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447 酒會尾聲

3月29日,日本東京。
  plu電訊的ceo岑萬、景華海外運營部總經理鄭中杰帶著談判團隊在東京銀座區天驕基金的總部天驕大樓中和亞太財團進行第一次洽談。
  景華通信日本分公司總經理劉騰親自擔任翻譯。極為重視這一次與亞太財團的合作洽談。
  天驕基金是亞太財團的核心企業。是以,天驕基金的總部就是亞太財團的核心決策機構。而設立在菲律賓馬尼拉的總部真正啟用的時候很少。
  三面落地窗的明亮會議室內,深紅色橢圓形會議桌邊坐著十幾名商務人士。都是西裝革履。
  左首的plu電訊ceo岑萬打量著天驕基金的高級經理良喬德男。一個很典型的日本人,小眼睛瞇著,閃著精光。
  大致的合作框架,和華和亞太財團的高層已經敲定。plu電訊提供3g技術支持,與亞太財團合資成立一家移動運營商。股權比例是六四開。
  亞太財團負責為公司注冊、拿下運營牌照、洽談日本國內的合作伙伴等等事宜。
  新成立的tu公司注冊資本為1000萬美元。但隨即雙方需要在建設3g網絡的項目中出資。預計建設覆蓋日本本土四島的td-wcdma的網絡需要花費50億美元,耗時3年。plu電訊預計會在3年中陸續將會支出30億美元。
  但由于td的技術兼容日本國內原有的2g網絡,gsm、pdc。tu公司只要和日本的運營商談好通信網絡合作,會在半年后向日本用戶推出服務套餐。
  合作的條款一項項的通過。細節問題慢慢的討論著。會議氛圍時而激烈,十分舒緩。一直從上午談到了下午。
  臨近今天談判的尾聲時。良喬德男突然道:“岑社長,按照陸先生和竹下會長的協議。當tu的用戶數達到一定規模之后,天驕基金將會啟動程序收購plu電訊手里20%的股份。我認為當tu擁有1000萬用戶之后,可以啟動這一條款。”
  將tu的控制權交出去讓岑萬心里仿佛有吃了一只死蒼蠅般難受。這是他很難忍受的事情。日本的手機市場份額很大,而移動運營商在行業中擁有主導權。他根本就不甘心失去控制權。
  但是,這是陸先生和亞太財團的主席竹下修一達成的協議,他無權質疑。
  當即道:“良喬經理,現在日本幾大移動運營商中,doo的用戶數有5000萬。把數據定為1000萬不太合適吧?我認為用戶數設定為達到2000萬之后再收購plu電訊手中20%的股份比較合適。”
  他知道,plu電訊作為港資想要在日本本土電信市場控股一家移動運營商很難。
  只是。tu擁有2000萬用戶和擁有1000萬用戶時的股權價值肯定大不相同。既然要賣,他希望賣出好價錢。
  良喬德男瞇著眼睛,不軟不硬的說道:“岑社長,tu超過1000萬的用戶就有很大可能引起我國監管部門對股權的注意。這方面還是聽從我們的意見為好。”
  岑萬給噎的無話可說。結束會議回到景華通信日本分公司的辦公室里對助理道:“瑪德,明天管理層架構的談判一定要按照我們的想法來。”
  plu電訊和天驕基金的協議一天之內無法談完,還需要洽談董事會架構,管理層架構等事宜。協議的洽談將會持續十幾天。
  正吩咐秘書倒水的鄭中杰聽得微微一笑。他中等身材,相貌看上去有文弱,48歲的年紀就滿頭白發。
  作為景華海外運營部的總經理。在被周復生任命時看中的是他在三星物產和索尼工作的經驗,意圖打開日韓手機市場。
  不曾想,景華這幾年迅猛的發展,不斷的打開歐美、澳洲。東南亞、印度、南美、俄羅斯等地的市場。最終,在去年成為全球第二大手機廠商。
  他不再僅僅是日韓市場的負責人,而是實際上成為景華運營部總監程建楓的主要副手之一。這讓他需要花費大量的去了解新市場的情況。每日嘔心瀝血。
  這時,笑著道:“岑總。我們肯定能在tu公司中占據主動。我們出技術,出資金大頭。提供優質的終端產品。換一個稍微有實力的合作伙伴就可以打開日本市場。不一定非得是亞太財團。據說軟銀就有計劃進入日本的移動通信市場。”
  辦公室里幾位參與今天談判的核心成員都微微頷首。這正是plu電訊和景華通信的底氣所在。
  岑萬知道鄭中杰畢業于日本京都大學,并且在日本、韓國生活工作過多年,對他的意見很重視,笑道:“我是氣不過良喬德男的態度。鄭總,過幾年我們就要交出控股權,咱們有些工作得先做好啊。”
