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443 敲打敲打

和好友丁靈一起享用著精美可口的午餐。一邊隨意的說著話。窗外光陰流逝,鳥語花香。遠處淺水灣的海浪輕撫。董冰心里有滿足的情緒漫過心頭。
  “小靈,你什么時候去法蘭克福啊?真舍不得你走呢!我們倆一起在香港工作多好。可以出來吃飯、喝下午、做美容、聊天。”董冰悠然神往的說道。
  丁靈溫潤的杏目里藏著笑意,手里的筷子準確的夾起一塊生蠔,“冰姐,我今年都沒有再去法蘭克福的計劃啊。”
  “啊…?”董冰驚訝無比,“小靈,你不是在負責和華銀行在法蘭克福的交易嗎?”
  和華有計劃和aer集團合作通過德國法蘭克福交易所涉足歐洲的投資銀行業務。之前,和華已經收購了售賣的納斯達克歐洲的資產。
  丁靈甜甜一笑,解釋道:“冰姐,和華銀行與法蘭克福交易所的合作已經談的差不多。我不用再去法蘭克福常駐。況且,和華銀行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搶占渣打銀行在香港的市場份額以及進軍美國銀行業。”
  最近渣打銀行面臨的輿論風波是和華一手“導演”的。是為了“回敬”丹尼爾-沃倫在紐約時“陰”陸景的事情。和華銀行現在內部已經通知要擠占渣打銀行的業務。
  董冰這才知道丁靈這是完成了“開疆拓土”的任務得勝歸來,恍然的笑道:“怪不得你這幾天這么悠閑啊。陸景給你放假了吧?”
  “是啊,兩周的假期。現在已經過了一周了。我還沒有回家看看呢。”
  董冰禁不住掩嘴輕笑,“小靈。那是因為陸景在香港吧?”
  丁靈現在早不是高中含羞草般的女孩,清秀的容顏掠過一絲甜蜜的微笑。“冰姐,你知道的啊。”
  “你啊…”董冰笑著白了丁靈一眼。然后很八卦的問道:“小靈,前幾天陸景的生日,你們晚上怎么安排的啊?”最近陸景的女人很有幾位在香港。這家伙當晚應該分身乏術吧?
  “冰姐…”丁靈白膩如牛奶般的俏臉染上幾許緋紅,輕咬著嘴唇不肯說。只是,最終抵不過好友的“威逼利誘”,忸怩的道:“我們在陸景的別墅里一起吃了晚餐啊…”
  至于,吃完晚飯后發生了什么事情,她怎么都不會給董冰說。
  董冰那里知道答案這么簡單,居然是一起吃的生日晚餐。愕然之余,禁不住憤然的罵陸景,“真是荒唐啊!”
  丁靈一雙如夜空里璀璨星辰的大眼睛看著董冰,忍不住噗嗤一笑,“冰姐,你這反應不對哦!”
  董冰是落落大方的性子,明麗的嬌嗔道:“小靈,你現在跟著陸景越學越壞。都學會說俏皮話了。”
  丁靈甜美的笑起來,“我早就會了啊。”
  兩人說笑。吃過午飯,手挽著手一起出了露臺餐廳,準備去影灣園說悄悄話。
  穿過長長的走廊。在大廳轉角處,一名黝黑的青年帶著眼鏡。手捧著鮮艷的玫瑰閃出來,結結巴巴的道:“董冰…”
  “哦---”影灣園的幾名服務員都看到這里浪漫的一幕,顯然是這位青年想要對心愛的女人表白。
  就是不知道他是想要向那位甜美清秀的美女表白。還是要向那位倩影窈窕的美女表白。
  兩位美女各有千秋。甜美的女孩身高要矮一些。氣質清純甜美,偏偏身材火辣。靈秀雋永的韻味仿佛飄著墨香的書頁。帶一點嫵媚的小女人性感。
  倩影窈窕的女孩氣質明麗,穿著清爽怡人的休閑裝。白色坎肩披在肩頭,平添她幾分明眸酷齒的美麗,宛若絕色的婀娜玉女。
  董冰蹙起修長的娥眉,看著腿腳發抖的黝黑青年,“施白,你要送花給我?”
  “是…,啊…,不是的!”施白上牙磕著下牙說道。感覺腿肚子都抽筋了。他現在后悔死。怎么就鬼迷心竅的在一幫“狐朋狗友”面前吹牛呢?
  他說:今晚要帶一位完美的美女來參加小肥的婚禮,讓你們見識見識,什么叫做女神。
  結果,被大家鼓動來送花,鼓勵他表白。
  天可憐見,站到明麗中帶著英倫風情的董冰面前,他才知道他的壓力有多么大。
  他和董冰同時在中環淡沙大廈上班。董冰在他公司樓上的龍盛國際工作。他在電梯上一見之后,驚為天人。接觸了幾次后,在一個傍晚,他終于鼓起勇氣守在龍盛國際的門口,約董冰吃晚飯。
  董冰答應了下來,但是是她請客。董冰開著紅色的法拉利帶著他到半島酒店二十八層的felix餐廳吃了一頓西式大餐。賬單,他都沒敢看。晚宴時的一瓶紅酒估計都得十萬港幣。
  這委婉的拒絕令他沮喪不已。他工作以來的全部積蓄估計都不夠董冰一天的日常開銷。
  “哦?”董冰似笑非笑的哦了一聲。
  施白嚇了一跳,他可不想以后見不著董冰,急中生智,將手里的玫瑰花遞向丁靈,“美女,祝你越來越美麗。”
  丁靈禁不住輕笑,拒絕道:“謝謝。我有專門為我送玫瑰的人。”
  施白茫然不知所措。
  董冰搖搖頭,道:“施白,小靈是和華銀行的副行長,你覺得你夠資格送她玫瑰花?”
