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448 股權控制權

陸景微笑道:“香港三月份底都有初夏的感覺,來點啤酒吧。馬飛,你們要喝白酒自己喝。笑笑,你是喝飲料吧?”
  “是埃”坐在陸景身邊的陳笑穿著七分袖鏤空蕾絲連衣裙,嬌俏成熟,精致的小臉上帶著寫意、閑適的笑容。年過三十,她越發的注重保養。
  今天是老朋友之間的聚會。算上在美國的劉一平,這就是陸景當年從京城到江州成立景和公司時的老班底。一晃將近十年的時間過去了。
  馬飛嘿嘿一笑,和楊顯、杜衛成商量了下,點了兩瓶茅臺,一打啤酒。
  很快,服務員送了酒過來,馬飛咬開啤酒瓶蓋,給眾人斟酒,笑著道:“劉一平這小子現在牛逼大了啊。都被美國媒體報道成為華人追逐美國夢的代表。”
  f6音樂網站正在被美國的互聯網資本熱捧,上市之前的路途已經很平坦。摩根士丹利估值是80億美元。作為f6音樂網站的首席執行官劉一平最近風光無限。
  杜衛成穩重的笑說道:“美國媒體都是這樣子。只報道成功的追求美國夢的例子。實際上紐約那幾個區除了曼哈頓都是窮人。”
  楊顯點評道:“杜總,你這話很深刻啊。”杜衛成那會是陸景的助理,他們幾個都是歸杜衛成管理。現在不管在和華內部的地位如何,都是稱呼他杜總。
  陳笑笑道:“杜總,照你這么說,我們去紐約都算是窮人啊?”
  馬飛喝著啤酒笑道:“笑笑,你肯定不算。你04年在景華的股票分紅加起來,怎么都有3000萬美元的收入吧?還別說你這些年的股票收益。”
  和華的薪資制度中,越是老員工越是能享受到公司成長的收益。另外。像陳笑這樣獨鎮一方的“統帥”,年薪都是千萬美元級別之上。他曾經看過一篇文章介紹,在美國舒適生活與平常生活的分水嶺是:家產200萬美元。稅后每年凈掙10萬美元。
  大家都是一笑,討論起國內國外生活的區別、優劣來。
  很多人對國外的生活有一個誤區。以為像國內的大城市里的高樓大廈一樣。鄰里間不怎么來往。實則不然。很多人定居國外之后,需要跨過融入社區這道門檻。
  而在美國,黃種人的膚色地位甚至要低于黑人。
  陸景平常并不是一個喜歡滔滔不絕的人,多半時候會有些安靜。這時,便沒有參與昔日下屬們的話題,只是聽一聽,享受著美食,思考問題。
  大碗的燴面再加一份涼拌牛肉。順著紋理切得細細薄薄的牛肉片。上面灑著綠油油的香菜、青紅相間的椒絲,盤底上一層醬紅的汁漂著幾顆大滴的油花,正是大塊朵頤的最愛。
  直接挾了四五片放嘴里大嚼著,香味、辣味、醬味混和的爽口味道讓陸景點頭,又喝幾口冰鎮啤酒,順爽無比。再吃著小菜花生米、腐竹,就著勁道的燴面,令人回味無窮。老店的味道就是那么正。
  陸景對plu電訊、景華和亞太財團的合作倒沒什么擔憂。有錢賺的項目,磕磕碰碰總可以進行下去。里面交鋒的細節他不關注。他現在思考的是天辰娛樂的問題。
  至于,唐、裴兩家和亞太財團的爭斗方案。他需要回京城后見過唐論語、裴高峰才好有定論。
  陳笑幾人的話題很隨意的轉到了聊到美國的財團。在面館里聊天,大家也沒有說什么機密的消息。杜衛成喝著茅臺,帶點醉意的問道:“景少。我們是怎么推測摩根大通銀行幕后是摩根占據主導地位的?”這個問題他一直很好奇。
  陸景接過陳笑遞來的紙巾擦擦嘴。這個動作,幾人都當沒看見。笑笑和陸景的關系,大家早就心知肚明。她都三十二歲還沒打算嫁人,想法不問可知。
  陸景放下紙巾,舒服的抿了口啤酒,道:“jp摩根和大通銀行合并。合并之后的名稱叫做摩根大通銀行,而不是大通摩根銀行。這就說明了誰占據主導地位。像前些年奔馳并購克萊斯勒,名稱就是戴姆勒-克萊斯勒公司。”
  杜衛成恍然道:“怪不得。”
  陸景笑一笑,環視一圈。見大家面前的小菜,面湯都吃得差不多。問道:“馬飛,這家面館很不錯啊。你怎么發現的?”
  馬飛笑著道:“景少。你在總部辦公的時候少。杜記面館遠近聞名。哈,我聽楊星長介紹的。”又嘆道:“還差劉一平一個,很有點像我們那年在江州聚餐的時候。”
  幾人都有些感嘆。九年的時間,變化真大。喝了酒,楊顯也略顯得放松,開玩笑道:“還差個潘婷婷啊!”
