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451 天富華府

“葉靜雨今晚不會回來吧?”
  “不會。她好久沒見她爸媽了,特意打扮的可愛,準備陪她父母幾天。”許雪想起葉靜雨今晚的“可愛”形象,禁不住一笑,又想起好友的家事,和她一樣,也是一本難念的經。
  陸景看著許雪笑了笑。許雪眼眸婉轉流波,輕輕的避開陸景的眼睛,雪嫩的臉蛋染上嬌艷的紅霞。
  吃過飯,陸景幫許雪刷碗,許雪在一旁看著陸景圍著圍裙的形象,忽而噗嗤掩嘴嬌笑。
  陸景剛夸了一句許雪廚藝還不錯,見她笑的莫名其妙,道:“我這樣很好笑?”
  許雪點頭,從背后抱著陸景,笑著道:“我看過一則笑話,女人最性感的十大時刻比如:出浴的時候啊等等。男人最性感的十大時刻,你知道是什么嗎?”
  陸景配合著問道:“是什么?”
  許雪笑著道:“把‘洗碗’這兩個字重復十遍。”
  陸景就笑,“這不是哄男人做家務嗎?”
  “是啊。不過我覺得你洗碗的樣子真的很讓我安心。”
  干凈整潔的廚房中完全是現代化的配置。兩人在明亮的圓燈下說笑著。收拾完畢。陸景解了圍裙,洗過手,將許雪擁在懷里。香軟的嬌軀柔滑無比,帶著女人的魅力。
  慢慢的吻著,說著話,夜色漸深。
  陸景抱著許雪到了浴室,嬉戲洗浴之后,抱著她到臥室。這間主臥室的床有2.5米寬。床頭放著兩個粉色的花紋枕頭,一看就知道葉靜雨晚上是和許雪睡在一起的。
  許雪順從的分開雪白渾圓的長腿,迷人的眼睛里水盈盈的,看著自己的男人緩緩的俯身下來吻自己。挺腰刺入。情熱如火,偏偏動作溫柔的到極致…
  …
  …
  云收雨歇。臥室窗外漆黑一片。圓形的宮燈讓陸景可以清晰的看到身下美人的一切。
  額前的發絲沾著汗水緊緊的嬌美的臉蛋,秀直的鼻梁上有細密的水漬。唇線尤其漂亮的紅唇輕輕喘著氣,還沒有緩過勁來。雪白嬌嫩的皮膚帶著云端后的潮紅。格外的嬌美迷人。
  “陸景。我真想嫁給你。”整理過后,許雪依偎在陸景的懷里柔情萬般的說道。
  她才知道可以那事可以這般溫柔,讓彼此體會到心靈的交融。她感覺到了陸景愛著她。
  陸景舒服的抱著佳人,他猶有余力,笑著道:“你是說:恨不相逢未娶時啊?”
  他問過許雪什么時候愛上他的,許雪不肯說。這妮子別提多有主見。在外面又是殺伐果斷的女強人。
  許雪噗嗤輕笑,心里剛有一點傷感、遺憾被吹走,道:“算了。嫁給你也不能天天守在你身邊。沒準那時候我又煩你了。”
  陸景笑著搖頭。抱著許雪溫存了一會,輕聲道:“許雪,我剛才來的時候接到了詩經的電話,我明天就準備回京城。你啊,以后不許太有主見。總得給機會讓我偷吃你,對吧?”
  前面還挺正經的,后面就原形畢露。提起唐詩經她心里還微微有些泛酸呢。許雪嬌嗔道:“去你的。就知道你嫌靜雨礙眼。虧靜雨還喜歡你。”
  她不肯公開和陸景的關系,主要就是因為好友的原因。早些時候,陸景和靜雨要熟悉得多。而且也是靜雨先和她說喜歡陸景的事情。雖然,陸景早結婚了。不是屬于誰的。可是,這件事里,她總有說不清的愧疚情緒。
  “關鍵是我不喜歡她啊。”陸景開玩笑著說道。葉靜雨的性格不是他所欣賞的。
  許雪就笑,“陸景,我可就靜雨一個朋友呢。萬一,你以后不要我了,我豈不是虧大了。所以啊,你可別指望我會讓靜雨從我這兒搬出去。”
  陸景笑著搖頭,許雪明顯是開玩笑的,連想嫁給他的話都說出來了,哪里會認為這份感情沒有未來?
  “哦。許雪,葉靜雨給我送了27顆巧克力。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他還沒有收到許雪的生日禮物。
  許雪忽而嬌羞起來,勉力的在陸景耳邊說道。“早給你準備好了。在客廳里面。陸景,我穿白色的絲襪好看嗎?”
