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39 打斷一只手

花樣年華的大門雖然緊閉著,但是停車場,電梯等設施以及全部重新啟用,五樓的豪華包間里,明亮的燈光讓包間內如同白晝,雪粒不但的敲擊著窗戶,發出一陣陣微微的響聲。一個卷發青年舉著高腳杯子,斜靠在沙發上,品著里面十五年的軒尼詩,他嘴角掛著淡淡的微笑,“華天,今晚要不要去我那兒嘗嘗俄羅斯雙胞胎的味道。”
  方華天坐在他對面黑色的真皮沙發上,翹著二郎腿,手里拿著酒杯,陰沉的笑道:“那到不用。黃哲,請你過來是讓你幫我摸摸陸景那個女朋友的底子。嘿嘿,我要讓他好看。”
  黃哲邪笑道:“你想用對付郁揚的方法對付陸景?席雨嘉的第一次滋味如何?看了你那晚的錄像,弄得我也想找她試試。”
  “這與你四面討好的作風不符吧?你要敢碰席雨嘉,郁揚就會和你翻臉。”方華天臉上露出回味的神色,嘿嘿一笑。
  兩人得意的舉杯隔空干了一口。一年前兩人聯手把郁揚坑到吐血,實在是得意之作。
  一口酒還沒有咽下去,方華天的電話響起來,方華天將酒吞下,接起電話,“方少,不好了,金虎保安公司被查封,良哥被抓住了。”
  “什么?草,邢盛TM干什么吃的,市|局這么大的行動,一點消息都沒有漏出來?”方華天的手用力的捏住玻璃杯,心里一股怒氣不可抑制的升騰起來。羅青良對他的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萬一他開口說話…他掛了電話,壓著火氣打給邢盛,“邢盛,你怎么回事?金虎保安公司怎么會突然被查封?老羅怎么被抓住了。”
  邢盛此刻正在自家的辦公室內,他也是剛剛得到消息,現在不得不打起精神應付方華天的怒火:“方少,我跟你說過,最近要注意一些。葉成和這個人很厲害。羅青良的人今天出去辦事,被漢寧區分|局局|長武達沖當場抓個正著,葉成和帶隊把金虎給抄了。他用的是漢寧區分局武達沖的人,我也是剛剛得到消息。武達沖在漢寧區搞了七八年,手下有十幾個人,消息走漏不出來,沒什么奇怪的。方少,你還是趕緊和王副書記溝通下。金虎問題很嚴重,保是保不住了,看看能不能阻止他們繼續查下去。”
  方華天怒氣稍平,要是邢盛都被瞞著了,那只能說對方的保密工作做得好。心里暗恨羅青良混賬,不聽自己的警告。說了讓這段時間讓他收斂一點,他就是不肯聽。
  方華天拿著酒杯喝了一大口酒,說道:“好吧,我明白。你放心,我們是一根繩子上的蚱蜢,要進了水都走不了。”
  邢盛干笑道:“方少又說笑話了,方少的為人,我心里有數。”
  方華天掛掉電話,皺著眉頭把杯中剩余的酒一口倒進嘴里,剛才得意輕松的心態蕩然無存。他要考慮的是接下來怎么辦?
  黃哲喝著酒,沒有多問。他對江州各方面事都有涉及但是都涉及得不深,不會牽扯進去,沒有什么好擔心的。
  方華天想了想,說道:“黃哲,晚上重新開業,你在這兒陪華全才和劉向全吧。我回家等消息。”
  “沒問題。”黃哲笑著站起來說道。
  …厚實的灰色窗簾遮住了窗戶外的光,也不知道是什么時間。關寧的臉頰還浮著潮紅,露出在綢質的被子外白嫩如玉的肩肉還透著誘人的粉色,極致的歡愉之后,她軟軟的躺在床上,仍由陸景的手在她的嬌軀上撫弄。眼瞼處的睫毛還在微微的顫抖著,閉著眼睛,好一會才長長的吐出一口氣。
  陸景在她的紅唇上啄了一口,把身下心愛的女人推至極致的巔峰,讓他擁有著巨大的滿足感。
  抱著她溫存了許久,直到肚子響起了咕咕的聲音,關寧睜開眼睛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有些餓了,幾點了?”
  “不知道。”陸景把臥室的燈打開,昏暗的臥室立刻變得明亮,看著關寧柔媚的神情,忍不住俯下身親吻著她香膩的臉蛋,“再來一次,好不好?”
  關寧秋水似的眸子里仿佛有一層霧氣,如夢如幻,有些嬌羞的道:“會不會死掉,剛才…”
  陸景吻著她的嘴唇片子,扳過她的身子,從腰間貼著她嫩滑如玉的臀瓣往下滑.伸到她地股溝里.輕輕一拈.溫熱濕潤。
  關寧嚶嚀一聲,有顫栗的麻麻感,身體又軟得沒有一絲力氣。任他輕薄。
  手撫著關寧豐腴挺翹的臀部,吻著她嬌艷的紅唇,讓她迷失在這灼熱的氣息里。
  陸景壞笑著,手托著關寧的臀瓣。讓她坐到自己身上來,讓她臀瓣間滑溜暖熱地唇皮緩緩吞裹過來。
  ……喂關寧吃過晚飯,說了會話,抱著她洗了一個香|艷的鴛|鴦浴,然后把她抱回到白色的絲綢被子里。陸景拉開了臥室的窗簾,窗外的雪越下越大。從臥室里看去,后湖沿岸已經是白茫茫一片,映著一片灰白的光芒。天地間的寂寥似乎能透過窗戶沁過來。
  “好大的雪。”陸景穿著睡袍坐回到床上去。關寧慵懶的靠在他懷里,感受著小腹處被硬物頂著,嬌嗔著道:“不許再欺負我了。”
  “恩。”陸景摟著她,撫摸著她光滑的背脊,被子下面她只穿了一條絲質的小內褲,“晚上不回去了吧,反正是周末。你們還查房嗎?”