  “我靠…”施白沒忍住,驚訝的說了一句口頭禪,愣愣的看著丁靈。和華銀行這兩天在香港的大名如雷貫耳。沒想到它的副行長會是這么年輕美麗的女孩。說不定年齡比他還小啊!
  這位清秀甜美的女孩比董冰還逆天。
  按照這兩天報道的和華銀行的規模,正常情況下,他的老板求見和華銀行副行長。有那么幾分可能得到接待。
  他確實不夠資格!
  施白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轉身正要離開時。耳邊聽到董冰說道:“把玫瑰花給我吧。”施白一愣,以為聽錯了。下一秒回過神。忙遞了過去。
  董冰接過玫瑰花,招手讓服務員過來,當著施白的面吩咐道:“請為今天到影灣園的每一位女士分一支玫瑰。祝她們永遠美麗。落款是…,追求愛情的施白。”
  董冰的追求者多如過江之鯽。很圓潤的處理了玫瑰花。
  “好的,董小姐。”服務員答應下來,用筆記下了董冰的話。看了看黝黑的青年。董小姐為人真是沒得說。這一位,大概一輩子都會記住今天這一幕啊。
  施白感激、傾慕的目送說笑的董冰、丁靈離開,臉上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心里涌起奮發向上的動力。
  這樣的美麗女孩和他是兩個世界的人。但是,他會努力的。
  …
  淺淡的夜色徐徐的從山頂籠罩下來。青山如黛眉。
  晚上6點半之后。陸景位于香港山頂1020號的別墅逐漸的熱鬧起來。陸景今晚在家里舉辦一個酒會,宴請和華的高管和朋友。
  富麗堂皇的別墅中,樂隊現場演奏的小夜曲舒緩無比。賓客們相互交談著。陸景作為主人,和何爵士、米司長、黃容川、黃利飛聊了一會,轉向二樓。
  正好穿著水藍色夏奈爾套裙,氣質纖柔典雅的陳若怡和丈夫王欣悅下樓來。三人在樓梯上說話。陳若怡微笑道:“陸景,你現在越來越忙啊。我和jack請你吃飯都沒時間。”
  陸景現在的地位越來越高。但她一直將陸景當做朋友。想起兩人第一次初遇,陸景將她搶到包廂里去,真是有些恍若隔世。
  陸景笑著摸著額頭道:“最近有點忙。改天吧。jack最近工作怎么樣?”王欣悅的英文名叫jack。是陳若怡的父親陳創和為創永國際選定的接班人。
  認真算起來。王欣悅是陸景的下屬,雖然不至于拘謹,但絕沒有妻子在陸景面前那般隨意,笑著道:“我爸最近痛罵鐵礦石三巨頭。云北鋼鐵和江州鋼鐵的利潤非常低。”
  陸景笑著點頭。和華四大產業支柱:消費電子、互聯網、汽車、鐵礦石-鋼鐵。鐵礦石-鋼鐵產業的負責人是董坤城、陳創和、陳笑。
  王欣悅道:“景少,金山市的新北港一期工程歷時三年,今年五一竣工。你有時間去參加開幕儀式嗎?”
  陸景沉吟著道:“看到時候我的行程安排吧!”他現在面臨的題目不在金山。
  王欣悅笑了笑。
  陳若怡見丈夫和陸景談完正事。開玩笑道:“陸景,今晚的美女真是多啊。比我漂亮的都有好幾位。我算是知道你為什么這么忙了。哦。我爸和董總在二樓右邊的休息室里。”
  面對陳若怡的打趣,陸景笑一笑。告辭得上了二樓。
  陸景別墅的二樓有一間主臥室和書房。客房與休息室連貫相通,四通八達。右邊的休息室里,董坤城、陳旭江、陳創和、莫心藍、陳笑、吳璇、何夢瑤幾人聚在一起聊天。
  “這么巧,大家都在啊?”陸景笑著坐過來。
  莫心藍好笑的道:“陸景,你作為主人和所有的賓客都打完招呼了嗎?”這是酒會的基本交際禮儀。
  陸景就笑,“我偷回懶。等會繼續吧。”這也是他不愿意舉辦酒會的原因。
  他對交際并不怎么感冒。只是,他馬上就要離開香港返回京城,不開酒會,就得一一回請朋友們小聚。他沒有時間。
  這句話讓眾人都笑起來。清美絕倫的何夢瑤禁不住嘴角溢著淺笑。
  陸景問道:“大家在討論什么話題?”
  董坤城笑著道:“討論和華怎么擴大在香港的影響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