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407 小孩子們

杜正然的態度占正方看的一清二楚,無所謂的笑了笑,和凌雪月說笑了一會,借故去了衛生間。
  凌雪月臉色微沉,語氣嚴厲的道:“正然,你怎么回事?擺臉色給誰看?”
  杜正然微微有些錯愕,對這位在京城能量巨大的嫂子他有些畏懼,訥訥的道:“嫂子…,這事是占正方的錯吧?”言下之意:我擺臉色不是很正常嗎?
  凌雪月指了指正在包廂里玩得開心的占德佑、杜寒,“小孩子的事情你摻合什么?怎么,你覺得你夠資格擺臉色給占正方看?”
  杜正然有點不服氣,“要是陸主任或者陸二少的孩子打了小寒,我保管今天不說一句話。占正方只是陸家的一個假子而已。”
  凌雪月秀美的娥眉一揚,重重的哼了一聲。無論占正方是不是陸家的嫡系子弟,只要他和陸家有關系,都不是杜正然能得罪的。真是不知死活。
  “得,得,嫂子,我錯了還不行。”見凌雪月臉色不佳,杜正然連忙拱手認錯,他大哥對嫂子的話很信重,“嫂子,可你總得讓我明明白白的咽下這口氣吧?”
  凌雪月臉色稍霽,沒好氣的道:“你在京城這幾年是白混了。現在陸家的力量是何等的強大?占正方和陸氏兄弟弟從小一塊長大,你覺得你夠資格得罪他?”
  杜正然訕訕的笑了笑,三十多歲的人了。撓撓頭,“嫂子,你不說我真不知道啊。就這幾天大家都在說陸二少名下的手機產業是金鳳凰。”
  凌雪月懶得生這個劣貨的氣。敲打道:“你在京城里低調一點。別敗壞鵬哥的聲譽。”
  杜正然叫屈道:“嫂子,我真沒有敗壞大哥的聲譽…”
  杜正然又給凌雪月說了一番好話,才算挽回他在大嫂心中的些許形象。占正方進來后,明顯發現杜正然的態度好了許多。一頓飯吃到了下午兩點許才散掉。
  占正方送了兒子去名都托兒所后,坐車前往金頂俱樂部。凌雪月剛才約他到金頂俱樂部里談事情。
  …
  …
  京城三大俱樂部中,位于西月區成方路維景國際大廈50樓的金頂俱樂部是商業氛圍最濃厚的一家。
  占正方進金頂俱樂部后,碰到幾個熟悉的生意場上朋友。聊了幾句,方才在凌雪月的助理聞詩的引領下到了3號小會客廳。
  金頂俱樂部51層私享的3號小會客廳以乳白色為主格調。給力文學網富麗堂皇的西式簡約風格,暗紅色的窗帷拉開,寒冬午后和熙的陽光透過窗戶落進來。
  坐在沙發上的凌雪月笑盈盈起身和占正方握手,隨意的聊幾句。就切入正題,“占總,今年景華手機的業績這么好,2000多億的銷售額。我想頂級企業家俱樂部應該邀請楊總為會員了。”
  占正方略微有些奇怪,笑著道:“凌總,你和我在頂級企業家俱樂部里面應該都沒有推薦新會員的權力吧?”
  頂級企業家俱樂部匯聚了一大批國內外頂級的華人企業家。發起者就是國內傳承了百年的六大商業世家。分為普通會員、白銀會員、黃家會員、鉆石會員。
  這一系列等級都是有嚴格評定的。其中個人資產和在經濟領域的影響力就是重要的指標。他和凌雪月都是普通會員。這一級,大約影響力在50億美元以下。
  白銀會員的影響力是100億美元。黃金會員是200億美元。最高的鉆石會員是足以影響到500億美元的級別。六大商業世家的家主都是鉆石會員。
  白銀會員才有推薦新會員的資格。
  凌雪月輕笑道:“占總,盛泰電器今年的資產規模應該達到了400億吧?你已經夠資格升為白銀會員了。哦,陸景的會員級別也該升一升了。”
  占正方就笑。“他對這個根本就不怎么在意。再說,這次和華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上調集了500多億美元的資金,要升可就要升成鉆石會員咯。六大世家那些人未必愿意。高俊耀、崔九霄和陸景的私交可不算好。”
  和華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的動作。凌雪月也是知道的。
  凌雪月掩嘴嬌笑,“也有和陸景私交好的。唐家、裴家都和陸景關系不錯。而且,唐詩經都是陸景的人了。唐論語算的上是他半個岳父啊。”
  陸景和唐詩經在黃海機場當眾熱吻的事情,她自然是知道的。
  “占總,我的意思是讓陸景成為頂級企業俱樂部的至尊會員。如果他們不同意,我們就另起爐灶。我們有資金。有人脈,為什么要遵守六大商業世家的游戲規則呢?”
