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411 1號會員

“論語和高峰不遺余力的推動陸景在頂級企業家俱樂部掌權,有點天真1高俊耀輕抿著紅茶,對崔九霄感嘆道。
  崔九霄笑著搖搖頭,悠然的喝著魚片粥。老高有點失態了。
  明華居的早茶在京城遠近聞名。一壺紅茶,幾式茶點,一個人拿一份報紙可以坐到九十點。約兩三好友,閑適的聊著。更是極佳的享受。
  錦繡山河、山水花鳥的精美黃梨木屏風隔開的雅座。可以欣賞到茶樓下的風景,又能聽到茶樓中食客們的輕聲交談。雅座的屏風營造著一個半私密的空間。十分有生活意趣。
  因為金頂俱樂部的凌雪月提出要將陸景升級為至尊會員。這幾天他和高俊耀、唐論語、裴高峰等鉆石會員都在京城。今天早上他約了高俊耀出來喝早茶。
  高俊耀失態的原因,他是知道的。不提高家和陸景之間的恩怨,正常的商業競爭,陸景名下的昆成汽車把高家的海益汽車壓得很厲害。而汽車業務是高家擬定的重點業務。
  “九霄,那個1號會員,你什么意見?”高俊耀放下茶杯,沉聲問道。崔九霄笑呵呵的拿紙巾擦嘴,“俊耀,這事我們沒必要攔著。比我們急的人大有人在。”
  高俊耀手扶著茶杯看向茶樓外的街景,幽幽的道:“我是看不慣他們這么快就想把陸景推上王座的動作。”
  頂級企業家俱樂部只是一個很松散的企業家俱樂部而已。陸景的成為1號會員只是一個聯席首席執行官的地位。但是。唐論語和裴高峰絕不會是僅僅滿足于此。
  崔九霄嘿然一笑:陸王,可這個王不是那么好當的嘍。
  …
  …
  陸景抵達京城飯店。韓鴻信已經在10樓的1008號包廂門口等著。寒暄著,引領著陸景進入包廂。
  金碧輝煌的包廂中。一名成熟的男子正在包廂的休息區看電視,里面正在播放新聞節目。見陸景、韓鴻信進來,臉上帶著和熙的笑容站起來。
  韓鴻信介紹道:“二少,這是我們頂級企業俱樂部的鉆石會員之一,碧湖集團董事長慕容澤。”頂級企業俱樂部一共有十名鉆石會員,都是國內的頂級企業中的翹楚。每一位所能影響的資金都在500億美元左右。
  一名商人的個人資產、企業資產、能動用的資金、能影響的資金,這都是不同的層次范疇。
  從近現代的財富評估觀念而言。從一個人的能影響的資金來評估財富權勢,比僅僅是評估個人資產更為準確。
  慕容澤微笑著和陸景握手。“陸先生,久仰大名。”慕容澤五十多歲的圓臉,小眼睛,笑起來有一些狡黠。
  陸景和慕容澤握握手。笑了笑。韓鴻信只介紹說碧湖集團就沒有再說,顯然是篤定自己知道碧湖集團的名字。他確實知道:黃海第一民營企業嘛!
  詩經家的唐風集團是黃海排名第二的民營企業。
  韓鴻信安排著酒菜。隨行的保鏢、助理都在包廂外,三人一邊吃一邊聊著。慕容澤的說話很是風趣,偶爾開個無傷大雅的玩笑。餐桌上的氛圍很輕松。陸景對慕容澤的來意不是很明了,耐心的等著他的下文。
  聊了一會,慕容澤不在說閑話,道:“陸先生,不知道你對亞太財團是否有所了解呢?”
  “哦?你說說看。”陸景抿著酒杯中的百加得,饒有興趣的說道。
  韓鴻信起身給陸景添酒。豎起了耳朵。
  他叔叔韓圣杰是京城商界有名的風云人物,但是在頂級企業家俱樂部中也就只是個白銀會員。他則是特邀會員。對慕容澤說的亞太財團聽都沒聽過。
  當然,韓家是二流世家。對下面地市的很多干部而言是一條大船。慕容澤再有錢。還不夠資格讓他斟酒。是以,韓鴻信只給陸景斟酒之后,就坐了下來靜聽下文。
  慕容澤微微一笑,喝著酒,述說著亞太財團的情況,“亞太財團成立于1956年。是一家綜合各行各業的綜合性財團。業務遍布全世界。和現代財團以銀行為核心不同。亞太財團是一家名為天驕的私募基金為核心。總部設在菲律賓馬尼拉。”
  韓鴻信就笑,“設立在馬尼拉確實算是亞太地區地理上的中心位置。”
  陸景沉吟著品著酒。不置可否。
  慕容澤點點頭,接著說道:“陸先生,六大世家都是亞太財團的成員。總計在天驕基金中占有18.2%的股份。碧湖集團在天驕基金中也擁有3.6%的股份。
  東亞、西亞的實力派大型企業不少都認購了天驕基金的股份。天驕基金向各個成員企業持股20%,分享利益,將利潤按照股權比例返回給股東。從而形成了一個綜合性的財團。
  陸先生,和華公司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上的表現我們已經留意到。不知道陸先生有沒有興趣購買天驕基金的股份。”
  陸景瞇著眼睛笑了笑,反問道:“然后,我提供和華20%的股份給天驕基金?”
