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1428 心起征服

“雪姐,你在美國怎么樣啊?陸景怎么要我收購ebay的股份?ebay的股價這么高。”
  紐約四季酒店的套房中,許雪換了銀白色的睡衣,挽著披肩的長發,靠在床頭,接聽著好友葉靜雨的電話。紐約深夜的時候,國內正是上午。
  “還行咯,今天晚上陸景和安迪-摩根聊得不錯,而且受邀參加明天晚上的一個賭局。我們很快就回國。靜雨,你現在在哪里?”
  “在建業啊。呆得無聊死了。每天看報表看得要吐。”葉靜雨在電話里吐糟著。
  許雪咯咯嬌笑,睡衣下的香-乳微顫,“不是吧?過幾天就是陸景的生日吧,你不琢磨著給他送什么禮物?”她和葉靜雨無話不談,知道這妮子的心思。
  葉靜雨嬌嗔著反擊,“雪姐,你別老說我啊。你跟他去美國朝夕相處,沒擦出點火花來嗎?”
  許雪腦子里立刻浮起兩個小時前和陸景在凱迪拉克車廂內的火辣熱吻,俏麗的臉蛋上緋媚如火。要不是時間太短,她可就不僅僅是內褲濕透了。
  這火花擦得非常大。
  “噢…”葉靜雨覺察到許雪的異常,在電話里怪叫,“雪姐,你上次說看他為楊晚婷生氣可憐兮兮的,和他接吻安慰他,這次是什么理由啊?”
  許雪單手捂著滾燙的臉蛋,輕聲道:“靜雨,我們兩個在深夜里談論擁著別的女人的男人,好像太傻了點。”
  陸景剛才占足了她的便宜,可是現在卻不對她不聞不問。讓她心里有些傷感,懷疑她是不是追得太主動了。
  葉靜雨撇撇嘴。小腳在椅子上晃蕩著,“雪姐。想那么多干什么呀,喜歡的時候就喜歡啊,不再喜歡的時候就把他踹掉。嘻嘻,又不費什么事。”
  “去,你以為談感情是過家家啊。”許雪心情好起來,和好友聊幾句,心情暢快許多,“陸景這樣的男人,要抓住他。你等著他動心來追求你很難的。”
  陸景主動追的女人,她知道的就幾個人:關寧、黃紫琪、何夢瑤、唐雨瑤、楊晚婷。一個個都是絕色無雙的美人,姿容氣質都要勝過她半籌。
  葉靜雨撇撇嘴,笑哈哈的道:“雪姐,你不要灰心哦,陸景喜歡胸大的。他肯定會追你的。”
  “去你的。”許雪笑罵,“靜雨,互聯網發展的勢頭越來越猛。你進入和華的決策層是遲早的事情,到時候。你可是有大把的理由和陸景接觸。悠著點啊。不要犯傻。”
  “嘻嘻,雪姐,過來人的口氣哦---。犯傻的是你吧!”葉靜雨古靈精怪,很快就猜得**不離十。
  許雪支支吾吾。斗嘴。她一般都斗不贏葉靜雨。掛了電話,看看手里的手機,猶豫著要不要撥一個電話給陸景。可是說什么呢?
  難道說:陸景。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你來一趟我房間里吧。這可是主動勾-引他。太丟人了。她還做不出這樣的事情。許雪雙手捂著臉。嬌媚的要滴水。
  想著陸景在她胸口、屁-股上或輕或重的揉捏,撩動著她的情緒、渴望。撫摸。熱吻,略帶著一些強勢。這不是她想要的戀愛感覺,可依舊讓她迷戀,沉醉其中。
  或許,她的臣服是從心靈到身-體。正胡思亂想著。手機突然響起來。看到是陸景的號碼,許雪的心情驀然變得喜悅、歡快。
  …
  …
  第五大道朗豪坊酒店27樓總統套房中,白色的帷幕遮住了紐約夜晚的景色入房。寬敞的棋牌室中,白色的圓桌前安迪-摩根等在玩著德州撲克。
  安迪-摩根、雷納德-洛克菲勒、丹尼爾-沃倫、馬文-克朗、竹下修一、陸景各自下注。
  籌碼是一種紅色卡片,每一張代表250萬美元,總計60張。每人在初始時共計十張卡片。
  “安迪,你說話。”美艷的杰西卡-富林明今晚充當荷官。穿著休閑的灰色春款外套,修身的黑色長褲,火辣的身材展露無遺。中分的黑色長發,氣質艷麗。
  安迪-摩根看看牌面,微笑道:“兩張。”
  “這一局我就不跟了。”雷納德-洛克菲勒蓋牌放棄。
  雷納德-洛克菲勒左手邊就是陸景。陸景對德州撲克不怎么在行,基本每一局都要聽聽身邊許雪的意見。他昨晚打電話給許雪,順便讓她今晚陪他來參加這個賭局。
  “都壓上吧。”許雪穿著黑色露肩連衣裙,白色的厚外套。親昵的在陸景耳邊說著話。穿著5cm的高跟,不比陸景矮多少。說話很方便。嘴角蕩漾著幸福的笑容,光彩照人。陸景昨晚在電話里和她聊了很久。
  陸景的手里卡片還剩下3張。索性全部壓上。按照德州撲克的規則,賭注全押之后可以留到最后。
  丹尼爾-沃倫慢條斯理的丟下手里的籌碼,跟了安迪-摩根一手,喝著威士忌,譏諷的道:“陸先生準備放棄了?莫非你不想支持富林明女士的事業?”
