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1412 亞太財團

和唐詩經聊了近兩個小時,陸景對這個亞太財團算是略有了一些了解。
  掛了電話,陸景將商業上的事情丟到一邊,將李慕清抱到懷里。看著她嫵媚的電眼、精致明艷的容顏,心情變得輕快,笑著問道:“清兒,這幾天在忙什么?”
  “拜年啊。過年能忙什么?”李慕清嬌笑著彈彈指甲,豆蔻的色彩,絢麗奪目。又問道:“你同意閔二哥入股天辰娛樂了?那可讓他占了好大的便宜。”
  陸景捏捏李慕清精致無瑕的臉蛋,好笑的道:“清兒,你什么時候變成小管家婆了啊?”
  李慕清小聲嘀咕道:“我才不是。”迷離的電眼嗔了陸景一眼。
  陸景哈哈一笑,解釋道:“我個人沒有精力發展娛樂行業。娛樂產業不是和華的核心產業。這部分基本上是唐風集團在主導。閔二哥想要加入賺錢。我也有些地方要借重他。”
  腦子里想著閔興懷提醒他注意袁峻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對朋友,他肯定不能讓唐悅用和華商業情報機構去調查。
  李慕清郁悶的道:“合著我費盡心血的事業,在你眼里根本就看不上啊。”她負責天辰娛樂的唱片業務。可陸景連整個娛樂產業都沒放在眼里。
  陸景哈哈大笑,撫摸著李慕清柔順的披肩長發,“你啊…”李慕清根本就不是事業心很重的女人。三天打魚。兩天曬網。難得為事業郁悶一回。
  這時葉妍在臥室門口冒頭,青白色的長裙,宛若古典仕女一般。笑盈盈的道:“你們什么事情笑得這么開心啊?”從珀斯回來后,她一直在京城燕湖家園這里陪著懷孕的方琴,就春節期間回了建業幾天。
  陸景笑著招招手,“小妍,來。”將李慕清剛才的郁悶說了說,葉妍嫵媚的嬌笑起來。又說起葉妍邀請唐雨瑤去黃海負責深藍游艇俱樂部的事情。
  陸景過年這陣子確實忙得厲害。就這么輕擁著葉妍,李慕清說著閑話。兩位大美女的幽香緩緩傳來。三人一起享受著午后悠閑的時光。時光靜靜的流淌著。
  葉妍忽而想起一件事來,道:“陸景。差點忘了給你說了。剛才劉和順給我打電話:他爸劉博遠債臺高筑,把信業銀行的股份賣給陳董之后,散盡家財還剩欠了2.34億美元。”
  陸景就笑,“他不至于向你借錢周轉吧?那可就太沒品了。”劉和順以前追求過葉妍。被他給修理了一番。
  李慕清附和著點頭。道:“劉博遠負債是活該啊。”她當時就在香港工作。劉博遠是因為與和華做對手盤操作導致負債累累。
  葉妍嬌媚的笑道:“你肯定猜不到他怎么想的。他想讓我幫忙推薦他去富躍產業基金工作。準備花費二十年的時間來償還這筆債務。我下周要去香港和楊星長一起接受鳳凰衛視的財經專訪。”
  陸景好奇的哦了一聲,微笑道:“很有點想法啊。富躍產業基金是去年香港最好的公募基金吧?”
  富躍產業基金去年的業績遠超過國際上的投行、銀行、資產管理公司的業績。
  葉妍依偎在陸景懷里,輕聲問道:“陸景,我要同意嗎?”她傾向于同意。劉和順的慘狀對她有點觸動,讓她想起陸景沒對她好之前的日子。
  陸景琢磨了下,“讓他進去試試吧。”
  陸景也沒有料到,他此時隨意的一個決定,日后為和華帶來了什么樣的收獲。
  …
  …
  2月25日上午,陸景帶著余樂、楊晚婷、保鏢十三準備飛往香港。早些天在江州開始上班的宋雨綺、明雪、何夢明、墨靜雯已經等在香港。
  余樂家在京城。初八就開始在京城景華大廈里上班。負責處理陸景在京城時的日常工作。這時和陸景一起飛往香港。
  上午九點許,景華的幾輛商務專車抵達京城機場。陸景幾人和前來送行的衛婉儀、王燦、謝晉文、韓鴻信等人在機場大廳里說著話。
  趁著登機之前的間隙,陸景將王燦拉到候機大廳外的馬路邊。丟了一支煙給王燦,兩人在外面抽起煙。煙霧騰起。陸景沉吟著道:“閔興懷讓我留意下袁峻。我還摸不著頭腦有什么事。你多注意下。”
  王燦扶著眼鏡嘿然一笑,吐出個煙圈,“閔二哥還給你說這個?嘿,無非是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我訓了袁峻那小子一頓。”
  袁峻前些時候把星際爭霸節目的一個女主播給搞得懷孕了。事情鬧得有點大。后來和女孩子談妥了,把風波壓了下去。
  陸景搖搖頭。王燦應該是知道原因,終究是沒說什么。他沒有當正義化身的道德潔癖。也沒有那個能力。袁峻也算是他圈子內的人,只要不觸碰到他心里的紅線就行。
  王燦拍拍陸景的肩膀,示意他心里有數,又笑問道:“你和李菲菲怎么回事,你們倆看起來話說的多,實際上現在關系淡了很多啊。”
  那天初中同學聚會,陸景和衛婉儀一起去的。因為衛婉儀和李菲菲一樣漂亮,有幾個同學打趣了陸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李菲菲聽了心里可不會痛快。
  當然,有脾氣也不是對著陸景的,是對著那幾個說話的同學。
  提起李菲菲,陸景心情略好,過年去她家里拜年還和她父親李明湖吃了頓飯,小酌了幾杯。李菲菲當時陪著的。笑道:“我和她做朋友就挺好的。你還指望著我和她發生點什么嗎?”
