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445 我將如何征服

“陸哥。”李宏深給陸景打著招呼。他正在和計萍談戀愛。如果處的還合適的話,有很大的概率在未來幾年內結婚。
  其實,計萍之前是準備和陳博延訂婚。陳家和周晉成是世‘交’。只是,陳博延‘迷’戀天辰娛樂的歌星李逸落,沒能談成。在他們這些世家的圈子中,相互在家里的要求下談戀愛是很正常的事情。
  陸景和李宏深打了招呼。目光轉向許久未見的黃千兒。她穿著‘露’肩的黑‘色’紗裙。‘挺’拔飽滿的曲線依舊。‘混’血兒的美麗容顏帶著難掩的黯然。看起來瘦了些。
  “陸哥…”再見到陸景,黃千兒差點想哭出來。
  1月5日的晚上,她鼓起勇氣將自己在陸景面前脫下連衣裙、文‘胸’、內-‘褲’,將她最美好、‘性’感的一面展示給陸景看,可陸景最終選擇了離開房間。
  陸景輕輕的嘆口氣,“千兒,好久不見。”
  實際上也就兩個多月的時間。但是跨越了一個‘春’節的假期,感覺是有很久沒見。
  %≯,m.“嗯——”黃千兒點頭,忍不住哭出來,兩行淚珠從大眼睛里貼著美麗的臉蛋滴落。
  這一哭,頓時讓場面有些尷尬。
  陳創和無奈的笑了笑,一看就知道這個有著‘混’血容貌的‘女’孩和陸景關系匪淺。這大概是陸景在和華內部最具備爭議的一個地方:風流多情。
  想歸想,陳創和出面為陸景解圍,說道:“陸景,要不你先陪千兒小姐說說話?我和陳董。周主席先談。”
  看著淚眼婆娑的黃千兒,陸景輕輕的搖搖頭。“不用了。”他對黃千兒并沒有那份意思。
  在今天這樣的聚會上,他和黃千兒單獨呆一會。立即會成為圈子里的新聞。
  他不想每一家與和華合作的企業都像亞太財團的竹下修一那樣先送一名漂亮的‘女’人給他。
  同時,黃千兒會被打上“他的‘女’人”的標簽。他不希望給黃千兒這樣的桎梏。她才18歲。
  從九六年以來經歷了這么多的事情,縱然是不太會拒絕漂亮的‘女’孩子,但是對自己并沒有牽手走下去意愿的‘女’生,他知道不能招惹。
  “千兒,不哭。”陸景對黃千兒溫聲道,心里有些觸動。
  “陸…哥…,我…不哭….”黃千兒‘抽’泣著說道,手捂著嘴。可眼淚止不住的往下落。哭得梨‘花’帶雨。
  房間內的陳創和、周晉成、陳弘厚只能等候著陸景先處理完這件事。
  陸景輕輕的嘆了口氣。李宏深尷尬的笑了一笑,上前扶著堂妹,說道:“千兒,我送你去休息一會。”
  周晉成出聲幫陸景圓場道:“小萍,你們年輕人一起去酒會里轉轉,散散心。”
  李宏深、黃千兒、計萍、陳博延四人一起離開了房間。陸景心里嘆口氣,‘揉’‘揉’眉心,坐到沙發上,做了一個可以開始的手勢。
  黃千兒哭泣的‘插’曲是感情上的事情。并不會影響幾人談合作。陳創和道:“陳董,鐵礦石漲價之后,可以預見抵達中國的航運路線價格也將上漲。不知道你對于和華船運與陳氏集團的合作考慮的如何。”
  在今晚的酒會之前,他已經和陳弘厚‘私’下里溝通過。他還沒有
  陳弘厚微微沉‘吟’著。陳氏集團位于新加坡。主營橡膠、航運業務。手里的船運企業擁有227艘。相比之下,只有36條船的和華船運是小塊頭。
  但是,和華展示出的強大的金融實力讓他對與和華開展合作很有些興趣。
  陳創和的意向是和華船運與陳氏集團簽訂合作協議。以較低的價格租賃、調用其空閑的船只。他有一些別的考慮。
  “陳總,和華是想獨-立的發展海運企業。還是想擁有海運的能力。”陳弘厚微笑著問道。他知道和華有兩座大型鋼廠的股份,在鐵礦石、非金屬礦、煤炭上有很大的運量需求。
  陳創和答復道:“獨-立的發展海運企業的最終目的就是想要擁有海運能力。我們發展海運企業。只是想要滿足和華的基本需求。不做航運生意。”
  陳弘厚明白陳創和的意思了。和華不會爭搶航運業務,這就不會在未來與陳氏集團產生沖突。心里有了考量,說道:“陳總,我同意與和華船運的合作。我明天讓人從新加坡過來和你談合同。”
  “行。”陳創和笑著答應下來。有陳氏集團船隊的運力支援,明年珀斯的鐵礦石可以順利到達新北港。和華初步打通珀斯、新加坡、香港、漢城的海洋通道。
  合作談成,談話的氣氛略顯的親密了幾分。陳弘厚斟酌了一下,問陸景,“陸先生,我冒昧的問一問,和華銀行有沒有配售新股的想法呢?”
