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436 富林明家族

杰西卡-富林明連續的吸了幾口煙,煙霧繚繞著她精致的面孔,帶著回憶的神色,“我和喬納森-伍德相識于紐約的康奈爾大學校內的一次聚會上。我來自佛羅里達,他來自芝加哥。我們有著共同的話題,興趣、愛好,相互吸引。
  很快,我們就確定了戀愛關系。并且和雙方的家人見過面。大學畢業后,我們在芝加哥舉行了盛大的婚禮。父母、親戚、朋友們為我們送上祝福。
  婚后我們居住在芝加哥,生活很幸福。一年后,我懷孕了。但是隨即,我發現喬納森在外面鬼混。在一次家庭沖突中我流產了。而后,我和喬納森的感情破裂。
  02年9月,我搬到了紐約居住。喬納森在芝加哥忙著他的股票經紀聲音。現在是芝加哥有名的花花公子。他想勸我離婚,好和他的情-婦們鬼混。他的私生子都有三個了。但是我偏不如他的意。”
  很老套的故事,但是杰西卡的遭遇很悲慘。陸景心里有些同情這位美國的豪門貴女。遞了一支煙給杰西卡-富林明。
  “陸,現在你知道為什么我第一次和你見面時會在聽到你結婚的消息說很遺憾了吧?”杰西卡-富林明凄婉的笑了笑,這次失敗的婚姻對她的傷害很大。
  陸景道:“杰西卡,我也是大學畢業后就結婚了。我并不覺得早結婚是一個遺憾。我和我妻子的感情很好。”
  “好到她可以容忍你和別的女人在一起?比如:許小姐。”杰西卡很尖銳的質問道。許雪和陸景的關系在今天下午的酒會上十分親密。形影不離。
  陸景苦笑。手扶著欄桿,點點煙灰,這個問題他不好回答。杰西卡-富林明有一點完美主義的傾向。這種人在感情生活中很可怕。因為沒有人是完美的。
  “對不起。我心情不好。”杰西卡-富林明意識到她有些失態。
  “不要緊。”陸景搖搖頭,“杰西卡,你現在打算怎么辦?每次和喬納森吵架之后自己獨自哭泣?”
  杰西卡茫然的看著星空,低聲道:“我不知道。”沉默了一會,問道:“陸,你可以給我建議嗎?就像你在我想要出售第五大道朗豪坊酒店的股份時那樣。”
  陸景道:“你為什么不把喬納森-伍德從你的生活中抹去?把他的聯系方式刪除掉。凡是,有他在的地方。你就不去。最多三年,你就會忘掉他。”
  杰西卡看著陸景。激動的道:“不,不,我不能忍受我的懦弱。是喬納森對不起我。我們的婚姻破裂是他的錯。”
  陸景就嘆口氣,“那就反過來。凡是有你在的地方。就讓他退避三舍。這樣呢?”
  杰西卡遲疑了,想了想,說道:“他不會同意的。”
  陸景斷然的道:“那就強迫他同意。杰西卡,我相信伍德先生肯定有他在意的東西。比如:維持他在芝加哥市窮奢極欲生活的金錢等等。”
  杰西卡沮喪的低頭,說道:“陸,我沒有這樣的能力。”
  陸景安慰道:“杰西卡,這并不需要你有這樣的能力。你可以讓你的朋友來幫助你。我想摩根先生會很樂意幫助你。”
  杰西卡搖搖頭,安迪有他的難處,輕聲道:“陸。還有別的辦法嗎?”
  陸景輕輕的吐出一個煙圈,“有。杰西卡,你想想在什么樣的情況下你可以和伍德先生出現在一個場合內呢?一種情況。你過得比他好。其實,你現在很煩他的原因就是你過的比他差。如果是相反的情況,你應該很樂意出現在伍德先生的視線中。”
  杰西卡若有所思的看著陸景。對她和喬納森-伍德的婚姻,很多人都和她談過。但是沒有人有陸景說的這么透徹。陸景的中心思想只有一個:如何讓我舒爽,讓喬納森不爽。
  炫耀是膚淺的。但是卻可以讓心里的痛苦、怨恨、憤懣得以淋漓盡致的釋放。
  將她的快樂建立在喬納森的痛苦之上,她很樂意。
  “陸。喬納森在股票生意上很有天分,很受華爾街的稱贊。”杰西卡-富林明為難的說道。
  陸景微微一笑。“杰西卡,你沒有必要和伍德先生比較賺錢的能力。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你應該對你的容貌有自信。當然了,你需要謹慎的選擇好人選,避免再一次受到感情的傷害。”
  杰西卡-富林明給陸景說的心情明快,她對她自己的容貌當然有自信。修長纖細的素手緩緩的撫著長發。她知道陸景的意思,現在就看她自己的選擇了,悠悠的嘆口氣道:“可是,我現在已經不想結婚了啊!”
