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416 得意失意

坐在風白露身邊的郁曉嵐聽得有些云里霧里,不明白最近這兩個任命之間有什么聯系。她對政治不精通而風白露和傅婕顯然明白。想想也不好問緣由。安靜的聽著傅婕和風白露聊著京城里的事情。
  突然的,傅婕問道:“曉嵐,你現在哪里工作?”
  郁曉嵐忙收起思緒,答道:“傅姨,我在sit京城分部工作。”她隨著好友風白露喊傅婕傅姨。
  “是陸景的公司吧?”傅婕笑問道,“聽所效益很好。白露就挺喜歡用sit。”
  風白露道:“傅姨,現在誰不用sit、qq啊?這和msn一樣流行。”
  傅婕笑起來,喝著消食茶。耳邊精致的耳墜輕輕的搖晃著,倍添她成熟優雅的風采。
  郁曉嵐和傅婕說話沒有風白露那么隨意,道:“恩。我靠陸景的關系進去。”
  “關系和人脈也是一種資源啊。”傅婕不以為意,笑著和郁曉嵐聊了幾句,抬手看看手腕上的女士腕表,“差不多了。我們去樓上做個spa放松下。”
  匯海大酒店主樓42層,水療美容中心在37樓。以匯海大酒店聞名京城的格調,貴胄們聚會、酒宴的首選之地,37樓的水療美容中心檔次、設施、服務極為高端。
  傅婕、風白露、郁曉嵐三人進入美輪美奐的水療美容中心,選了一間4人的spa水療室。容貌姣好的服務員調配好桶浴的水。請三人更衣沐浴。
  水療室用于桶浴的房間明亮而奢華,淺黃色的厚厚窗簾和棕色的駝毛地毯彰顯著內斂的富貴。雅致的宮燈讓室內柔和舒適。四個木桶依次分布在房間中。以漂亮的木屏風隔開。
  傅婕在落地鏡子前摘下她優雅的耳墜,放在一旁鋼架上的檀木托盤中。又將白膩秀氣的鼻梁上的精致金絲眼鏡摘下,緩緩的脫下身上冬季的衣衫。
  此刻,傅婕全無她平日里素雅、強勢的風范,彎腰褪下黑色的保暖秋褲時,圓潤、豐挺的俏臀在鏡子中勾勒出誘-人的曲線,能令任何男人噴鼻血。
  已經是兩個孩子母親的傅婕身姿修長清瘦,并沒有走形。姣好的身段散發著迷人的風情。傅婕在落地鏡子前略微停了一會,欣賞著自己的美麗。
  沒有女人會不珍惜自己的容貌。她也不例外,伸手輕輕的放開盤起的貴婦發髻。介乎嫵媚與性感之間的成熟女人風情流瀉出來,讓她變得明艷照人,有著絕代美婦的韻味。
  傅婕伸腿優雅的邁進木桶里。溫暖的水將她包裹住,遮住她白膩如玉的嬌軀。舒服、休閑的感覺用來。傅婕愜意的閉上眼睛。
  她和丈夫離婚的原因,問題不在她不夠美麗,而是因為她的性格太強勢。她也確實看不慣洛宣的無能。那個一事無成的男人從來就沒有被她看的入眼。
  女人,不是因為她太強勢,而是男人太無能。
  聽到嘩嘩的水聲,傅婕問道:“白露。陸景去紐約做什么?”
  風白露剛剛入水,木桶中白皙的香肩微露,容顏嫵媚的摧枯拉巧,清美絕倫。京城第一美女名不虛傳,“傅姨,你不知道啊?我聽金頂俱樂部的凌總說。他與和華銀行的陳旭江、許雪一道去參加摩根大通銀行股東之間的聚會。”
  傅捷輕輕的嗯了一聲。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估計陸景還在為新加坡操作國際原油期貨
  郁曉嵐的姿容只比風白露稍遜半籌,清麗動人。有著輕熟女人的風采,低著頭。漂亮的丹鳳眼巡視著自己美麗、健康的身-體。舒服泡在木桶中,玫瑰花瓣飄浮,散發著幽幽的香氣。
  這里的環境讓她異常的放松。spa美容她不是第一次做,可這樣極佳的享受卻是第一次。安靜的聽著風白露和傅婕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
  “傅姨,你現在怎么有空回京城。你剛接手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不應該是很忙嗎?”
  傅婕悠然的說道:“新加坡那里有什么忙的?國投的老總董育邀請我回來去國投考察。我本來沒打算回來的,第四石油集團的金書記打電話我通知開會。”
  “我馬上要升任第四石油集團的黨組成員、副總經理,陸主任昨天和我談過話。”
  郁曉嵐驚訝的揉揉臉。傅婕嘴里說的陸主任是陸景的大哥陸江。傅婕這才是牛人啊,工作上這么多家大型企業搶著要她呢。自己可是比不上。找工作的事情都還得委托陸景走后門。
  “曉嵐,你哥還在楚北的昆成汽車?”