  陸景剛才一直都在安靜的聽著,將談判的主導權‘交’給了陳創和。他是做為吉祥物出現。畢竟,陳氏集團作為和華新的合作伙伴,他不‘露’面的話有些失禮。
  這時,陸景微笑著婉拒道:“暫時還沒有。”
  合作的目的是為更好的賺取利潤。不能為了合作而合作。和華銀行現在資本充足,全是優質資產,沒有引進外部資本的意愿。
  見陳弘厚略微有些失望,陸景笑著道:“陳董,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可以在船運上有更大的合作。或許,我們可以聯合打造一家世界級的航運企業。”
  陸景的商業風格:對合作伙伴的選擇非常謹慎。財團的崩潰往往起源于內部的離心力。他傾向于有一定的合作基礎之后,雙方再加深合作。對馬文-克朗如此,對陳氏集團依舊如此。
  當然,如果有可能,他最喜歡的還是:收購、控股一家企業。賺取這家企業所涉足行業的利潤。
  這是他的強勢商業風格。
  陳弘厚先是被陸景的雄心‘弄’得一愣,繼而笑著道:“陸先生。我也很期待啊。”
  他聽得出陸景話里的兩層意思:第一,雙方還需要加強互信合作。第二。和華船運可以與陳氏集團的航運企業在將來可以考慮互換股份組建聯合企業。
  其實,剛才陸景拒絕他加入和華銀行時,他內心里對陸景的評價調低了幾分。如果和華的話事人只有“守家之犬”的氣度,和華的未來不會光明。
  但此刻聽到陸景的雄心壯志,才知道他另有考慮。對日后與和華的合作期待了幾分。
  當然,他希望陳氏集團在聯合船運企業中能占據主導地位。
  …
  …
  陸景陪著陳創和、陳弘厚、周晉成聊了一會,起身告辭。他作為宴會的主人需要到處走走,招待賓客。心里也因為剛才黃千兒的事情略有些悶。
  至于,推薦云豐集團與西爾斯在美國合作。他和周晉成早就通過電話,這會兒心照不宣。
  陸景離開休息室后,和沈建林、黃利飛分別在二樓相遇,停下來聊了一會,去往二樓主臥室旁的陽臺上。
  晚風習習,一身‘精’美白裙的何夢瑤披著坎肩,拿著酒杯在陽臺處孑然而立,身姿修長‘挺’拔,清麗脫俗。如一株白蓮在晚風中搖曳生姿,見之忘俗。
  “夢瑤…”陸景走到何夢瑤身邊。淡淡的幽香隨風傳來。不認識夢瑤的人誰又會想到此刻在這兒孤零零欣賞風景的絕美‘女’子的身份呢?
  國內民營汽車新貴——昆成汽車的董事長、景華系公司的決策者。景華總部的總經理陳笑常年在珀斯。最為副總,她是景華系公司的最高決策者。
  陸景看著為自己鐘愛的‘女’人,風情動人。心里為她所取得成就感到驕傲。
  “心情不好啊?”何夢瑤冰雪凝脂般的嫩白美人臉浮起一抹嬌羞,扭頭看向陸景,明‘艷’動人的眼睛清澈晶亮。縱然早就是陸景的‘女’人。昨晚還和他幾度云-雨,相擁著睡到天亮。可她還是會被陸景看她入神的目光看得嬌羞。
  何夢瑤輕輕的握住陸景的手。今晚別墅的賓客很多,更親昵的動作。她可不敢做。
  “恩,有一點。”夢瑤在他面前說話向來是只說半句,陸景輕聲解釋,“與合作沒關系。我們和陳氏集團的合作已經達成。是黃千兒的事情…”
  陸景把黃千兒的事情對何夢瑤說了說。他和黃千兒總共加起來都沒有單獨相處過幾次。要說相互產生感情,太過于牽強。就算有,也不過是少‘女’突如其來的萌動。時間會最終沖淡黃千兒對他的記憶。
  聽著陸景的述說,他的聲音很溫潤。烏黑的發絲給風吹到陸景的臉龐上,何夢瑤伸手拿下來,清聲道:“陸景…,不一定的。‘女’生和男生不同…”
  陸景就笑,“你覺得我這普通人的相貌具備被美‘女’一見鐘情的基礎嗎?”
  何夢瑤給陸景這句話說得展顏一笑,容顏格外的明‘艷’清麗,心里有輕快的情緒在飛揚起來,抿嘴笑而不語。
  她覺得陸景‘挺’帥的,可是夸他的話,不好意思說出口。
  陸景知道何夢瑤想什么,笑一笑,撫‘摸’著她披肩的長發,柔滑無比。兩人一起趴在陽臺欄桿上,享受著片刻的靜謐相處。一起看著璀璨的星空、深沉的大海、燈火燦爛的維多利亞港灣。
  “夢瑤,和華擴大在香港影響力的方案,還是會受很多限制。我覺得我們做到極致,最多也就是在這座自由港擁有20%的話語權。我有時候想,假設有一座完全自由的城市,我可以建立一個什么樣的秩序呢?”
  陸景對著自己心愛的‘女’人,傾吐心聲。
  這是他最近思考和華財團如何成為世界一流財團時突然冒出來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