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418 出師不利

紐約的飲食文化受到外來移民的影響,非常多遠。紐約市有超過18000家的餐廳,常見的餐廳風味有意大利、法國、西班牙、俄羅斯、英國、希臘、摩洛哥、中國、巴西和日本等。
  竹下修一和陸景約見的地方位于曼哈頓中區第三大道惠特曼大廈中的一家日式會所中。
  典雅走道中的燈光略顯幽暗,因為隔音材料整個會所顯得寂靜無比。偶爾可見日文標識。
  陸景在穿著深紅色和服的服務員帶領下進入一間雅致的房間。房間布置的很簡潔,一桌一塌。一名相貌儒雅的中年男子跪坐在塌上。
  日本文化崇尚淡泊寧靜、清新脫俗。家居裝飾和點綴較少。以實用、貼近自然為主。
  深紅色和服的服務員拉開門后,恭敬的站在一旁。跪坐在塌上的中年男子起身,臉上浮起真誠的微笑,和陸景握手,“陸先生,很冒昧的邀請你共進午餐。非常感謝你能前來。”
  在上流社會的社交禮儀中,如果不是朋友之間的拜訪、宴請,需要提前發送請帖,約定好時間、地點方才算合適。
  陸景和竹下修一握握手,灑脫的微笑道:“竹下先生客氣了。我知道竹下先生是有事情要和我談。我呢。正好也有事情需要和竹下先生溝通。免去繁文縟節也好。”
  以他的身份,面對世界一流財團,亞太財團的掌舵人竹下修一足以分庭抗禮。
  對竹下修一約他有什么事情。陸景心知肚明。
  陸景的爽直讓竹下修一微微笑起來,客氣的邀請陸景落座,用日語吩咐著服務員上午餐,又道:“惠子,安排一場表演,請希子小姐過來。”
  “好的,會長。”日本女人躬身告退。提起希子,她臉上略有一些驕傲的神色。
  陸景恍然的笑了笑。竹下修一微笑著介紹道:“陸先生。這家會館是我用來招待朋友的地方。”
  片刻后,幾名看起來十七八歲的清秀日本女孩端著菜碟,小碎步挪進來,稱為足袋的雪白布襪踩在木地板上。輕輕的,不發出一絲聲響,顯然訓練有素。
  陸景對日本的料理一向沒什么興趣,心里想著回去再吃點什么。喝著寡淡無味的清酒,悠然道:“竹下先生,慕容澤,我只是略施懲戒,他有點得意忘形了。”
  他討厭日本人不假,但是也不會平白的去傲慢的得罪人。那就不是牛逼,那是傻逼。是以。對拘留慕容澤三天的事情略做解釋。
  竹下修一微怔,他還沒開口說他今天邀請陸景來的目的,陸景主動提起話題。隨即苦笑著點點頭,“我能理解。”
  慕容澤是什么品性,他自然是清楚的。他讓慕容澤轉達和陸景在紐約見面的請求,卻沒想到他慕容澤把事情搞得一團糟。
  能看得出陸景的性格是屬于比較強勢的。談判風格很犀利。一上來就給了他一個悶棍。
  這時,坐在墻角的樂伎手動,略顯蒼涼的音樂響起。五名臉上擦著厚厚白-粉的華麗舞姬慢慢舞了進來。為首的一名舞姬在眾人的烘托下,舞姿靈動。儀態出眾,展現出極高的水準。
  房間里日式風味隨著日本藝妓的表演漸起。喝著清酒,竹下修一略一沉吟,問道:“陸先生,你覺得我的普通話說得如何?”
