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405 代理人

“當然訂好了埃陸景,你上午和齊靜瑤單獨談了什么,怎么余樂回來一臉詭異的笑容。”宋雨綺溫婉的吻著陸景的嘴唇,取笑著說道。
  說起齊靜瑤,陸景就笑著搖頭,“她想回國看她父母,問我可以不可以,然后請我派個保鏢監視她。她現在想回國太難了。嚴景銘是拔了牙的土狗,沒什么威脅。但嚴家在黃海、魯東還有一定的影響力。她至少要等一年。保鏢的事情,我倒是答應她了。”
  “一年?”宋雨綺從陸景的話里聽出了一些風暴來臨前的端倪,微微抬頭,仰望著陸景銳利的眼睛。
  “平鴻基金被查的后遺癥。”陸景笑了笑,略微解釋了一句。靠在床頭,抱著宋雨綺,看著落地窗外的景色。
  宋雨綺洗過澡后還了一件性感的黑色吊帶睡衣。抱著就像抱著一塊溫軟的美玉。馥郁的香氣傳來。陸景小腹微微有些發熱。
  宋雨綺“哦”了一聲,不再多問。她對政治一貫不在行。有陸景就行。溫存了一會,又笑著問道:“陸景,齊靜瑤色-誘你沒有?”
  陸景笑著拍拍宋雨綺豐腴的俏臀,“我是能被誘-惑的人嗎?她和劉怡秋有聯系,知道這對我沒有效果。”
  宋雨綺輕輕的嬌笑著,豐滿的酥胸微微顫動,春光流瀉,“誰信啊?”
  兩人正說笑著,陸景的電話響起來,陸景看看,是許雪的號碼。接了電話,笑著道:“許雪。你今天起得挺早的啊。”洛杉磯晚上10點多的時候,香港那邊才6點多。
  電話里許雪半真半假的開著玩笑道:“是啊。看到郵件后猶豫了半個小時。還是決定給你打個電話問問情況。”陸景決定讓陳旭江擔任和華銀行的董事長。和華內部的郵件已經發出。
  她作為和華銀行的執行董事、行長、實際上的負責人,想問問陸景是不是有調整和華銀行架構的想法。
  陸景就笑,“許雪,這可不像你啊。丁靈早給我打電話了。這次只是讓陳叔叔擔任董事長。補齊和華銀行最后一塊拼圖。剩下的,我暫時沒有調整和華銀行管理架構的想法。這個與我們前段時間在新加坡的事情有關。”
  腦子里浮起12月底他因為楊晚婷被毀容的事情生氣,許雪進來安慰他的情形。最后,許雪坐在他懷里奉上熱吻。很是旖旎。
  陸景慢慢的給許雪說著美國財團的情況。突然的聽到許雪那邊還有女孩驚訝的聲音,問道:“怎么,葉靜雨在你身邊?你們倆晚上又在一起夜聊了?”
  許雪和葉靜雨的關系非常好。兩人經常睡一個被窩。
  許雪道:“是的。聊了一晚上你在新加坡的操作。很精彩。不過。我們都沒想到后遺癥這么大。呼--,華爾街五大投行的貝爾斯登居然和摩根大通關系緊密。”
  她是和華議事會議的成員,對陸景在新加坡的操作過程很了解。但是好友葉靜雨在和華體系內的地位沒有她高,主要是負責互聯網投資,對新加坡的期貨大戰不甚了解。
  “華爾街的情況很復雜啊…”陸景和許雪慢慢的聊著,和宋雨綺相互寬衣。宋雨綺跪在陸景面前,嫵媚的嗔了陸景一眼,手挽著秀發,俯身噙住了陸景的敏感之柱。
  暖嘴香舌。爽滑無比的感覺傳來,陸景輕輕的噓了一聲。許雪問道:“陸景,你在干什么呢?哦,楊晚婷的燒傷治好了嗎?”
  “沒事。晚婷的燒傷還差最后一次手術。春節過后估計就好了。許雪,謝謝!”陸景誠摯的道謝了一聲。許雪的安慰讓他那會的心情好了很多。
  和許雪說了一會,陸景又和葉靜雨聊了幾句。去年年中在美國收購互聯網企業的時候合作非常愉快。葉靜雨這位天才少女現在是和華的大將。
  時間在夜色中慢慢的流淌著…
  …
  江州。白色的捷豹在晨霧中緩緩的行駛著。熊玉嬌駕車在新問廣場接了好友潘婷婷。今天才臘月十九,江州的公司還沒有人放這么早的假。遠大公司還要上班。
  “真是冷啊。江州這鬼天氣…”潘婷婷穿著厚厚的毛衣、帶著手套。跺著腳上了熊玉嬌的車。車上的暖氣讓她好受了很多。
  熊玉嬌清麗的笑了笑,“江州的天氣一向就是這樣的。”說著解開安全帶。“婷婷,你來幫我開車,我要給雨綺姐打個電話。”
  潘婷婷下車和熊玉嬌換了個位置,發動著汽車問正在撥號的熊玉嬌,“玉嬌,什么事情啊?現在陸景身邊在江州負責的人不是唐雨瑤嗎?”
