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397 景華的捷報

陳笑下午和陸景極致的纏綿之后,此刻容光煥發,嬌俏迷人,充滿了成熟的魅力。這句話讓大家的視線都看向了陸景。
  陸景和周復生大致的聊過這個問題,笑著道:“我是沒怎么關注。原因有多方面的。首先是歐盟、北美的市場準許景華手機進入,這擴大了我們的銷量。在02年,景華手機的銷量就達到了2200萬臺。
  第二個原因,全球手機市場的手機銷量總數再增加。用戶對手機的需求增加。04年全年全球手機銷量約為6.6億臺,這比03年有一個大的增加。
  景華在原有的市場、新興市場都表現的很不錯。比如:國內市場,如果景華手機把山寨機模組算上的話,我們銷售量并不比諾基亞少。在新興市場注入俄羅斯、印度、巴西我們經過兩年的積累,銷量出現井噴。
  另外,由于plu電訊和新加坡電信的合作,澳大利亞市場上,我們的手機也賣得很不錯。和移動運營商合作,定制機這一塊,景華的表現很好。
  第三個原因,當然是景華手機的團隊的努力。年終獎、帶薪假期,我會讓楊顯妥善安排。”
  吃過晚飯之后,陸景到書房里處理工作事務,看到景華將今年的業績以內部郵件的形勢發送到了和華所有議事會議成員的郵箱中。
  陸景更是陸陸續續的收到董坤城、陳創和、楊玉立、莫心藍等人的恭喜電話。可以預見。一旦這份業績公布之后,在財經媒體上又將引發怎么樣的風暴!
  …
  …
  陸景、宋雨綺、董晚瑤抵達紐約機場時是紐約時間1月23日下午1點。
  明雪、何夢明、墨靜雯從珀斯飛美國西海岸的洛杉磯。余樂則是從香港飛洛杉磯。他們將先與在洛杉磯等候的天辰娛樂團隊匯合。準備確認米高梅的ceo事宜。
  從夏季的珀斯飛到寒冷的紐約,陸景還有些不適應。“雨綺。真是冷啊。”四季酒店的豪華城景房中,陸景輕輕的擁著宋雨綺感嘆道。
  宋雨綺依偎在陸景的懷里,看著窗外午后的紐約街景,摩天大樓林立,美國的星條旗飄舞著。充滿了異國的風情。輕盈的笑道:“我看你啊是在溫柔鄉里呆久了。陸景,小明和明雪已經給我說了,等你招聘到助理之后。她們倆要回ek公司工作。”
  陸景揉揉眉心,郁悶的道:“在我身邊工作不好嗎?”
  宋雨綺轉過身。雙手捧著陸景的臉,笑著道:“好什么啊?在你身邊得有一副好脾氣,要忍受很多的呢。你以為誰都像我一樣對你百依百順啊?”
  在陸景身邊可以和他經常見面,但是偶爾會撞破他和其他女人的事情。時間長了。性子傲一點的女孩子都受不了。
  陸景苦笑一聲,道:“好吧,雨綺,你幫我留意下。看來我還得和靜雯談談。別最后身邊就剩下你了。”
  宋雨綺溫婉的笑道:“放心吧,我物色了好幾個苗子,正在景華通信里實習。等變成熟手了,我再調到你身邊。”
  這時,董晚瑤從門外進來,看到陸景和宋雨綺擁在一起。掩嘴一笑,嘴角的美人痣嫵媚動人,“哥…。陳叔叔到了。”聲音嬌柔婉轉。
  她是董坤城的堂侄女,陳旭江和董坤城是好友。她喊陳旭江為叔叔。
  “我這就來。”陸景微笑著從窗口處走過來,輕輕的抱抱雪膚光潤、曲線修長的董晚瑤,說道:“晚瑤,你天天這樣喊我幾聲,我飯都不想吃了。就想著吃你。”
  “哥…”董晚瑤俏臉微紅。螓首微低,輕輕的靠在陸景的脖子上。心里火熱火熱的。
  宋雨綺看得搖頭。莞爾一笑。董晚瑤倒是挺適合在陸景身邊工作。只是,陸景對她的未來另有安排。
  …
  …
  四季酒店的豪華城景房的客廳風格明快,廳中布置著乳白色的沙發,明亮的落地窗讓午后的大廈倒影落在深褐色的木地板上。富麗堂皇。
  “陳叔叔,辛苦了。”陸景笑著和陳旭江握手,又對陳旭江的助手馮益儀點點頭。
  陳旭江先期來美國經由唐詩經介紹和貝爾斯登副總裁比爾-拜倫交往,這段時間陳旭江和美國的銀行家們都有接觸。今天兩人準備聊聊這方面的情況。
  陳旭江笑道:“人倒是不辛苦。就是參加酒會太頻繁胃受不了。”說著話,和宋雨綺、董晚瑤打了個招呼。
  陸景邀請陳旭江到豪華城景房自帶空中花園陽臺上落座。宋雨綺送了紅酒過來。
  品著紅酒,陳旭江笑著道:“陸景,你這次在新加坡,在石油期貨市場上干得漂亮啊。長井靜香的遭遇我聽說了。被調回日本了。這個女人很有點手腕。”
  他在香港做銀行,長井靜香則是三井住友銀行香港分行行長,很打過幾次交道。很漂亮,很有能力的一個女人。和華的老對頭,總算是給陸景掃掉了。
  陸景笑道:“大部分功勞要歸她的未婚夫松阪士夫。”
  陳旭江笑呵呵的道:“松阪士夫還在負責三井的電子方面的業務吧,不知道他看到景華手機的業績會不會嚇到?”
