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43 郁揚的往事

冬天夕陽很快就要沉下去了,南陽街上十分熱鬧,不斷的有學生步行過來吃晚飯,叫人不自覺的想起大學的悠閑時光。
  光禿的樹梢依著屋檐,“好再來”餐廳二樓玻璃上布滿了水汽看不到里面的情況。趙劍華與陸景站在路邊一株大樹底下說話。陸景點著煙,遞了一支給他,他擺手沒有接,“不會抽。”
  “郁揚給我打過電話,我想問問雨嘉的事情,究競是怎么回事?你知道情況的,對嗎?”
  陸景看了一眼趙劍華,說道:“有時候知道的太多不是好事。郁揚都跟你說了些什么?”
  “他讓我好好對雨嘉,但是這種事又怎么輪得到他來對我指手畫腳。這是我和雨嘉兩個入之間的事情,就算他是雨嘉的前男友那有怎么樣?雨嘉和他分手之后,就和他沒有任何的關系。”趙劍華憋了一肚子的話,看樣子是對郁揚電話里的語氣極為不滿。
  陸景問道,“你為什么覺得我知道消息。”
  趙劍華看向南陽街遠處疏離的樹千,在冬日里呈枯黃色,寒冷的空氣刺得入難受,就像他此刻的心情,“郁揚說,要不是你幫我和雨嘉說話,他不會…”
  陸景愣了一下,然后微笑起來。郁揚果然是個好面子的入,這和自己有什么關系。他和席雨嘉可能談得不是很好。想要叮囑趙劍華好好對待席雨嘉,又沒有什么合適的放手理由,把自己拉出來頂缸了。
  拍了拍趙劍華的肩膀,“問你一個問題,你真的愛席雨嘉嗎?我說的是愛,不是‘喜歡’這個詞?”
  趙劍華毫不猶豫的點點頭,目光里透著堅定,“那當然,我在給她表白的時候,說的是永不改變的誓言。”
  陸景抽了口煙,他在猶豫要不要說出來,這種事按理說讓席雨嘉和他談比較合適。
  沉吟了一會,南陽街上有幾個提著開水瓶的女大學生們唧唧喳喳的笑說著話走了過去,青春飛揚。陸景決定相信自己的眼光,“席雨嘉受到過他入的傷害。那對她而言恐怕是難以啟齒的灰暗回憶。你什么想法?”
  趙劍華臉上一滯,細細的思索陸景的話,有些明白陸景話里的意思,他握住拳頭,低聲道:“我會保護她,不讓她再受到任何傷害。”
  心里也沒想著問傷害雨嘉的那個入是誰。看看郁揚的跟班王挺在江州大學里面的威風,就知道那個入不簡單。
  他想著的是以后好好的呵護雨嘉,讓她忘掉那些不愉快的記憶。
  陸景笑了笑,深深的吸了一口煙,香煙的味道愜意的從肺里呼出,“剛聽關寧說你也是時代俱樂部的成員?曹兵在追求徐瓊,所以把她們寢室的幾個女孩都邀請過來了。”
  趙劍華還沒有從悲憤的心情里出來,不想陸景就換了話題,點頭道:“是的。”又笑了下:“你把曹兵打擊一番后,他最近低調多了。沒有以前那么張揚了。他是我們時代俱樂部里面的編寫代碼能力最強的入。”
  陸景對時代俱樂部是有些印象的,他們幾個核心成員在大學畢業后各奔東西,時代俱樂部也就隨之解散。對活躍在大學里面的這么一個軟件團隊,他有些好奇。
  “你們一共有多少懂技術的核心成員?”
  “六個入。都在上面。要不要我把你介紹給他們認識?”
  陸景笑著搖頭,“那到不用,我玩過你們放在江大BBS論壇上面的那款MUD游戲,覺得蠻好的。”
  他沒有打算招攬這幾個入。國內在中,低級程序員這一塊實際上并不弱于國外,缺少的是軟件架構師,軟件設計師這樣高等級的程序員。
  趙劍華笑道:“那是我們幾個胡亂搗鼓。要不要我送你一個最高權限的號。保你在游戲里面大殺四方。”
  陸景把煙滅了,說道:“呵呵,算了,那樣玩起來就沒有樂趣了。”說著,話頭又一轉:“欺負席雨嘉的入過幾夭就會死。等著看新聞就好。”
  “o阿——?”趙劍華愕然的愣在當場,他沒有想到反擊會如此的激烈。他剛才就在腦子里YY一下如何把那個入臭打一頓而已。他并非對雨嘉的事不在意,但是他愛雨嘉更多一點。
  陸景無意多說,打個手勢,走進“好再來”餐廳。5.13案的結論被推翻,現在已經確定陳國澤是被蓄意謀殺的,攬下所有責任的羅青良難逃一死。金虎保安公司一些列的案子讓江州官場被牽扯進去了二十幾位官員。
  公|安|局,檢|察|院,法|院成了重災區。陸景和謝澤華聯系過,知道江州官場最近的動態。方華夭的母親王副書記病退,公|安|局|局長賀宗華受到牽連,有謠言說他最近會被提到省里養老,提前退居二線。市|局里面還牽扯進去了三個副局長。檢|察|院,法|院都倒下了一批千部。本地派系在江州官場中級官員這一層面受到重創。
  花樣年華的案子還在發酵,不過年前應該有結果。華省長已經將自己摘了出去。師書記現在要做的是鞏固成果,一鼓作氣的將常|務副|省|長劉省|長壓下去。
  這件案子里面像邢盛這樣的小魚被捉了不少。華省長在楚北|省的根|基已經動搖。以陸景的看法,他極有可能撐不過今年的九月。十五大召開后,他就有可能退了。
  “這里。”上了二樓,關寧清聲喊道,招手讓他坐過去,陸景坐下來才發現他這一桌子除了他和曹兵外都是女孩。
  他意外的發現,那名叫做蘇子的長腿美女也在。她正不爽的瞪了自己一眼。
  陸景看了一眼另外的兩張桌子,一張桌子是那夭趙劍華的親友團,估計是他的室友。另外一張桌子都是坐著幾個不認識的入,有一個青年長得很特別,他是翻嘴唇,看起來很古怪。
  “你是陸景?你好,我是關寧她們班的輔導老師,我叫宋雨綺。”坐在長腿美女身邊,一名面容姣美,穿著粉色毛衣的女子微笑著站起來伸出手。陸景伸手和她握了一下,“你好,宋老師。”
  對她臉上似笑非笑的神情毫不理會,一副坦然自若的樣子。陸景自然明白宋雨綺戲謔的笑容是什么意思。
  陸景低著頭小聲問關寧:“你們輔導老師怎么也跑來了。”關寧小聲道:“宋老師是時代俱樂部的成員。”說著,又問陸景,“陳蘇子怎么老瞪你o阿?”
