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419 竹下修一

竹下修一背著雙手走到窗戶邊。他自十八歲改為母姓進入竹下家族嶄露頭角,迄今經歷的商戰數不勝數。可現在這樣“棘手”的局面卻是第一次遇到。
  房間的氣氛變得沉悶。深田哲二注視著竹下修一沉著儒雅的背影,思考著,建議道:“會長,要不要我們先下手為強….,將危險扼殺在搖籃中。”
  剛才竹下會長和陸景的見面他并不在旁邊,但是以他跟隨竹下會長多年的經驗,他能感覺到竹下會長猶豫、遲疑的心態。可見,會面其實并不順利。
  他剛才便是想問陸景是否存在敵意。和華財團與亞太財團同處亞洲,日后發生沖突的概率很大。他的意見是先出手對付和華。
  竹下修一回頭,哂笑道:“深田,現在還談什么搖籃之中的話?和華早就已經成長起來。丹尼爾-沃倫要對付和華,純屬打腫臉充胖子。他沃倫財團的面子值當什么?我沒有這樣的嗜好。”
  深田哲二道:“可是,會長,今晚的聚會確實是一個好機會。如果和華被安迪-摩根先生認為操縱國際原油期貨價格,那和華日后將會舉步維艱。”
  竹下修一轉過身,冷笑著批評道:“自以為是的想法。”難道摩根大通真的不知道和華去年12月底在市場上做空油價?幼稚!
  …
  …
  陸景坐車返回紐約四季酒店。去和ebay副總裁福特-庫伯見面的陳旭江、許雪還沒有回來。福特-庫伯近日在紐約和美國的廣告商談合作。
  城景套房中,宋雨綺、墨靜雯、余樂午休片刻后,正悠閑的聚在客廳里聊天。他們到紐約之后的工作很有限。主要是為陸景、陳旭江、許雪打打雜。順帶著幫陸景處理下和華、景華日常的事務。
  陸景雖然不在和華或者景華的總部上班,但公司的事務總少不了。當然,這些事情都比較輕松。所以。陸景都沒讓明雪和何夢明跟著來美國,而是留她們倆在香港參加EK公司的事務。
  “大家都在…。嗨,日本菜難吃死了。清酒寡淡無味…”陸景吐糟著日本料理如何難吃,又要了茶點填飽肚子,一邊吃一邊將他和竹下修一見面的情況說了一遍。
  宋雨綺拿了紙巾遞給陸景。秀美婉約的掩笑著。一旁都市女郎打扮明艷嫻雅的墨靜雯也吃吃笑著,笑的陸景一頭霧水。
  余樂笑哈哈的道:“陸景,你還真讓董校花說對了,她說你回來肯定會說日本菜多么不好吃。嘿,其實日本菜有很多地道的風味。日本鐵板燒、味增湯、關東煮,這些你肯定沒吃過。”
  陸景翻翻白眼。“這些特色菜高檔的日式會所里面沒得賣吧?哦,董冰呢,上午去見朋友還沒回來嗎?”
  董冰畢業于哈佛大學。董冰有不少校友在紐約市里工作。她這次來紐約并不是跟著他開學習的,只是過來休閑。陸景倒是不知道她上午外出會友前,還“編排”了自己一頓。
  “董冰回來了。在她的房間里休息呢。”墨靜雯笑著道。她們幾個現在和董冰混得熟了,現在不再稱呼她“董小姐”。
  想想陸景也挺悲劇的。熟悉他的人不會請他去吃日本菜。不熟悉他的人。往往會把見面放在很高檔的場所以示尊重。他大概還沒嘗過符合大眾口味的地道日本菜肴。
  說笑著,聽到陸景說竹下修一是一個很能令人有好感的日本人,宋雨綺問道:“陸景,你不準備幫唐小姐嗎?”
  陸景笑著搖頭,“我可沒答應竹下修一什么。今天晚上是和華的關鍵時刻。在亞太財團和唐風集團、康橋集團的事務上,我何必表明態度刺激竹下修一呢?雨綺,含糊的態度才是王道。”
  竹下修一給人的感觀很好。但是他內心里的情感肯定傾向于唐詩經啊。
  正說著話。董冰輕掩著紅唇,打著哈欠從門外進來。聽到陸景這句話,禁不住明眸微嗔了陸景一眼,莞爾道:“陸景,你真是狡猾啊!”
  董冰穿著黃色的長款大衣氣質優雅,明眸酷齒,明麗動人。這一眼的風情嗔的陸景都有些吃不消,就笑,“這和狡猾扯得上什么關系。董冰,坐啊…。”
  他們還得等陳旭江、許雪的消息。商量今晚的策略。雖說是見機行事,也需要有一個大概的章程。
  “哦…”余樂起哄的吹個響亮的口哨,開玩笑道:“董校花,用不著睡醒了就和陸景眉目傳情吧,要不要我們回避下?”