  關寧閉著眼睛點頭,“偶爾會抽查。你的懷里真舒服。”說著,睜開眼睛用柔軟無力的小手去掐陸景的臉,“你到這會兒就接了一個電話。哪有你說的好多電話。大壞蛋呀!”
  陸景在她的俏臀上揉捏,撫摸著她珠圓玉潤的白嫩雙腿,厚著臉皮去吻關寧。他本來會以為多方沖突下,會有很多電話過來,結果葉成和出手又快有準,證據確鑿之下,怕是沒有幾個人肯幫金虎保安公司說話吧!
  吻了一會,陸景撫摸著關寧的秀發說道:“最近形勢有些危急,你盡量不要出江州大學,有事情給我打電話。等元旦過后,把方華天抓進去就好了”
  “哦。”關寧點點頭,這已經是陸景第二次叮囑她了,“這是傳聞中的政治|斗爭嗎?”
  陸景失笑道:“這離政治|斗爭差了十萬八千里。方華天這個人做事很不規矩,要防止他狗急跳墻。”
  關寧有些憂慮的道:“我一點都幫不上你的忙。”
  “你陪著我,我就會很快樂。這就是幫我的忙了。”說著,雙手抱住她的嫩彈似膠的臀部動了動,硬物隔著薄薄的絲質內褲頂在她的腿心處,壞笑道:“那你再幫我一次。”
  關寧伸手去掐陸景,嬌罵道:“不行,那里要腫了,壞蛋。”笑鬧著,兩人一起倒在白色的絲綢被子里。
  …熊為明站在窗前看著庭院里的大雪,這個冬天有點冷啊!他正在等副書記陸江過來匯報金虎保安公司的詳情。到了他這個級|別,工作時間和休息時間是沒有區別的。
  他來江州近2個月,最近江州官場最活躍的不是王湘,也不是童釗,而是陸江。聽說他提出的林元區新城的計劃已經在市長辦公會上通過,這個計劃讓市政府的幾名副市長對他的感官變的很好。
  對陸江這個人的背景,他是知道的。江南|系的派|系新星,陸老的兒子,在省里的主要助力是省|委趙副書記,常|委副|省長湯省|長。
  他這一次對金虎保安公司出重手,自己應該是一個什么態度呢?
  熊為明陷入深深的思索。直到秘書進來提醒陸書記來了時,他才回過神來。
  將陸江讓到沙發上,寒暄幾句后,兩人點了煙。陸江將金虎的情況匯報過一遍,然后說道:“對于金虎這樣的黑社會團伙必須要徹查,在大街上公然劫|持公|民性質十分惡劣。對為其充當保|護|傘的干|部要嚴肅查|處。”
  熊為明看了眼陸江,微微一笑道:“既然性質惡劣,那就查查吧!”
  …王副書記開會開到晚上十一點才會來,推開家里的門,發現客廳里開著燈,丈夫正在和兒子在客廳里下棋。
  方華天見母親進來,有些心急的把棋盤一推,迎了上來,“媽,結果怎么樣?”
  王湘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換了拖鞋,坐到沙發上,“能怎么樣?這種事必須要查。你沒有和金虎的人沾上吧?”
  方華天勉強的笑道:“沒有,怎么會。我一向就是做生意。”王湘看了兒子一眼,搖了搖頭,疲倦的閉著眼睛說道:“小天,過幾天去國外讀書吧,與吳家的那門婚事,先放一放。”
  方勝拿了一杯熱茶給妻子,“先養會神吧!”又對方華天道:“心氣浮躁。先讓你媽歇口氣。”
  方華天坐到沙發上,想了想,“媽,我不想離開江州。”王湘把茶杯用力的頓在茶幾上,厲聲道:“不想離開就老實點。你整天亂七八糟的搞什么?你以為我不知道?要不是我兒子,我管你?
  我給你一天時間把花樣年華的股份退掉。然后離大商集團的那個女人遠一點。你先把這兩件事辦好。辦不到就滾到國外去。”
  方華天心里發虛的看了母親一眼,別看他母親平時說話總是慢吞吞的,一副很有文秀的樣子,但是這般疾言厲色的訓斥讓他有些害怕。
  “我馬上去做。”
  看著方華天要出去,王湘補了一句,“你要是敢陽奉陰違,就不要再進這個家門。”
  方華天在門口愣了一下,頭也不回的走了。
  方勝說道:“怎么了,這樣訓斥小天?”王湘揉了揉額頭,心力憔悴的道:“熊書記也同意調查金虎。他最近和陸江合作愉快。最近組織部的幾個副部長,還有市局的賀局長都在找他匯報工作。這件事,實際上是陸江搭臺,熊書記唱戲。金虎的事將是熊書記來江州的第一彈。陸江這個人很不簡單,他號準了熊書記的脈。”
  “可是他不應該是拿郁行知的人開刀嗎?”
  王湘有些煩躁的解釋道:“郁系人馬最近低調的很,沒有什么辮子可抓。金虎的事情證據確鑿,這給了熊書記和陸江出手的機會。小天被我們寵壞了。我還是認為他要早點出國讀一段時間的書比較好。不然遲早會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