  要是看過許雪穿著緊身皮褲在“天下無三”酒吧里跳性感火辣舞蹈,誰占她便宜就挨一耳光的事情,對她的大膽就不會感到奇怪。陸景毫不吝嗇夸獎道:“當然好看。”
  “你跟我來。”這句話頓時將陸景的興致給勾起來了。
  …
  …
  香港國際機場。
  葉靜雨無聊的在接機大廳里踱著步子等著父母到來,馬尾辮一甩一甩的,讓她像一匹煩躁的馬駒。胭脂馬。
  航班又晚點半小時。看看手機,葉靜雨郁悶的撇撇嘴,她今天下午和陸景說的話是真的。
  這不,她挽著清秀的馬尾辮,穿著黑色的蕾絲袖修身t恤、白色的一步裙,肉色的絲襪,高跟鞋。打扮的既時尚、漂亮又純凈、清秀。至于是不是真“可愛”她就顧不上了。
  機場里不少旅客都將目光投向葉靜雨。甚至還有幾個大膽的男人過去搭訕。這個明秀雪嫩的少女在這個下著雨的夜晚太引人矚目。身材嬌小清廋,就像一只驕傲的小天鵝。
  葉靜雨不耐煩的打發走第四個搭訕者,總算等到了父親和母親。兩人一起親密的挽著手,拖著行李箱出來,氣度、姿容尤其出眾。葉靜雨禁不住撇撇嘴,多大歲數的人啊,還這么秀恩愛,煩不煩啊?
  想歸想,葉靜雨揮手大聲喊道,“爸、媽,我在這里。”很興奮、激動的那種。
  葉靜雨的父親葉衛約莫五十多歲,穿著時尚的休閑裝,氣質很文雅。“靜雨,你來了。”葉父很慈愛的摸了摸葉靜雨的頭,“越大越可愛了。香香,你覺得呢?”
  葉靜雨心里郁悶的腹誹道:我才不可愛呢。
  葉靜雨的母親云紫香是一位婉婉笑著的婦人,帶著十足的江南水鄉氣質。風韻猶存。葉靜雨的容貌要像她媽媽多一些。不管誰看到云紫香就知道她是葉靜雨的母親。
  云紫香很滿意的看著女兒,親昵的整理了一下女兒的秀發,“是啊。大衛,你看,她真漂亮。比我年輕時還美。靜雨,你的追求者不少吧?”
  “媽…”葉靜雨拖長語調賣萌,惹得父母呵呵笑起來。葉靜雨接過父母的行李箱,臉上很開心的表情,說道:“爸、媽,我已經在影灣園訂好餐位和房間。”
  “嗯,好。”葉衛文雅的頷首,一家人往機場外走著。葉靜雨的座駕已經等在機場外,開車送父母到影灣園。一起吃過豐盛的晚飯,旅途的疲倦稍解。葉衛沉吟著開口道:“靜雨,你先回去吧。我和你媽要休息了。”
  “爸,媽,我今晚也住這里。”葉靜雨不樂意的道。她很久沒有和父母在一起了。父母對她很親熱,可是就是每次見面沒一會的功夫就要她走:我真的不可愛嗎?
  葉父和葉母都禁不住微微皺眉。兩個人的世界里多出一個人來感覺怪怪的。就算是親生女兒,這種感覺還是很明顯,讓他們不適。
  葉靜雨一看這表情,氣餒的道:“好吧,你們慢慢恩愛,我走了。”她連生氣都不敢生。否則,這對極品老爸老媽下次都不會讓她到機場去接送。
  生于蘇江葉家,衣食用度都不缺。父母常年在全球各地旅行。她一年能見到三次父母算是燒高香了。真搞不懂他們,都快三十年的婚姻了,他們倆天天在一起不膩嗎?
  而且,當神仙眷侶比陪女兒還重要?
  想著,葉靜雨甚至有點氣憤,她喝酒的習慣就是這樣養成的。一路駕車回天富華府,氣呼呼的那鑰匙打開門。影壁擋著看不見客廳的情況。只是客廳里亮著燈,雪姐在家。
  葉靜雨踢掉高跟鞋往客廳里走去,嚷道:“雪姐,氣死我了。我要被我爸媽給氣死了。”
  下一刻,葉靜雨看到了客廳沙發邊的陸景和許雪,禁不住發出高分貝的叫聲,“啊…….”
  眼前這一幕簡直要把她的三觀給毀了。雪姐正跪在光溜溜的陸景面前,那姿勢…。
  而且,兩人一臉震驚的看著自己,搞得好像自己才是罪惡深大的人。葉靜雨真是恨不得自己當場能暈過去才好。
  …
  …
  清晨醒來,窗外下著雨。沙沙的雨聲落在庭院里的梧桐樹上的聲音清晰可見。香港山頂的別墅在清晨很安靜。微曦透過厚厚的窗簾落在地板上,帶著3月底濕潤的春天氣息。
  陸景揉揉臉,懶洋洋的不太想起床。他這幾天的生物鐘紊亂的很。想起昨晚葉靜雨突然闖進來他和許雪兩人狼狽的情況,頓時苦笑不已。
  誰曾想葉靜雨竟然半路折回來?這下子可糗大了。
  看看時間,陸景撥了許雪的號碼。半響,電話里傳來許雪羞赫的聲音,有點低,估計是避開葉靜雨接電話,“陸景,這下我們倆在靜雨面前可是形象全毀。”
  陸景呵呵一笑,他不怎么在意他在葉靜雨心中的形象,倒是擔心許雪失去葉靜雨這個朋友,“許雪,你和葉靜雨的關系...,葉靜雨沒事吧?”
  “靜雨哭了一晚上。唉…,她爸媽啊…,陸景,這兩天我要好好的陪陪她。不和你聯系了啊。”
  說了一會兒話,陸景估摸著后遺癥不是很嚴重,心里放下心,掛了電話,起床準備前往機場飛回京城。(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