  陸景就笑,“杰西卡,辦法總是有的。不要讓你的一生為你某一個時段的決定買單。出了問題就應該重新開始一段新的人生旅程。看過亂世佳人嗎?斯嘉麗說:明天會是新的一天。”
  杰西卡嘴角禁不住泛起一抹妍麗的微笑,“陸,我更欣賞叔本華對人生的論述。哦,差點忘了,你對哲學名著沒什么研究的。”她在紐約的時候和陸景聊過,陸景在藝術、哲學上的水平很糟糕。
  “你知道我不喜歡談論哲學的話題。”陸景瀟灑的笑笑,決定結束這場談話,“好了,杰西卡。我得回去陪許雪了。”坦然的承認他和許雪親密的關系。
  杰西卡輕輕的點點頭,目送陸景挺拔的背影消失在客廳盡頭。月色如水,清涼的落在四方形的簡雅露臺上。帶著樹梢的朦朧投影。杰西卡的心情逐漸的好轉。
  陸,是一個很特別的人。
  然而。陸景、杰西卡-富林明都沒有注意到不久前露臺里的落地玻璃窗后站著一個人。
  …
  …
  3月14日,品酒會的三天之后。
  陸景與棕櫚灘億萬富翁大道64號的住戶,來自希臘的船王。利維洛斯,完成了8千萬美元的交易談判。剩下的事情交給了從紐約飛來的和華律師。
  陸景和許雪明天就準備返回邁阿密飛往香港。和華內部正在評估對付沃倫財團的方案。
  這兩天陸景在棕櫚灘零星的參與了幾次聚會,見到過丹尼爾-沃倫一次。沃倫財團在渣打銀行有很大的影響力。富林明家族和沃倫財團過從很密。
  下午時分,從肯尼-波特的游艇上喝過下午茶回到酒店,陸景和許雪在房間里說笑。話題轉到了三天前晚上陸景和杰西卡-富林明的談話。
  “誒,陸景,你什么時候兼職人生導師這個職業的?”許雪嬌笑著說道。
  從游艇上回來。許雪換了一件銀色的絲質睡衣。小v字領口露出來的肌膚嬌嫩得能掐出水來。白膩如雪。柔軟的睡衣的面料貼著豐滿挺拔的玉-乳勾勒出一道曼妙的身姿曲線。有著無端的性感。
  陸景輕柔的撫著許雪耳邊的秀發。許雪斜倚在陸景的肩頭,一起看著窗外棕櫚灘的風景。明天就要轉道邁阿密飛回香港。這讓兩人倍加珍惜在一起的時間。
  這一次來棕櫚灘,最大的收獲是和許雪的感情突飛猛進。她是一個很迷人的成熟女郎。
  其次,是進入安迪-摩根的私交圈子內。到他家參加晚宴是一個不錯的征兆。要有收益得等到日后慢慢經營這份關系。
  最后,獲得了在棕櫚灘的居住權。他和肯尼-波特等新鄰居聊得不錯。被他們接納——安迪-摩根的“小考驗“他順利的通過。這意味著陸景有足夠的機會和美國的頂級富豪圈子接觸。同樣,收獲需要時間。
  午后的時間緩緩的流淌著,就像一道舒緩的曲子,與棕櫚灘的閑適相配。
  聞著許雪身上熟悉的幽香,陸景收回思緒,微笑道:“偶爾客串一下。我不談理想很多年了。,我當時離開酒會的時間也不能太早,索性聽一聽杰西卡-富林明的傾訴。她的遭遇確實很讓人同情。”
  他和杰西卡-富林明的交往,功利性很強。就是為了能進入安迪-摩根的圈子。
  不過,那天晚上聽過她的傾訴后,倒是覺得杰西卡-富林明是一個可以交往的朋友。這不是同情心泛濫。而是基于杰西卡-富林明對他的信任:傾吐心聲。
  許雪依戀的抱著陸景的腰,輕聲提醒道:“陸景,杰西卡-富林明和安迪-摩根的關系非常密切。你可不要因為女人誤事啊。”
  “這我知道。我要誤事也是因為你誤事啊。”陸景調笑道。
  許雪展顏一笑,明艷無端,輕輕的將她美麗的臉蛋貼在陸景臉上。她喜歡陸景夸她。
  陸景低頭噙住了許雪的紅唇溫柔的吻起來。杰西卡-富林明漂亮是漂亮,但是還不能和許雪比。一來。是他對西方美女興趣不大。除非是美到奧黛麗-赫本,費雯麗那種程度。
  二來。許雪明艷性感的容顏氣質本就是極美。更別說她在床-笫間的美妙。暖暖的濕潤緊湊的能把男人的骨髓給吸出來。還要加上她做那事時的萬種風情。端的是極品美人。
  許雪熱烈的回應著陸景的熱吻。這幾天她和陸景呆在一起的時候,會忍不住彼此的吸引力,不時的熱吻。
  “許雪,我們洗澡去。”
  許雪慵懶的貼在陸景懷里,兩團豐軟蹭著陸景的胸膛,愜意的瞇著眼睛享受著陸景的愛吻,小意的撅嘴,撒嬌的道“不去。”陸景不是想洗澡,是想要她了。
  “不去不行啊。”陸景笑著抱著許雪進了浴室。許雪給抱起來,掙扎拍著陸景的背,“陸景,不許強來啊。唔--”隨即,銀鈴般的笑聲灑落。
  …
  …
  棕櫚灘,億萬富翁大道87號的別墅中。
  安迪-摩根遞著紙巾給杰西卡-富林明,“杰西卡,你決定了?”
  杰西卡-富林明淚眼婆娑,她今天來找好友安迪-摩根商量,剛說了她的決定,“是的….,安迪,我…我決定開始…新的生活。”
  當下定決心要放棄昔日的婚姻時,她忍不住淚如雨下,她還是愛著曾經的喬納森-伍德。
  安迪-摩根輕輕的點頭,“我支持你,杰西卡。”
  一個男人最悲哀的事情就是當他遇到一個可以愛的女人時,他已經老了。
  杰西卡斷斷續續的哭泣著,梨花帶雨,從擱在沙發上的粉色lv限量版手袋中拿出一只精美的諾基亞手機撥了丈夫喬納森-伍德的電話,“喬納森,我同意和你離婚。”
  電話里傳來喬納森-伍德語無倫次的話語,“哦,該死的上帝,你終于聽到了,信徒虔誠的祈禱…”
  安迪-摩根欣慰的笑了笑,轉身悄然的離開了客廳。
  前些天陸景勸杰西卡的話語,他全部聽到了。
  他現在需要感謝陸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