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406 助理培訓

“姐,要是生個男孩像你的話,肯定要迷倒萬千少女。要是生個女孩還像你的話,就是我們家的小公主。未來啊,肯定是個大美人。”陸景微笑著擁著邵秋蘭,溫柔的說道。
  他還沒有做父親的經驗。前世里,他飲下毒酒的時候,為他懷孕的唐雨瑤還沒有將孩子生下來。
  邵秋蘭精致無瑕的臉蛋上浮起幸福的笑容,靠在陸景的懷疑,回頭看著他,“也要繼承你的優點啊。不過,你兒子以后要是像你這樣多情,我可是不同意的。”
  陸景尷尬的揉揉眉心。說了一會,教育小孩的問題,陸景問道:“雨綺,蘇子的情況怎么樣?我一會去看看她。”
  陳蘇子在12月底的時候生下一個女兒。現在還在家里養著。老廖的父母和陳國波、陳蘇子的媽媽都在照顧她。堪稱國寶。
  “挺好的。”宋雨綺用平板電腦翻閱著工作郵件,笑著說道。羨慕的看看秋蘭姐的肚子。秋蘭姐、蘇子都是她的閨蜜,兩人都成為或者要成為母親,她很羨慕。
  邵秋蘭哪里會不知道宋雨綺想什么,笑道:“陸景,你和雨瑤見面了吧?她給吳晚觀的羅道長說好了,讓你去賓州一趟。你的藥酒到明年就可以治好。”
  陸景點點頭。他和唐雨瑤已經見過面。紫琪回了渝都。詠碧回了建業。夢瑤、吳璇都在江州,他一會要分別和她們見見面。
  明雪要回云春和她姑姑一起過年,他要陪陪明雪,送送她。小明在江州。從洛杉磯回來的當天上午。他和明雪、小明在洛杉磯一起游玩了一上午,愉快而輕松。
  墨靜雯過兩天要回交州。他也得準備一點禮物,送送她。
  同時。他還要和楊顯、余志成等人見面。景華手機取得如此矚目的成績,雖然媒體上的風波已經消散,他還得去景華通信的高管會議上露露面,鼓舞士氣。
  事情相當的多。估計要在江州呆到臘月二十四之后才能回京城。這時,陸景的手機突然響起來,來自珀斯的號碼。
  …
  京城。冬雨滴滴答答的打在窗戶上,有一點像輕柔的曲子。
  占正方刷牙洗臉,在廚房門口看著妻子樂亞晴圍著藍底的碎花圍裙在忙忙碌碌的準備早餐,很容易就想起了初始時。她在京城里開面館的情景。
  如今,兩人的孩子都四歲了。
  樂亞晴煎好雞蛋,見丈夫在門口呆看著自己,溫柔的笑一笑,道:“正方,你看什么啊?去叫小佑起床了。早餐馬上就好。還有五分鐘。”
  “亞晴,我說讓保姆來做的。你現在開著七八家連鎖店,早上起來做早餐太辛苦…”
  “給你們爺倆做飯是應該的,交給保姆算什么事?”樂亞晴白了丈夫一眼。挽著額前的秀發,麻利的將切好的豆丁、火腿丁、酸菜丁倒進窩里,“刺啦”的油煙滾滾,翻炒幾下。再倒進熱水,面條下鍋。
  在餐廳里吃過早飯,樂亞晴給丈夫整理著領帶。一邊問道“江哥怎么讓你去春城?”
  占正方笑著道:“小景人在美國。只能是我去了。”江哥和王嫣然的兒子陸嘉今年7歲,在春城上小學。這幾天在游樂園玩的時候感冒了。生病住院。他代表江哥去看看陸嘉。
  說起陸景,占正方談興正濃。“亞晴,小景這幾天又成為京城里的名人了。景華手機今年的銷售額2000多億。嘿,這個成績會讓信息產業部下屬的幾家電子企業尷尬得要死。今年不管景華怎么騰挪遮掩,電子百強榜上肯定是第一名。”
  今年景華手機的成績一枝獨秀,不僅是信產部要尷尬,和華旗下的幾大企業都有壓力。
  立豐地產的楊玉立據說當晚就飛到了西班牙確認收購位于馬德里的西乙足球俱樂部巴列卡諾的事宜,雄心勃勃的準備借足球開拓歐洲建筑市場。
  樂亞晴溫婉的笑笑,她開的秦腔面館逐漸上手,還是陸景的人情到黃海錦江樓取經學習了幾個月。“小景的能力、才華,天生就是生活中的主角。”
  占正方笑著搖搖頭,妻子還是不了解情況。景華手機只是表面上的業績。陸景12月底把國際原油期貨市場鬧得天翻地覆。京城、黃海、香港的金融圈子現在對和華的聲音很重視。
  趙教授的女兒趙清芷作為和華操作策略的代言人,因為兩篇策略分析報告被一幫人捧成了金融天才。他在京城四大俱樂部之一的金頂俱樂部里聽到過這樣的說法。
  并且,和華旗下的天辰娛樂收購米高梅,在國際上引起了比較大的轟動。陸景的成績很多都是隱藏的,不是接近他的人,根本就難以感受。接近他的人會越來的越感受到一個經濟帝國正在崛起。
  走向王座的年輕王者已經舉起了皇冠,就差帶上去,向世界宣告這一步。
  占德佑4歲了,聽到父母說起陸叔叔的名字,眨眨眼睛,問道:“爸爸,爸爸,陸叔叔又要來我們家吃飯嗎?”他對那個總是給他帶新奇禮物的陸叔叔印象深刻。
  占正方笑著摸摸兒子的頭,“你陸叔叔去美國了。他要來家里吃飯得到過年嘍。”
  樂亞晴開車送兒子去頂級的私立托兒所——名都托兒所。占正方則是去京城機場飛往遼東春城。
  …
  兩天后,等陸嘉退燒之后占正方才返回京城。下午時分,剛下飛機,就接到妻子樂亞晴打來的電話,哭笑不得的語氣,“正方,小佑在托兒所和別的孩子打架了,還不認錯。老師都電話打到我這兒來了。”
  助理開著車,景物緩緩的后退。占正方坐在后排座位上一樂,“沒事,沒事。男子漢誰小時候不打架呢,他怎么不認錯?”
