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432 上車補票和捐贈

杰西卡-富林明有些遲疑。她的研究機構確實很缺錢。
  陸景勸道:“富林明女士,財富匯聚不難,難得是有效的花出去,幫助他人。我日后按照美國的法律對你的文化研究會進行監督。”
  “好吧。”杰西卡-富林明妍麗的笑了,纖白的雙手絞著,十指漂亮得如同穿花蝴蝶,“陸,非常感謝你的捐贈。謝謝。”
  陸景笑道:“不客氣。”
  墨靜雯這才恍然陸景不帶職員來的原因,估計陸景早就想好了要把酒店的股份捐贈給杰西卡-富林明。帶她和雨綺姐來只是做個樣子。哦,他邀請許行長一起來是為什么呢?
  許雪目光溫柔的注視著陸景的側影,昨晚的親密令她回味不已,心里有甜蜜的情緒涌起來,又小心的喝著水,收斂著目光不讓別人發現她的異樣。
  杰西卡-富林明詢問了布朗幾聲,看了看陸景身邊的三個姿容妍麗的女子,邀請道:“陸,我們去陽臺上喝杯茶,捐贈的事情交給他們來處理吧。”
  這間復式公寓的陽臺是環繞著的,可以360度角的欣賞曼哈頓的風景。秀麗的東河,羅斯福島一一在目。
  陸景坐到陽臺上的小圓椅上,隔著落地玻璃窗可以看到客廳的情況。宋雨綺[、許雪、墨靜雯不時看看他。估計三人心里都很郁悶。杰西卡-富林明明顯把她們當成了他的跟班。
  “噢-,富林明女士,我來吧。”陸景有些詫異的看著杰西卡-富林明泡了一壺紅茶。拿了一碟點心出來,連忙上前幫忙。
  “不用了。請坐。陸。你可以叫我杰西卡。”杰西卡-富林明給陸景倒了茶,坐到陸景對面的椅子上。嘴角勾勒著陽光的笑容,“是不是覺得我親自泡茶很奇怪?我父親從小教育我要自己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是有一點。”陸景心里有些慚愧。他現在基本沒怎么泡過茶。在家里就不說了,小五和梅嬸基本都把家務給處理好了。在外面的話,不是雨綺給他泡茶,就是明雪給他磨咖啡。
  品著紅茶,隨意的聊著。話題很寬泛,陸景能感覺到杰西卡-富林明在藝術方面淵博的知識。就像她第一次見面能叫破他身上衣服出自誰的手那般驚艷。
  “陸,我說你很性感,沒有錯吧?你看。許小姐已經看了你不下十幾次。”杰西卡-富林明笑著說道。陸景慷慨的捐贈贏得了她的好感。
  陸景尷尬的揉揉眉心,“杰西卡,在我們國家,性感這個詞不是用來形容男士的。”
  杰西卡-富林明呵呵笑起來,“哦,對不起,那么靦腆這個詞是可以的對嗎?”
  陸景無奈的點點頭。
  杰西卡-富林明掩嘴嬌笑,“噢-,一周以來。我今天的心情最好。陸,歡迎你下次來到我這里來做客。”
  “謝謝,非常榮幸能收到你的邀請。”陸景微笑著說道,記得馬文-克朗說過杰西卡-富林明和她的丈夫喬納森-伍德分居兩年多。問道:“杰西卡,你會一直住在紐約?富林明集團的總部好像是在英國。”
  杰西卡-富林明點頭,“是的。我一直住在紐約。我父親住在佛羅里達的棕櫚灘。”略微停頓了。“我丈夫住在芝加哥。”
  國外的個人**很私密,就算是朋友都不見得會問。陸景無意去打聽杰西卡-富林明的個人事務。說道:“抱歉,提起讓你不愉快的話題了。”
  杰西卡-富林明搖搖頭。緩緩的道:“沒事,這是我的心病。”
  陸景點點頭,說道:“杰西卡,如果你心情不愉快的話,可以運動運動,這有利于恢復心情。或者去長途旅游,放松自己的心情。”
  “謝謝。我會的。”杰西卡-富林明明眸看著陸景純凈的眼神,感激的笑了笑。
  …
  …
  客廳內,布朗很快就在隨身帶著的筆記本電腦上搞定了捐贈合同文本。與宋雨綺確認后,去外面打印了三分合同回來,然后邀請陸景和杰西卡-富林明簽字。
  陸景簽字之后,與杰西卡-富林明道別,與宋雨綺、許雪、墨靜雯三人離開了上東區。
  杰西卡-富林明送走布朗之后,拿著合同文件進了公寓二樓的休息室。
  一名英俊的中年男子正在安靜的坐在沙發上翻閱著一本精美的書籍,馬基雅維利的《君主論》。正是摩根大通股東中的核心人物,摩根家族當代最杰出的人物,安迪-摩根。
  “安迪,你一定想不到…”杰西卡-富林明走過來,將合同文件放在安迪-摩根手邊的黑色茶幾上,告訴他陸景選擇了將第五大道朗豪坊酒店的股權捐贈給她的文化研究會。
  安迪-摩根很有些驚訝,沉吟著,然后笑著道:“杰西卡,陸,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人。”
  “是啊。和他聊天也很愉快。雖然,他不懂藝術。”杰西卡嘴角浮起一抹明艷的微笑。
  安迪-摩根會心的笑一笑,道:“杰西卡,陸做的事情正是我想要做的。大家對你都很關心。你不要偏向叔本華的理論。”
  杰西卡-富林明沉默了會,道:“謝謝你,安迪。”她選擇將財富、精力投入到美國文化研究會中,就是想要忘掉現實里的不快樂。
  “好了,既然陸都將酒店的股份捐贈出來,這些合同也不用我幫你看了。杰西卡,下周,我在佛羅里達的棕櫚灘有一個品酒會,你來參加嗎?”