  景華的內部郵件他已經看到了。心情大好之下,開了一個玩笑。景華通信公司將會是和華旗下的公司中第一個真正的世界級企業。全球第二大手機公司這個名號象征著業績、實力、影響力、品牌。
  “誰知道呢?”陸景笑著搖搖酒杯,紅色的葡萄酒在午后陽光中反著迷人的色澤,“松阪士夫前段時間打電話給我炫耀了一番文舟晶圓廠的建設進度。準備與景華競爭電子元器件市場。”
  陳旭江微微一笑,自信的道:“那他肯定要失望了。景華微芯的實力早就不是幾年前的情況。周總在舊金山吧?他沒來紐約?”
  陸景就笑,“我明天下午的飛機飛洛杉磯,在洛杉磯和老周碰頭。陳叔叔,日系財團正醞釀著鐵礦石漲價。我剛從珀斯過來,wts礦業公司已經覺察到日系財團的動作。”
  陳旭江沉吟著。鐵礦石漲價是一件大事,將會影響到國內的鋼鐵企業的利潤。和華手中擁有云北鋼鐵,江州鋼鐵的股份,而且正在開發金山的新北港。
  想了想,陳旭江微笑的嘆口氣,“和華要發展,始終繞不過日資財團。日本畢竟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僅次于美國。而日本和中國一衣帶水,地緣政治的影響很深刻啊。”
  語氣里并沒有太多的擔憂。
  “是啊,我們這次收購米高梅,回頭又要和索尼的哥倫比亞電影公司競爭。”
  陸景這話說的陳旭江、宋雨綺、馮益儀、董晚瑤都笑起來。顯然,以和華如今的財力、影響力,沒有必要害怕日系財團。主動競爭都無所畏懼。
  陸景身上的銳氣就像是和華這個新興財團的銳氣。陳旭江笑著打量著這個青年,從九七年金融危機開始合作起,一路拼殺過來,沒有一敗。
  這其中固然有他的背景因素,也有敵人輕視的因素。但歸根結底,還是陸景的能力是一時之選。否則,根本無法帶領和華走到今天。
  陳旭江琢磨著,說道:“陸景,我通過比爾-拜倫接觸了一些銀行家。華爾街的情況比我們想象得要復雜。高爾德財團的情況,我略微打聽到一些。有些情況我需要當面和你聊聊。”
  陸景輕輕的頷首,示意陳旭江繼續。
  陳旭江斟酌著詞語表述他的想法,“陸景,到我們這個層次,對西方宣傳的平等、民-主、自由基本上不會信。甚至嗤之以鼻。少數人握有全球的財富,并處在金字塔頂是事實。精英統治世界是共識。
  現在全球處在美國時間。美國是全球的唯一超級大國。美國的政治精英、金融精英左右著全球的政治、經濟動向。有著莫大的影響力。要了解到誰是美國的權力人物,首先需要厘清美國的政治、經濟、社會架構。
  在西方社會,講究契約精神和利益驅動。公司和各種組織、利益集團、聯盟的力量空前強大。在民選政府的政治游戲規則下,總結起來說,第一準則是:誰掌握了財富,誰就掌握了權力。第二準則是:誰握有權力,誰就能掌握財富。
  因而,我們理清脈絡的切入點首先是財團。在上世紀50年代,二戰之后,形成了美國十大財團統治美國的格局。分別為:洛克菲勒財團、摩根財團、第一花旗銀行財團、杜邦財團、波士頓財團、梅隆財團、克利夫蘭財團、芝加哥財團、加利福尼亞財團、德克薩斯財團。
  其中,洛克菲勒、摩根曾經分別主導過美國的政治、經濟格局。在50年代下半期到70年代上半期,工業迅速的發展,財團之間相互滲透,關系錯綜復雜。東部財團處于優勢地位。
  進入21世紀之后,經濟中的超額利潤行業轉移。洛克菲勒、摩根這兩大世界級的財團勢力衰退,美國有一批財閥乘勢而起。高爾德家族是其中的佼佼者。高爾德原本是加利福尼亞財團中的一員。
  現在公開的美國十大財團是很老的資料。諸如:高盛、摩根士丹利、通用電氣、埃克森公司這類聯合混合型超大企業中的股權關系、決策權所在十分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