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409 當時明月在

2月4日上午7點,陸景飛抵京城。此時已經是臘月二十六。再次回到京城,讓陸景有些恍惚的感覺。
  清寒的氣溫讓陸景裹緊了大衣,托著行李箱順著出機場的人流出了京城機場。直到在機場外看到**衛婉儀如花的笑靨,陸景才稍稍回過神來:
  從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被杰潤、三井物產設計到和華與高盛、三井、沃倫財團、摩根大通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的較量,這一系列驚心動魄的較量已經過去。
  和華大勝,他征程歸來。
  “婉儀…”陸景輕輕的擁抱著嬌俏秀雅的妻子,好聞的幽香直入鼻端。一旁的來接機的衛婉瑩、煙玉成都微笑起來。
  衛婉儀善睞的明眸嗔了陸景一眼:堂妹和她丈夫在一旁呢。可是長久未見的思念讓她沒有去掙脫陸景的擁抱。
  坐到婉儀的粉色小奧迪中,陸景的電話不斷:王燦、夏思雨、唐悅、謝晉文、袁峻、衛東陽、夏慶平、鄭信明、李子君、周俊華、李新寒、閔二哥、秦時文、風白露、郁曉嵐、韓鴻信…
  和婉儀一起看望父母、岳父岳母、大哥、大嫂、侄女。陸景又抽空去燕湖家園看了懷孕中的方琴,和紅顏們見面。又連著幾天和朋友們一起相聚。
  到:大年三十的中午,一家子在錦園別墅里吃過團年飯,陪著越發衰老、清廋的父親坐著下了一盤圍棋,陸景才找到時間和大哥聊聊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事情。
  錦園別墅一樓的休息室里,窗外的寒梅在臘月的寒風中傲然挺立。
  陸江遞了一支煙給弟弟。溫和的笑了笑,道:“你啊。比我還忙…,我還指望著你多來陪陪爸媽。幸好我這幾年在京城。”
  陸景有些慚愧的揉揉臉。他本來是要在小年之前就返回京城的。起身給大哥點了煙,“和華的攤子鋪得有點大,在國外呆著,時間一晃就不夠用。”又問道:“哥,你準備謀求外放?”
  陸江微笑了下,“這一兩年的事情吧。緬甸的油路還有工作要做。今年年中成效才會顯現出來。小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事情你做得不錯。”
  陸景笑了笑,將情況介紹了一遍。
  共和國的能源安全,有很大的程度要受制于馬六甲海峽。看看地圖就知道。這是黃金水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能在新加坡把航油這塊業務做起來對國內的能源安全提供了有利的支撐。給力文學網
  可以預見,它在期貨市場被設局只是此后數十年斗爭的開端而已。沒有人會單純的認為第四石油在發展壯大之后會只經營航油。石油,是一個國家走向工業化的基礎能源。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勢必會成為西方、日本的眼中釘。較量還會繼續、升級。不過,陸景的任務已經完成。
  陸景吸了口煙,道:“哥,和華手里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股份,我陸續的會賣給第四石油。有鑒于其新加坡公司在航油領域的地位,我建議讓傅婕兼任第四石油的副總經理,保證新加坡分公司的話語權。”
  陸江笑道:“傅婕的能力很突出。我再不給她升職。國投、中金、匯金,國開行,這些國家的主權投資基金就要挖她去咯。”
  傅婕在金融市場上的操作,他略有耳聞。
  陸景笑了起來。就緬甸油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日后的遭遇和大哥密談了三個小時,還有一些問題都詢問了大哥的意見,直到晚飯開始才結束。
  …
  …
  春節的時間過得很快。按照婉儀的說法。正月十二的鵝毛大雪是京城里第三場雪。
  “唉,今天真不想出去啊。”聽著窗外雪落地的聲音。陸景擁著秀美動人的**在被窩里說著話。
  衛婉儀纖細修直的美腿纏著丈夫,靠在他的懷里。嘴角帶著一抹溫婉的笑容,“今天王燦出面約李菲菲還有你們初中同學一起吃飯,你不去?”
  陸景輕輕的撫著婉儀有著健康清瘦感的瓜子臉,笑著道:“我和你一起去。但凡同學聚會不帶家屬的提議肯定有問題。叫什么來著。沒事開開同學會,拆散一對是一對。”
  “你就會說這些流-氓俏皮話。”衛婉儀妍姿俏麗的輕笑,嬌嫩得如同草莓般的嘴唇在陸景臉龐上吻了一口。心里很高興。“陸景,表現不錯哦。”
  陸景腆著臉道:“婉儀,我昨天晚上表現應該算不錯的啊,你都求饒了。”
  “去你的。”衛婉儀明眸嬌嗔,俏麗的瓜子臉蛋泛起微紅,慵懶的捏捏陸景的臉,“我是說不追究你年前突然去珀斯陪楊晚婷的事情。我打電話問宋雨綺了。”
  陸景微怔,小聲道:“婉儀,你怎么知道她的電話號碼啊?”
