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144 落幕

“好再來”餐廳二樓里很熱鬧。大概趙劍華事先也有打招呼,沒有人打趣他和席雨嘉,關系好的朋友過去喝杯酒,說幾句祝福的話,然后都在座位上興高采烈的談著學校里的趣事。
  陸景坐在桌子上吃著飯菜,看著這樣熱鬧的氣氛,忽而感覺到這才是真正的大學生活。約一群好友在小店里炒幾個小菜,推杯換盞,熱熱鬧鬧的吃一頓飯,開開心心的散去。這樣的日子是多么的愜意啊!
  關寧似乎能感受到他的落寞,握住了他的手,亮晶晶的眸子看著他,“你什么時候京城呀?”陸景笑道:“就這幾天吧。董叔叔約了17號介紹他朋友給我認識。你二十四號放假前,我還會再來江州的。到時候我送你回京城。”
  說著話,伸手去撫關寧耳邊的發絲。陸景的手指碰到關寧的耳垂讓她感到有點癢,偏過頭去,說道:“你今年在哪里過年,在杭城嗎?”
  “不知道,看我媽的決定。應該是在京城。”陸景想了想說道。京城里有太多的關系要走動,邏輯上應該是在京城過年。老頭子就算在杭城也未必清凈,過年的時候還不如在京城里住一段時間。
  關寧湊在陸景的耳邊小聲問道:“曾姐是不是跟你一起回京城,我感覺身邊多個人好別扭。”她和曾紅英見過面,對她印象挺好的,但是身邊多個人總感覺很不習慣。
  看著關寧小心翼翼,一副怕被人聽到的可愛模樣。要不是人太多,陸景真想抱著她說話。笑道:“不會。我把她留在你身邊。等幾天形勢穩定,我就讓她給我開車,好吧?”
  “好啊!”關寧有些愉快的笑起來。葉儀拉著關寧的棉襖,笑道:“我說,你們兩個要不要湊那么近啊?說什么呢?”
  關寧笑道:“說悄悄話呢。”說著,放開了陸景的手,坐正身體。宋雨綺在陳蘇子的耳邊道:“蘇子,你說的色狼看樣子他不怎么色啊?你看他跟他女朋友關系挺好的。”
  陳蘇子抱著她的肩膀嬌笑道:“那是裝的啊!你真笨。有幾個人敢當著女朋友的面勾三搭四的。”
  宋雨綺嬌嗔著白她一眼。把她稍稍推開,“行了,那邊有人在看我們兩個呢。”兩個美女抱在一起自然很引人注目。
  兩個人笑鬧著,聽到曹兵正在吹牛,“上次要不是雨綺姐拒絕了了孟漢生公司的報價,我現在至少也是十萬的身家。”
  徐瓊拍手道:“哦,你們好厲害啊!”蘇蕓和葉儀兩個人都吃吃笑著。
  宋雨綺笑道:“徐瓊。你別聽曹兵亂說。孟漢生當時想讓我們幾個到他公司做事,出價20萬購買我們目前在做的一個項目。我拒絕了他這個提議。”
  曹兵苦著臉道:“雨綺姐你就不能不拆我的臺嗎?”一桌子人都哄笑起來。
  宋雨綺知道曹兵喜歡在女孩子面前吹點小牛,也不理他,對正在吃飯的陸景說道:“陸景你那天在場的。”正在吃飯的幾人都好奇的看向陸景。
  陸景夾著菜笑道:“我以為宋老師不記得我了。”他記憶力一向不錯,那天在樓外樓吃魚,和楊顯他們幾個一起嘲諷趙小豐浮躁時見過宋雨綺一面。
  宋雨綺的面容姣美。也算得上是出挑的美人,他自然有印象。剛才見面之下他就認出來。只不過看到她那會兒一臉戲謔的笑容,也就沒有點破。
  宋雨綺笑道:“你都把孟漢生給氣的換地方吃飯,我怎么會不記得你。北湖魚有紅燒,清蒸。煎炸,魚湯。烤魚,石鍋魚幾種做法。不知道你吃過那幾種?”
  陸景接過關寧遞來的紙巾,擦了擦嘴,說道:“紅燒,石鍋魚,烤魚,這三種我是吃過的。中盛路上有一家烤魚不錯,改天有時間我請大家去嘗一嘗。”
  宋雨綺心里一動,她記得當時陸景身邊有人說他的公司營業額即將達到800萬,不知道他有沒有意愿對時代俱樂部進行投資呢?想到這兒,宋雨綺說道:“陸景,我們時代俱樂部開發了一款產品,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投資?”
