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423 識破圈套

陸景走出第五大道朗豪坊酒店16樓的宴會廳,用英語問了服務生,在他的帶領下,轉過回廊,進入設在宴會廳不遠處的吸煙區。
  吸煙區是一個長長的走廊區域。間隔兩米多依次擺放這小桌、座椅。落地玻璃窗阻隔了紐約3月初夜晚的清寒,紐約燈紅酒綠的繁華街景映入眼簾。
  吸煙區里有兩三名煙客。陸景找了一張無人的木桌坐下,拿出煙盒,掂了一顆中華,點上火,慢慢的吸了一口。思緒緩緩的發散開。
  第二,摩根大通采取“無視”和華在國際原油期貨做空的態度,自己需要摸一摸摩根大通的底。和安迪-摩根見面有助于了解這一情況。
  這件事的難點在于他沒有合適的人選引薦自己會見安迪-摩根。貿然的去和安迪-摩根打招呼,會非常的失禮,從而被劃進黑名單。
  陸景抽著煙,腦子轉的飛快。一個個的名字在腦海浮起又過濾。有山姆-麥考密克的圈套在先,他現在也不會隨意的相信今晚宴會上的陌生人。
  “或許,只能等今晚的宴會之后再慢慢的接觸。景華通信上市的接觸可以拖一拖。”陸景輕輕的嘆口氣。
  今晚的游說。進度達到了80%。但是,他希望是100%。只有精益求精的對待工作。對待生活,才能有豐厚的回報。滿足于80分的人。成就也只有80分。
  “hi,你的香煙味道很特別,可以給我一支嗎?”。
  陸景回過神,發現眼前的圓桌邊站在一位美艷的西方女郎。妖嬈的大眼睛,高聳的鼻梁,性感的紅唇,很典型的西方面容,妝容精致,有著輕熟女人的美麗。似乎年紀并不算大。
  一頭披肩的黑色長發。穿著黑色的吊帶深V晚禮服。香肩畢露,肌膚細膩水嫩。深邃的乳溝在她彎腰坐下來時,完整的呈現在陸景面前,柔和的黑色禮服面料遮住那嫣紅的尖端,魅惑無比。
  陸景的視線并沒有在她波瀾壯闊的白-乳上過多停留,這一位顯然也是今晚參加宴會的人物,將煙盒、火機輕輕的推給面前的女郎。
  “謝謝…”美艷的女郎熟練的點了煙,優雅的吸著,指指陸景的黑色禮服。“巴黎蒙田大街3688號,時裝大師凱里-阿克曼在2003年的作品。他在那個冬季一共手工縫制了3件冬裝男裝。據說有位中國女士為其中的一套冬裝支付了十八萬美元。”
  陸景微微有些錯愕,他還沒有遇到一眼看出他穿的衣服來歷的女人,笑了笑。饒有興致的反問道:“何以見得?”
  他的衣服大部分都是婉儀給他買的。婉儀購買衣服的渠道都是由朋友介紹。基本都是時裝大師的手筆,或者是專供皇家的裁縫。
  “你的衣服袖口有一個K字標識,這是凱里-阿克曼大師的獨家標識。我有幸算是凱里-阿克曼的朋友。”美艷的女郎微笑著抽著煙說道。“那位中國女士是你的女朋友?”眼前的青年相當年輕。
  “我妻子。”陸景道。
  “真是遺憾…”美艷的女郎優雅的嘆口氣,很標準的禮儀。
  這話說的陸景又是一陣錯愕。問道:“為什么這么說呢?”對眼前性感女郎,他產生強烈的好奇。但沒有去問對方的姓名。萍水相逢,盡是他鄉之客。
  美艷的女郎嘴角翹起來,一個很有安妮-海瑟薇味道的笑容,滅了香煙,托著香腮道:“難道從來沒有女人稱贊你很性感嗎?”。
  陸景聽得苦笑不得。在異國他鄉,在紐約頂級的五星級酒店中,居然被一個漂亮的女人評價為“性感”。腦子里冒出一個網絡句子:這是何等的臥槽。
  “不要誤會。我只是從藝術的角度進行評價。男人的性感不在臉龐上,而是身材和成功的氣度。你的臀部、腿的曲線比例很完美,看得出來你經常鍛煉。這讓你的背影、側影帶著男人沉靜的憂郁,特別是你沉思的時候,很有滄桑歲月的味道。”
  陸景無語的抿抿嘴。說是夸獎吧,這簡直是把人當雕塑來評價。說是鄙視吧,人家說的都是贊美的話。好吧,原諒外國美妞在語言技巧上的匱乏。
  還是那句話最能形容陸景此刻的心情:這是何等的臥槽。
  美艷的西方女郎笑了,“你很靦腆。謝謝你的香煙,很不錯。只是不太適合我的口味。再見!”
