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410 征程歸來

頂級企業家俱樂部至尊會員的事情,占哥兒年前來家里吃飯就給陸景說過。是占哥兒和凌雪月在操作的事情。
  陸景對這件事也是抱著無所謂的態度。因為他的基本盤不是企業家之間的人脈。
  “占哥兒,我對頂級企業家俱樂部里面的權力、資源沒有什么興趣。不過,你和凌雪月要是有想法組建一個新的體系,我會支持你們。”浴缸中,陸景單手摟著衛婉儀纖細的腰肢。
  占正方笑著道:“就知道你不會感興趣。行,我再和凌雪月溝通下。我估計她自己也不會費心思另起爐灶。”
  說到底,這件事只是為了迎合陸景的意思。
  衛婉儀依偎在陸景胸前,大半個身子都在浴缸的水線之下,在柔和的燈光中如同溫軟的香玉,展示著女性的柔美、輕盈、性感。見陸景掛了電話,問道:“陸景,你這樣的態度會挫傷你身邊人的積極性啊!”
  陸景微微笑了笑,愛撫著嬌妻的身-體,婉儀有些清瘦,不過該性感的地方十分性感,身材窈窕。“婉儀,現在可不流行黃袍加身。看過拿破侖加冕大典的記載嗎?”
  “嗯?”衛婉儀微微抬起頭,不解的看著陸景。她平日里讀書很少讀歷史類書籍。
  “拿破侖在加冕時從羅馬教皇庇護七世手中拿走了皇冠自己帶著了頭上,并且為約瑟芬皇后加冕。如果有朝一日。和華財團能為經濟帝國,要加冕為皇,我肯定會自己帶上皇冠。然后為你戴上后冠。”
  陸景抱著嬌妻。輕笑著說道。
  和妻子在私下里說話,陸景很隨意。換做平時,這番野心勃勃的話,以他的性格,他肯定不會說出來。
  衛婉儀嘴角泛起微笑,像是一株月季花突然綻放,妍姿俏麗。順著陸景的話說道:“可是,陸景。我擔心到時候跪在你面前接受皇后桂冠的人不是我。”
  她在婚姻上最強有力的對手是李菲菲。感情上最強有力的對手是關寧。
  這兩個女子在陸景的生命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但如果純粹的以經濟帝國來說的話,最有可能陪在陸景身邊接受后冠的人是莫心藍。
  這位昔日的京城第一美女名氣很大。她是認識的。她和陸景在香港舉辦的婚宴,莫心藍還專門來和她說了會話。莫心藍和陸景的關系在香港上流社會中是公開的。
  陸景笑笑,和衛婉儀一起起身從浴缸里出來。浴室里開著溫暖的暖光燈。拿浴巾擦干身-體后。陸景將衛婉儀打橫抱起來。凝望著她善睞的明眸,往臥室里走去。
  衛婉儀在陸景懷里嫻靜的一笑,有說不出的柔美感。
  她的語氣只是略有擔憂。這個話題本就是個戲謔的話題。而且,她知道她在陸景生命中的地位也很重要。陸景不會背叛結婚時對她的誓言: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可是,她終究是26歲的女孩子,修煉的還不夠呢,在寵愛她的丈夫面前,還是將略有些擔憂的話說出來。
  “婉儀。如果不是你,那我一個帶著皇冠有什么意思?”陸景將衛婉儀放在整潔溫馨的淺花粉色床單上,雪白如玉、窈窕動人的嬌軀只為他綻放。觸手溫軟滑膩。肌膚的彈性極佳。俯身看著她笑道:“現在是什么時代了啊,帶著皇冠作秀是要被當做牛鬼蛇神掃進垃圾桶的。”
  衛婉儀禁不住一笑,明媚動人,小手輕錘著陸景的胸膛,“就知道胡說八道。”
  她在外面都是一副大家閨秀溫婉嫻靜云淡風輕的樣子,可是和陸景在一起時。會卸下所有的面具。和他在一起很快樂。
  陸景低頭吻著婉儀優美粉潤的嘴唇,笑道:“婉儀。說好的做同命鴛鴦啊,不能讓我一個人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
  “陪你的人多了去呢。就知道哄我。”衛婉儀坐起來,抱著陸景的脖子,心里的柔情不可抑制的涌起來。顧盼傳情、清亮多姿的明眸嗔了陸景一眼,嬌羞的小聲在陸景耳邊說了幾句。
  陸景都聽的有些傻了。看著衛婉儀嬌俏的、慢慢的伏向他的身下…,巨大的滿足感和征服感從神經末梢傳來,飄飄欲仙…
  冬夜清寒,室內如春。
  …
  …
  和閔二哥在他位于西月區正宗的老京城四合院里。
  廂房臨窗的古香古色茶幾處擺著兩杯極品大紅袍,閔興懷微笑著沏茶上點心的高挑女子停下來,“小潔,過來坐。難得陸二少來一回。你好好認認人。免得以后不認識咱們京城里的俊彥。”
  陸景笑著搖頭,閔二哥完全是老一輩的頑主做派,拿起茶杯喝茶。
  小潔三十多歲,保養得體,身材高挑。穿著秋冬款的黑色連衣裙,露出的長腿很性感。很出挑的美女。婷婷裊裊走過來,坐到閔興懷身邊,“陸少,你好。”
  陸景微笑著和小潔打了招呼,與閔興懷隨意的聊著天。
  說了一會景華手機的話題,閔興懷笑問道:“陸景,天辰娛樂收購米高梅,現在在國內的影視圈里成為龍頭,超過方家的星光傳媒了。聽說李新寒在天辰娛樂入了一股。你最近有沒有增資擴股的打算?小清那丫頭說這事要問你。”
  李遠高的女兒李慕清是天辰娛樂的副總,是陸景的女人,和他、胡紅軍這一輩差了十幾歲,當年是跟在身后玩的小丫頭。
  陸景沉吟了會,微笑著道:“閔二哥有興趣一起來賺錢?”