  陸景笑道:“你總要把項目書先給我看看,這樣問,我怎么回答你。”宋雨綺點頭道:“行。明天你有時間嗎?我們約個時間談吧。”這里人多眼雜,不好說話。
  “明天上午十點半吧!我早上起得比較晚。”
  “那行。明天十點半在大學生就業指導中心二樓見面,我能拿到那里的會議室。”宋雨綺干脆利落的說道。
  吃過飯后,一行人返回宿舍。陸景給關寧她們幾個大致的說了說在樓外樓吃魚碰到宋雨琦的事情。
  葉儀,蘇蕓,徐瓊幾個早就知道他不是一般的高三學生。關寧平時在宿舍里口風雖然緊,但是開著奔馳,被市委三號車接送,長期逃課的高三學生可不多見。所以對陸景在江州開了一家手機代理公司到也沒覺得奇怪。葉儀還笑稱以后買手機要陸景給她一個內部價格。
  …
  手機鈴聲把陸景從睡夢里驚醒,陸景拿起手機,“陸景,方華天昨天晚上死了。”
  電話里面是郁揚,他語氣似乎很別扭,有種既興奮又遺憾的感覺。
  “今天早上漢寧區公|安|局接到大商國際集團副總張天遠報案。方華天和大商國際的總經理張雨玲雙雙身死在泉山的一套別墅里。已經初步確認是張雨玲投毒殺死了方華天。她在一瓶紅酒里放了毒藥。兩個人都喝了毒酒,導致身死。”
  “是好事。”陸景沉默了一會,這是意料中的事情。金虎保安公司被查處之后,方華天的命運就已經注定。身死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出來喝杯茶,我在白山茶韻等你。”
  陸景看看表,已經是早上九點十五分,說道:“行吧。不過我十點半要去江州大學辦事情。”
  “耽擱不了你的事情。”郁揚在電話里說道。
  陸景洗漱過后開著車往漢北區白玉山半山腰的白山茶韻而去。一路上接到謝澤華,方達沖的電話,都是通知他方華天身死的消息。
  山間還有些未消散的迷霧,遠看山頂如同被輕煙籠罩著,頗有一番意趣。
  茶室里郁揚臉色還是那樣的蒼白,穿著深棕色的大衣,圍著圍巾,很有些文青氣質。
  他斜坐著,臉上帶著輕松的笑容,見陸景進來,丟了一支煙給他,“有些事情不說出來憋得慌。突然發現你到是一個很好的聽眾。”
  陸景坐下來點起煙,喝了一口茶,笑道:“那也未必。等華省長下去了,你老子還是要和江南|系起沖突。”
  師書記在大的范圍內是歸屬于豫北|派|系。接下來幾年各派系將陸續蠶食江南|系的地盤,這是避免不了的。弱小賀系也是諸多力量的目標之一。
  郁揚看著窗外山腰處枯黃的樹林,笑道:“他們爭他們的,我們論我們的。”說著,喝了一口茶,咂咂舌頭說道:“我原本計劃等幾年,江州的事情慢慢冷下去的時候找人把方華天做掉,想不到張雨玲比我動作更快。這女人夠狠,以身做餌,方華天八成死得不明不白。哈哈!方華天他老娘用官位保他一條命,沒想到他最終還是栽在女人的身上。你那天說他不會栽在花樣年華的案子上,我還將信將疑。你怎么知道張雨玲要殺方華天。”
  陸景吸了一口煙,淡淡的說道:“張雨玲怎么可以忍受情人殺丈夫這樣的事情。無論從道德,還是其他方面的壓力,她都無法容忍。人和禽獸終歸是有區別的。方華天壞事做盡,死了是件好事。”
  說著,問道:“花樣年華的案子怎么樣了,應該快有結果了吧?”
  郁揚舒服的靠在椅背上,心情極佳的抽煙,蒼白的臉上浮起一絲血色,說道:“基本上定了。花樣年華的張寧安承擔了所有的責任。方華天死了就不說了,常|務副|省|長劉省|長馬上要退。華省長把自己摘出去了。這件案子把他在省里的影響力被壓到了最低。師書記的目標基本達成。省里面馬上會有一輪人事調整。有些人的烏紗帽要飛了。
  黃哲那逼人家里出了一筆巨額保釋金,又打通各方面的關系,已經返回香港。嘿嘿。”
  陸景聽郁揚最后一聲冷笑,就知道他心里還是有干掉黃哲的想法。席雨嘉的事對他傷害很深。別看他對席雨嘉放手,心里的痛楚一時半會恐怕是消不了。
  想了想,還是勸道:“有些事情不要陷得太深。”命案一向是紅線,沾了命案如果被查出來,是不會有人幫忙說話的。整人的手段多得很,沒必要用最極端的手法。
  郁揚吸著煙,嘿嘿一笑,不置可否。
  兩人說著話,看看時間差不多快到十點二十。陸景道:“我還有事情,改天聊。”
  郁揚點頭道:“行。改天我請你去王朝消費一回。哈哈!”王朝俱樂部是江州頂級的俱樂部。陸景前世里在江州廝混十五年,自然知道那是倚紅偎翠的好地方。
  陸景笑了笑,“再說吧。”說著,告辭離去。他要去見宋雨綺,看看她拿出來的項目是否值得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