  三人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著。好一會,服務員進來通知,可以出浴了。
  “嘩嘩”的水聲不斷。三個大美人出浴的旖旎風光無限,自然也是沒有男人能夠有福分欣賞到。
  …
  兩個小時后spa做完。三人換了衣服,走出水療室。郁曉嵐羨慕的看著身側的素雅明凈的傅婕,“傅姨,我要是到三十多歲還能像你這樣保養得這么好就好了。”
  傅婕素面朝天,剛做完保養,肌膚水嫩,神采奕奕。宛若二十七八歲的靚麗女人。
  傅婕笑著嘆道:“我也就剩下這最后幾年美麗的時間了。到四十歲多少,再怎么保養都難了。還是羨慕你和白露兩個。青春無敵。”
  三人說著話進入金碧輝煌的大廳中,迎面一名風姿綽約、妙曼婀娜穿著黑色大衣的女子在紅色制服的服務員引領下走過來。傅婕、風白露都笑著停下腳步。
  “傅總,真是巧了。”煙詩凝嬌柔和婉的傅婕打著招呼。
  她奉命去新加坡查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內鬼時和傅婕多次見面。那時,陸景正委托傅婕操作天量的資金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中沖殺。
  傅婕微笑著煙詩凝握手。“煙處長,確實巧啊。改天我約你一起來了。”
  場面上的交際。傅婕很擅長。煙詩凝和陸景的關系她又怎么會不還知道?那段時間京城里謠傳很多。風白露都給她說過。
  煙詩凝和婉的笑一笑,和風白露握手。“風小姐…。”京城第一美女,誰會不認識呢?她和風白露在世家子弟的圈子中見過面。
  “煙處長,你好。”風白露笑著和煙詩凝打個招呼,介紹郁曉嵐給煙詩凝認識,“這位是郁行知省長的女兒郁曉嵐。她哥哥郁揚是唐悅的妹夫。”
  煙家都是俊男靚女。煙玉成、煙詩凝都是如此。這一點倒是和好友郁曉嵐家里很相似。煙家這位風姿綽約的大美女看似柔柔的,但整個京城沒人敢輕易得罪她。
  “弄得陸二少沖冠一怒為紅顏,可沒幾個人能消受的起啊。”風白露心里微微一笑。
  煙詩凝哪里知道風白露腦子里轉什么念頭,和郁曉嵐打了招呼,說笑了一會。與三人道別,進了水療美容中心的vip室。她有陸景給她的會員卡。
  煙詩凝做完美容后返回到匯海大酒店頂層的總統套房中休息。
  冬季的夜晚來得早,六點不到,夜幕就已經降臨。煙詩凝沒開燈,靜靜的站在客廳的落地玻璃帷幕前。漆黑的夜色中,點點燈火點綴著京城冬夜的繁華。心里的思念慢慢的泛開。
  春節期間,陸景和她一起吃過幾次飯。有一次就在匯海大酒店的總統套房中。
  仿佛,陸景溫暖的懷抱在冬季里格外溫暖,依舊能讓她感覺到。他溫潤的聲音還在耳邊。撫摸著她豐韻的臀部,促狹的嘆道:“詩凝,什么時候才能把你從頭到尾的吃下去啊!”
  相擁著說著話,偶爾溫柔的接吻。嬌羞的情緒布滿心扉。不是她不愿意。陸景只要稍稍堅持。她就會心軟的答應讓他脫光她的衣服,偏偏這家伙不會稍微勉強她一點。
  凝望著夜色中的大唐雨景,那是陸景的產業。思念如同潮水,此起彼伏。
  陸景現在在紐約的事情辦得順利嗎?
  …
  “陸先生。幸會,幸會。”
  紐約曼哈頓出海的海面上。豪華的游艇中,華爾街五大投行之一,貝爾斯登的副總裁比爾-拜倫微笑著對陸景舉起酒杯,客氣的說道。
  陳旭江剛剛介紹這位青年是和華的董事,一手奠定了如今景華手機的輝煌。全球第二大手機廠商,景華通信。他當然關注過。
  陸景微笑著向比爾-拜倫舉起透明的高腳玻璃杯。
  比爾-拜倫和阿湯哥的相貌有點類似,鬢角花白,身上洋溢著自信和美國人的熱情。在比爾-拜倫招待他、陳旭江、許雪的聚會中,他不是主角。
  從美國企業的邏輯而言,銀行資本控制工業資本才是正常的。再加上他的年紀,縱然有景華手機的加分,但比爾-拜倫對他并不怎么重視是理所當然。
  游艇的服務員又送了一瓶紅酒上來。比爾-拜倫搖著酒杯,“陳,明天晚上摩根大通銀行的聚會,安迪-摩根先生確定會出席。你想要推銷你的觀點,消除華爾街部分人的疑慮,你最好要獲取摩根先生的諒解。”
  陳旭江微微笑了笑,“比爾,謝謝你的提醒。”表情有一些凝重。
  比爾-拜倫笑著擺擺手,“陳,我也只能給你提個忠告了。你需要考慮讓誰來幫你引薦安迪-摩根先生。”
  許雪臉色微微一變。比爾-拜倫居然沒打算幫他們引薦安迪-摩根?那和華能找誰?(我的小說《重生之世家子弟》將在官方微信平臺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并關注,速度抓緊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