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439 摩根的朋友

許雪粉嫩的俏臉刷得變得緋紅。她和陸景在做什么哪里能說啊!
  縱然她和葉靜雨無話不談,可是當她和陸景的關系發生了這樣的變化后,她還不知道怎么和葉靜雨說這件事。
  當即,許雪支支吾吾的道:“沒干什么。靜雨,你在硅谷的事情辦的怎么樣了?”
  葉靜雨撇撇嘴,“拿錢買股份,美國大鼻子還有什么說的。很順利唄。哼,陸景給我一個莫名其妙的指令,最煩他神神叨叨的。肯定又是要坑誰。”
  陸景有些無語,葉靜雨在商業上的嗅覺還是相當靈敏的。估計是被自己給“坑”怕了。
  許雪好笑的伸出雪白的手指點了陸景的額頭一下,美眸嬌嗔。然后對葉靜雨道:“靜雨,你先買好ebay的股份。具體的事情過兩天你就知道。先不要好奇咯。”
  “哪有…”許雪趕緊否認,陸景在一旁呢。見陸景瞪著她,不好意思的對著陸景吐了吐舌頭。粉紅的舌尖,魅-惑又俏皮。
  陸景剛消失的感覺,瞬間充盈起來。
  嬌美迷人的許雪;明艷的都市女郎的許雪;手腕強硬、處事理智果決的許雪;床-上艷美的極品尤物的許雪;這都是這個美麗的女人的風情。
  可是,哪里想得到她以前私下里居然會和葉靜雨同仇敵愾的罵自己呢?嗯,讓他想要打她屁-股的可愛。
  …
  …
  葉靜雨哪里知道好友許雪那邊是何等的香-艷場景。自顧的說著話,話題漸漸的聊到富林明家族身上。聽到老富林明給陸景甩臉色。葉靜雨就像是炸毛的小貓,冷哼道:“陸景的個人資產絕對比那個富林明多。他算什么啊!哼。人模狗樣。”
  陸景忍不住笑出聲。葉靜雨性子乖戾是乖戾,到和華工作之后,倒是越來越可人了。
  “啊…”葉靜雨聽到陸景的聲音,嚇了一大跳。
  許雪無語的看著陸景,滿臉的幽怨。這下露餡了。
  陸景從許雪手里接過手機,笑著道:“靜雨,是我。呵呵,就算我的資產比布魯斯-富林明多,我也不能把我的銀行存折丟到他臉上去啊?”
  葉靜雨下意識的撇撇嘴。“憑什么不行啊?”
  陸景笑了起來。這妮子就不知道“后果”兩個字怎么寫。
  葉靜雨老給許雪打電話,猶豫午飯吃什么都能打個電話。以她的身家,也不心疼那點長途電話費。老是壞他的好事。
  他剛才本來是想對葉靜雨說“葉靜雨,你媽媽喊你回家吃飯”。不過,看在她同仇敵愾的份上,倒是想和她聊幾句了。
  聽到陸景的笑聲,葉靜雨明秀的眸子滴溜溜的轉著,猶豫了一會,狐疑的問道:“陸景。你怎么這么晚還和雪姐在一起啊?”
  “很晚嗎?我和許雪在棕櫚灘這兒度假,每天晚上至少兩點鐘才睡啊。”陸景偷工減料的說著實情。然后和葉靜雨說著互聯網的事情,問她什么時候回國…
  許雪羞憤的捶著陸景。她和陸景睡得晚才不是因為度假呢。而是,因為陸景每晚都在盡情的“欺負”她。
  …
  …
  許雪收回沉思。她去美國最大的收獲就是和陸景的關系變得親密。看了看陸景的側面略顯得明俊的臉龐。抱著陸景的手臂,依偎在他肩頭,有些傷感的道:“陸景。香港快到了吧?”到香港后,這段美好的旅程就要結束了。
  飛機上有空姐。她和陸景不會有擁吻得親密的動作。不過略顯親昵一點說話倒沒什么。
  “還早啊。我們到香港得是16號的晚上8點多。現在估計還在海上飛。”陸景剛剛調戲了許雪幾句,見她陷入沉思。喝著清茶,沒有打擾她。
  許雪點點頭,小聲道:“陸景,我們倆的關系還見不得光…”
  陸景溫潤的笑了笑,摸摸許雪明艷的臉蛋,“許雪,都由你的意思。其實,公開就公開了,沒什么大不了。”
  許雪明眸眨了眨,她不愿意公開和陸景的關系。
  陸景笑一笑,換了個話題轉移她的注意力,“許雪,安迪-摩根似乎不太尊重老富林明。像介紹我去棕櫚灘居住簡直打老富林明的臉。真是奇怪了,他還要追求杰西卡-富林明呢。美國人結婚都不需要家長的認可嗎?”。
  許雪在美國工作生活過7年的時間,道:“家長的意見不是決定因數。不過確實有點奇怪。邏輯上,為了照顧杰西卡-富林明的感受,安迪-摩根需要尊重老富林明…”
  討論著這件事,晚餐時間到了。
  …
  …
  和華在3月份的議事會議主要是討論和華目前的動態。一一走完議程后,會議結束后已經是傍晚時分,莫心藍邀請陳笑、何夢瑤、吳璇到她家里做客。丁靈給董冰拉走了。
  飯后,幾個女人在二樓的觀景陽臺上喝著餐后甜酒閑聊著說話,等待陸景返回香港。宋雨綺、丁靈她們會去機場接陸景。
  三月中的香港,夜風十分舒適。幾個女人都穿著春季的衣衫,風情各異,炫目無比。
  吳璇問著身邊清冷的何夢瑤,“夢瑤,小明她們還在印尼的雅加達?”
