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395 但求灑脫


  □楊晚婷這基本上是在問他是不是趁人之危。
  “你這個問題也太犀利了!晚婷,我算是知道你為什么會沒有談戀愛了啊。自尊心稍微強一點男生根本就受不了啊。”陸景開著玩笑,很灑脫。
  “那你呢?”楊晚婷若有所思看著陸景,問道。這是她一直思考的問題。如果她的燒傷無法治愈,陸景還會愛上她嗎?
  能夠擠過高考這千軍萬馬的獨木橋考上燕大的女孩子,智商很高。陸景轉移注意力的法子失敗,不得不面對這個問題。
  林梢有針型的樹葉飄落,陸景沉吟著,坦然的說道:“晚婷,珀斯這里的醫療專家團隊花費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來組建。是否能治愈你的燒傷我肯定和專家們溝通過。我愛慕你,要說沒有這方面的考慮,你肯定不信。”
  卻是突然的陷進去,很想親近你。”陸景自嘲的笑笑。
  那天晚上是他對楊晚婷愛慕的開端。至于心里是不是因為有一定的把握把她治愈所以愛慕她也不盡然。他當時并沒有100%的把握治愈晚婷。他只是喜歡晚婷這樣守身如玉的女孩。
  他當時是聽許雪說現在的醫療科技,治愈燒傷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難。專家的意見都是雨綺溝通的。他只聽結果。
  不過,陸景這會兒沒打算繼續追求楊晚婷了,自然不必解釋的那么清楚。
  陸景現在算是發現:晚婷對感情有一定的“潔癖”。
  陸景笑著。楊晚婷抿了抿嘴,也輕笑起來。29日那晚的快樂、慌亂、心悸、甜蜜過去這么久。依舊歷歷在目。突然的,她覺得自己似乎太敏感了。
  就算陸景只是因為她的的容貌而愛慕她。可為她邀請形象設計師來新加坡設計形象;又帶她去參加酒會消除她的心理創傷;更在事后為她復仇;此刻又承擔全部的醫療費用。
  這些,又怎么算?沉甸甸的情意壓在楊晚婷的心頭。如果只是貪圖她的容貌,陸景能做到這么體貼入微?陸景身邊從來就不缺女人的。而且,她知道當時在新加坡陸景的壓力有多么的大。能在這樣的情況下,還細致的關心她,幫助她,她是不是太過于苛求了?
  楊晚婷的心變得亂糟糟的。自從經歷了仁利商行卞祺然的事情,她變得越來越敏感了。呼吸變得有點急促,躊躇的說道:“陸景…”
  陸景笑著擺擺手。“晚婷,對29號晚上那個方臉長腿的美女安倩倩還有印象吧?三井的間諜,約了余樂去酒店開房,把他身上到處掛滿了竊聽器。”
  楊晚婷點點頭,“有印象。”嘴角帶這一抹不自覺的微笑。余樂那天晚上簡直是糗大了。給她們許諾了一堆好處,才大家保證不告訴他女朋友寇小蠻。
  陸景停下來,轉身面對著楊晚婷,正色道:“晚婷,知道我為什么會喜歡你嗎?因為你潔身自好。守身如玉。像安倩倩那樣的女人,我根本就不會正眼看。今天能因權勢、金錢順從我,明天就會因權勢、金錢背叛我。”
  楊晚婷“啊”了一聲,不好意思的偏過頭。晶瑩剔透的粉臉上浮現出紅色,秀麗動人。
  陸景說話的時候眼神從她的小腹下面看了過去。看得她大腿根處都有些異樣。她都不知道陸景怎么判斷出她還是處女的。想著,俏臉越發的紅起來。
  陸景笑笑。伸手邀請楊晚婷走上一條岔路,娓娓的道:“晚婷。在你眼里,我大概和余樂差不多。整天流連在美色中。生活亂七八糟。其實,我不是的。
  你知道余樂為什么會那么珍視寇小蠻嗎?不僅僅是因為他和寇小蠻興趣愛好很相同。寇小蠻刁蠻起來我都頭疼。余樂為什么要忍受呢?”