  “沃倫先生有希望贏得所有的籌碼嗎?我沒有沃倫先生強勢啊,就看這一把的運氣。”賭桌上目前籌碼最多的是安迪-摩根。陸景不軟不硬的刺了一句。
  在座的眾人誰都看得出陸景和丹尼爾-沃倫不對勁。沒人說什么。這個圈子里的交際規則:朋友的敵人不一定是敵人。
  此時,竹下修一和馬文-克朗已經輸光籌碼。在賭桌旁一邊喝著酒一邊觀戰。
  因為杰西卡-富林明不希望風聲傳出去,竹下修一等人今晚都是單身前來。只有陸景帶了女伴。不過他的女伴許雪昨晚也在場,倒也沒事。
  杰西卡-富林明笑著發下了最后一張明牌。最終,丹尼爾-沃倫手中的牌是3條9。安迪-摩根是順子(3-9)。陸景手里的牌是紅桃同花。按照德州撲克的規則。比較的結果是陸景的牌最大,贏取了池底二十一張籌碼。
  看到對手瞬間翻盤。由“窮”轉“富”,丹尼爾-沃倫的臉色頓時變得極為不好看。
  陸景玩了一會。慢慢的琢磨出了一點玩法的門道。憑著這一局贏下的籌碼慢慢支撐。半個小時后,賭桌上就剩下陸景和安迪-摩根了。這會,陸景手中有7張籌碼。安迪-摩根手里有53張籌碼。
  杰西卡-富林明手法熟練的分出暗牌,笑吟吟的道:“陸,你現在獲勝的幾率很小。要不要allin?”現在是輪到陸景下注。
  她不再稱呼陸景為“靦腆的陸”。昨天晚上,陸景在安迪-摩根面前成功的自圓其說,改變安迪對他的印象。表現的很有韜略。今晚賭局開始前,她和安迪聊了一會,對這位“性感“青年所取得的成功有所了解。
  安迪-摩根嘴角翹起來。
  在場的人中。他的德州撲克水平最高。這不僅是一項賭博,更是智力游戲。他剛在上一局中最大限度的消耗了陸景手里的籌碼,同時將雷納德-洛克菲勒清出局。
  陸景笑笑,“富林明女士,我考慮下吧。”
  許雪在陸景耳邊呵氣如蘭的小聲道:“陸景,不要全壓。你慢慢的輸掉所有的籌碼,順著安迪-摩根的意愿。”
  陸景笑著搖搖頭,拿起手邊的高腳玻璃杯抿了一口紅酒。他是想贏的。這樣才能更好的贏得安迪-摩根的尊重。許雪不是不知道這一點,但是輸掉是最正確且穩妥的方案。
  但是。自己玩牌的水平比不過安迪-摩根。籌碼又處在劣勢。怎么贏呢?
  想了想,陸景道:“摩根先生,看樣子我是輸定了。不知道摩根先生能不能聽我一個建議?”
  “你說說看。”安迪-摩根饒有興致的看著陸景。他四十多歲,正值年富力強的時候。不會輕易被陸景動搖意志。不過出于禮貌,他需要聽陸景說話。
  牌桌邊圍觀著陸景和安迪-摩根最后對決的眾人都微微笑起來。刻意的笑的很含蓄。這無關性格,關系到禮儀。這位東方的青年說話很有意思。
  陸景搖搖手里的紅酒。明亮的燈光下,他的笑容顯得從容。自信,“摩根先生。現在牌局上自剩下你、我。我很想為富林明女士的研究事業盡一份心意。不如,我們全部的籌碼都壓上,一局定勝負。讓上帝來決定誰在這次支持富林明女士的研究吧!”
  安迪-摩根笑著搖頭,“陸,我占據著絕對的優勢,為什么要聽從你的建議呢?理所當然是我支持杰西卡的研究。”
  陸景道:“因為我想嘗試著贏。我的牌技、籌碼都不如摩根先生你,只能另辟蹊徑。從概率上來說,如果摩根先生和我一局定勝負。在一局中,我獲勝的幾率是50%。”
  陸景的話里帶著恭維,自認不如。又把算計拿到明面上來說。安迪-摩根禁不住微微一笑,“陸,你的策略讓人贊賞。但是主動權在我,所以,我拒絕。”
  眾人都笑起來。
  陸景瀟灑的聳聳肩,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丟了一枚籌碼下去。
  許雪眉開眼笑的看著陸景,帶著欣賞,這樣也可以?就算是陸景被拒絕,但是他肯定在安迪-摩根心中又加深了印象。陸景“刷”好感度的能力果然一流。
  杰西卡-富林明微笑道:“開始了。”三張明牌發下來。無論是陸景還是安迪-摩根來支付這1.5億美元購買她手中酒店的股份,她都會表示感謝。
  當然,接下來,安迪會很輕松的將陸景手里的7張籌碼贏掉。
  杰西卡-富林明想著,發下了第四張明牌。(未完待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