  “你還說…”樂亞晴無奈的復述兒子占德佑的話,“我陸叔叔說打架要先下手。我爸說,打架一定要打贏,不能丟臉…,人家老師想教育都說不通。只能叫家長了。”
  “哈哈…”占正方得意的大笑,顯然是兒子先動手,還打贏了,“亞晴,這事我去處理。我去。無緣無故打人也不對…,恩,恩,加強教育。”
  占正方吩咐助理轉向去名都托兒所。給老師說了好話,將兒子占德佑接回家,又和妻子樂亞晴好一番詢問,才知道和一個姓杜的小朋友因為玩游戲不對付,打了起來。
  “江哥,你說這是什么事。杜家那小孩子是凌雪月小叔子家的兒子。我明天還要去和凌總賠禮。小佑那兔崽子…”匯海大酒店的總統套房里,占正方向陸江說了說陸嘉的情況,又感嘆自己兒子調皮搗蛋。
  只是,眉眼間有難掩的歡喜。他一向認為男孩就要活潑一點。
  陸江溫和的笑了笑,抽著煙,沒說話。
  占正方知道陸江的習慣,江哥這個表現其實是心情不錯,問道:“江哥,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收購新加坡石油,將會徹底奠定在航油領域的地位。你的級別是不是要升一升了?”
  江哥在副省這個級別卡了有五六年了。現在擔任分管能源的發改委副主任,是委里重量級人物,緬甸油路再加上新加坡航油兩項業績,該上一步了。
  陸江擺擺手,“不談這個。”
  占正方嘿嘿一笑,喝著紅酒。心里琢磨著江哥心里有幾分把握。江哥的老對手楊修武最近可是跳得厲害。據說年前早早的回京城了。
  這時,陸江的電話響起來。陸江當著占哥兒的面接了電話,“顯澤…”
  占正方耳朵動了動。電話那頭應該是財政部副部長姚顯澤。半個小時后,等陸江掛了電話,問道:“江哥,姚顯澤在活動…”
  陸江道:“他想去魯東。我是不贊成的。”
  占正方恍然,平鴻基金的事情并沒有在崔家交出崔七月之后平息,那只是商業層面的。魯東現在風高浪急。占正方笑著道:“江哥,小景無意間下了一步好棋啊。呃…,這都快小年了,他還沒從美國回來?”
  陸江笑了起來,現在外面很多人提起弟弟,就不再是說他是陸江的弟弟,而是陸景陸二少。笑嘆道:“他啊,比我還忙。昨天給我爸媽打了電話。珀斯有事情,臨時去珀斯,要晚幾天回京城。”
  說著,搖搖頭。他太了解弟弟的性格,八成不是什么商業上的事情。
  占哥兒笑著點點頭,琢磨著最近和華的內部郵件沒說珀斯有什么大事發生啊。鐵礦石漲價的事情,和華澡已經決定不管。陸景去珀斯是為了什么事情?
  …
  第二天,占正方領著兒子占德佑和凌雪月、她的小叔子杜正然、小叔子的兒子杜寒在京城飯店里吃飯。這頓飯帶了一點賠罪的意思。
  金碧輝煌的包廂中,凌雪月嬌笑著舉杯道:“占總,這可是大水沖了龍王廟啊…”
  占正方忙拿起酒杯,慚愧的道:“凌總,這事鬧的,嗨…。”
  凌雪月以目視小叔子杜正然。杜正然一肚子氣,勉勉強強的拿起酒杯。他兒子在家里是寶貝疙瘩,偏偏給占正方的兒子給打了鼻青臉腫。瑪德,欺人太甚。(想知道《重生之世家子弟》更多精彩動態嗎?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選擇添加朋友中添加公眾號,搜索“zhongwenwang”,關注公眾號,再也不會錯過每次更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