  竹下修一說的是漢語,這令陸景微微一怔,不知道竹下修一這話是什么意思,道:“竹下先生,你的普通話很標準。比我說的日語要標準得多。”
  倒不是恭維竹下修一,他的漢語相當標準。
  竹下修一臉上露出回憶的神色,沒有再提這個話題,又和陸景喝了幾杯清酒,欣賞著屋內藝妓的表演。表演結束,陸景隨著竹下修一輕輕的鼓掌。
  待藝妓、樂師都退出去后,竹下修一道:“陸先生,其實,我有一半中國血統。”
  “…”陸景神色一震,這實在太出乎他的意料。不禁打量著竹下修一。
  對美國人來說,所有的東方人都長得差不多的面孔。但是,陸景覺得,要分辨中國人、日本人、韓國人,還是很好區分。
  竹下修一約莫四十多歲,劍眉星目,氣質儒雅,穿著淺棕色的商務西裝、羊毛衫。如果在國內相遇,很容易歸為商界名流一類的范疇。
  竹下修一輕輕的笑了笑,喝著清酒,緩緩的道:“我祖父是清末留日的學生。后來從臺灣移民來日本。我父親和我母親在早稻田大學相愛。我是他們愛情的結晶。我的漢語是我祖父親自教授,至今仍能想起祖父教我背誦馮至的名篇:蛇。”
  “我的寂寞是一條蛇…”竹下修一輕輕的吟誦著這首現代詩歌的名篇,臉上充滿了回憶的色彩,仿佛思緒回到無憂無慮的童年。
  燈光幽靜,陸景靜靜的聽著,品著酒。
  每一個成功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人。
  竹下修一是一個能讓人有好感的日本人,和自己所接觸的日本企業家阿部和也、武藤順照以及松阪士夫、長井靜香這些財閥子弟都不相同。
  這時,剛才下去為首的舞姬換了一身休閑的服飾進來。素面朝天,是一位杏眼瓊鼻女子,眉眼間十分靈秀。身姿修長,穿著青色白花的半透明長裙,秀發披肩。修長圓潤的長腿筆直的能戳到人心中。
  隨著她的款款的走近,青色長裙下的白色丁字褲在修直大腿的根部若隱若現。魅惑的無以復加。
  漂亮、性感的舞姬溫馴的跪坐在餐桌邊。給陸景、竹下修一添酒。淡淡的幽香傳來。
  竹下修一仿佛剛剛清醒過來,自嘲的道:“陸先生,抱歉。我走神了,要自罰一杯。”拿起酒杯喝了一杯。
  美人素手添酒。酒桌上的氛圍很不錯。
  話題繞了一圈,竹下修一這感覺差不多了。對陸景的喜好,他又怎么會沒有研究?微笑著道:“想必陸先生有所了解,唐風集團、康橋集團和亞太財團有一些利益糾葛。”
  陸景放下筷子,坦然的道:“聽說了。唐風集團、康橋集團似乎想要贖回天驕基金所持有的20%的股份...”他從唐詩經那兒對這些情況有所了解。
  竹下修一點點頭,感嘆道:“是的。亞太集團內部的分配機制不合理導致唐風集團、康橋集團離心離德。從亞太集團的角度來說。我不希望唐風集團、康橋集團分離出去。我知道陸先生和唐風集團合作密切,希望陸先生能理解我的難處。”
  怎么理解竹下修一的難處?陸景的理解是:竹下修一在告誡他不要干預這件事。想了想。勸道:“竹下先生,你既然熟悉中國文化,應該聽過一句俗語:強扭的瓜不甜。”
  竹下修一道:“所以,我需要分配給唐風集團、康橋集團更多的利益來彌補雙方的間隙。但是。這需要時間。呵呵,不說這些了,陸先生,希望有機會能與你合作。”
  陸景笑了笑。竹下修一這個人含而不露,點到即止,很有幾分財團領導人的風范。確實很不凡。“我想我們會有機會合作的。”陸景舉杯和和竹下修一碰了碰杯。
  竹下修一儒雅的笑起來。陸景這個答案倒是與他收集來的資料不符。資料上說陸景性格強勢,寧折不彎。現在看來,陸景并非不知道變通的人啊。
  舞姬俯身給兩人添酒。竹下修一溫和的笑著,說道:“陸先生。你有沒有興趣成為希子的出資人。她的歌舞水平放在日本本土也是前十的行列。”
  陸景哈哈一笑,擺擺手,“就不要竹下先生割愛了。”
  對日本藝妓這個行業他略有了解。好像藝妓是不能陪客的,否則就會被驅逐出整個行業。但是,卻可以陪她的出資人侍寢。
  陸景對日本女人沒什么偏見。只是,竹下修一送的女人他敬謝不敏。誰能保證她不是間諜?
  竹下修一似乎只是隨口一提,并沒有再說這個話題。飯后,竹下修一送陸景到房間的門口。然后回來,跪坐在榻榻米上。閉目養神。代替竹下修一送客的助理深田哲二進來,“會長,陸先生已經走了…”
  竹下修一睜開眼睛,吩咐道:“希子你先出去吧。”
  “好的。”希子怯怯的應了一聲,起身離開。對剛才竹下修一要把她送人的提議沒有任何反應。
  深田哲二眼角的余光死死的盯著松島希窈窕的背影,心里偷偷的咽著口水。潔白圓潤的腳踝消失在視線中。要是能和她做一晚,他一定要好好的舔舔她可愛晶瑩的腳趾頭。
  木門關上的聲音將深田哲二的意-淫打斷,他的思維回到工作上,欲言又止的說道:“會長…”
  竹下修一輕輕的搖搖頭,“深田,不用說了,我知道。”
  剛才飯局的氣氛很融洽。陸景給出的信號也很和善。但是,通過這次接觸,他意識到陸景在未來極有可能會與他發生沖突。
  他信奉的并不是弱肉強食、贏家通吃。而是合作共贏的商業理念。
  其實,慕容澤對陸景提出與和華交叉的持股的意愿,也是揣摩到了他的想法。
  現代的財團誰不交叉持股呢?這樣有利于協調資源,合作共贏。可惜,陸景拒絕了。
  亞太財團與和華日后的矛盾恐怕在不斷的商業競爭中變得無法調和。(我的小說《重生之世家子弟》將在官方微信平臺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并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