  慕容澤從陸景不帶一絲煙火氣的語氣中聽出了不滿,笑得一團和氣,解釋道:“陸先生,和華的高利潤我們也很羨慕。如果你有意的話,天驕基金的主席竹下先生可以來京城和你詳談,保證不讓和華的利益受損。”
  陸景大有深意的看了看慕容澤,平靜的道:“慕容先生,你今天見我,就是想說這件事?”
  看著陸景銳利的目光,慕容澤竟然感覺到了一絲壓力。恍然間他醒悟過來:這位青年是和華財團的話事人。收起了之前的輕慢之心。幸好他在商海中打拼多年。硬著頭皮,勉強的笑道:“
  啊,不是。陸先生。今天委托韓總引薦和你見面,是想轉達竹下先生和你見面聊聊的想法。一周之后,竹下先生也要參加摩根大通銀行在紐約舉行的聚會。”
  “原來剛才的話是你自作主張。”陸景故意做出恍然的神色。
  這句話讓慕容澤訕訕一笑,光棍的道:“陸先生,我有些孟浪了。”和華的資本約有1500億美元左右,只是亞洲的一流財團。和亞太財團這樣的世界級財團相比還是差了些。
  他剛才見陸景這么年輕,見面之后說話溫潤。起了輕慢之心。到底還是小覷了陸景。
  韓鴻信明白過來。慕容澤是自作主張想要“收編”和華,“收編”陸景。心里頓時有一股火氣涌上來。他說起來也算是京城里的紈绔子弟。
  陸景是他們之中的大哥級人物。姓慕容的算什么狗屁東西。居然敢有這樣的想法。
  在皇城底下,錢多算個毛。
  韓鴻信眼神慢慢的冷下來。
  陸景輕輕的擺擺手,道:“慕容先生,你這不僅僅是孟浪。這樣吧。我和鴻信還要談點事,你可以先走了。”
  慕容澤圓臉上掠過幾許羞惱的神色,陸景這是趕他滾蛋的客氣說法,忍著道:“行,陸先生,我們回頭見面再聊。”交待了一句場面話,狼狽的離開京城飯店。
  陸景眼皮都沒抬一下,只是慢慢的喝著酒。
  慕容澤這個人有些莫名其妙,碧湖集團怎么做成黃海、乃至魯東第一民營企業的?和唐論語的水平差遠了。
  等慕容澤離開。韓鴻信站起來,臉色憤然的道:“二少,這事我一定給你一個交代。”
  他說有個朋友要引薦給陸景認識。陸景很給他面子過來吃飯。卻沒有想到不是慕容澤竟不是朋友。反而想著“收編”陸景。這個冒犯必須要懲罰。
  陸景點點頭,丟了一支煙給韓鴻信。
  …
  …
  “詩經,亞太財團是怎么回事?還有,慕容澤這個人二五不著調…”陸景下午在燕湖家園里給唐詩經打了個電話詢問情況。
  唐詩經清潤的聲音從電話里傳出來,帶一些午睡后的慵懶,“啊..。陸景,你已經接觸到亞太財團了。慕容澤只是爆發戶罷了。你被他氣著了?”
  陸景笑道:“我還算是有點涵養的。韓鴻信要修理他。詩經。唐風集團也有20%的股份在天驕基金中?”
  “是的。我爸一直想要將這20%的股份贖回來。在五六十年代,國內的經濟沒有發展,六大世家在股權分配上很吃虧。但是現在國內的經濟增長強勢,唐風集團完全是被抽血…”
  聽著唐詩經說的情況,陸景有些明白了。
  隨著共和國這艘經濟航母的啟航,如果六大世家現在從亞太財團中分離出來,亞太財團勢必會遭受重創,丟失掉最大的利潤增長點。分崩離析也未必不可能。
  而唐論語、裴高峰推薦他為頂級企業家俱樂部的1號會員,這個人情只是開胃菜,是一個表態。他們希望與和華聯手對抗亞太財團對唐風集團、康橋集團的反制。
  毗鄰燕子湖的燕湖家園在午后的時光中很安靜。a棟6樓的601和602早就相互打通。陸景在601的主臥室里和唐詩經打著電話時,李慕清穿著粉色的睡袍性感火辣的進來。
  見陸景在打電話,李慕清溫柔如水的在陸景臉上吻了一口,從背后輕輕的抱著陸景。綿軟??彈而的?子性挨身他緊春著這。天節沒幾好都他好一和。在b起>
  <景r手陸柔反拍溫李的清拍俏慕,的著臀詩聽的唐話經“電驕。金天隔基年每賣三億拍,1這股手以來種節段份調多股。的惜寡展可幾發年了內十早,失部。就<衡r”
  “b下>日竹的是族本氏貴慕姓澤。天容基在中驕受金下很一竹重修。的,視了哦陸對,,什景時你啟么去候約程”紐b?>
  <明r去“港天3香1,我月去日約再”紐未。待()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