  EK公司四大花旦的名字早在和華內部傳遍。四大花旦之首的趙清芷因為12月底的兩篇踩準國際原油期貨價格變化的策略分析報告響徹香港的金融圈子。
  清麗脫俗的何夢瑤穿著精美的粉色長裙,長發披肩,明艷動人。輕輕的點頭。清聲道:“嗯。”妹妹何夢明她們幾個都在做一個關于印尼經濟發展報告。
  她和吳璇都在江州生活,有時候出差回同路返回。彼此間稍微有些熟悉。和陳笑是工作上的接觸,雖然和莫心藍一起陪陸景在云春度假。但私下里并不怎么熟悉。
  莫心藍優雅的攏著額前的劉海,穿著藍色圓領T恤的她渾身透著成熟女人的韻味,高貴優雅的氣質在舉手投足間散發開,微笑著嘆道:“夢瑤,你倒是好,小明讓你省心。我那個弟弟啊,簡直讓我頭疼。”
  弟弟莫少鋒在黃海的長陽射擊俱樂部一家裝修完畢,準備開門影業。昨天晚上給她打電話希望她參加開幕式。這種小孩子過家家的生意,她怎么可能去當嘉賓?
  更離譜的是。他居然想要娶陸景為他物色的總經理,全盤打理生意的女人,劉怡秋。把她氣得,當初痛罵了他一頓。劉怡秋的底子,陸景早給她說過。交際花出身。
  唉,頭疼。幸好,有陸景為她分擔。
  何夢瑤清聲道:“小明也不讓人省心。”
  這句話讓莫心藍、吳璇、陳笑三人都輕笑起來。清麗脫俗的何夢瑤這么說話,真有點冰美人解凍的趨勢。風情無端。怪不得陸景會主動追求她。
  說笑著,莫心藍笑著問陳笑道:“陳總。你這次沒帶蘇曉玉回來?”下午開會的時候,陳笑的助理換了一個年輕的女孩子。
  “曉玉在珀斯幫我主持局面。”陳笑微笑著說道,白膩耳垂上的彎月耳墜搖搖晃晃,平添她嫵媚的風姿。“誒,莫總,PLU電訊和亞太財團的合作前景怎么樣?我總覺得不太靠譜。”
  莫心藍一聽就知道陳笑最近沒有和陸景通電話。優雅的笑著道:“陸景和亞太財團合作進軍日本消費電子市場,是一時的權宜之計。竹下修一不是一個好對付的人。
  不過。我們手里握著TD-WCDMA技術,倒也不怕亞太財團反悔。陸景回來后。估計住一段時間,就準備返回京城。唐論語,裴高峰等人在京城準備了一場慶祝酒會。祝賀他成為頂級企業家俱樂部的1號會員。
  陸景說,回來之后要把亞太財團給折騰散。”
  說著,莫心藍嫣然笑起來。這是陸景的一句氣話。不過,以陸景和唐詩經的關系,幫助唐風集團脫離亞太財團是可以預見的立場。
  陳笑微微點頭,心里的疑慮盡去。
  吳璇插了一句,笑著說道:“我們還等著陸景回來確認針對沃倫財團的反擊計劃。另外,這家伙的生日要到了。不知道他今年是在香港這里過生日,還是回京城去陪衛婉儀。”
  這句話勾起幾女的情思,眺望著遠處璀璨的維多利亞的夜景。
  …
  …
  “啊…,宋助理,景少回國了吧?哦,好的,好的。”
  洛杉磯,上午。F6音樂網站的總部辦公室中,劉一平揉了揉鼻子,苦笑著放下了電話。
  負責F6音樂網站上市的副總柳千文關切的看著劉一平,心里一緊,急迫的問道:“劉總,情況怎么樣?”
  他們必須要盡快對上市的事宜做出決定。但是,決沒有人敢違背陸景——這位和華國王的意愿。
  劉一平嘆口氣,“聯系不上。香港那邊是深夜,景少的手機在宋助理那兒。幸福的煩惱啊。”
  陸景年前來洛杉磯確定米高梅CEO人選時,指示他:F6音樂網站暫緩上市的行動。和華與摩根士丹利有摩擦。需要保持謹慎。
  但是,就在今天上午,各大投行的詢問信函、推薦信函像雪片一樣的飛來。咨詢F6音樂網站是否有上市的意愿。其中包括華爾街五大投行中的摩根士丹利、貝爾斯登。
  發生了什么事?
  形勢為什么會出現這樣喜人的變化呢?
  劉一平心里高興又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