  “賺錢的事情誰不愿意。你現在可是我們這些人中的金字招牌。生意場上的事情誰不服你?你的眼光錯不了。”
  小潔微微詫異,悄然的打量著眼前并不算英俊的青年。閔二哥這些人驕傲無比,一個個在京城里面。天最大,我老二。要當面說個“服”字,那只能說明陸二少真的是讓他折服。
  陸景就笑,“閔二哥你這可是捧殺啊。按照李三少的股價折算吧。閔二哥你的資金我接了。”
  “痛快!”閔二哥拍著大腿大笑著說道,拿起茶杯道:“春節這段時間看到酒就頭疼,咱們以茶代酒。我敬你。”陸景這是賣了一個極大的人情給他。
  李新寒入股天辰娛樂的時候對天辰娛樂估價25億美元。但是現在天辰娛樂已經55億美元收購米高梅。估價還按照25億美元來算,他占了大便宜。
  當然。他和李新寒在天辰娛樂里面只能算是小股東。不會影響到天辰娛樂的決策。陸景只保證他投資的收益,不保證他的股權權益。
  陸景笑了笑。拿起茶杯和閔二哥輕輕的碰了碰。京城紈绔圈子里幾位大哥級的人物:閔二哥、李三少、自己、秦時文。能和閔二哥、李三少有利益紐帶的捆綁算是一步閑棋。
  喝茶到上午十一點過一點,閔興懷送陸景出門,前天的大雪還沒有完全的融化。屋檐、墻角、花壇處、樹枝上都堆著殘雪,點點瓊雪。融雪的天氣最冷。
  陸景裹了裹大衣。整理著脖子上的圍巾,早上出門時婉儀給他圍的嚴實。想著昨晚婉儀的服侍,陸景還有些恍惚。耳邊響起閔興懷的聲音,“陸景,袁峻是王燦的跟班吧?這個人你要留意一下。”
  陸景微微一怔,看向閔興懷,然后輕輕的點了點頭。
  …
  …
  金頂俱樂部,3號小會客廳內。凌雪月招待著前來的唐論語、裴高峰兩位貴客。
  室內的壁畫、茶幾、精美的落地圓形燈、花樽在落地窗透進來午后的陽光下泛著淺淺的明亮光芒。
  唐論語抽著雪茄,姿態從容不迫。微笑著道:“凌總,我認為以陸景所取得的成就,在頂級企業家俱樂部內給他應有的待遇是應該的。”
  裴家的話事人、康橋集團董事會主席裴高峰是一名年近花甲的老者。穿著傳統的青色唐裝,接著道:“但是,至尊會員的權力太大了。我和老唐的建議是1號會員。”
  凌雪月今天早上就接到占正方的電話,知道陸景對這事并不在意,抿著手里的南山咖啡微微沉吟著。
  做事情不能虎頭蛇尾。在至尊會員的方案通不過之后,她現在也只能接受這個方案。正要同意。突然的看到唐論語滄桑英俊的臉龐上浮起一抹笑意。
  心里頓時恍然,禁不住暗罵道:“老狐貍。”
  她在頂級企業家俱樂部的串聯瞞不過處在俱樂部頂端的唐論語、裴高峰。至尊會員和1號會員的方案區別。用商業術語描述就是首席執行官和聯席首席執行官的差別。
  這對陸景來說都只是榮譽稱號而已。陸景連頂級企業家俱樂部的年會都不參加,根本就不會行駛他的權力。
  可是,至尊會員是她的方案,1號會員是唐論語、裴高峰的方案。功勞算在誰頭上不是一目了然嗎?況且,唐論語的女兒唐詩經還和陸景在一起。
  “唐總,裴主席,我同意1號會員的方案。”凌雪月捏著鼻子認了。
  唐論語和裴高峰都是微微一笑。
  唐論語道:“凌總,等事情協調好,我們要籌辦一個酒會。”他從女兒那兒知道陸景3月4日要去美國參加摩根大通股之間的聚會。這個宴會要往后推一推。
  …
  …
  陸景接到占哥兒的消息時正好開車送婉儀去體育總局上班回來。今天是正月十六。婉儀也開始按時上班。他則是準備去京城飯店見韓鴻信。
  陸景聽占哥兒介紹完情況,有些哭笑不得,“行吧。無非就是換個卡的事情。”
  他怎么都沒想到唐論語和裴高峰會在這件事上出力。禮下于人必有所求。腦子里不由的浮起詩經絕美的容顏,陸景好笑的揉揉眉心。過年的時候他和紅顏們一直都保持著聯系。
  將思緒甩開,陸景慢慢的琢磨著六大世家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