是要在內容上下功夫。你覺得我們找幾個懂報紙的人進來負責怎么樣?專業的事情讓專業人士來辦。我們倆專‘門’搞八卦新聞就可以了。”
  遠東新報現在是一家綜合‘性’報紙,什么新聞都報道一點。看點當然是獨家的八卦爆點。正兒八經做內容,他還是有點虛。
  杜懿微怔,他沒想到士天有放權的打算,當即道:“士總,我看可以搞。我們把握好管理的只能就行。咱們還是做老本行。而且,唐少這封郵件并沒有要求回復時間,我們可以把計劃書做得更完善一點。”
  士天右手砸拳,下定決心,說道:“好。那就這么搞。未來吃‘肉’喝湯就看這一把了。”
  …
  …
  陸景回京城后,少不得忙碌了幾天。4月5日清明節回杭城祭祖過后,4月7日在湖東路cafe105和葉妍、李慕清閑聊時,接到唐悅的電話,“
  陸景,士天他們搗鼓出了一個計劃我覺得很不錯。我發到你郵箱里了。呵呵,士天從外面聘請了副總編來負責報紙內容。不枉我看好他。”
  他就怕士天自己勉強瞎折騰。那就是白費資金了。
  陸景笑道:“勞心者治人。士天有長進啊。我們做大之后,管理的方法確實要制度化。”
  管理公司、企業,要制度化才能長久。陸景固然是欣賞因人成事,但也不會忽視制度的作用。畢竟,現實生活中平庸的管理者才是大多數。
  “恩。我和煙小姐、009再多溝通下。”唐悅知道陸景的意思,包括和華商業情報部‘門’要盡快建立相關的制度、流程。
  京城四月初還是仲‘春’季節。鳥語‘花’香。窗外還能聽到燕子湖上水鳥的叫聲。周四的下午,湖東路大學城中繁華無比。熙熙攘攘的大學生們揮灑著青‘春’。
  手捧著咖啡,葉妍微笑著問道:“陸景,你和唐六小姐見過面了?”
  唐詩經在黃海大名鼎鼎,人稱唐六小姐。她和唐詩經‘交’往過幾次,略有‘交’情。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