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425 第二次見面

安迪-摩根笑起來很英俊,很有幾分風流中年男人的味道,說道:“陸,我來介紹一下吧。這位是我們紐約最璀璨的明珠,杰西卡-富林明女士。陸,你們認識?”
  陸景微微苦笑,自嘲的道:“摩根先生,我又得說‘剛剛認識’這句話了。”
  這句話讓幾人都笑起來。幽默,是美國人生活中的一部分。
  杰西卡-富林明美艷的笑著,深v晚禮服下的白∟wan∟書∟ロ巴,a→ns︽♂m-乳微顫,“我剛剛在吸煙區和陸認識。”說著,活潑的對陸景眨眨眼睛,借煙的事情自然不會當眾說。
  杰西卡-富林明和在場的眾人一一打過招呼,然后道:“安迪,我的美國文化研究會急缺一筆資金。我打算把我持有的第五大道朗豪坊酒店16.2%的股份賣出去,你有興趣接手嗎?”
  安迪-摩根勸道:“杰西卡,富林明先生聽到這個消息會很難過。如果你急需資金,你可以向銀行借貸。我可以為你擔保。”
  在場的幾人都安靜的聽著,顯然,安迪-摩根和杰西卡-富林明的關系不一般。
  杰西卡-富林明倔強的搖搖頭,“不了,安迪。”
  美國文化研究會是她的事業。她不想在這件事上麻煩對她照顧有加的安迪。
  杰西卡-富林明明眸依次看向雷納德-洛克菲勒、丹尼爾-沃倫、馬文-克朗、竹下修一,試圖看看誰有興趣接手。
  每個人都微笑不語。安迪-摩根不傾向于杰西卡-富林明出售股份,他們怎么可能為了一兩億美元和安迪-摩根意見相左呢?
  杰西卡-富林的眼神跳過了陸景。她只是剛剛和陸景認識。
  陸景輕輕的咳嗽一聲。“富林明女士,我有個建議。”
  杰西卡-富林明明眸看向陸景。好奇的道:“哦?陸,你有什么主意?”
  “如果你找不到買家的話。可以在ebay上將你手中的股份進行拍賣。互聯網上有無限的可能。你或許能拍出高價。”
  杰西卡-富林明有些意動,微微沉思著。她有ebay的賬號,平常也在上面購物。心里評估著情況。
  竹下修一贊賞的看了陸景一眼。要是陸景提議由他接下杰西卡-富林明手中的股份,那才是作死。提供一個新穎的方法倒是無傷大雅。
  陳旭江和許雪眼睛微微一亮,這是很新穎的思路,足以引起安迪-摩根的關注了。
  果然,安迪-摩根看向陸景的眼神多了一絲別的意味,笑了笑,道:“杰西卡。網上拍賣的話,1.5億美元的交易,你會在瞬間成為美國的明星。”
  杰西卡-富林明想了想,無奈的放棄,“哦,那還是算了吧。我可不想成為公眾關注的焦點。”
  陸景不肯放棄這個得來不易的表現機會,建議道:“富林明女士,如果你想要保護**的話,可以考慮舉行一場股權拍賣會。最大限度的解決你的資金困境。”
  杰西卡-富林明對積極為她出謀劃策的陸景報以微笑。道:“舉辦拍賣會的準備時間太長,我父親會阻止我。靦腆的陸,你還有什么辦法嗎?”
  這話讓一旁的幾人都微微一笑。靦腆和陸景這會的表現沾得上邊嗎?
  許雪聽得就想譏諷杰西卡-富林明幾句。只看這個稱呼就知道,剛才在吸煙區里肯定是這妞主動找陸景說話。
  陸景輕松笑著道:“拍賣只是一種形式。換一個辦法一樣可以達成目的。比如。我們可以邀請大家賭一把,來決定你手中第五大道朗豪坊酒店股權的歸屬。”
  收集來的資料顯示,安迪-摩根喜歡玩德州撲克。而德州撲克是世界賭場中常用的一種賭博游戲。陸景這么提議。實際上是投其所好。
  陳旭江和許雪心里贊了一句。陸景“七扯八扯”終于和安迪-摩根扯上邊了。
  但是,陸景的話音剛落。現場的氣氛卻突然的變冷。
  杰西卡-富林明似笑非笑的看著陸景,對他的提議不置可否。竹下修一一臉的錯愕。丹尼爾-沃倫臉色浮起詭異的笑容。心里得意的大笑。
  安迪-摩根看向陸景的眼神變了變,帶著一絲厭惡。
  丹尼爾-沃倫在一旁陰測測的說道:“陸先生,你的賭性太重了。我相當都懷疑當和華銀行擁有足夠的實力后是否會冒險的挑戰全球的經濟秩序。
  12月底到1月初,國際原油期貨的價格波動相當不正常。據說與和華有關。陸先生,當年日本偷襲珍珠港就是一場豪賭。但是,他們只取得一時的勝利,最終被美國海軍擊敗。”
  陳旭江和許雪的臉色駭然大變。丹尼爾-沃倫這一刀補得太狠。竟然把和華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上的操作比喻成偷襲珍珠港。天知道安迪-摩根會怎么想?而且…
  陸景臉色微變,心里重重的挫折感涌上來。
