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403 送來的枕頭

陸景笑著點頭,“我知道。弗蘭克,我會讓米高梅和天辰娛樂的高管互相交換。”
  見弗蘭克-伯納德面露難色,跟著陸景來的余樂插了一句,“陸景,這會造成企業文化的沖突。很難發揮1+1等于2的效果。”
  陸景平靜的道:“當年高盛收購杰潤公司后也產生了沖突。現在杰潤每年為高盛貢獻三分之一的利潤。高盛是怎么解決類似的問題的呢?”
  弗蘭克-伯納德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華爾街和好萊塢的聯系沒有常人想象得那么遠。甚至,還有近。對一部電影進行投資也是風險投資的一種方式。
  當年高盛怎么解決杰潤的問題他當然了解。因為觀念、企業文化產生無法調和的沖突之后,高盛將杰潤的高層基本上都開除了。相當于清洗了一遍。
  陸先生的意思很明顯。
  這番話要在米高梅里面掀起何等的驚濤駭浪。
  估計很多人的飯碗要被砸了。
  弗蘭克-伯納勸諫德道:“陸先生,天辰娛樂的高管不一定能適應好萊塢的模式。”
  陸景就笑,“這也是個問題。慢慢磨合吧。不合適的人,不管是米高梅的,還是天辰娛樂的,都可以干掉。我希望的是兩家企業的高管可以相互流動。”
  其實。天辰娛樂收購米高梅,很多人在媒體上質疑。中國人可以玩轉好萊塢嗎?東西方文化的差異怎么解決,審美觀不同怎么解決?
  對這樣的論調。陸景很是不屑。外資企業的高管可以是中國通,在中國區擔任總裁,中國人就沒有美國通?不能去美國的企業里面擔任CEO?
  不可能嘛!管理企業,在很多地方都是想通的。
  弗蘭克-伯納德無奈的點點頭,這位陸先生是一位強勢人物、意志堅定。他絲毫不懷疑:假設他不能執行陸先生的意志,被陸先生趕下米高梅CEO的位置是分分鐘的事情。
  余樂俊朗的臉上泛起一抹苦笑。陸景這是要強行貫徹他的意志,就怕這反而會引起弗蘭克-伯納德的反感。但凡有有點能力的職業經理人都不會喜歡別人對他的工作指手畫腳。
  正事說完,喝著咖啡閑談幾句,陸景微笑著問道:“弗蘭克。我打算在洛杉磯買一處住宅,你有什么好的推薦嗎?”。
  弗蘭克-伯納德斟酌一下,他有點摸不準陸景的意思,說道:“陸先生對比利佛山莊這兒不滿意?”
  “好萊塢明星太多,有一點喧鬧。”
  這話讓余樂忍不住郁悶的翻翻白眼,還有嫌棄好萊塢明星住在住宅旁邊的人?
  弗蘭克-伯納德有點明白了,聳聳肩道:“陸先生,我了解你的需求了。全美排在第四位的富豪區蒙提西托(Montecito,CA)就在洛杉磯郡的北部。嚴格來說它隸屬于圣巴巴拉郡(SantaBarbara)。那里群集了高檔莊園式的豪宅。”
  比利佛山莊豪宅的售價一般超過1000萬美元。而蒙提西托的售價經常超過5000萬美元。
  以陸先生花費55億美元購買米高梅的實力,在蒙提西托擁有一間豪宅根本不是問題。
  見陸景點點頭。余樂道:“陸景,美國這里購買住宅有很多規矩。如果當地的居民不愿意接納你住進他們的社區,你是無法買下豪宅的。”
  陸景微笑著看了弗蘭克-伯納德一眼。他提這個話題,就是希望彌補剛才和弗蘭克-伯納德的隔閡。
  弗蘭克-伯納德心里泛起苦笑。陸先生這明顯是御下的手腕。只是他心里剛才的不悅確實消了幾分。陸先生愿意在私人事務上傾聽自己的意見,這是信任的表現。
  弗蘭克-伯納德道:“陸先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幫你運作這個事情。”
  陸景笑笑。“行,那就拜托你了。越快越好。”
  和天辰娛樂的羽壽等人一起住在1090號別墅中有很多不便。他昨天傍晚在陽臺上和明雪動情的熱吻。但到晚上時卻只得分開。因為沒有足夠私密的空間讓他和明雪呆在一起。
  …
  …
  從米高梅的總部出來,余樂對陸景豎起大拇指。“陸景,你這御下的手段玩的爐火純青啊。”
  “小技巧而已。關鍵是弗蘭克-伯納德想在米高梅作出一份事業,而我支持他。”陸景微笑著說道。和余樂一起坐進黑色的凱迪拉克豪華商務車中。
  比利佛山莊的景物慢慢的后退,消失在車窗外。陸景和余樂的目的地是去阿凱迪亞(Arcadia)見齊靜瑤。比利佛山莊這里人多眼雜。
  阿凱迪亞遠離鬧市區,靠近山脈,環境優美。這里是有名的華人高檔社區。中學教育在洛杉磯名列前茅。很多國內的移民以及富豪都會選擇在阿凱迪亞購房。
  看著車窗外熟悉有陌生的西式建筑街道,寬敞干凈,行人稀疏,余樂問道:“陸景,你和明雪、何夢明、靜雯談得怎么樣了?”
