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435 品酒會

安迪-摩根的豪宅位于億萬富豪大道的87號。-陸景坐著安迪-摩根派來的寶馬敞篷跑車前往。
  87號豪宅是一片連綿起伏的房屋。軟質石灰石外墻,白‘色’海底珊瑚石,四四方方的屋頂結構,理‘性’的寫實風格。出自設計大師艾迪森-密斯的手筆。艾迪森-密斯曾締造了20世紀20年代整個棕櫚灘的建筑風格。
  晚宴定于晚上八點。陸景到達后,在管家的帶領下于二樓見到了安迪-摩根。他正在和杰西卡-富林明在落地窗前說著話。
  天際邊,夕陽最后的余暉在沉暗的天空中燒著最后的火紅,高大的棕櫚樹梢被染得金紅。沃思湖面上‘波’光粼粼,一只湖鳥帶著無比的閑適輕快的掠過。
  三人相互打著招呼,安迪-摩根邀請陸景坐下。管家送了茶水進來。安迪-摩根笑著問道:“陸,許小姐沒來嗎?”
  陸景嘴角帶著微笑解釋道:“許雪臨時身體有點不舒服。在酒店里休息。”
  這幾天,他和許︾,m.雪完全處在度假的熱戀狀態中。興之所至就會纏綿一番。
  腦子里浮起許雪方才‘艷’美的風情。在極致之時那一聲悠長的帶著嗚咽的嘆息調子和痙攣的緊裹讓他幾乎繳械噴發。
  安迪-摩根微笑道:“陸,等會還有一場慈善舞會。那你可缺少一位舞伴。看來,你得在舞會上發揮你的魅力邀請我們的‘女’嘉賓了。”
  陸景苦笑著‘揉’‘揉’眉心,“摩根先生,我盡量試試。”邀請‘女’嘉賓做‘女’伴這種事還是算了。
  雖然如許雪所說的。他能來到安迪-摩根的家中參加晚宴就不再是這個圈子內純粹的新人。是一個進步。但是他在安迪-摩根的‘私’‘交’圈子內也不是什么聞名的人物。
  等舞會差不多時,他會早點結束應酬。回酒店陪許雪。
  安迪-摩根微微一笑,拿起茶杯喝茶。
  杰西卡-富林明穿著‘精’美的無袖白裙。‘性’感妍麗,帶著輕熟的‘女’人風情,不解的道:“陸景,你下午的時候,為什么不答應我父親的提議呢?你不愿意來棕櫚灘度假嗎?”
  她父親現在還很生氣。今晚的晚宴都沒有來。父親的一些話,還在她的腦海中打轉。
  陸景愣了愣,這個問題問的…!而且旁邊,還坐著安迪-摩根。
  想了想,陸景坦然的道:“杰西卡。我其實想在棕櫚灘擁有一套度假別墅。但是富林明先生是想把這件事和我捐贈給你基金會的事情聯系起來。我認為這不合適。所以我拒絕了。我并不需要以這種方式進入棕櫚灘。”
  杰西卡-富林明輕輕的點頭,美‘艷’的笑了笑。
  安迪-摩根對陸景這個答案很滿意,說道:“陸,位于億萬富豪大道64號的一棟別墅需要出售。等會我介紹你的鄰居們給你認識。能不能獲得他們的認可,就看你的了。”
  這是他的一個小小的考驗。
  陸景微笑道:“摩根先生,謝謝。”
  重新讓自己進入棕櫚灘,這對老富林明而言是打臉的行為。但是,安迪-摩根顯然并不在意老富林明的反應。
  …
  …
  晚宴一共有二十多人。奢華古典的餐廳中,長長的橡木餐桌上擺放著‘精’美的菜肴、酒水。穿著馬甲的英俊‘侍’者在一旁為賓客們服務。很正宗的西餐。
  用餐完后。賓客們三三兩兩的閑聊。安迪-摩根的老管家穿著燕尾服指揮傭人在一樓布置著慈善舞會的場地。受邀參加慈善舞會的賓客正逐漸的趕來。
  陸景則是在一樓客廳的‘花’樽邊和剛剛認識的肯尼-‘波’特說著話。晚宴后,安迪-摩根為他介紹了幾位新鄰居認識。‘交’際上的場面,陸景還能應付得過來,和幾人聊得不錯。
  他和肯尼-‘波’特最為聊得來。趁著舞會開始前。在一旁閑聊。
  肯尼-‘波’特是一名三十多歲的男子,有著一頭金‘色’的卷發。‘性’格開朗,喜好旅游攝影等愛好。沒有張嘴哲學、藝術,閉口經濟、政治的沉悶之氣。
  他是慕恩和貝克家族的后裔。
  曾經的棕櫚灘之主的家族。
  肯尼-‘波’特熱情的為陸景介紹著棕櫚灘的風土風情。“上世紀50年代馬喬里-‘波’斯特來到棕櫚灘。‘波’斯特夫人的宴會是當時棕櫚灘上最盛大、最正式的場合。1985年,‘波’斯特的別墅賣給了美國地產大亨唐納德-特朗普。后來改建成‘私’人俱樂部。這也成為大家經常聚會的俱樂部。”
  “每年的夏秋兩季,棕櫚灘這里清冷無比。島上的常住人口約為1萬人。到了冬‘春’兩季,這里就是旅游勝地。在全美冬季最佳的度假勝地中名列前茅。每年的旅游旺季,棕櫚灘這里有100多場慈善宴會。因此,棕櫚灘成為全美最博愛的城市。”
  “陸,如果你能到棕櫚灘來居住,實在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噢,上帝,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的厭煩藝術和哲學的討論。我寧可看幾本‘花’‘花’公子打發時間。”
  陸景聽的一笑。
  ‘交’際和應酬,是人與人之間‘交’往必須的。一見如故的故事,畢竟是少數。
  ….