  衛婉儀嫻雅的白了陸景一眼,“她的手機號碼我找王燦要就有了啊。再說我在體育總局里面做電子競技方面的工作,你說我問個號碼還不容易嗎?”
  很多號碼不是流傳不出來,而是流傳出來,沒有交集的人不會去撥打。
  陸景訕訕一笑,婉儀是秀外慧中的女孩,只是對他的事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衛婉儀好笑的摸了摸陸景的臉,看他這幅內疚的樣子,下次就不說他了,溫婉的輕聲道:“陸景,抱緊我,我想你了…”
  …
  …
  中午在匯海大酒店和初中同學聚會吃過飯后,在匯海大酒店的酒吧里聊了一下午。
  晚上,王燦又張羅著去大唐雨景吃飯。陸景抽空去匯海大酒店副樓12樓的1號包廂中見周明誠。令陸景感到意外的是計萍、李宏深都在。
  周明誠穿著商務裝,臉上帶著和熙的微笑和陸景握手,“陸先生。新年好。”
  “新年好啊。”陸景笑了笑,“周先生到印尼了?”
  陸景口里的周先生自然不是指周明誠。而是指周明誠的父親,云豐集團董事會主席周晉成。周明誠介紹道:“家父在馬來西亞的莊園里渡過的春節。”
  陸景笑著點頭。又對等在一旁的李宏深、計萍點頭。
  穿著精美黃色妮子外套的計萍甜甜微笑著道:“陸先生,你好。”對這位和華財團的話事人,她曾經心存愛慕。現在她按照家里的意思和李宏深在談戀愛。
  “陸哥。”李宏深謙和的喊道。
  陸景微微頷首,問道:“李部長、沐董事、千兒都還好吧?”
  李宏深忙道:“三叔、三嬸和千兒都很好。”
  寒暄了幾句,周明誠吩咐上了幾碟涼菜,一壺茶,珍而重之的從保鏢守著的包中拿出一個長長的長方形的檀木盒子。打開來,金光燦燦的十二支金釵靜靜的躺在盒中。
  “十二金釵對應的是十二生肖。陸先生,請看。這是清代金飾名匠精心打造的。”周明誠微笑著說道。“十二生肖栩栩如生。”
  陸景一支支金釵拿起來把玩了一會,雖然知道周明誠是想要送給他,也沒有故意貶低這套金飾,笑呵呵的道:“我對這些東西一竅不通,不過我這外行也看得出來這一套金飾是精品。”
  周明誠心里松了口氣,笑道:“既然陸先生喜歡,我便送給陸先生。”
  陸景喝了口茶,沒有推辭,挑明了說道:“周總。云豐集團要進京城發展,能幫的我肯定幫。不過事先說明,違法亂紀的事情我肯定不幫。”
  周明誠笑笑,自信的道:“能得到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就足矣。”
  陸景點點頭。“你寄存在酒店這里吧,我回頭讓人來取。”算是收下了這套金釵。
  李宏深暗自咋舌。價值1200萬的金飾在陸景眼中只是人情往來而已。想必日后陸景饋贈給周家的禮物也不會低于這個價值。這番舉重若輕的話要是他來說就完全變了味道。
  想著,李宏深借著照顧在新加坡國立大學里讀書的張靜云的由頭。和陸景聊了一會。
  …
  …
  和周明誠道別后,陸景剛出匯海大酒店就接到韓鴻信的電話。“二少,這兩天有沒有時間啊。我們一起坐坐。我這兒有位朋友想要和你見見面。”
  陸景略微有些詫異,韓鴻信和煙玉成是好友,在他面前一向是乖覺的很,怎么突然要介紹人和他認識?想了想,道:“鴻信,我這兩天都有安排。正月十六的中午吧。”
  “行,行,沒問題。”韓鴻信一迭聲的答應下來。
  陸景笑笑,掛了電話。他明天要和閔二哥、李新寒見面。后天胡紅軍約他的時間。他還準備去民大拜訪老師趙教授。再大后天就是元宵佳節了。
  和初中同學聚會回到家已經是深夜十點。陸景在初中同學中很不顯眼。知道他身份的也沒人會大聲嚷嚷。他落得清凈。嫻靜的挨著他坐著的婉儀為他加分不少。
  任誰有一位俏麗溫婉、秀美嫻雅,有著大家閨秀儀態的妻子在同學會上都是很出風頭的事情。
  聽王燦說,不少同學都說他沒能和李菲菲在一起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婉儀和李菲菲本就是不差上下的美女。陸景和婉儀在浴缸里說著這個話題時,突然的接到了占哥兒的電話。
  陸景將食指輕輕的豎在婉儀優美粉潤的嘴唇上,不理**無聲的嬌嗔抗議,接了電話。婉儀是想對他說:怎么把你的手指放在我的嘴唇上?
  “陸景,還沒睡吧。”電話里傳來占哥兒的聲音,“我年前和你說的讓你生成至尊會員的事情遇到了阻力。凌總的意思是我們另起爐灶。”(未完待續……)R1292
  ,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