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446 海洋通道

“你說,我聽著呢。”何夢瑤清聲說道,握著陸景的手一直都沒有放開。她愿意做陸景的解語花。
  陸景拿手點點額頭,笑道:“夢瑤,這兩天我胡思亂想了很多。我們到全球任何一座經濟中心城市都不可能完全的擁有話語權。只是,我最近冒出了一些有意思的想法。
  財富,現在對我們而言是數字。把和華做成世界第一財團,歸根結底還是為了盈利。還是金錢數字。想想然無味。我們的目的應該是什么?
  《左傳》上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論著出書,我們沒有必要做。我們倆都老的時候,我相信研究和華的書籍會有幾本。
  立德,這種事,我怎么看都不夠格。只能是定格在“立功”上面。更透徹的說,是我們將要怎么樣去改變消費者的習慣,改變社會,進而改變世界?”
  何夢瑤搖了搖陸景的手,看著他,明眸的情意流瀉出來。小時候很多人都有想要改變世界的夢想,然后在生活中湮滅。但是,陸景現在來說這樣的話,沒有讓她感覺到一絲的矯情。和華確實已經具備這樣的能力。
  和華也正在悄然的做著這樣的事情:白沙井改造,江州的手機制造產業基地、手機產業、櫻花園等等。生活在江州,每一刻都能感覺到他在身邊。
  陸景笑了笑,繼續道:“所以,假設我就想,如果給我一座完全自由的城市。我將會怎么做。昨天下午和心藍、清兒一起喝下午茶時,心藍推薦我去讀一讀古希臘的哲著作。柏拉圖、蘇格拉底對制和秩序做過很多有益的探討。我翻了翻。現在對緬甸、東南亞有一些新的想法。”
  陸景沒有告訴何夢瑤他的新想法是什么。很多年以后,何夢瑤途經仰光看到漢語成為官方通行語言之一時。才意識到一切的變化起源于今晚。
  …
  陸景與何夢瑤在一起說了一會話就分開了。何夢瑤回葉妍的1008號別墅休息。
  陸景繼續在酒會中招待著賓客。在一樓和信業銀行的董事、副行長吳陽越聊一會后,馬飛、楊顯過來向陸景告辭。酒會已經持續兩個多小時了。
  “景少,我們先回去了。”
  陸景笑著點頭,問楊顯,“住處安排好了吧?我們倆明天再談談。”和華這段時間的事務并不繁忙,陳笑她們都在香港停留近一星期。楊顯前晚到的香港,是要向他匯報景華通信和plu電訊配合與亞財團合作打開日本消費電市場的事宜。
  “住宿,馬飛幫我安排好了。”楊顯笑著說道,“景少。那我等宋助理電話。”陸景的日程都是宋雨綺安排的。剛在二樓還碰到宋雨綺、墨靜雯她們。
  “嗯。”陸景沉吟了一會,對馬飛道:“杜衛成最近也在香港吧?看明天還是后天,我們幾個老員工聚一聚。就笑笑、杜衛成,你們。馬飛,你推薦個地方,我們一起吃頓飯。”
  和華船運的總經理杜衛成是昨晚抵達香港。杜衛成需要與陳笑、現代商船的社長金容和商議海運發展的事宜。
  “沒問題。”馬飛興奮的答應下來,大家很久沒有在一起聚了,“哈,景少。什么時候和華能夠也像高盛那樣聚會就牛逼了。宴請全球的合伙人,報銷費。”
  陸景莞爾道:“那吃的不是飯,吃的是檔次。我們的聚會你別安排在酒店啊。味道地道一點的地方就可以。”
  馬飛哈哈一笑,道:“行。景少。我明白了。”
  …
  目送馬飛、楊顯離開,陸景到休息區里稍坐。賓客慢慢的來告辭,酒會已經逐步的接近尾聲。他也該考慮過兩天返回京城的事宜了。
  一樓的休息區連通后面的花園和客廳。幾排米白色的沙發優雅的放在一起。常青樹在一旁點綴著綠意。
  陸景剛用手機和唐詩經在sit上聊了幾句,葉妍、聶問白笑盈盈的一起從花園里走進來。葉妍穿著青白色的長裙。宛若古典仕女一般。國色天香。一旁的聶問白穿著很寫意的蕾絲邊粉色連衣裙,絕美如昔。風韻璀璨。
  陸景詫異的看著兩位大美女,驚訝的問道:“小妍,你怎么和問白在一起?”
