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429 德州撲克

安迪-摩根并沒有仗著籌碼多逼陸景allin。一點點的跟著。很快,第五張公關的牌都發下來,分別還是紅桃3,方塊9,方塊10,紅桃4,梅花3。
  此時,輪到安迪-摩根說話。他的底牌是一對a,紅桃、梅花。看了看牌面,想了想,笑道:“時間有點晚了。我們盡快結束。陸,我給你一個機會。”
  說著,將所有的籌碼都押上,然后微笑著看著陸景。
  “噢---”牌桌邊一陣驚呼。陣陣轟然叫好聲響起。氣氛被安迪-摩根推向高-潮。杰西卡-富林明和許雪都輕輕的掩著紅唇。
  雷納德-洛克菲勒笑道:“安迪,看來,你在這一局中很有把握啊。”
  安迪-摩根的性格很穩重。陸景用語言逼著他一局對賭,他不會答應。但,安迪-摩根同樣是很驕傲的人。陸景說想贏,他肯定要予以回擊。
  是陸景逼著安迪全部押上,還是安迪逼著陸景押上全部的籌碼,這其中主從之分很清楚。現在,安迪就占著氣勢上的優勢。并且,以安迪的性格來看,他肯定很有把握。
  精明中帶著狡詐的摩根。
  當年華爾街就盛傳1929年的股災是jp摩根在背后操縱,從而得以統治華爾街,成為銀行家的銀行家。
  安迪-摩根笑著聳聳肩,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紅酒,看向陸景。“陸,你是決定交給上帝來判斷,還是放棄。”
  他不是一個喜歡賭博的人。此時。他的局面非常占優,勝率很高。他要讓陸景輸的心服口服。
  不喜歡賭博不代表要完全的規避風險。商業中哪里有100%的項目。每一個項目都會風險存在。就好像現在的情況。
  陸景笑笑,“摩根先生,我現在放棄的話,最終還是會輸光所有的籌碼,所以,我選擇交給上帝來決定。”說著。將手里剩下的籌碼全部押上。
  他當然要迎難而上。輸得光榮,比茍延殘喘好!
  陸景和安迪-摩根前后翻開底牌。
  “噢--”牌桌邊又是一陣驚呼。
  陸景的底牌是一張方塊3。一張梅花6。而安迪-摩根的底牌是一對a,紅桃、梅花。但是,從規則上比較,陸景的牌是3條。而安迪-摩根只是兩對。
  陸景勝!
  一個戲劇性的轉折。
  陸景自己都始料未及。
  雷納德-洛克菲勒、馬文-克朗、竹下修一等人看向陸景的眼神有了些變化。
  陸景贏下這個牌局。會給安迪-摩根留下深刻的印象。同時,需要兌付杰西卡-富林明價值1.5億美元的股份。這樣一來,陸景一只腳已經踏進了安迪-摩根的私人交際圈子。
  …
  …
  安迪-摩根很有風度的宣布陸景獲勝。宴會在半個小時后結束。杰西卡-富林明邀請陸景明天上午去她位于曼哈頓東72街430號的公寓做客,商談她所持有的16.2%的股份轉讓事宜。
  陸景微笑著答應下來,與安迪-摩根道別后,和許雪一起離開第五大道朗豪坊酒店的總統套房。
  通往專用電梯的幽靜走道中鋪著厚厚的棕色地毯。落腳無聲。許雪挽著陸景的胳膊,對他嫣然一笑,嬌美無比。陸景有些吃不消許雪成熟明艷的美麗風情。這妮子這模樣實在太勾人。
  許雪正要親昵的和陸景耳語幾句話時,卻發現竹下修一帶著助理、保鏢等在走道中。
  竹下修一穿著黑色的西服。很儒雅的大商人打扮,等陸景過來,邀請陸景一起去乘坐電梯。并肩走著,笑道:“陸先生,恭喜你,所有的問題迎刃而解。”
  陸景收斂起心里被許雪撩起的旖旎情緒,微笑道:“今天的牌局能贏,實屬運氣。”
  竹下修一笑著搖頭。他看得很清楚,就算陸景最后一局沒贏。他也已經成功贏得了安迪-摩根的關注,“陸先生,我用三年了時間才和安迪-摩根先生建立良好的私人關系。而你只用了兩天。后生可畏啊!日后,真不希望和你成為敵人。”
  陸景笑笑,并不把竹下修一的恭維當真,不卑不亢的道:“竹下先生,等我回到香港后,會派出plu電訊的團隊前往日本與亞太財團商量合作事宜。希望到時候竹下先生能夠接待。”
  “這是自然。”竹下修一哈哈一笑,大有深意的看了陸景一眼。這位青年是天生的商人。該合作的時候合作,想必該競爭的時候也不會手軟。
  確實如丹尼爾-沃倫說的,是一位勁敵。
  …
  …
  安迪-摩根送走賓客后,在總統套房棋牌室里找到杰西卡-富林明。她正在長長的棕色沙發上慢慢的飲著摩根船長。雪白修長的玉手持著長長的香檳酒杯,在柔和的壁燈下有著萬般風情。不愧是紐約最璀璨的明珠。
  安迪-摩根輕輕的嘆口氣,坐到杰西卡-富林明的身側,“杰西卡,你和喬納森的關系還是那么糟糕嗎?”