  他出發前向莫總匯報過。莫總說了:不管股權如何分配,在公司創立之初,一定要奠定好公司規章制度,保證日后股份較少情況下的控制權。
  鄭中杰邀請諸位同僚落座,喝著咖啡,微笑道:“岑總,即便控股權失去,我們對tu的控制權也不是問題。像三井物產通常只參股20%就擁有一家企業的控制權。
  我們控制著技術、產品,在消費電子領域,亞太財團只能跟著我們的指揮棒走。除非,他們撇開我們和其他日系廠商合作。”
  他早年隨周復生見過陸景,和陸景有些私交。他來日本之前向陸景郵件請示過。對陸景的心態把握比較準確:和華可以放棄控股權,規避監管風險。但不會放棄tu的實際控制權。
  當然,日后亞太財團取得控股權后。少不了明爭暗斗。
  岑萬的助理擔憂的道:“鄭總,這種事概率很大…”
  一旁的景華通信日本分公司總經理劉騰笑了笑。岑萬有些詫異的看向鄭中杰
  鄭中杰一臉的微笑。很有些文弱書生的氣質,“王助理。這件事要從亞太財團和日系財團的淵源說起。竹下這個姓氏是日本的貴族。但明治維新之后的新貴與舊有的貴族并不是一體。竹下家族和三井、三菱等財閥的關系并不好。
  所以,我們判斷,只要tu有足夠的利潤,就算未來有利益摩擦,亞太財團和我們分道揚鑣的機會很小。”
  岑萬釋然而笑,放下心來,繼而和眾人討論著后面的談判章程。
  務必,要交出一份完美的答卷。
  …
  …
  正午時分,陸景一行人從車上下來。步行到小巷子中的一家面館吃午飯。
  兩車道的小巷頗具香港六七十年代風味。建筑陳舊。各家小店門口擺放著餐牌、水產。濃郁的香味隨著“滋啦”的油鍋的翻炒聲從窗口處飄散出來。
  陸景前兩天酒會上讓馬飛聯絡下舊部,今天到位于世運大廈2公里小巷中的杜記面館吃飯。
  走在陸景身邊的楊顯給陸景說起plu電訊、景華通信和亞太財團談判的事情,“景少,岑萬和老鄭昨天把亞太財團頂得夠嗆。tu的管理層職位悉數拿下,只留了一個分管財務的副會長職位給他們。人力資源招聘全部由我們負責。”
  第一次談判,岑萬和鄭中杰被亞太財團的代表良喬德男借助“主場優勢”壓了一回。不過昨天兩人卻是找回場子,唇槍舌劍,充分發揮控股股東的優勢,一條條的辯駁。拿下管理層的職位。昨天晚上鄭中杰向他匯報時,語氣很是歡暢。
  陸景笑著點頭。談判過程下面的人肯定不會向他匯報,只會匯報最終的結果。
  杜衛成老成持重,提醒道:“景少。這會壓得太狠了,后面亞太財團肯定會報復回來。我看他們此時的退讓未必沒有‘以待日后’的意思。”
  陸景笑著道:“老杜,日本的移動運營商競爭非常激烈。tu至少也得等三年之后覆蓋日本四島的3g網絡建成才有高速發展的可能。3年的時間,足夠我們把亞太財團的實力削弱。”
  這話說的幾人都笑起來。
  杜衛成呵呵一笑。既然陸景有準備,便不再說什么。
  陸景和竹下修一是既合作又斗爭的關系。合作是:開發日本消費電子市場。分歧在于唐、裴兩家要脫離亞太財團。
  陸景因為和唐詩經的關系。決定了他的立場傾向。
  唐、裴兩家要脫離亞太財團,讓竹下修一痛快的把股份賣回來,肯定不可能。
  這就得像戰爭一樣,以打促和。因而,削弱亞太財團的實力是必然要走的一步棋。
  當然,陸景并沒有毀約的打算,他還是會轉讓tu公司20%的股份給竹下修一。
  以和華的高速成長,3年之后的和華會發展的如何強大,他都不知道。但可以肯定,削弱亞太財團的必定無力與和華明爭暗斗。和華以軟實力控制tu并不是空中樓閣。
  …
  …
  朋友間的聚會在小店中顯得更加親切、隨意。在高檔的酒店吃飯反而顯得生疏。而對于美食而言,往往是小店的味道異常地道。
  馬飛推薦的這家叫做杜記的面館小店不大。深紅色的柜臺、木桌都略顯陳舊。金色的招財貓在柜臺一邊不斷的揮著手。正午12點過一刻,生意十分火爆。外面還有人頂著太陽排隊等候。
  陸景幾人坐了一桌,隨行的助理、保鏢坐了兩桌。馬飛熟門熟路的去柜臺點了餐,回來笑呵呵的問道:“景少,要不要喝點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