  “我想想。”
  安迪-摩根熱情的邀請道:“來吧,潔白的細沙灘、溫暖宜人的海洋,你會感受到世間美好的事務、活力。”
  杰西卡-富林明猶豫了一下。道:“好吧。我有幾個月沒有見到我的父親了。”
  …
  …
  陸景一行幾人從上東區出來,并沒有立即坐車返回酒店。和熙的初春陽光落在街頭鐵柵欄上。帶著寧靜的氣息。東河的微風拂面而來。眾人順著沒幾個行人的街道向第五大道走去。
  “陸景,你和杰西卡-富林明聊得很開心啊?”許雪笑著問道。
  許雪和宋雨綺她們不熟。走在陸景的左側。宋雨綺和墨靜雯兩人在陸景的右側稍稍落后半步。聽到這個問話,都笑著看向陸景。
  陸景雙手揣在上衣口袋里,悠閑的道:“不是所有的美女都注定要歸一個人,也不是所有的財富都會歸一個人。前天晚上安迪-摩根生氣時,杰西卡-富林明選擇了袖手旁觀。”
  “許雪,如果你當時有能力幫我解圍,你會幫我說話嗎?”
  “會。”許雪沒有猶豫的回答,迷人的眼眸看著陸景。
  陸景笑著問宋雨綺,“雨綺。你呢?”
  “當然會啊。”宋雨綺溫婉的笑了笑。她已經看得出來許雪和陸景關系異常親密。
  “靜雯,你呢?”
  墨靜雯沒想到陸景回問她的意見,慌亂了一下,回憶了下前天晚上陸景回來后說的當時摩根大通酒會上的情況,道:“我會幫你。”
  陸景悠悠一嘆,“所以啊…。萍水相逢、盡是他鄉之客。”他對杰西卡-富林明沒有其他的心思。不可否認,那是一個很迷人的女郎,和她相處的很愉快。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功利因素。
  宋雨綺輕輕的嬌笑,問道:“陸景。今天早上臨出門的時候,齊靜瑤打電話給我,那個松島希到洛杉磯了。”
  陸景嗯了一聲,不以為意。與竹下修一合作。卻被送了一個歌姬。他讓雨綺打發她到洛杉磯找齊靜瑤。放在和華這里不太好。索性丟給齊靜瑤去處理。齊靜瑤在洛杉磯的房地產中介公司還不至于安排不下一個吃閑飯的女孩。
  四人在第五大道上閑逛購物的時候,陸景忽而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是陸吧?我是安迪-摩根。”
  陸景略微有些驚訝。道:“摩根先生,你好。”
  安迪-摩根在電話里微笑著道:“你好。陸。下周你有時間嗎?我在佛羅里達的棕櫚灘有一個品酒會,希望你能來參加。請柬我隨后派人送給你。”
  “我有時間。”陸景答應道。他沒有想到竟然會接到摩根的邀請。顯是上午捐贈酒店股份的事情,贏得了安迪-摩根的好感。這個人情的效果很好。
  陸景給拎著衣服袋子從古馳店里出來的宋雨綺、許雪、墨靜雯三人說了這個消息。三人都是興奮不已。這意味著陸景即將正式進入安迪-摩根的私人圈子。隨后,陸景又給陳旭江打了電話,他們在美國的行程要調整了。
  …
  …
  紐約曼哈頓73街600號的公寓中,夜景迷人。斯圖亞特-高爾德在家里招待著朋友。七八名各具風情的美女在party中穿梭著,衣著性感。
  夏如龍端著香檳杯倚在沙發上,聽著高爾德等人閑聊,眼神偶爾瞄一下側面穿著黑色絲襪的長腿性感東歐美女。絲襪里面是一條藍色的丁字褲。
  剛才,他已經從高爾德那里得知,陸景已經成功的游說了摩根大通,和華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上的操作不會被追究。并且,陸景和摩根大通背后的圈子關系不錯。
  想到這兒,夏如龍有些沮喪。12月底到1月的較量,他固然是階段性的失敗。但是,為了8億美元的情分,他即將加入ge工作。摩根大通主席皮特曼決定放他離開。
  就人生的際遇來說,他慘敗于陸景。工作或許在幾年后有轉機,可是陸景明顯發展的比他順利。而且,他還失去了鐘愛的女人唐詩經。
  夏如龍猛的灌了一大口香檳。唯有縱情酒色才能讓短暫的忘卻失敗的痛苦。他還會卷土重來。一定。(未完待續……)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