  眾人轟然大笑。旁邊的助理們都看得有些莫名其妙。不明白這句話為什么讓平日威嚴的老總們突然發笑。
  陸景笑著搖頭。那天潘婷婷是反角。
  陳笑對那天的事情記憶比較深刻。因為下車前陸景教她處理痛經的小竅門,讓她羞的滿臉通紅,情愫暗生。問道:“熊玉嬌、潘婷婷現在怎么樣了?我好久沒有回江州了。”
  兩人各自的丈夫蘇遠、孟漢生出車禍的事情她是知道的。
  楊顯對江州的情況最清楚,說道:“熊玉嬌現在江州發展的還不錯。遠大集團搞地產開發很賺了些錢。她在江州小有名氣。潘婷婷給熊玉嬌當助理,掛了副總的頭銜。嘿,高爾德財團的那個商業間諜牧高山現在是遠大集團的常務副總。”
  說著,扭頭問陸景,“景少,聽說牧高山24小時都有gi的保鏢貼身保護?”
  這件事在江州是奇談。牧高山每次商業會談,身邊都跟著一名黑衣保鏢,寸步不離。據說,這是他在非洲的礦場里養成的習慣。江州圈子里謠傳極多。很多人都笑他怕死。
  那些人是不知道內情。陸景這個人事安排,他一直頗為佩服。簡直是“廢物”利用的典范。
  陸景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嗯。gi保鏢的薪水由遠大集團支付。”
  說起昔日江州的人和事,眾人唏噓不已。頗有些創業唯艱,篳路藍縷,往事如煙的感慨。
  又提起吳璇。那時候景和的合作伙伴就是吳璇。現在景和的總經理還是吳璇的原助理。吳璇則是和華的旗艦企業之一:麗都酒店集團的總裁。
  她昨天剛和何夢瑤一起離開香港返回江州。和華的高層事了,沒有必要繼續在香港停留。
  …
  …
  “笑笑,從九六年我們去江州到今天有九年了…”香港山頂1020號別墅二樓的觀景客廳中,陸景沉沉的靠在沙發上有些感嘆的說道。中午情緒上來了,喝得有點高。
  “憶苦思甜啊!現在還說吳璇是小妞嗎?”陳笑笑吟吟的說道,白膩的耳垂上兩枚彎月耳墜搖晃著,嬌俏成熟。
  陸景卻是響起和吳璇第一次見面,她穿著ol制服、絲襪靚麗迷人的場景,笑著搖搖頭。
  “陸景,和你說一件事。”陳笑坐到陸景身邊,依偎在他身上,低聲道:“等珀斯的鐵礦石裝船后,我想和你要一個孩子。”
  陸景現在解決子嗣艱難的問題,對這事他向來是支持,笑著道:“兩個都可以啊。誒,笑笑,陳叔叔哪兒要不要我去說?”這點擔當他還是有的。
  陳笑的父親陳樂義是京城里的知名律師。現在還與景華有業務往來。
  說起,孩子的事情,陸景輕輕的拍拍額頭,醒起一件事來,他還得抽空去一趟賓州。為他釀造藥酒的吳晚觀羅道長希望見他一面。
  “我爸媽那兒我自己去說吧。”陳笑大眼睛開心的笑的如同一彎淺月,溫馨的感覺從心底升起,她就怕陸景不同意,“你當我爸媽不知道我們的事情啊?我拗著他們的。陸景,我現在都三十二歲了,等以后老得難看了,有個孩子安穩一些。”
  她在陸景面前并不是以姿容取勝。只是再穩固的感情,隨著她常年在海外,終究是需要一個紐帶來聯系。
  “誰說我們家笑笑不漂亮?”陸景佯怒,寬慰著自己的小美女,笑笑在他心中就是當年那個嘰嘰喳喳愛說笑,穿著牛仔褲小臀翹翹、大眼睛笑得如同彎月的小美女。
  其實,陳笑保養的非常好。三十二歲,眼角還沒有魚尾紋,肌膚細膩的如同瓷器一般,光滑水嫩。大大的眼睛,瓜子臉,五官精致,帶著成熟女人的嫵媚韻味。
  “傻瓜,我是說以后。”陳笑給陸景抱在懷里,仰頭看著自己的男人,動情的伸手撫摸他的臉龐。
  陸景年紀比她小,但是她跟著陸景一路乘風破浪直上九霄,陸景給她的安全感、踏實感無與倫比。
  “陸景,我自己覺得現在還過得去啊。”陳笑俏皮的輕笑,“可是黃千兒那樣18歲的年輕女孩比就不行了。誒,你和她到底怎么樣了?”
  陸景到底是喝了酒,很容易就想到那晚黃千兒在自己面前脫光的魅惑,揉揉眉心,“就那樣吧。”
  心里嘆口氣。那晚酒會之后,他便再也沒有去見黃千兒。此后,他也不打算再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