  陸景對著她的背影無語的搖搖頭。一場美麗的邂逅,但讓他只能用網絡語言來歸納。
  重新撿起被打斷的思路,陸景思考了一會,返回宴會廳中,他想到了一個或許可行的辦法。
  …
  …
  宴會廳中,看著緩步走向竹下修一的陸景,許雪輕蹙著娥眉,問道:“陳董,竹下修一會答應陸景嗎?”。
  陸景剛剛抽煙回來,說要將引薦人的目標放在亞太財團的掌舵人竹下修一的身上。
  陳旭江拿著酒杯笑了笑,輕松的道:“成功的概率很大。許雪,你不要小看陸景的游說能力。”
  許雪是關心則亂,明顯有點陷入情網的意思。陸景一路走來,游說的事情不知道經過多少次。三星的李健熙都曾經被他游說成功,與他合作。
  …
  …
  “竹下先生。我有點事情想要和你談談。”陸景徑直走到竹下修一面前,舉了舉酒杯。微笑著說道。
  正在和新認識的朋友相談甚歡的竹下修一笑一笑,“哦?”對幾位朋友說了一聲。和陸景走到金碧輝煌的格子窗戶邊,玩味的笑道:“陸先生,請說。”
  今天中午和陸景吃過一頓飯之后,他和陸景都應該清楚:目前雙方和平的態勢只是暫時的,遲早和華和亞太財團要進行激烈的競爭。
  現在陸景想要和他談什么呢?
  陸景的微笑著透著自信,這是游說的小技巧,你自己都不信的話,如何說服別人呢?從容的說道:
  “竹下先生,景華手機04年在全球銷量9300萬臺。但在日本市場只銷售了5.3萬臺。比02年的2萬臺翻了一番。可這遠遠不夠。我希望能打開日本消費電子的市場,不知道竹下先生有沒有興趣和我合作?”
  竹下修一的興趣立即被陸景的話勾起來,臉上的笑容慢慢的斂去。日本整個電子行業有其獨特的行業生態。主要的電子企業如東芝、索尼、羅姆半導體、NEC、松下、三菱、日立等基本都是三井、三菱的企業。
  電子產業作為二十世紀的新興產業是財富集中增長的行業,有第三次工業革命的稱號。其中消費電子是一個大分支。而亞太財團在電子產業中的影響力微乎其微。
  思考了一會,竹下修一慢慢的說道:“陸先生,你的設想是好的。但是景華手機作為中國的電子品牌很難在日本消費電子市場打開局面。在日本的消費者心中,中國產品意味著廉價、質次等消費符號。”
  陸景當然知道日本人的尿性。
  日本最好的產品留在國內使用,其次的產品銷往歐美,再次的產品是向中國等新興市場傾銷。再加上日本上世紀八十年代在電子行業上的輝煌成就。這一切都造就了日本消費者對國內的電子品牌有強烈的認同感。
  連日后風靡全球的iPhone都無法打開日本市場。三星手機征服了全球,成就智能機時代后第二位王者,卻在日本市場遭遇滑鐵盧。
  對竹下修一評價中國產品留給國外消費者的印象,陸景不置可否。國內產品給全球消費者的印象改變是點點滴滴的積累。就比如如今的家電行業。誰敢說中國制造是低品質的代名詞?
  面對質疑,陸景拋出自己的想法:“竹下先生,單純的依靠傳統的銷售策略來打開市場肯定沒有成效。我們需要轉化思路。我想在日本建設自己的3G網絡。”
  在日本手機市場。運營商占據絕對的主導地位。手機廠商并不像全球其他市場上具備優勢。
  景華手機幾年的耕耘,至今只有5.3萬臺的銷量。可以想想。景華手機進入日本手機市場,和移動運營商談判的艱難。因而。陸景有這樣釜底抽薪的提議。
  竹下修一頓時訝然的看了陸景一眼。
  陸景心中的格局很大。在日本建設一個覆蓋全國的3G網絡預計要花費50億美元,這可比單純的廣告費更多。但如果和華能在日本擁有一家有一定用戶基數的移動運營商,勢必將會打開日本消費電子市場。
  這是大手筆的運作。且不說成功與否,一般人根本沒有這樣的決策魄力。
  他現在越發的肯定陸景在和華內部具有決策權力。這種思考問題的方式、處事的格局騙不了人。
  “陸先生這么有信心一定能夠打開日本市場?”竹下修一儒雅的笑了笑,“拋開3G技術授權、牌照等問題,還是剛才那個關鍵的問題,景華手機這個品牌在日本手機市場不好賣。用移動運營商強行推廣,失敗的風險很大。”
  陸景喝了口酒,微笑著道:“假設我同意貼上日本的牌子呢?”
  竹下修一詫異的挑挑眉頭,看著陸景,問道:“陸先生,這不利于景華手機的全球品牌戰略吧?”
  品牌是一家企業的核心競爭力之一。
  現在歐洲多少奢侈品牌在中國代工,貼牌后賣出幾萬美元的高價。在技術不缺、產品質量有保證的情況下,為什么中國的代工廠里無法誕生世界級的奢侈品?
  核心因數之一就是歐洲奢侈品企業幾百年的品牌運營。其競爭力可見一斑。
  陸景淡然的笑了笑,自信而略帶傲然的說道:“景華手機不需要用日本手機消費者的稱贊來證明自己的品質。我們在全球消費者中的口碑很好。”
  言下之意是:日本人承認不承認,誰在乎?(小說《重生之世家子弟》將在官方微信平臺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并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