  他們被騙了。
  從ebay副總裁福特-庫伯拿到的關于安迪-摩根的資料是假的。瑪德。很明顯,從安迪-摩根的反應來看,他很“厭惡”賭博,而不是喜歡。自己本以為是投其所好,沒想到是觸碰到其逆鱗。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安迪-摩根身上。現場的氣氛驟然的變得緊張。
  雷納德-洛克菲勒看了看選擇袖手旁觀的杰西卡-富林明、竹下修一等人。微笑著說道:“安迪,就算你厭惡賭博,不如我們先聽聽陸先生的高見。他的方案很有創新。”
  摩根家族有清教徒的傳統。信奉新教,不喜歡賭博是家庭傳統。他對賭博可沒什么惡感。
  并且。他剛剛從朋友的口中得知和華放棄參與新澤西州的油田開發計劃。這意味著和華與洛克菲勒沒有利益沖突。他不介意在這時候給這位東方的年輕人一個說話的機會。
  安迪-摩根道:“也好,我們聽一聽。”語調有一些譏諷。
  馬文-克朗是一名三十多歲的圓臉中年人。剪著短板寸頭,看向陸景,想著他會說出什么樣的答案來消弭安迪-摩根先生的怒火。
  陸景的挫敗感只是一小會,事實上就算雷納德-洛克菲勒不開口,他也會自辯。強烈壓抑的氣氛反而激發了他的斗志。安迪-摩根的氣勢壓不垮他。
  陸景道:“各位,如果能賺200%的利潤,我不會想賺20%的利潤。賭博,比如:梭哈,也是融合了概率論。排列組合的高智商游戲。所以在玩梭哈之前,我肯定會去學學概率論,排列組合。然后再來掂量一下,是否要向日本偷襲珍珠港那樣會壓下全部的家當。”
  陸景意有所指的解釋話語讓氣氛稍稍緩和了一些。一個會思量后果、衡量得失的“賭徒”并不那么令人討厭。商業運作中很少有100%成功的項目。
  風險與機遇并存。
  丹尼爾-沃倫見局面略微偏向于有利于陸景的方向,反唇相譏道:“陸先生,我們這里可不是人人都對數學感興趣。那我們是不是不能參與你剛才說的拍賣方案呢?你是在消遣我們嗎?”
  陸景心里大罵丹尼爾-沃倫,臉上卻是帶著微笑道:“大賭傷身,小賭怡情。朗豪坊就酒店估價9億美元左右。富林明女士手里的股權價值約為1.5億美元。沃倫先生,你確定為了1.5億美元的賭局需要學習數學?”
  最后一句話說的相當大氣。
  1.5億美元只是玩玩而已。小賭怡情,需要費心去學習數學嗎?
  這個調子起得有點高。丹尼爾-沃倫琢磨著怎么反駁。他當然不會承認為了1.5億美元要重新學習數學。這樣一來,氣勢未免低人一等,說服力大大下降。
  安迪-摩根臉色稍霽。看了陸景一眼,對他的感官稍好。畢竟對方只是無意的冒犯,現在能自圓其說也算是難得。
  這時。杰西卡-富林明笑吟吟的捋著烏黑的秀發問道:“陸,你打算用什么方式來…。呃…,小賭呢?”
  陸景鎮定的笑道:“等價分割這1.5億美元作為游戲籌碼。誰贏得了最終所有的籌碼。誰就兌付這筆錢用于解富林明女士的燃眉之急。我想沒有人會沒有紳士風度的故意輸掉籌碼而不想幫助富林明女士吧?”
  這句話讓氣氛徹底的緩和下來。眾人都微微笑起來。
  陸景又接著道:“當然,我們采取何種方式小賭,邀請哪些賓客來參與這個游戲,這要看摩根先生和富林明女士的意思,我只是提出建議。”
  杰西卡-富林明眼眸看向安迪-摩根,懇求道:“安迪,我想要自己募集到研究資金。陸的方案非常不錯。”
  面對杰西卡-富林明的懇求,安迪-摩根有些無奈,不得不答應,想了想,道:“如果大家明天晚上有時間的話,我們明晚在這里玩幾局德州撲克。”
  要想不被杰西卡的父親老富林明察覺,他不能大張旗鼓的邀請賓客。眼前這幾位朋友正好都聽到了杰西卡的計劃。他索性就只邀請眼前的幾位。
  反正,他已經決意買下杰西卡手中的股份。
  雷納德-洛克菲勒等人都笑著說有時間。
  丹尼爾-沃倫心里大叫一聲可惜。他現在不是沒有想到如何反駁陸景的話,而是陸景的話已經得到眾人的認可。他在喋喋不休的追咬著陸景,只會引起他人的反感。
  安迪-摩根對微笑著站在一旁的陸景笑著點點頭,邀請道:“陸,你明晚也來參加吧。”
  “好的。摩根先生。”陸景心里松口氣,淡淡的喜悅從心底涌起。
  危機解除,并且他成功的在安迪-摩根面前留下了一個正面的印象。獲得參與賭局的邀請就是明證。(小說將在官方微信平臺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并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