  葉妍是從黃海來香港陪他過生日。聶問白則是周四的下午由交州來香港。他還沒有時間好好陪聶問白說說話。
  葉妍笑盈盈的道:“我們怎么就不能在一起。哦,陸景,聽說剛才在二樓有個叫黃千兒的女孩為你哭了。”打趣的掩嘴嬌笑。小女人的嫵媚風情十足。
  陸景苦笑道:“沒這么夸張吧?傳得這么快!”說了幾句當時的情況。
  葉妍嫵媚的大眼睛轉了轉,輕笑道:“問白,我去外面等你,你和陸景呆一會。”
  聶問白被歲月格外眷顧的絕美臉龐露出一抹輕笑。這幾天來香港,她被陸景安排住在葉妍的別墅里。她和葉妍一見如故的原因是因為兩人的經歷相似。
  看看遠遠走來的李慕清、李逸落一行,聶問白搖頭道:“葉妍,不了,我和你一起回別墅。”
  漂亮的桃花眼輕輕的看了陸景一眼,嘴角卻勾起一個嫵媚天成的笑意。成熟美人的風情流溢。對陸景揮揮手,眼睛里的等候、期盼的意思表達的很清楚。
  陸景欣賞的看著聶問白這個豐韻璀璨的大美人,笑著對她點點頭,做了一個電話聯系的手勢。
  陸景遠遠的看到葉妍和李慕清在一旁聊了近十分鐘,歡笑聲不斷。吸引了不少來賓加入她們的圈。葉妍是天生的名媛,在酒會中一向是如魚得水。
  好一會,陸景才等到李慕清、李逸落一行四五人過來。剛剛見過的陳博延跟在宛若神女的李逸落身邊。
  …
  送走李慕清她們之后,隨著深夜的來臨,賓客們逐漸的散去。熱鬧的別墅里慢慢的安靜下來。麗都酒店派來的服務團隊的經理過來向陸景請示道:“陸先生,我們是現在清理別墅,還是明天來清理。”
  有點晚了,已經是深夜11點20分。他擔心陸景要休息。所以得先問問。
  “明天上午來清理吧。我現在要休息。”陸景上了二樓,在主臥室里的豪華浴缸中洗過澡,換了睡衣靠在床頭微微沉思。維多利亞港璀璨的燈火和山間夜晚的安靜從沒有拉上窗簾的如同巨大鏡的落地窗透進來。
  和華船運和陳氏集團的合作使得和華打通了藍色的海洋通道。但是,他思考的是未來組建世界級遠洋航運集團的可能。
  這并不是意味著和華要吞掉陳氏集團的航運企業。而是和聚合陳氏集團的航運力量形成合力。如何分配話語權、利益,這將是陳創和和陳弘厚需要繼續溝通、協商的事情。
  唐風集團剝離主營的化產業與天辰娛樂并購,組建一個新的娛樂帝國,這包括并進香港亞洲電視臺的方案。這又是一個需要思考的問題。
  同時,他還需要關注和華銀行在美國的發展。這是他在美國之行,除了收獲許雪的感情、安迪-摩根的友誼、棕櫚灘的居住權、馬-克朗的合作之外最大的收獲。
  然而,陸景此時的當務之急是推動和華擴大在香港影響力的進程。陸景苦笑著揉揉眉心,一條條的列下來,他的事情還真多。還有他對緬甸、東南亞局勢的思考。
  總算體會到:一萬年久,只爭朝夕的感覺。
  而且,他近期還需要返回京城。唐論語、裴高峰、凌雪月組織了一次頂級企業家俱樂部的酒會,祝賀他成為頂級企業家俱樂部的1號會員:權限相當于是頂級企業俱樂部的聯席ceo。
  這是唐家、裴家想要脫離亞財團的舉動。他因為唐詩經的關系,還有在紐約給竹下修一占了一次大便宜,這都促使他的立場是傾向于唐家、裴家的。
  plu電訊的團隊已經前往日本東京和亞財團協商合作3g運營商的細節。還不知道情況如何?
  陸景揉揉眉心,給何夢瑤她們幾個在香港的紅顏發了晚安的短信,拉上被,沉沉入睡。
  …
  第二天上午,陸景驅車前往世運大廈。他的工作時間很難區分工作日和休息日。
  清清冷冷的頂層辦公室中,陸景將昨晚討論的擴大影響力的方案以郵件的形勢分別發給和華的高層,確認各自負責的事宜。
  擴大在香港影響力的事宜,由董坤城、莫心藍負責。陸景負責去京城和唐家溝通化資產并購的事宜。與新加坡陳氏集團的合作、后續溝通由陳創和、陳笑負責。
  陳旭江前往美國開設和華銀行分行。依賴于貝爾斯登、摩根大通,他在紐約的金融圈中小有人脈。許雪、丁靈在香港保持對渣打銀行的壓迫,擠占市場份額。
  點擊了發送郵件,琢磨著,陸景給唐詩經的私人郵箱里發了一封關于以天辰娛樂為旗艦企業組建娛樂帝國的郵件。列了幾個要點。剛剛發送完。楊顯敲門進來。
  昨晚的酒會上陸景和他約好今天上午談談。寒暄著,陸景讓楊顯坐下來。
  “景華對這次plu電訊和亞財團的合作非常重視,海外運營部總經理鄭中杰和日本分公司總經理劉騰會全面配合plu電訊的岑總。及時的將日本市場的需求反饋回江州總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