  “靠,李菲菲以后嫁人的時候你別找我喝酒。”王燦鄙視道。李菲菲現在不給家里逼著政治聯姻。可她畢竟已經27歲了,相親的事總少不了。
  反正,他作為李菲菲的朋友,對那些二五不著調的世家子弟很不滿意。
  陸景笑著搖頭,和王燦抽了一支煙,一起返回到機場大廳中。韓鴻信笑呵呵的拿著一張報紙給陸景看,“二少,搞定慕容澤了。”他昨天上午說陸景一個交代。
  “我看看。”陸景饒有興致的拿過報紙看起來。他對慕容澤的印象很差。韓鴻信遞來的報紙是一份南都日報,一份行銷全國的綜合性報紙。
  第二版的頭條是京城市警方掃-黃打非的報道:我市警方在漢宮廷查處大量…。一系列的文字報道中配了幾張彩圖,可以很清晰看到圖片正中的嫖客正是慕容澤。
  慕容澤這下子丟臉丟到全國媒體上過去了。
  韓鴻信得意的說道:“二少,這老小子五十好幾還干這事,真是老不修啊。行政拘留五天。從今天起開始算。我已經讓人在看守所里面關照他。”
  陸景嘴角浮起一抹笑意,問道:“你請他去的漢宮廷吧?”
  韓鴻信嘿嘿一笑,沒有否認。
  王燦、謝晉文、袁峻笑哈哈的傳閱了一圈報紙,又問了問韓鴻信什么情況,“靠,tm的活該啊。居然想要要和華的股份。他妹的,也不撒泡尿照照他什么德性。”
  謝晉文一臉不屑的道:“麻痹的,有幾個錢到京城來裝大尾巴狼。他算老幾?違法犯紀,偷稅漏稅都是這幫孫子。景少,要不我聯系下嫂…,呃,唐姐,把碧湖集團給整了。”
  說完,心虛的看了一眼不遠處正在和楊晚婷說話的衛婉儀。差點露餡了。
  這時,幾名登機的旅客從陸景幾人身側走過。一臉怪異的看著謝晉文:這樣太憤世嫉俗了吧?現在不偷稅漏稅的人,只有沒有機會偷稅漏稅的上班族吧?
  陸景好笑的道:“靠,說的好像我們都是守法的好公民似的。”擺擺手,拒絕了謝晉文的提議,對韓鴻信道:“漢宮廷是易二叔的產業,你處理好。”
  韓鴻信笑道:“我和漢宮廷打過招呼了。”這種事他輕車熟路。不知道整了多少人。
  有些人確實要學個乖才能深刻的明白:錢,有時候只是廢紙而已。一個片警就能整得你欲仙欲死。
  陸景點點頭。對慕容澤在看守所會有什么樣的遭遇,他自是不會關注。飛機起飛的廣播響起后,陸景和妻子、好友等人道別,與隨行人員一起登上去往香港的飛機。
  …
  …
  東京。
  某處毗鄰墳墓的高級別墅內,一名中年男子聽著由京城打來的電話,多少有些驚訝。他派往京城先期和陸景接觸的代表慕容澤被人玩了一回仙人跳。關進了看守所。
  “好的,我知道了。”中年男子用漢語說道,很標準的普通話。掛了電話,穿上木屐,在窗口看著飄飄揚揚的小雨。愁緒滿懷。
  亞太財團經歷了將近五十年的發展成為世界一流的財團,輝煌無比。但內部的機制已經逐步的腐化,不合時宜,因為分配不均導致旗下的成員企業、合作伙伴都離心離德。
  他必須要阻止唐風集團和康橋集團想要脫離的行動。
  中年男子遙望西方,久久不語。3月4日摩根大通會在紐約舉辦一個聚會。他需要當面與和華的決策者談談:這是亞太財團的內部事務,和華最好不要插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