  “哎呀,沙巧的事情。”熊玉嬌偏著頭,聽著手機里嘟嘟的聲音,接著說道:“雨綺姐在景華內部有一個助理培訓計劃。專門為景華行政秘書組選拔人才。這等于是景華內部的黃埔軍校。這幾天景華手機不是被媒體廣泛的報道。
  沙巧不知道從哪兒知道的消息,想把她的一個侄女送進去。托我幫忙呢。我和唐助理不太熟。偏偏關寧又回了京城,方老師也在京城養胎。我只能給雨綺姐打電話試試看。這會洛杉磯大概在晚上11點左右,雨綺姐應該還沒有休息。”
  電話接通了,里面傳來的是陸景的聲音,“玉嬌…”
  聽到陸景帶著京韻的普通話,熊玉嬌愣了下神,沒想到竟然一下找到正主了,一下子還沒反應過來,說道:“啊…,陸景,我找雨綺姐…”
  潘婷婷聽得清楚陸景是怎么稱呼熊玉嬌的,笑著搖搖頭。玉嬌在家里開煤氣自殺時,是陸景救的她。后來又教她公司管理,支持她控制遠大公司。
  陸景和玉嬌的關系比一般的朋友關系要親密一些。當然,不涉及男女之情。
  陸景道:“雨綺現在有點忙,呼-,你有事情和我說就可以。”正在陸景身下忙活的宋雨綺翻個大大的白眼,嫵媚的給陸景來了一下深的。
  熊玉嬌哦了一聲,有點不好意思的道:“那個,我有個朋友的侄女剛剛大一上學期,想要進入景華行政秘書組實習…”
  陸景語調有點怪異的道:“玉嬌,你明天和雨瑤聯系下,我會提前和她打一聲招呼。”
  “行,陸景,謝謝啊。”熊玉嬌謝了陸景幾句掛了電話,見好友潘婷婷一臉詭異的笑意,不禁問道:“婷婷,你怎么笑成那樣啊?”
  潘婷婷將車停在遠大公司的停車場上,笑道:“玉嬌,你真是生活在象牙塔里,陸景在做什么,你不知道嗎?”
  熊玉嬌仔細的琢磨了一下,臉噗的一下變得通紅,這么晚了,陸景和雨綺姐在一起能在做什么?況且陸景還說雨綺姐比較忙,忙什么啊?她剛才還以為雨綺姐在忙其他的事情,給潘婷婷這么一說,她倒是反應過來了。
  潘婷婷咯咯嬌笑,一看玉嬌的表情,她敢肯定玉嬌還是沒有猜到陸景和宋雨綺具體怎么做。
  “瘋丫頭…”熊玉嬌嗔罵道。稍微緩了緩,和潘婷婷一起進了辦公室。一個上午都在想這件事。她在夫妻那事上比較保守,從來都沒有給蘇遠那個過。
  這或許也是蘇遠回去外面找情人的原因之一吧。熊玉嬌胡思亂想著,好在臨近年末,沒有什么事。瑣碎的事務,陸景安排來幫助她的牧高山都處理了。
  周末兩天過后,新的一周來臨。下午時分,熊玉嬌在遠大大廈49層的辦公室里接到好友沙巧的感謝電話。說了會話,沙巧笑盈盈的道:“玉嬌,你真有辦法啊。我聽小彤說,她上午剛到公司就見到宋助理。還是宋助理安排她去報道的。誒,你和陸景什么關系?”
  她知道好友熊玉嬌和陸景關系不錯。否則,這事也不會求到熊玉嬌頭上。
  熊玉嬌托著香腮,在辦公椅上慵懶的打著電話,說道:“能什么關系啊?朋友關系咯。咦,沙巧,你是說宋雨綺回江州了?”
  “是啊。現在在江州的財經記者可都沒影了,你不是陸景不喜歡在媒體上露面嗎?我看他應該也回了。”
  熊玉嬌放下電話,走到窗戶邊,慢慢的喝著咖啡。周末之后,喧鬧的江州確實逐漸的平靜下來。涌入江州的記者們在景華發表了專訪之后,就逐漸的離開。
  景華手機成為了全球第二大手機廠商的成績所引起轟動,慢慢的消退,但是她確實親身的感受過媒體的瘋狂,追逐。可惜,陸景無意做舞臺上的明星,否則,他將是何其的耀眼啊。
  不過這也正是陸景的性格。他對這種浮夸的榮譽根本不在乎。甚至是回避。能夠教導她的陸景,確實就應該是這樣杰出的人物。熊玉嬌心里為朋友感到高興。
  …
  南園別墅8號別墅,陸景扶著邵秋蘭在二樓寬敞的休息室里說著話,胎教的音樂剛停。午后的陽光落在邵秋蘭精致知性的容顏上,仿佛染上了一層母性的光輝。
  他們一行昨天晚上剛從洛杉磯回到江州。天辰娛樂的團隊徑直返回了黃海。周復生還在美國忙碌著。陳旭江則是回了香港。
  宋雨綺在一旁陪著。她上午去景華大廈轉了一圈,中午去看望還在養著的陳蘇子。下午才過來的。
  “陸景,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