  占正方一愣。倒不是凌雪月傲然的神情讓他發愣。而是凌雪月提出的“至尊會員”這個概念。顧名思義。這個至尊會員是什么意思一目了然。
  顯然,和陸景走的近的人已經感覺到他的崛起。
  凌雪月笑了笑,挽了挽秀發,“占總,你要是同意的話,我出面去和唐論語,裴高峰他們談談。”
  她和陸景的關系是盟友關系,遠不及占正方和陸景的關系親密,要賣陸景一個好,還是要先和他身邊的人通通氣。
  占正方琢磨了一會,笑道:“行,我們試試看。陸景現在在珀斯,等過兩天他回京城,我再問問他的想法。”
  …
  …
  珀斯。
  時間向回到1月31日上午。和華醫院高檔舒適的陪護房內,月色從拱形的玻璃窗落進來。楊晚婷的父母坐在沙發上面面相覷。剛剛接到醫院的通知:
  由于病人的身-體恢復情況不是很良好。原定于1月31日下午的手術暫時向后延期一周。
  “應該是情緒問題,你們家屬可以多陪陪病人。”金發的白人護士臨走的提醒道。
  “唉…,老左。你說晚婷怎么想的?這孩子…”楊晚婷的父親楊淵郁悶的搖搖頭,那天晚婷和陸景在住院大樓下的情況,他和晚婷她媽都看到了。
  陸景不知道給女兒說了什么話,女兒哭得的淚流滿面。回來后就悶悶不樂,顯得心事重重。1月24日進行了第二次手術,沒想到在最后第三次手術要完全康復前給卡住了。回家過年的希望也破滅。
  楊晚婷的母親左樂香衣著洋氣,京城的中年婦女時尚的打扮。道:“我怎么知道。應該是感情的事情吧。陸景這個孩子人還是不錯的,不可能在這個時候給晚婷安排工作。”
  楊淵嘆口氣。他能不知道?他家就是個小市民家庭,陸景這樣的巨賈女婿可承受不起。門不當戶不對。再說,陸景結婚了,可不是女兒的良配。
  “老左。你先去勸勸晚婷。”
  “行吧。我說說去。”左樂香麻利的應了一聲,到病房里和女兒聊天。陪護房就在病房的隔壁。潔白的病房中,穿著條紋白底病服的女兒正倚在**頭看書。
  “媽,你來了。”楊晚婷放下書,潔白的額前垂落下一縷發絲,捋了捋頭發,平靜的道:“讓你和爸擔心了。”她剛也接到通知,身-體還沒有恢復到最佳狀態。無法進行第三次手術。手術要延后一周。
  左樂香坐到**頭,愛憐的抱著女兒的頭。女兒被人毀容吃了很大的苦,柔聲安慰道:“沒事。沒事。閨女,你怎么想的啊?”
  “媽。什么怎么想的?”楊晚婷靠在母親的懷里,不解的問道。
  “你和陸景的事情…”
  楊晚婷呆了下,萬般滋味忽而的涌上心頭。那天,陸景瀟灑離開的背影一直銘刻在她的記憶中,讓她心里有空蕩蕩的痛。
  明知道不應該去期待陸景會像高中那樣給她寫一封情書,可是心里總會禁不住的去想。
  或許。這算是暗戀。她人生第一次去暗戀一個男生。可她要如何去面對陸景呢?陸景的婚姻、紅顏….,這注定是沒有結果的感情。
  楊晚婷不知道該怎么回答母親的問題。垂下頭,眼睛紅紅的。心里泛起苦楚。
  “不哭,晚婷,不哭。媽不問了,不問了。”左樂香心疼的拍拍女兒的背,安慰著她。
  女兒是她的心頭肉,從小到大都是她的驕傲。漂亮、聰明。后來順利考入燕大,更是讓她在老街坊里面倍有面子。唉,沒想到老了,要操心女兒的婚事。
  左樂香和楊晚婷說了一會話,出來到陪護室里,對著老伴搖搖頭。楊淵道:“老左,解鈴還須系鈴人吶。怎么著都得先讓晚婷順利的完成第三次手術完全康復。”
  楊淵拿起電話撥了陸景的手機。女兒手機里面有陸景的私人手機號碼。
  …
  …
  陸景在江州呆到了晚上10點,將要處理完的事情處理好后,才帶著保鏢十三啟程去機場飛往珀斯。抵達時,是第二天的上午12點。
  坐車前往和華醫院的路上。陸景給陳笑、蘇曉玉分別打了電話。今年珀斯這里的工期并不緊急。陳笑和蘇曉玉都休假各自回家過春節。陳笑回京城、蘇曉玉回浙東吳興市。
  “哎喲,陸景,早知道你要去珀斯我就晚幾天回家了。”蘇曉玉在電話里懊喪不已的說道,又帶點撒嬌的小聲道:“陸景,我在家里無聊死了。”
  想起那天和陸景從浴室到**-上的旖旎,心里嬌羞而甜蜜。
  陸景腦子里浮起蘇曉玉小手捂著屁-股叫“哎喲”的嫵媚女兒姿態,微笑道:“曉玉,在家好好休息。真想我的話,年后到京城來,我把你吃掉。”
  蘇曉玉嬌聲道:“我才沒那么傻呢!”和陸景確定關系后,她才不會那么“勇敢”呢。女孩子要矜持一點啊。
  和蘇曉玉聊著,車子平穩的停在和華醫院門口,陸景拿著禮物上到3樓,推開了楊晚婷病房的門。(想知道《重生之世家子弟》更多精彩動態嗎?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選擇添加朋友中添加公眾號,搜索“wang”,關注公眾號,再也不會錯過每次更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