  陸景說到這兒,楊晚婷輕輕的一笑,看向陸景。明眸帶著咨詢。
  寇小蠻和余樂每次見面都要吵起來。發脾氣的時候性子確實很刁蠻。她很好奇以余樂花花公子的性格為什么每次都會去哄寇小蠻,努力的維持這份感情。
  “余樂喜歡獵-艷,也被人獵-艷。經常搞一-夜情。他的感情生活里充滿了欺騙、謊言、不信任、交易、算計、出軌、不道德、混亂。快餐似的愛情,欲-望的發泄。唯獨沒有可以相互信任、依賴的感情。
  但是,沒有人會不希望自己的感情生活充滿陽光。余樂給我說過一句讓我印象深刻的話:上1000個漂亮的女人,不如找一個肯和你過一輩子的女人。
  寇小蠻的第一次還為余樂保留著,也愿意和他過一輩子。所以,每次余樂都得去哄寇小蠻。因為,他確實想把愛著他的寇小蠻娶回家,結束他混亂的感情生活。不過,寇小蠻還在考察他。”
  楊晚婷的小嘴張成了“o”字型。陸景這番話對她的沖擊很大。這確實是余樂目前生活的真實寫照。也是余樂的心聲。
  陸景又道:“晚婷,我的感情生活和余樂不一樣。其實,婉儀知道我和關寧她們的事情。我和關寧在一起的時候,還和婉儀在春和路的燈市上遇到。我和丁靈逛燈市的時候還遇到過林蓉。”
  聽著熟悉的名字和地點,楊晚婷的心情變得輕快起來,“還包括你去江南大學追唐雨瑤,你妻子衛婉儀也遇到了?”
  給楊晚婷取笑著陸景也不著惱,道:“我的事情婉儀大部分都知道。”笑著指了指海島的方向,“她們也不會都關系融洽。有親近,有疏遠。心藍給我說,要是她們的關系好的親如姐妹,我就有難了。”
  “為什么啊?”楊晚婷下意識的問道。
  陸景神情有些感嘆,笑著道:“晚婷,你玩過網游嗎?里面的小怪、boss啊,都是固定的時間刷新。心藍說,真到親如姐妹的程度,她們就每天晚上組團來‘刷’我。”
  “啊…”楊晚婷燦然笑起來,明艷動人。這個比喻真是…,真要那樣,陸景每天晚上得累死。
  陸景嘴角翹起來,微微一笑,伸展的手臂道:“她們都有自己的事業、愛好、性格。能和她們相遇,是我的幸運。也只是因為我,她們才會在某個時候聚在一起。我也不能苛求太多。好了,晚婷,到了。”
  楊晚婷定神一看,發現她和陸景已經到了住院大樓的樓下。心里突然涌起時間過得好快的感覺。
  “晚婷,好好休養,三次手術之后,你還是那個國色天香的女孩,我們定海四中的三大校花。”陸景拍了拍楊晚婷肩頭的落葉,“晚婷,我就不送你上去了。再見…”
  這略顯親昵的動作落在了三樓病房窗口處的楊父、楊母眼中。
  “誒…,陸景…”楊晚婷沒想到陸景要走得這么灑脫、利落,依依不舍喊住了要走的陸景。可是卻不知道該說什么,腦子一片空白。
  陸景回頭,笑了笑,道:“晚婷,我現在再給你寫一封情書,你啊,肯定還是會看都不看就還給我。不管怎么樣,我們還是同學、朋友。晚婷,祝你的人生一切順利。”
  陸景轉身離去。楊晚婷心里忽而一緊,看著陸景瀟灑離開的背影,突然感覺到失去了某個很重要的東西,伸出手卻只能是徒勞的抓住空氣。
  陸景挺拔、消瘦的身影坐進汽車中消失,汽車消失在視線中。整個世界突然失去了色彩,兩行情淚無聲的滴落。
  楊晚婷孑然的佇立在和華醫院住院大樓門前,淚流滿面。
  你都不再寫情書給我,怎么知道我不收?
  …
  …
  車停在了Lidor海邊別墅區30號別墅里。蔭靜的午后,客廳中空無一人。
  陸景徑直上了二樓。和晚婷道別后,心里固然是放下一件事,卻有些空蕩蕩的。畢竟,他曾經愛過那個國色天香的女孩。
  主臥室里,陳笑穿著半透明睡衣正坐在床頭看書,玲瓏尖翹的香乳、骨瓷般細膩的白膚若隱若現。有很嫵媚的女人味道。纖細圓潤的雙腿并齊擱在在湖藍色床單上,沒有一絲間隙。性感的黑色絲襪再平添幾分魅-惑。
  “陸景,你回來了。”陳笑放下手里的書,神情雀躍的看著陸景。她哪里看得進去文字,洗過澡后換了衣服在等陸景回來。
  “是啊。笑笑,看什么書?”陸景走到陳笑面前,抱著她香噴噴的窈窕嬌-軀,低頭吻了下去。陳笑嚶嚀一聲,仰頭承受著愛人的熱吻。嬌小的身子顫抖著發熱。日日夜夜的思念,僅僅是前些天的一晚歡愉哪里解除得了?
  話都沒說完。陸景抱著陳笑倒在大床中。手掌用力的愛撫著她撩人心魄、曲線迷人的小俏臀。黑色的絲襪、半透明的薄紗睡衣、白色的丁字褲在熱情如火的愛吻中褪去。
  午后安靜的別墅中突然響起一聲女兒媚媚的叫聲。陳笑仰著頭,弓著身子,緊緊的抱著陸景的背。前度陸郎今又來。陸景縱身擠入,縱情的享受、宣泄、征服…
  主臥室內春情無限好。(未完待續……)