  杰西卡-富林明美眸微抬,見是安迪-摩根,紅唇輕吐著話語,“安迪,不要提他好嗎?”
  安迪-摩根搖搖頭,勸道:“杰西卡,你或許應該去芝加哥多陪陪他。”
  杰西卡-富林明哀婉的低頭,高挑的睫毛上慢慢的沾滿了淚水,倔強的道:“我不。”
  抽泣了一會,杰西卡-富林明平復了情緒,肯求道:“安迪,明天我和陸簽署的合約,我希望你能幫我把一下關。我對這些不在行。”
  “沒問題。我明天在你的公寓里等著。”
  …
  ….
  陸景和許雪沒有和竹下修一一行乘坐電梯離開。他昨晚和馬文-克朗約了今晚的聚會之后聊一聊。在電梯口略等了一會,圓臉的馬文-克朗帶著三名隨行人員走過來,笑呵呵的和陸景握手。“陸先生,讓你久等了。請!”
  馬文-克朗的隨行人員按了電梯,一行人從27樓的總統套房所在前往20樓的帝國套房。
  特別挑選的飾面、定制家具和時尚的設計,使帝國套房顯得與眾不同。紫檀木地板和簡約設計形成悅目對比。無比奢華。一晚的價格是1200美元。
  進房間后,馬文-克朗的隨行人員迅速的拉好窗簾,開了紅酒。陸景的保鏢十三很警惕的四處看了看。防范今晚的見面有貓膩。
  坐到客廳正中茶幾處乳白色的方塊沙發上,馬文-克朗舉杯先向陸景慶賀道:“陸先生。恭喜你購得第五大道朗豪坊酒店16.2%的股份,這是一塊優質資產。要是老富林明知道。他肯定不會同意杰西卡出售。”
  “謝謝克朗先生的提醒。”陸景微微一笑,一語雙關的說道。
  “不客氣。”馬文-克朗頓時笑著點頭,“陸先生,我有些話想單獨和你談談。你看?”
  陸景微微頷首,和許雪、十三說了幾句。兩人的隨行人員都退出了房間。陸景對馬文-克朗說道:“有雪碧嗎?紅酒的味道實在有些喝不慣。我需要加一點雪碧。”
  馬文-克朗微微有些錯愕,他是看到陸景昨晚、今晚在選取酒水時都選擇紅酒,今晚特意帶了一瓶紅酒過來。隨即,笑了起來,起身道:“好的,我去酒柜里給你找找看。”
  陸景擺出的是一副私下里朋友間談話的態勢。他和陸景的密談還沒開始,氣氛已經變得輕松。和陸景短短的幾次接觸,很容易體會到他的不同之處。
  馬文-克朗給陸景加了雪碧后。坐在沙發上,輕輕的抿了口紅酒,打開話匣子。“陸先生,美國六七十年代有十大財團的稱呼。其中芝加哥財團位于第四位。芝加哥財團的三大家族分別為克朗、伍德、麥考密克。”
  “但是現在芝加哥財團已經沒落。核心的保險公司大陸伊利諾伊公司和銀行芝加哥第一銀行分別被摩根、洛克菲勒共同控股。摩根大通在04年剛剛收購了芝加哥第一銀行。今日摩根大通的主席皮特曼當時便是芝加哥第一銀行的ceo。”
  “芝加哥財團三大家族昨晚來參加摩根大通股東酒會有山姆-麥考密克,我。喬納森-伍德因為杰西卡的關系沒來參加。”
  陸景微微詫異的挑挑眉頭。
  馬文-克朗笑著解釋道:“喬納森是杰西卡的丈夫。他們已經分居兩年。喬納森常年在芝加哥經營他的事業。”他只是簡單的說一下情況。喬納森和杰西卡的矛盾,他不好多說。
  陸景輕輕的嗯了一聲,喝著加了雪碧的紅酒,繼續聽馬文-克朗的介紹。
  自覺鋪墊的差不多。馬文-克朗低聲道:“陸先生,昨晚你認為1.5億美元只是玩玩的豪氣讓我佩服。沒落的貴族希望找回昔日祖輩的光。我希望能借助你的力量。”
  陸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馬文-克朗尊敬他的原因和他猜想的差不多,“克朗先生,我對財團內部的爭奪并沒有什么興趣。”
  馬文-克朗沒有氣餒,陸景的回答是意料之中的,誠懇的道:“陸先生,我想你在美國的上流社會也需要一位朋友。我希望能有和你合作的機會。我們可以從小的生意慢慢的建立互信。”
  如果陸景和他合作,至少不會被丹尼爾-沃倫欺騙,在安迪-摩根面前提起賭博,差點就萬劫不復。
  馬文-克朗的態度非常真誠,甚至有些急切,陸景想著他要征服紐約的愿望,想了想,道:“克朗先生,很高興能和你有合作的機會。我們現在可以梳理下合作的項目。”
  ps:打了快2個小時的德州撲克才搞明白游戲規則。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