  …
  安迪-摩根的別墅足有12畝,十分的幽靜。舞會開始后,陸景并沒有邀請舞會中各具風情的美‘女’跳舞。借口‘抽’支煙,緩步出了一樓的客廳。
  三層樓的別墅擁有升降電梯代步。陸景剛在電梯口等電梯時,就看到穿著‘精’美無袖白裙的杰西卡-富林明快步走來,臉上微微有些淚痕,楚楚動人。
  杰西卡-富林明走到陸景面前,抹了抹眼淚,問道:“陸,你沒有去跳舞嗎?”
  陸景搖搖頭,“我去二樓休息室‘抽’支煙。你呢?”
  電梯來了,陸景做個邀請的手勢,杰西卡-富林明占到電梯里,垂淚道:“我剛和我丈夫吵了一架。我想一個人靜靜。陸,等會給我一支煙吧。”
  杰西卡-富林明對安迪-摩根的別墅很熟悉,帶著陸景到了二樓的一處‘露’臺‘抽’煙。‘露’臺是一個四方形,三面圍著‘精’美的金屬欄桿。從‘露’臺上可以俯瞰別墅內的游泳池和不遠處的沃思湖。風景極佳,又十分幽靜。
  “陸,我父親認為你接近我有目的,因而,今天下午你拒絕他之后他十分生氣。在我母親去世后,他的脾氣越來越暴躁了。”杰西卡-富林明點著煙,說道。
  不管陸景是不是出于什么目的接近她。陸景實打實的捐贈了1.5億美元給她。這在家族內部都算是一份巨大的資金,她對此心懷感‘激’。
  陸景倒是微微一怔,他還以為杰西卡-富林明會說她婚姻的事情。他早從馬文-克朗那里知道杰西卡-富林明和她丈夫喬納森-伍德分居兩年多。
  吸了口煙,看著遠處夜‘色’中沉靜的湖水,國外的環保做得非常好,風景秀美無比,陸景道:“杰西卡,我理解你父親保護‘女’兒的心情。”
  這么說,只是安慰杰西卡-富林明而已。其實,老富林明下午惡劣的態度讓陸景心里有根刺。他不介意在以后合適的時候教教老富林明怎么做人。
  富林明家族的資料,在陸景、陳旭江、許雪來美國之前就已經收集了。畢竟,這是當時已經知道的摩根大通背后的圈子中的美國家族之一。
  富林明集團1873年在英國成立,總部設在倫敦。早年專注于投資美國新興股票和鐵路債券,大獲成功。
  隨著美國鐵路建設的大‘潮’落幕,富林明集團在美國的業務逐步萎縮。主要業務轉向亞洲。九七年亞洲金融危機沉重的打擊了富林明集團在亞洲的投資。
  富林明集團在2000年會以77億美元出售給美國大通銀行。而富林明家族在富林明集團中只有30%的股權。但是這是由130位家族成員共有。
  在2001年富林明家族全資控股的怡富集團的銀行業務被渣打銀行和大南非銀行收購。現在更名為jf資產管理公司隸屬于摩根富林明資產管理公司。
  富林明家族現在早就不復其往日的輝煌,就只剩下光鮮的面子而已。根據許雪的估計,老富林明的資產最多在30億美元左右。
  當然,當個人財富成為數字之后,再比較個人財富尋找優越感意義不大。而是要比較影響力。和華目前在美國富豪圈子中的影響力不如富林明。
  杰西卡哪里知道陸景在想什么,欣然的笑起來,“謝謝你的理解,陸。”
  陸景搖搖頭,慢慢的吸著煙。
  雄鷹不會把阿貓阿狗的齜牙咧嘴當做一回事。但是,有機會順帶著拍一拍阿貓阿狗的頭,他是樂意的。
  杰西卡-富林明眼睫‘毛’微微挑了挑,看著陸景的側影,她想起第一次在第五大道朗豪坊酒店的吸煙區見到陸景時的情景。香煙的味道順著喉嚨到肺里,尼古丁再刺‘激’著大腦神經。
  “陸,我可以信任你嗎?”杰西卡-富林明輕輕的吐出一口煙,輕聲說道。月光下,白‘色’的肌膚如‘玉’般光滑,輕熟‘女’人的俏臉上神情凄婉。
  陸景看了看杰西卡,輕輕的點頭。
  “謝謝。”杰西卡-富林明輕聲道。今天晚上她有強烈的傾訴‘欲’-望。想要將她長久以來淤積在心底的心事說出來。因為家庭的緣故,她甚至都不敢去看心理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