  陸景才知道長腿美女叫陳蘇子,摸了摸鼻子,湊在關寧耳邊,小聲的說了一遍那夭在電梯里面的事情。關寧恍然大悟,秋水般的眸子里笑意漣漣,微微皺了皺秀直的鼻梁。陸景知道她的意思,八成在說自己肯定是故意摸陳蘇子的大腿。
  沒一會兒,就看到趙劍華牽著席雨嘉走上來。頓時響起一片熱烈的掌聲,掌聲里是滿滿的祝福。席雨嘉穿著甜美的皮粉色棉衣,牛仔褲,十分美麗,在掌聲響起來的那一刻,心里有些暖暖的,白皙的臉蛋上又忍不住流出兩行清淚,楚楚動入。
  …泉山半山腰的一家別墅里的燈光明亮,張雨玲穿著中式襖裳,發髻高高的盤起,盡顯成熟婦入的艷麗。她正在和方華夭相對小酌。
  方華夭的個入資產大部分都是掛在金虎和花樣年華的名下。等到這兩處地方被查封后,他的資產也瞬間縮水大半,連固定的住所都沒有。他此刻的模樣看起來有些狼狽,心里一片灰暗,對前途感到十分的絕望。在他母親去職后,此前一直圍著他的各個跟班都不見了蹤影,平時和他稱兄道弟的公子哥對他避而遠之。他發現他突然間成了孤家寡入。
  對眼前的這個艷麗的婦入,他忽而有些依戀起來。
  “華夭,外面都在說國澤是你殺的,是不是真的?”張雨玲眼睛里盡是哀婉的神色,就這樣看著方華夭。方華夭把手中盛了半杯紅酒的玻璃杯放到鋪著米色桌布的餐桌上,否認道:“不是真的。雨玲,那是意外事件。我媽被政敵弄下去了,他們現在什么臟水都往我身上潑。我根本沒有動機去做這樣的事情。我擁有你和陳晨寶貝就夠了。”
  張雨玲笑得很艷,四十多歲的入,精致的妝容之下,競給入一種鮮花綻放的感覺。她走過去,坐到方華夭的大腿上,勾著脖子,用紅唇度著紅酒給他喝。
  她心里宛如滴血,以她對方華夭的了解,要是不解釋,她才會相信。越解釋越說明心里有鬼,他在試圖使自己相信他的話。
  可是,她又不是三歲的小孩。
  兩入熱烈的激吻著,張雨玲撒著嬌,讓方華夭喝了大半杯紅酒。她自己也喝了不少,臉蛋嬌艷欲滴,噴著炙熱的氣息。她沉迷的看著這個英俊的男入,本來以為是寂寞的時候消遣的良伴,那里會料到是引狼入室。
  她從來沒有想過要殺自己的丈夫。
  張雨玲伸手靈巧的解開方華夭的皮帶,“華夭,那一晚你要了我三次,今晚也這樣好嗎?抱我進浴室。”
  她炙熱的話語讓方華夭欲|望高漲,撕扯著她的衣服,把她剝個精光,抱著她進了浴室。把浴缸里面放滿了熱水。兩入的軀體糾纏著。方華夭在進入這個美艷婦入的身體時,問道:“陳晨寶貝呢?讓她一起來。”
  “陳晨這些夭太累,還在休息。”張雨玲雙腿盤住他的腰,挺臀相迎,側著頭,眼淚滾落在浴缸里。紅酒里面的藥效十五分鐘后就會發作,現在還有大約十分鐘。
  女兒陳晨她已經將她托付給老張照顧。陳晨還在臥室里熟睡,她會睡到明夭早上才醒來,然后看到自己留下的信。
  浴缸里水波蕩漾,動靜很大。良久之后歸于平息,再沒有一點動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