  對他的同事的去向他還是很關注的。據說,明雪和何夢明打算去EK公司工作。而墨靜雯在崔七月進去之后父仇得報,也很有大的概率返回恒新集團工作。
  陸景道:“明雪和小明要去Ek公司工作。我也同意。不過得等到雨綺培養的助理能夠接手才行。預計還有一兩年吧。靜雯同意留下來。”
  車到阿凱迪亞還有一會,陸景微微陷入沉思,想起他昨晚在入睡之前分別和何夢明、墨靜雯單獨談話時的情景。
  …
  …
  “小明,明雪是受不了我身邊瑣碎的事務想要離開,你呢?”何夢明的房間內,陸景輕輕的握住了何夢明潔晶纖滑的素手。
  何夢明嬌柔的笑一笑,坦然的看著陸景溫潤的眼睛,“陸景,還記得在珀斯的那天早上嗎?你到我姐的房間里準備偷香竊玉。我當時也在,壞了你的好事。
  你進來之前,我已經和我姐談過了。她同意我和你在一起。只是,我得考慮下我姐的感受。”何夢明輕輕的撫摸著陸景的臉龐。很輕,很柔。她愛陸景。
  九六年就和這個男人認識了,后來產生的朦朧情愫讓她愿意為他素手調羹。只是,橫亙在她和陸景之間的是:陸景有妻子,有一堆紅顏。甚至,她姐是陸景最鐘愛的女人之一。
  她選擇了回避。讀研究生時考入華夏人民大學。但是,當陸景身邊卻助理時讓她來幫忙,她還是來了。再回到陸景身邊時,見識到這個男人足以影響到一個產業的興衰,影響到一個小國的政治,影響到一群人。大氣磅礴的傲然站立在時代的潮頭,這讓她動容。
  當她感覺到陸景的心里始終為她留有一塊凈土時,愛情洶涌而至,無可抑制。縱然是娥皇女英的故事,她都不在乎了。
  陸景將何夢明抱在了他的懷里,溫香滿懷,輕柔的吻了吻她潔白的額頭,“小明,等雨綺培養出來的助理有足夠的能力到我身邊工作時,我就讓你和明雪離開。時間,應該在一兩年之內。”
  …
  …
  和墨靜雯的談話又是另外一番光景。陸景敲響墨靜雯的門后,她剛洗過澡正在吹頭發。雪白的睡袍在她身上,讓精致嫻雅的名門閨秀在燈光下猶若性感女神。
  墨靜雯開門讓陸景進屋,拿起吹風機,偏著頭吹著烏黑如云的秀發。挺拔的玉-乳、修長的雙腿在白色睡飽中若隱若現,嬌美與性感畢露。陸景縱然是見慣美女,在這一瞬間也失神。
  “陸景,這么晚了,你找我什么事啊?”
  “不是叫你加班,不用緊張。”陸景坐下來說明來意:“靜雯,我想留你在我身邊工作。恒新集團只要緊跟富躍產業基金的步伐,在房阿姨手中恢復你父親時的規模不是難事。”
  “行…吧。”墨靜雯的猶豫只有一秒鐘不到。其實,她媽早給她打過電話,她也猶豫不定,陸景的邀請出口之后,她便答應下來。
  見識過大海,便沒有再回到小河里爭雄的想法。
  恒新集團對她來說是過去式了。
  …
  …
  “陸景,到了。”凱迪拉克停在一棟帶著花園的小別墅前。陸景的沉思被余樂打斷。
  齊靜瑤居住的別墅是二層的小洋樓,白色尖角屋頂,卡其色的主體。青翠的灌木花園中修剪的整齊。
  齊靜瑤這時正在她的私家花園中翹首以望,見陸景和余樂下車忙迎了過來,“陸景,余助理…,請進。”打著招呼,將陸景和余樂讓進了屋子中。
  “齊靜瑤,看來你過得還不錯啊。”陸景打量了一下齊靜瑤雅致的客廳,笑著說道。
  齊靜瑤在美國的生活是由他資助的。由劉一平負責。
  “這棟別墅是我80萬美元拿下來的。裝修花費了20萬美元。”齊靜瑤微笑著解釋了幾句,落落大方的招待著陸景和余樂。這些事她得心應手。
  三人坐在客廳中喝著茶,很快,就進入正題。陸景將他準備把齊靜瑤推上加利福尼亞州的州議員計劃說了說,道:“齊靜瑤,你有什么困難,可以提出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