  董冰性格落落大方。笑著揚揚拳頭,“余樂,別亂開玩笑啊,不然后果自負。你可是有不少把柄在我們手里,不想寇小蠻把你的后院吵翻吧?”
  心里卻是有些發虛。年輕的男女總是有崇拜英雄的情節。她對陸景的好感,縱然只是欣賞、敬佩,還沒到男女之情,但剛剛午休起來,心態放松,剛才的嬌嗔和打情罵俏沒什么區別。
  “得,董校花,你當我什么都沒說。”余樂忙“投降”認輸。
  宋雨綺、墨靜雯都嬌笑起來。余樂在她們這兒把柄一大堆呢。昨晚這小子又外出了。他畢業于加州理工學院。誰知道他在紐約有沒有相好。
  董冰笑一笑,坐到陸景身邊的沙發處和陸景說著話。
  她在新加坡全程目睹了新加坡的石油大戰的過程、結局。當時身處在局中,只感受到了和華在資金上的收獲:和華在香港有資金反向對沖做多,虧損的資金全部消化完。而現在油價上漲,不知道陸景又賺了。
  但在今年春節,她卻是感受到石油期貨大戰之后和華在另一方面的收獲。
  春節時,來她家里的拜年的人猛增了三倍不止。甚至李氏家族的族長都派了大兒子來約父親初六下午在半島酒店喝茶。基本上香港城中的商界名流都來拜會。
  這時,她才知道和華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大勝,擊潰摩根大通、杰潤、三井住友銀行、沃倫財團這幾家公司意味著什么!
  名望。巨大的名望。
  也難怪,善后的事情不好做。陸景、陳叔叔、許雪甚至要親自來紐約做工作。
  董冰喝著宋雨綺倒給她的清茶,悄然的。敬佩的看了陸景一眼。心里微微有些悸動。
  五人在客廳里聊著,探討著待會晚上陸景要用到的各種方案,時間過得飛快。傍晚六點許,陳旭江和許雪帶著隨行人員返回。臉上帶著興奮。
  “陳叔叔,看樣子,你們和福特-庫伯談的不錯。有什么收獲嗎?”陸景問道。
  陳旭江的助理從公文包馮益儀從公文包里拿出一張薄薄的打印紙。陳旭江微笑著轉交給陸景,說道:“幸不辱命。”
  陸景仔細的閱讀著手里的打印紙。上面是ebay副總裁福特-庫伯提供的安迪-摩根的資料。然后遞給宋雨綺、董冰她們傳閱。
  陳旭江坐到城景房明亮客廳中央的駝色的沙發上,喝了口茶水,道:“這是ebay副總裁福特-庫伯講述的資料,由馮益儀整理的。我們轉道去了和華紐約辦事處,在那里打印的資料。因此。回來晚了一點。哦,陸景,你和竹下修一談的怎么樣?”
  陸景的助理們正在圍著揣摩安迪-摩根的資料。上面有他喜歡玩德州撲克,喜愛長腿豐滿的美女的一些資料。都是他的一些日常小事。許雪也在一旁看著。
  陳旭江這么問,陸景嘴角泛起一絲道苦笑,道:“一般般吧。竹下修一不希望我插手亞太財團和唐、裴兩家的事情。這個人看似柔和,實則強硬。很有點難得對付。我估計我們日后和亞太財團有得摩擦。相信。竹下修一也有這個感覺。”
  陳旭江安慰道:“這個啊,是正常情況。賺錢的行業都擠滿了資本,充滿了競爭。和華要想發展,少不了競爭。我們先把注意力集中到今天晚上的酒會上。”
  陸景微微頷首。
  …
  …
  黃海三月初的清晨籠罩一層淺淡的薄霧。水墨清苑小區7棟10樓的房間在晨曦微露的時候就亮起了燈。
  “詩經姐,你這么早就醒了啊。”在溫暖的被窩里睡得迷迷糊糊的崔橫波睜開眼睛,看到唐詩經穿著睡袍坐在床頭玩著手機,正在發SIT消息。
  唐詩經帶著緩解疲勞的圓框眼,粉臉素凈,渾身有種洗盡鉛華的靈秀感覺,笑著道:“是啊。睡不著。”
  昨天晚上崔橫波來她這兒和她一起休息。裴吳越去了京城。崔橫波婚前的時經常來她這兒。
  “詩經姐。又在和陸景聊天啊。他也真是的,這么久了還不來黃海找你呢。”
  唐詩經笑著微微搖搖頭,輕聲問道:“橫波,還怪我嗎?”她把崔橫波的堂兄崔七月送進了監獄,崔橫波兩面為難。
  平鴻基金的事情還沒有收尾。黃海、魯東風波正急。
  崔橫波低頭道:“詩經姐,我不怪你。我總是要經歷一些事情的。”
  唐詩經欣慰的笑笑,靠在床頭,臥室里厚厚的窗簾阻斷了她的視線。陸景正在前往第五大道朗豪坊酒店的路上。希望,他能安然度過這一次的風波。(我的小說《重生之世家子弟》將在官方微信平臺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并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